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易八字起名谢咏
周易八字起名谢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211
  • 关注人气:4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姓名学文化与红楼梦的探索

(2019-08-22 06:48:30)
标签:

姓名学文化与红楼梦的

姓名学文化与红楼梦的探索

小说是人类文化的“衍生物”,被誉为“人学”,顾名思义,具有“人学”品德的小说离不开描述人物,而只要写人,就要著名有姓,甚至有字有号,否则就无以“标志”、无法“区别”。这一点恐怕古今中外的小说概莫例外,由此动身,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者不论是否甘心,都无法疏忽姓名字号这个特殊的文化“元素”对小说家们的创作思维的直接影响,无法否定姓名艺术在小说人物塑造中的特殊作用,也无法抹煞它在小说整体审美价值中的位置。(谢咏老师整理参考)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描述人物的典型之作,全书不仅冠姓命名的“小说人物”有四五百人之众,而且其姓名之繁,命名之巧,字号之妙,寓言之深,影响之广,都是有口皆碑的。诚如清人周春所说:“盖此书每于姓氏上着意,作者又擅长隐语庾词,各处变换,极其奇妙,不可不知。”基于这样的认识,本文将以汉族姓名来源与发展的历史为观照体,以《红楼梦》中的姓名字号艺术为研究对象,接收国内外姓名研究的结果,全面深刻地探讨姓名文化与命名艺术在《红楼梦》中的反映,从而使人们对《红楼梦》丰盛的文化内涵和艺术成绩有一个完全的懂得和认识。

姓名学文化与红楼梦的探索

………………

作为小说描写的人物,其姓氏的数目、来源,都没有前面所说的那么庞杂、那么多。不论是《三国演义》、《水浒传》,还是《西游记》、《金瓶梅》,尽管其人物众多,其姓名也是璀灿多姿,但均不能同《红楼梦》相比。据我初步统计,《红楼梦》中涌现的姓氏多达82个,还不包含那些神仙物、文史人物、有名无姓、有官阶无姓、有艺名而无姓者。其中耶律雄奴是用少数民族的姓,温都里纳(金星玻璃)是用外国译音,究属姓还是名难于断定。余者80个姓,都见于《百家姓》。现在以《红楼梦》中出现的先后为序,开列如下:

甄、贾、石、孔、曹、封、严、霍、林、冷、王、史、薛、张、李、邢、穆、花、冯、秦、尤、刘、周、赖、黄金、于、余、焦、詹、单、吴、戴、钱、鲍、杨、赵、叶、万、牛、柳、陈、马、侯、蒋、谢、戚、韩、卫、胡、云、夏、卜、程、倪、方、仇、沈、白、傅、宋、梅、乌、娄、田、祝、许、何、俞、邬、潘、朱、郑、孙、嵇、包、毕、裘、时、毛。

在这80个姓之中,姓贾者属“看族”,小说中明白写到姓贾的人物共51人,这还不包含嫁到贾府中的女子。其他姓,有的人数多者五六个,少者只有一人。

最早指出《红楼梦》人物取姓之义的人是脂砚斋,他在脂批中不时点出某人物取姓的涵义。例如,甄士隐的甄是谐“真”,贾雨村的贾是谐“假”,封肃的封是谐“风”,严老爷的严是谐“炎”,霍启的霍是谐“祸”,单聘仁的单是谐“善”,薛蟠的薛是谐“雪”,卜世仁的卜是谐“不”,詹光的詹是谐“沾”,戴权的戴是谐“代”,裘世安的裘是谐“求”,吴新登的吴是谐“无”,冯渊的冯是谐“逢”,等等。

清嘉道以降,旧红学的一些主要人物在他们的著作中,对《红楼梦》人物之姓取义谈过不少有益的看法。如诸联在《红楼评梦》中曾说:“名姓各有所取义。贾与甄,夫人皆知矣。若贾母之姓史,则作者以野史自命也。他如秦之为情,邢之为形,尤之为尤物,薛之为雪,王之为忘,林之为灵……”

从脂批到旧红学对《红楼梦》人物姓之取义的研究,固然有些零星,尝有索隐的味道,但对后代的研讨确有启发的作用,具有必定的参考价值,这是不该抹煞的。细心研讨《红楼梦》人物的取姓涵义,给人的印象最深入处是它的多义性。以“贾”为例,其谐音为“假”,意在阐明小说中“真事隐往”,“假语存焉”。但是,贾假的涵义还有更宽泛的懂得:贾假家、假王、假史(野史)、假学(薛)、假正、假宝玉、假天子、假妃……过去的历史是虚构的谣言,一切皆假。

姓名学文化与红楼梦的探索

除此而外,还有两点值得特别注意)从汉字构造角度看,贾与曹二字字形十分相近,常以“形近而讹”。曹雪芹以贾隐曹,深意存焉。小说中借薛蟠之口把“唐寅”读成了“庚黄”,让贾宝玉“猜”出来,说读错了,这表面上是一个笑话儿。但这个“笑话儿”有两重意思:一是说唐寅与庚黄二字形相近,轻易“看花了眼”,造成误读,闹出薛蟠那样的“笑话”,(这是贾宝玉或者说作者有意)讥笑薛蟠不学无术的意思,取笑一下。二是深一层的意思是,由此使人联想到贾与曹形近,以贾隐曹,暗示小说中的贾家即影射曹家,使人由唐寅联想到“曹寅”来。

……………….

(2)小说中的“贾”有此功用,其它的姓也有特殊的功用。例如,邢字是一个姓,实在邢隐形。宁国府的男主人是贾赦,女主人是邢夫人(邢氏),这种部署也是别具匠心。假如将贾赦与邢氏连在一起,恰好是“假设形式”。从小说的描写重点来看,荣国府是小说描写的主体,宁国府则是衬托,前者详写,后者略写。所谓“假设情势”,正是应用了《红楼梦》人物定姓取义的又一种伎俩。

(3)汉字有多义性、隐喻性、同音异义性的特点。例如,林黛玉之姓林,隐喻之意甚多。其一,黛玉前身为绛珠仙草,草为木质也其二,其有“林下之风”,以才女目之,又谓其“月明林下”,以美人属之尊之其三,林遇雪(薛)则无欣欣向荣之兆,而有萧萧枯萎之忧,命运之象征。又如薛宝钗之姓薛,薛谐雪,雪有阴冷之象,故宝钗有冷美人之称,其对林(黛玉)有侵袭之虞。夏金桂之夏,正是雪(薛)遇夏(日)则融之兆。古人的姓氏常与门第、郡望、宗法关系相接洽,《红楼梦》中取姓时也注意到了这种现象,并有所表示。贾家号称“钟叫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第4回以“护官符”的情势道出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势派,“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就是指贾家的豪富。第5回通过警幻仙子之口转述荣宁二公之灵所嘱:“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这些话无非强调贾家的门第高尚“世卿世禄”,是一地的“百年望族”。

姓名学文化与红楼梦的探索

……………….

这正是封建贵族阶级门阀世家的等级观念在姓氏制度中的反应。历史上,年龄以前履行的是“世卿世禄”制,其后是门阀世族。曹魏的“九品中正制”,也是以高门贵族分辨姓氏源流的一种制度。历史上留存下来的《族姓昭穆记》、《姓氏簿状》、《姓苑》等专书,即是门第、郡望观念的产物。《红楼梦》中特殊点明贾家“自东汉以来,支派繁盛”云云,无非是说贾家门第、郡望是“源远流长,历史长久”。

《红楼梦》第2回中写过这样一段话:“雨村因问:”近日都中可有消息没有?‘子兴道:“倒没有什么消息,倒是老先生你贵。同。宗家,出了一件小小的异事。’雨村笑道:”弟族中无人在都,何谈及此?‘子兴笑道:“你们。同。姓,难道。同。宗一族?’雨村问是谁家。子兴道:”荣国府贾府中,可也玷污了先生的门楣么?‘雨村笑道:“本来是他家。若论起来,冷族人丁却也不少,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各省皆有,谁逐细考核得来?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但他那等光荣,我们不便去攀扯,至今故越产生疏难认了’。”

这一长段的对话是中国古代姓氏制度中所谓“通谱”、“认族”(即认宗)现象在小说中的反映,由于门第、郡看是一种“高贵”血统、位置的标记,可以凭此世代为官。

因此,历史上就涌现了一些人以“通谱”、“认宗”的措施,到达攀附权贵、升官得势的目的。从南北朝以后,特别是唐代,这种“通谱”、“认宗”的陋习达到高峰。个别人为了实现升迁的目标,不惜转变自己的姓氏,变换老祖宗。当年曹操三易其祖,白居易乱编世系,是众人皆知的典范例子。贾雨村“寅缘”复旧职,最形象、最辛辣地写出了封建时期所谓“通谱”、“认宗”的丑陋心态。令人深感遗憾的是,至今这种“通谱”、“认宗”的余绪尚存。姓氏,粗粗看来不过是一种“符号”,但在阶级社会,特别是封建等级观念极为强烈的时代,它具有一种神秘的魔力和奇妙,故《红楼梦》一书中姓氏的取义十分精妙,尽非泛泛之笔。小说中重要姓氏的来历、取法、隐喻,居心奇巧,一丝不苟,展示出一种深刻的文化意蕴。这一点,中国古典小说中的其它小说是无法媲美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