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矶山喻芥子
洛矶山喻芥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89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华裔孩子的中文课

(2015-11-01 08:00:19)
标签:

育儿

中文课

华裔

混血儿

csl

分类: 洛矶山脚下



每个周六早上,都不能睡懒觉,得和孩子们一起去中文学校。他们学中文,我是去教中文。加拿大的中文学校种类繁多,有大陆人、台湾人、香港人、越南华侨开的,分粤语、国语两种,其中又细分成简体字、繁体字班,排列组合起来,选择就太多了。讲粤语的人是移民里的多数民族,粤语学校人多势众,我们讲普通话的是少数民族,不过这些年,人数日渐增长。


我小时候最喜欢语文,想当个语文老师,但是所学专业大相庭径,还好在加拿大如愿以偿,真应验了电影《侏罗纪公园》里的那句台词,生命自会寻找出路。今天要上两堂课,第一堂是给二年级的老师代课,第二堂是教自己的班七年级。二年级的孩子7岁左右,处于成长过程中的反抗期,正是狗都嫌的年龄,女生还好一些,挺安静的,男生就特别捣乱,想讲话就讲话,想站起来就站起来,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小动作。做为老师,我得尊重学生,不能粗暴打压。


“你们老师回国了,今天我来代课。”我这样开场白,然后把自己的名字写到白板上,来一个自我介绍。


“我也要回国。”一个男生说。


“老师,我要回国!”另一个男生说。


学生来劲了,好几个声音一起喊起来:“我要回中国!”


“好,好,等暑假,叫爸爸妈妈带你们去,但是我们现在要上课。”


“老师,我下星期就要回中国,四个星期,是真的。”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说。


“回中国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别说话了,来,大家把课本翻到15页,把课文读一遍。”


我们用的是暨南大学编的《中文》课本,内容贴近海外华裔的日常生活,有生活片段,也有中国的历史地理,但是没有政治色彩、爱国教育。


同学们念起来了:“今天星期天五,放学了……”课文不难,一共三句话。我逐句讲完了课文,又解释课后的词组。中文和英文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词组,不同的字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另外的意思,学中文要花很多功夫记忆词组,英文里是单词,词与词之间没有那种固定的搭配。


“老师,我要上厕所。”一个戴眼镜的同学说。


“去吧。”我说。管天管地,不能管学生上厕所。


“老师,我也要上厕所。”同桌站起来说。


“你等会儿去,他回来,你再去,一个一个来。”


他未必真地要上厕所,就是想跟着别人出去转一下而已。他重新坐了下来。


“老师,我今天没有带水杯,要出去喝水。”


“去吧。”我说。管天管地,也不能管口渴的学生喝水。走廊里有净水龙头。


我让一个同学读课文,这是个混血儿,他把“下午”读成“瞎午”,把“是谁”读成“是水”,纠正他,他也一下子改不过来。


课间休息之后,继续上课。


“老师,我要上厕所。”又是那个戴眼镜的同学。


“刚刚休息的时候,你怎么不去呀?”我像一个幼儿园老师一样问他。低年级老师就是幼儿园老师,不仅要教课,还得管上厕所、管喝水的事情。


他不好意思地笑,用手卷着衣角,另一个同学揶揄道:“他喜欢上厕所。”


“去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我让他去,可不想小孩子尿裤子。


下个星期就要考试了,学完课文,我让同学们做综合练习,他们的速度参差不齐,有的快,有的慢,有的不太会写字,组词也很吃力。做完了的同学,不征求我的同意,直接跑白板上去涂鸦,我叫他们回来,他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忍不住又跑到白板上画画去了。又不能学我小时候的语文老师一样发脾气,用教鞭敲学生的脑袋,我只能像哄小动物一样地把他们请回去。


二年级的课结束了,接着给七年级上,所学课文为《逛外滩》。七年级的同学都是些小大人,个子比我都高,不用他们管上厕所、喝水的事情,但男生也很调皮,喜欢搞笑,我问“东方明珠”的“珠”是什么意思。


Pig!”他们的意见很统一。


“认真一点嘛,就算不知道‘珠’是pearl的意思,也不该扯上pig,这篇课文讲的是逛外滩,没有猪什么事情!”


他们吃吃地笑,还挺得意的。


    “‘租界’什么意思?”


“猪八戒!”


“肯定不是猪八戒嘛,外滩上也没有猪八戒什么事情。”我笑道:“不错不错,你们还知道《西游记》的故事。


I服了you


下课十分钟,学生都跑出去了,就一个女生留在教室,我就跟她闲聊。她父母是香港来的,家里讲广东话,只在每周六学两个小时的普通话,所以她的语速很慢,一边讲,一边想。现在很多家长,认为大陆越来越重要,学普通话会更有用,让孩子来我们学校。


“你是今年转到我们学校来的吗?”我问。


“是。”她点点头,说:“去年,我在另外一个中文学校。”


“你喜欢这个学校还是那个学校?”


“者一个。”


她把“这一个”说成“者一个”。


“为什么?”


“者一个学校,老师用中文教,学得多,那一个,老师用英文教,学不到者么多。”


是吗,用英文教中文,那不是上CSL(Chinese as second language)了吗?这些孩子又不是老外,完全不会中文,所以一定要借助英文做桥梁,再说了,老师不是土生土长的,英文未必标准,还要让CBC学他们的洋滨泾英文吗?还有这样图省事的教学方法,真奇怪。


打铃了,我们结束了对话,不知道,今天的最后一节课,男生又要给我什么意想不到的神答案。其实教课的同时,学生也在启发我,给我灵感,跟他们打交道,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加上教我最喜欢的语文,更是乐中之乐了。





 作者:喻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