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河下半月刊
延河下半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159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12期“诗生活”精选:银马车

(2016-01-18 17:35:43)
标签:

绿色文学

陕西作协

延河下半月

马映的诗

分类: 诗歌

银马车

 

    马  

 

交换

 

我隔水看你,你就和水一样飘忽晶亮。

灯下我们交换眼神

像春桃交换内核,蚂蚁交换新粮

寂静认真。

 

在楼顶看星星,送走的歌声和我很重

是积底的茶,而星星和你

属漂浮在上的轻盈

 

我们要去远方修建石屋

随身背负愤怒之箭爱戴之弓。

看蒲草保持尊严绿得自由,雨天滴水伸长 廊檐

看你晨猎归来,霜花满头。

 

 

火车

 

一千辆火车绿蛇般爬行

夜晚长于隐瞒。“星星的重量是所有泛光 之水的重量”

我从众花的议论中醒来

 

听火车亲近、疏离。分辨哪一声鸣笛经星 星开光

又了悟般,返回如渊的沉寂。

 

此刻,突然想深情唤你

好像宽宽敞敞一个人间,只有我们两人并 排走着

相照耀着

 

 

木架

 

秋天,我们在田野上

以方土块击中沉睡的麦颗,和大片裸露的 花荫。额外的泉流向这里

散入宽阔,泠泠有声

 

燕雀惊飞降临,迷失水雾

必得请黄昏来布排,大雪何时切入

 

灯下饮水写信,试着复现这些与你享用。 你也曾一样

好像天地间只剩我们两个人

我们是用来保持平衡的木架,是崇高的慰 藉本身。

贫瘠中对视,一次次接近、疏远。傍晚时 推车经过一个叫慈恩的镇子

借此推远,孤独的湖。月光逼上隆起的沙园

树影间,充满散置而醒目的祭品。

 

 

银马车

 

不会明亮了。

今日,我还没有拾到充足的柴禾

喂养牛羊的苜蓿草。绿跑来耳语:

银马车丢了。

 

可我记得明白,南坡有个

大石磨。我的银马车就系在石磨上。

 

守门的卫士也矢口否认见过我的银马车。

他们神情诡异,司时的间隙轮流跟踪我行迹。

并隔墙低首说话。有人走过就假装咳嗽

 

我看见百日下我一个人

来来回回地走着。

 

他们众口一词在小声说着我的银马车。嘘——

我的银马车很美,它是发紧旗袍下初熟

的女人胴体

以近似葡萄柚的微微气息,诱逼之前一切美的典范

就地献出王的勋章。它完全负担得起众人眼神

所盛的赞誉。

 

而我的悲伤从银马车不见

复燃。晚归的松油灯也总带不回来明亮的音信。

苜蓿草只勉强铺满采篮底面。下过雨,柴禾得耐心等

一阵,才能再次成为柴禾。

 

 

春秋大义

 

在春日豢养一园子蝴蝶,诱使她们反复翩飞降落

不怠慢。妖娆充满主人的眼目,像女人一样把主人的欲望磨得更细

 

在夏日临水照花篆刻。挑选上好的石头

五指执石,以刻刀剔除主人耿耿于怀的杂质

 

在秋日狩猎,御马提箭穿过紧张的围场

十万亩蔓草在主人经过时恭敬匍匐,集体 偃息

 

在冬日催促枯木,躺在寂静的雪上思考

加深思考的力度和意义。让它们帮助主人 抖落最后一片倔强的桐叶

 

“主人有两种快乐,一在马背上

二在女人的胸脯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