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939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12期“千家文”精选:叶子和花朵

(2016-01-19 10:20:12)
标签:

绿色文学

陕西青协

陕西作协

分类: 散文

叶子和花朵(外二篇)

 

  刘 瑞

 

春天的黄昏,农村乡野边有一条小河,小河沐浴在金色的霞光里静静地流淌着,一路哼唱着快乐的歌谣。在那条欢乐的小河边,长着几株温柔的柳树,她们伸展着柔长的胳臂在水面上晃呀摇呀划着小圈儿,似乎在跟小河玩游戏。那嫩嫩的绿芽儿晶亮亮的像眼睛一样打量着整个春天。在离这几株柳树几米之外的地方,有一片绚烂的园子,园子里正盛开着粉色的、深红的桃花。夕阳的余晖照在那些美丽的花朵上面,使得那些花儿们显得更加娇艳和美丽。

在一株开得最茂密的桃花树上,有几朵桃花站在最高的位置,她们仰望着蓝天,骄傲地笑着。忽然有一朵桃花看到了离她们不远处长在河边的柳树,便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喂!柳叶儿姑娘,你怎么可以和我们长在一起呢?你只顾低着头享受和春水嬉戏的快乐,却并不晓得美丽的深刻意义吧?”

柳叶儿听到了桃花的声音,猛得一愣,心想,什么是美丽的深刻意义?难道我们柳叶儿争着长出嫩嫩的芽儿宣告春天的来临并尽力装点春天不算是美丽的意义吗?

柳叶儿想了半天,回道:“我可从来没有深思什么是美丽的深刻意义,我只晓得在春天复苏之时,第一个长出绿绿的芽儿,然后努力地生长,这就是我的快乐,我的幸福,我想,有我们柳叶儿的地方,一定充满着生机,那难道不是美丽的意义吗?

柳叶儿的声音顺着春风吹到了桃花的耳朵里,桃花有些不屑一顾,她高昂着头,望着蓝天,得意地说:“哼,你知道什么叫美吗?你可要用心瞧瞧我的姿态,我艳丽的脸庞还有我在阳光下起舞的表情,你要晓得,真正的美是属于花儿的,要么有好多人大老远地跑来和我合影,他们站在桃花树下,迷恋地看着我,争着要把我美丽的样子留在他们的记忆中。可你们叶子有什么美呢?还敢和我们桃花比美?”

“是啊,你说的一点也不错,的确,你为春天贡献了不少美丽,人们也都很爱你们!这又能怎么样呢?你是否想到,在你以炫耀自傲的表情说这些话时,有多么伤桃花树上的叶子们的心啊?”柳叶儿不紧不慢地说,她的确感到了桃花有些居功自傲,她不想辩驳什么,她只晓得桃花这样说话的语气一定伤害了欲要发芽的桃花树上的叶子们的心。

“哼,那些傻傻的叶子,我已经开花了,正享受着美的幸福和快乐,可他们还没长出来呢?”桃花儿又说。

这时,一缕春风吹到了桃花脸上,春风舔着桃花的脸,酥酥地说:“桃花儿桃花儿,你可真美,我可喜欢你美丽谦虚的样子,你也不要仗着你的美丽嘲笑你那未发芽的叶子弟弟们,你不晓得,正是叶子弟弟们和树根母亲一起提供的营养才养育了你,才使得你开出了如此鲜艳的花朵。”

“哼,风姐姐,你就不要处处当好人呢,见到谁就说谁好,连个自己的主意也没有,你没有鲜艳的姿容,妩媚的身体,你只能靠着吹捧别人的好来一知半解地了解美的含义,我问问你,你晓得什么是美吗?什么是美的深刻意义吗?”

桃花的话激起了春风的愤慨,她真想用力一吹,把桃花儿从树上扯下来,可转念一想,便忍住了。春风压压心头的火气,平静地说:“我走遍大江南北,吹遍五湖四海,就是想把整个春天都带给地球和人类。要我说,真正的美,不是孤立的,叶子有叶子的美,花儿有花儿的美,只有大家同心协力互相关爱地生活在一起,尽力奉献各自的力量,才能使这个世界变得丰富多彩,美丽而富有活力!”

“哼,风姐姐,你这叫什么理论啊?花儿本来就是美的,岂是叶子可以相比的?论起美丽的意义,只有我们花儿最有发言权。桃花得意地说着,极力否定着春风的话。

春风摇了摇头,无奈地走了。柳叶儿看着桃花那骄傲忘形的样子,也沉默了。

第二天早上,桃花瓣上缀满了亮晶晶的露珠,衬托得桃花们更美啦!

“姐妹们,一起唱歌吧!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是最鲜艳的,最美丽的!大家尽情地唱歌吧,我们要好好享受美的幸福和快乐!”桃花们唱起歌来,那带着花香的歌声很快引来了一大群蝴蝶和蜜蜂落在她们身上。蝴蝶和蜜蜂在花丛中起舞着,追逐着,他们费尽心思想出了各种各样好听的语言赞美着桃花,吹捧着桃花,桃花的心被那些好听的话儿听得迷醉了。

“哇!我好陶醉啊,美丽真是个好东西,她让我如此幸福,如此快乐!叶子怎么能配得上享受美丽的幸福呢?”昨天那朵骄傲的桃花又开始发言了,接着,其它桃花们也一起骄傲地大笑起来。

这时,桃树的枝条上正长出了几个像米粒一样大的绿芽儿,他们刚探出头来,就听到了桃花骄傲的笑声。一个小芽儿淡淡地叹口气:“哎,那些漂亮的桃花姐姐们怎么晓得我们和树根母亲为了她们吃了多大的苦头啊?”

另一个芽儿却平静地说:“树根母亲曾告诉我们,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桃树结满最香甜的果实。不管是叶子,还是花朵,我们都是有着相同的血统,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齐心合力,争取奉献出自己最好的营养,让我们的桃花姐姐们幸福地绽放。至于她们说什么骄傲的话儿我们也不要记在心上,女孩子嘛,总是免不了虚荣的,她们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大家只顾生长就好。”

桃花们在阳光下绚烂地开放着,她们骄傲地向蝴蝶和蜜蜂们炫耀着她们的美丽,对于刚刚长出来的叶子们的话语压根儿就没有听到。

时间过得真快,一溜烟十几天过去了。当叶子们长得绿油油的时候,桃花们却开始枯萎了。

“美丽真是个短命的东西,怎么没几天就要消失了?”那朵最骄傲的桃花突然哭起来,接着有几朵桃花也跟着哀叹起来:“想想这些天我们享受的风光和美丽,真是舍不得离去啊!可再有几日,怕是怕我们都得离开这美丽的枝头?难道美好的东西一定要消失吗?”

桃花们哀婉的声音引起了叶子的同情,一片大大的叶子抚摸着快要凋谢的桃花劝慰道:

“生命就是这样的,桃花姐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是花儿都得凋谢,是叶子也得到秋天飘落,可你想想,在这美好的春天,你曾努力地绽放过,骄傲地美丽过,有多少人和你合过影,有多少人为你写过诗,有多少人把你写进了故事里,画进了画卷里,还有多少人亲吻过你美丽的面庞,这些难道不是生命永恒的幸福吗?”

“可我要离开枝头呢?只有等到明年的春天,我才能继续绽放。”桃花点点头,做深思的样子,“不过,你说的也很在理,什么是美丽的意义呢?我现在晓得了,那就是珍惜当下的时光,努力地活出自己的风采。即便有一天凋谢了,也会在世人的心里,有一片永恒的美丽!”

桃花儿说着,显得有些激动,她在风的吹拂下,做出了快要飞离枝头的姿态,那姿态,显得对春天十分留恋,看起来竟很美。

桃花儿看了看明朗的天空,又看了看她身旁葱绿的叶子们,竟有些惭愧,她握着叶子的手,深沉地说:“叶子弟弟们,我终于晓得了,真正的美,应该像风儿所说的一样,美不是孤立的东西,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其实都是美的,大家都应该同心协力互相关爱地生活在一起,尽力奉献各自的力量,才能使这个世界的美变得更持久!”

桃花说着,便摇摇晃晃地随着风儿飞离了枝头,她在风中打了几个圈儿,便轻轻地坠落到泥土里。接着,其他的花儿们也纷纷地飘落了,都坠到了泥土深处。

秋天到了,桃树上结满了红的、黄的像宝石一样诱人的桃子,桃子们你推我挤的,在树上傻呵呵地笑着。可叶子们却变黄了,慢慢地都飘落了,当然,河边的柳叶儿也飘落了。一切都静悄悄地,风在乡野上吹着各种不同的调子,秋天展现出另一种基调的美来。

第二年春天,桃花又开放了,过了不久,叶子们又发芽了,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桃花又凋谢了,等第二年秋天到来时,叶子们也飘落了,照样,桃树上还是结满了诱人的果实。

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叶子和花朵继续重复着往日的故事,她们关于美丽每年都会有争论的话题,可到了最后,都无声无息地晓得了美丽的意义,也晓得了那些果实其实才是他们最想要的东西。可那时候,他们却都要消失了,等他们消失后,新长出的叶子和花儿却又重复着相同的故事。

 

 

风雪中等你

 

我等的是雪,可是风却提前来了。

风吼叫着,一会儿猛,一会儿柔,一会儿在着我的窗户上咚咚地敲着,一会儿透着玻璃窗缝嘶嘶地鸣叫着,我的梦被风刮醒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穿衣起床,刚一推开窗子,就被风猛推了一下。

哦,好大的风。

不就是一场大风吗,能阻止我上班的脚步吗?

我走出家门,迎接我的,是那被风卷着肆意飞舞的雪花,雪花冷冷地扑在我的脸上,凉凉的,冰冰的。整整一个冬天,雪花像深藏闺中的少女,轻易不肯出门,没想到农历初九,雪花便再也按捺不住她那内心的欲望,便疯狂地在天地间纵舞。风卷着雪花,肆意而舞,洋洋洒洒,此时,天和地便沐浴在一场雪的故事中。我一边走着,一边接受着雪花的洗礼,心儿也随着那浪漫的雪花随处飞舞。

哦,这一定是一场沸沸扬扬的故事吧?在这场故事中,雪一定是主角吧?可风为什么不断地吼叫呢?如果不是风的吼叫,我是听不到雪的声音。落雪无声,转瞬成水,融为大地的一部分,滋润着庄稼和禾苗,润湿着着干燥的世界啊!

此时的雪啊,多么像那充满激情的诗句,洋洋洒洒地在大地的胸怀里抒写着,似乎无声,却饱含着沸腾的动感和心声。可是风为什么又不停地呐喊呢?如果不是风的呐喊,我看到的雪应是安静的,温婉的,飘逸的,柔美的。风的到来,使雪花变得激情而肆意起来,好像有一种无声的力量蓄藏在这洁白的花瓣里。这力量,带着雪的深情,也带着雪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和挑战,更带着雪的灵魂深处对于人类的抗议,洋洋洒洒地似乎在天地间呐喊着。

我似乎听到了雪呐喊的声音。

雪似乎向着茫茫天宇说,“知道吗?为什么一个冬天我会姗姗来迟?为什么我会躲在深闺不肯出门?为什么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存在人类也会觉得焦渴呢?”

雪花似乎在寻找着一个答案。即便雪花默默无言,人类至少也应该把对自然的尊重和敬畏给她。雪或许在这个经济社会中,被人类不经意地伤害了,或者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或者是无数个漫不经心的行为,彻底地伤害了雪的自尊和心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雪儿终于爆发了,以不可抗拒的姿势,斜斜地,顺着风的方向,肆意地狂舞起来,扑在你的脸上,落在你的头上,钻进你的袖筒里,冰凉着你的心。

站在大雪中,享受着漂泊的雪花另一种动态的美,我想到了许多。感谢眼前的雪花,让我体会到一种冰凉和肆意漂泊的感觉。人生有时候,是需要站在暴风雪中独自清醒的。看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在风的前奏下,无声胜有声地狂舞,你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有时候,真想站在暴风雪中,以一种静默的姿态等一个人的出现。那种心境,似乎是在经历了人生的悲欢苦乐后,一种超然而有所期待的感觉。沐浴着漫天狂舞的雪花,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究竟想要等的那个人,是谁?

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灵魂总在奔波不停,或许等的那个人,永远只是传说中的影子而已罢了!要么,就是自己的影子吧!而自己的影子和自己,虽同出一体,却永远不会重合!

谁,是我的那一个飘泊不归的影子呢?谁,又值得我站在风雪中以一种无畏的姿态去独自等待呢?淡淡的怅然罢了!

 

 

夏夜,一个人躺在草地上

 

夜风悄悄地来了,城市的喧闹被这凉爽的风冲得稍稍淡了一点。月儿也出来了,是一弯淡淡的钩月,若隐若现地悬挂在夜空中。在这样的夜晚,我最喜欢独自一个人走走,要么被风吹吹,吹去脑中的烦闷和心中的热气,要是能找到一块清静的地方坐下来,仰天躺卧,看看浮云和星星,享受夜风的吹拂,那倒也是很惬意的。

在弥漫的广场音乐声中,我一个人静静地走着,我绕过人群,拐进了草坡上的一片树林。说是树林,树倒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大,草却相当的茂盛和青葱。夜风轻轻地吹着,草儿的嫩香在风里流散,我把自己的视线开始停留在这些青葱的叶子上,泥土的味道慢慢地浸入我的内心,一种接通地气的感觉在瞬间包围了我。

一个人要是能与树木和草儿青葱地融为一起,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此时,耳边喧嚣的声音渐渐地淡了起来,我抚摸着脚下这毛茸茸的草儿,感觉它们是如此亲切,如此自然。我索性躺在了草地上,仰着头,静静地看着夜空中的月和浮云,身体触摸着那软软的草叶,感受着一点点潮湿,一点点凉爽,一点点亲切,一点点悠闲。风从我的身上拂过,头发被吹得飞起,几片叶子被风吹得落在脸上,偶尔有偷袭的蚊子也被风吹远。这个时刻,感觉整个心慢慢地沉静下来,远离了烦恼,远离了浮躁。

这时候,属于我内心的一些散淡的思想开始浮游出来,就像夜空中那散淡的云朵一般,隐隐地在风里流动。我知道,那是我和另一个我在对语,那种对语,就像风吹着脚下的草,是一种亲切的触摸,一种呼唤灵魂的声音。风吹着草的声音,谁能听得见呢?一棵草有灵魂吗?一棵树有灵魂吗?一树花有灵魂吗?我突然间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人们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进入到自己的灵魂,可是有谁能注意到在夜的深处,自然的草木也会回到自己的灵魂中,它们也会在夜里私语,吟哦,纵舞,我想一定会的。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奇妙的,凡是生长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种物种都是有灵魂的。有时候,我们听不到自然的声音,是因为我们人类走得太匆忙,太专注于自己的欲望和渴求,而忽略了自然的内心和灵魂。

我躺在草地上这样静静地想,似乎听到了身边的草儿呼吸的声音。草儿、树木和花朵的灵魂谁能读懂呢?我想,那在夜色里游荡的风一定能读得懂。倘若风能读懂,它怎么可能张大嘴巴把这些自然的奥秘告诉人类呢?也许,风早对忙碌的人类失望呢?风也许会这样想,人们活得如此匆忙,甚至顾不上经营自己的灵魂,哪有心思配得上倾听自然的灵魂呢?还是让他们奔忙吧,奔忙在喧嚣利欲的世界里吧!我且享受我这一刻的逍遥和自在吧!

这时候,我倒是很羡慕那些草坡上的树木、草儿和花朵,它们的恬淡和自然倒是如此自在,他们的宁静和从容倒是如此超脱。他们要什么呢?无非就是阳光、空气、土地和水。对于生命的需求,他们仅此而已,简单自然,快乐逍遥!我想,这些草木和花儿的家族,他们在他们的世界中,悄然存在,撒一片绿,长一块葱茏,开一方美丽。他们的喜怒哀乐,全然不像我们人类那样复杂,他们对于生命的需求,总是那样那样的少!他们不会因为人们的目光不同,而表现不同的状态,赏与不赏,他们一样散发自己生命的葱茏和美丽,却丝毫不见悲观的表现!而我们人类,会不会做到如此境界呢?

这样想的时候,我倒是真的很敬佩那些自然的草木了。我想,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选择做一棵树,心向蓝天,根连大地,自然无忧地生长,真实、简单、质朴、洒脱地在世界上撒下一片绿荫,完成自己对生命的注解,那该多好啊!可是有来生吗?即便有来生,我真的就能长成一棵树吗?

夜晚的风把我的思绪吹得到处乱跑。来生在哪里呢?今生还没有完成美丽的注解,还敢奢求来生的注解呢?生命是什么呢?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吃吗?是穿吗?是为得到某种东西吗?还是内心的某种庄严的需求呢?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形色匆匆地在这个世界上行走?到最后我们真的就能完成对生命的注解吗?这些乱乱的问题在风里飘了起来,但我却觉得十分安静。

如果说生命是一种存在,那么这些浮游的思想也是生命存在的一种产物。我想,没有它们,生命便是单调和空洞的。此刻,我多么想把我的内心讲给这些树木听,或者换一种方式,让他们讲,我来倾听他们内心的声音。关注世界万物的灵魂,我想,那是从古至今永远都存在的事情。也许,大音希声,最厚重最深刻的语言不在耳朵的敏感度上,而在思想的神经里,如若一个人的灵魂麻木了,讲再多的语言也是无用的,如若一个人的思想神经出现了问题,那么再多美好的事物也是触摸不到的。于是,我相信了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丑的花朵和树木,只有丑的目光和评判标准。而目光和评判标准都是与人有关的,于是,这个世界上最丑的东西便也是人造出来的。

于是我想起了人类的选美,真是既荒唐又有趣的事情。似乎从古至今,人类总是太注重外在美,女人们的身体和线条要被目光赤裸裸地剥离出来,来接受好多标准的评判。基于对美的崇拜,现代女人似乎对美的追求更加狂热,每每在周末看到五花八门的装饰品柜台前围满了形形色色的女人们,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想法: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拼命地装饰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灵魂也需要好好地美丽和装饰啊?

一个美丽的灵魂身着素朴的装饰是引不起人的注意的,就像这接了底气的草儿一样,谁能注意到它的真实美呢?也许,这正是一个民族审美道德蜕化变质的表现罢了。

夜风一缕一缕,扯着我的头发,拂着我的脸颊,丝丝的凉爽。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吐了一口气,似乎把所有的烦恼都吐了出来,让风儿带走了,又似乎把草的味道和花的清香全吸了进来,滋润着我的心肺。多好的夜晚啊,我仰天躺卧在草地上,像一只安静的虫子,融在青草里,痴痴地凝望着如钩的月儿,自由地放飞着自己的思想,是多么的惬意和幸福啊!

就这样,我一直躺着,想着,渐渐地,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株青葱的草儿,嫩嫩的茎叶在月光下闪耀着,柔软的腰肢在风里起舞着,耳边荡满风的私语,心里盛满夜的芳香,安静、自在、闲适地生长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