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939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3期“千家文”精选:硬汉邢爷

(2016-05-09 13:54:30)
标签:

马慧聪主编

陕西省青协

绿色文学

分类: 散文

硬汉邢爷

 

    徐 可

 

不见邢爷已经三年多了,我十分想念他。

邢爷,我的一个老哥。前些年,我在香港担任某报副总编辑,他由另一家新闻机构调来我社,担任我分管的新闻部主任。他年龄比我大几岁,便倚老卖老,以大欺小,老是跟我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样,我也拿他没奈何。他相貌高古,却没心没肺,从不为此自卑,成天傻呵呵乐呵呵的。加之幽默诙谐,心地善良,急公好义,人缘巨好,人送一个雅号称“邢爷”。每次他去我的办公室,总要在门外大喊一声:“报告!”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我知道他是开玩笑,便也沉声应道:“进来!”我们这些外派赴港人员,上班“白加黑”、“五加一”(白班连着夜班上,每周工作六天),吃饭饱一顿饥一顿,工作压力山大,生活单调乏味,天天累得跟狗似的。只能苦中作乐,经常利用傍晚短暂的休息时间和一帮同事去吃露天大排档,喝点小酒聊聊天。几杯啤酒下肚,邢爷用手掌一抹油晃晃的嘴巴,就开始拿我开涮了:“我去他办公室,给他喊‘报告’,他竟然回我‘进来’!你们看他的谱多大!”我反唇相讥:“你这么大年纪,我不让你进来,难道让你在门外候着不成?”大家都哈哈大笑。邢爷也腼腆地笑了。他就是这么个活宝,老顽童。

2012年,邢爷请假回南宁探亲。一日忽然乐呵呵地给我打电话,说是老婆查出结肠癌,中晚期,要做进一步检查,向我请假。我听了心里一沉,又暗自嘀咕:这老邢怎么回事啊,老婆生病了,他还这么开心,什么意思?我问:怎么样?没事吧?邢爷说:嗨,死不了!听他这语气,竟像没事人一样,我也不好多问,就嘱他在家多陪陪嫂夫人,不要急着回港。

过了些日子,他却回来了。我问,嫂夫人的病怎么样了?邢爷说:不是她,是我!嗨!老邢口音重,可能他说的是“我老邢”或者“我老汉”,我听成“我老婆”了。误会消除了,但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他的身体出了问题也得治啊。邢爷说,过一段时间回去做个切除手术就行了,没事。看他轻描淡写的,倒像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

过了些时候,他回去做手术了。我惦记着他,经常打电话询问情况。得知手术非常成功,我很欣慰。那时我对晚期结肠癌的严重性也不了解,以为真的没事了。

手术后休息了一段较长的时间,邢爷又回香港上班了。我看他骤然消瘦了很多,但精神还不错,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地傻乐,只是多年的烟酒戒了。我想,邢爷闯过这一关,看样子是没事了。

可是没过多久,他还是顶不住了,又请假回南宁治疗去了。没想到病情发展得很严重,他已经无法上班了,最后只好辞了香港那边的工作,在家专心治疗。我想找机会去看看他,可是竟不得空。再后来,我也申请调回北京工作,从此三年多竟是再也没见过面。

不过我从微信上经常能知道他的消息。换了别人,得了这样的重症,早就心灰意懒,意志消沉了。可邢爷不,他还是成天乐呵呵的,得空就玩微信,有时一天能发好几条。他对国际国内大事都很关心,反倒是对自己的病情不怎么放在心上。有时他发“慷慨就义”的照片,我还是像过去一样跟他开玩笑,努力减轻他的心理压力。实际上,他是用自己的乐观、顽强与命运之神展开了一次次殊死搏斗,闯过了一道又一道鬼门关,遭受了一次次死去活来的折磨。

三年多前,邢爷第一次发现肿瘤,已经是晚期了。我相信他内心肯定也有过惊慌失措、恐惧痛苦,可他表现出来的却是若无其事、谈笑风生,就好像只是一次小小感冒一样。他一边冷静地安排后事,一边以乐观的心态配合治疗。为了不让亲人担心,他总是笑眯眯地一如往常。化疗的痛苦,非常人所能忍受,大家都担心他受不了,可他却每天在微信上向大家展示他良好的食欲和精神状况,还得意地使劲地扯自己的头发说:“你们看,薅都薅不下来呢!”他在病床上还写诗作文。邢爷身体好的时候曾经嗜酒如命,烟不离手。我们共事期间,他为了喝酒的事没少挨批评,可每次都是呵呵一笑了事。确认肿瘤后,在夫人的规劝下,他先后戒了烟酒。在病床上,他写了一篇《酗酒者说》,回顾了自己的饮酒生涯中的种种趣事,最后不无痛心地说:“看看现在,何必当初呢!其实,我本有很多机会改邪归正,回头是岸的,但冥顽不化的本性害了自己。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学会自省和自我调整,在大错铸成之前。”可以说,这是痛定思痛之后对世人的规劝。文章亦庄亦谐,既令人捧腹,又催人泪下。

化疗结束后,邢爷就每天早晚两次去爬山,风雨无阻。做了30年记者,如今才有时间放缓脚步,静静地欣赏南宁的青山绿水。三年下来,邢爷竟然满面红光,步履矫健,谁也看不出他是个晚期癌症病人。朋友们都由衷地为他高兴。

可是2015年,邢爷再次跌入深渊。

邢爷是这样总结他的2015的:“6月初肿瘤入侵大脑,生死之战再度打响,开颅手术历时3小时完成。继而于当月下旬又开始施行六轮生不如死的化疗。但是,癌细胞斩不尽杀不绝,10月卷土重来,我那奇形怪状却骄傲的头颅又装上了金属固定架,施行伽马刀手术,如同残酷的凌迟。割肉并没有就此打住,12月初,继三年多来,剖腹腔开脑腔之后,最后的处女地胸腔也被打开了,切除转移至肺叶的肿瘤病灶!2015年,我就是这样艰难地走过来了。感恩我的亲朋故旧与同事,大家给了我温暖和力量!”

这样的文字,读着就让人揪心,可邢爷竟是风轻云淡,波澜不惊。我在朋友圈里看着邢爷那装上金属固定架的头颅,更显奇形怪状,可是我一点也笑不出来,更是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他才好。虽然没有亲历,但是可以想象得出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可邢爷,还是高昂着他那骄傲的头颅。

做开颅手术那次,进手术室之前,邢爷写好了遗嘱,让朋友们作为见证人签字。他还拜托朋友多多陪伴和开导他太太,不要太悲伤,还交待家人要继续服侍好已经植物人状态几年的母亲。末了,他拉着他太太一个朋友的手说:如果我走了,以后麻烦你多照顾我太太啊!朋友甩开他的手:“我没空,你出来自己照顾!”一转身已是泪水涟涟。

自从他生病以后,他的亲人、他的同事、他的朋友,给了他太多的爱。他的太太,一位优秀的医生,一位贤惠的妻子,背地里不知道流了多少泪,可是在他面前永远都是微笑着,给他打气,为他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案。她每天陪他上山,紧紧地挽着他的手,给他传递爱和力量;她常常为他调整饮食,希望那“爱的盛宴”,能为夫君打出生命的通道。他的女儿,毅然延迟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回家做起了父亲的“小棉袄”,给了邢爷很多欣慰和精神滋润。他的朋友们更是如潮水般一拨拨涌来,看望的,捐钱的,送鸡汤、土货、灵芝、石斛的,还有心愿卡从香港、北京等地频频飞来,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签名,都是暖心暖肺的祝福,连医生都感到惊讶。这些都让邢爷深深感动,他常常说:活到这个境界,痛并快乐着,我无憾了!

今年元旦之后,邢爷的病情再度恶化。这次,他的脑子里又冒出4个转移瘤,一个压迫外展神经,使他的左眼视力模糊,还有一个因为水肿压迫,使他从卧位转坐位都天旋地转。恰在此时,又传来他母亲病逝的消息。双重打击,使邢爷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1月11日他第五次走进了手术室。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小伙微信问安,他有点悲观地说:我是一艘千疮百孔的破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沉没。小伙回他:大海航行靠舵手,破船也能走很久!他的精神为之一振:是啊,我们都是自己命运之舟的舵手,只要身体不启动“熔断机制”,我就要努力走得更远!

我一直想去南宁看望邢爷,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至今都未得成行。我甚至都想好了给他的一首打油诗,打算到时候念给他听,逗他开心:

 

千里飞南宁,

为看邢浩峰。

自称泰山顶,

巍然一青松。

原来不过是,

山脚一根葱。

葱虽不起眼,

佐料大作用。

今冬且酣睡,

明春笑东风。

 

我似乎听到了邢爷没心没肺的“嘿嘿”傻笑声。

对,邢爷大名浩峰,广西新闻界的一名普通老兵,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