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书|乡土记忆与官书历史大不同:阅读《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下)

(2016-12-05 15:35:18)
标签:

北京工业大学

熊培云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分类: 图书推荐与评论

【题记:上周发完《一个村庄里的中国》读后感的第一部分,收到了不少鼓励,以及一些建议。不管大家的观点是什么,至少说明一种深切的关心;关心就是改变的第一步。本周继续发读后感的第二部分。文后附了一个读书交流QQ群,欢迎喜爱阅读和交流的同好加入。】

1】被牺牲的不会被遗忘

历史的发展总是要一部分人付出代价。

我在《袁腾飞讲历史》里读到这句话时,不由得心下一振:这话说得也未免太赤裸裸。

读惯了云山雾绕的教科书文字,这样没有遮挡的文字读了叫人刺目。

你不能不承认,现代中国经济的腾飞就是以牺牲农民(或农民工)的利益为代价的。

有人说,在某个历史时段,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的国策是必要的。

在那些宏大叙事的“必要性”的掩盖下,农民经历的“残酷性”多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2005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由于医疗服务保障的城乡差异,中国大城市的人均寿命比农村高了12年。

另据数据显示,2002年大城市的儿童死亡率为6‰,而贫困地区则高达54‰。

不知道多年以后,后人在书写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时,会做何感想。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更多的田野调查、口述历史、秘密档案走进公众视野,人们对这个时代的认识会更立体一些。

届时,人们会感谢熊培云和焦波们,正是这些走出乡村又走回乡村的人,怀着对活生生的人的尊重,使用文字或者影像记录下那些卑贱的人们的所见、所思、所言、所行。

这些被官书历史所不屑的农民展现出的不仅有令人窒息的悲苦,还有不可思议的智慧以及道德勇气。

2】乡土记忆之一

先说说鬼子入侵时的事。

日本鬼子来了,要不要抗日?

你一定会说:你疯了吗,这个问题也要问?!

书中讲述了这样一桩往事。

当国民政府委派的大学生到村上做抗日动员时,有些村庄甚至出现村民殴打学生宣传员的事件,村民说:“你们还是帮助政府压迫我们,我们先打死了你们再打日本人去。”

为什么百姓是这样的态度?

因为国民政府从来都是盘剥农民,农民痛恨国民政府。

大家可以看看电影《一九四二》,鬼子杀过来,国民政府把军队从饥荒地区调离,将行将饿毙的灾民留给鬼子。

你说,统治者这样对待百姓,让百姓怎么树立起对统治者的信心?

3】乡土记忆之二

另外一则“汉奸县长”陈允兹的故事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在沦陷区,鬼子碍于语言不通,需要找中国人帮助治理。当地有一个伪县长叫陈允兹。这个陈县长表面上是为日本人服务,实际上暗中救护了不少乡亲。正是由于这位陈县长的斡旋,日本人的多次杀戮意图没有成行,日本人的管控物资(如食盐)被悄悄运输出来。至今,村里上了岁数的人还在念陈县长的好。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生的境遇可是太悲惨了!日本战败,国民政府接管政权之后,陈允兹被以“汉奸”罪抓捕,入狱三年。其后,国民政府败走,红色人民政府接管政权,陈允兹又被人民公安抓走,最终惨死牢中。

这个故事里还有个令人感慨的情节,陈允兹在被人民公安抓走之前,在一个村里躲了大约四年时间。那个村里的村民与陈允兹并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只是念及陈县长的恩情,主动庇护他,把他藏在一个地下室,每日为他送饭。后来,由于送饭人家的女人不小心走漏了风声,陈允兹才被公安发现。

什么是公正?什么是正义?

这个故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发人深思的范例。

政治正确不代表事实正确,当前正确不代表未来正确。

正义也并不是那么单纯的非黑即白。

4】乡土记忆之三

时间到了现代,新农村的建设如火如荼。

民主政治下基层,也成为新时期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许多人难免心生疑问:以农民的素质,他们能够理解现代民主政治吗?

那首先要问:政治是什么?

对于老百姓来讲,政治就是组织生产和分配利益的规则。相应的,良政就是组织生产高效,利益分配合理。

老百姓是否具备基本的政治素养呢?书中讲述了一个村民打鱼和分鱼的故事。

旧时,每到捕鱼季节,村民就一起去把池塘里的鱼打捞上来,将鱼统一倒在一个空地上,并将鱼按照村里的户数分成均匀的小堆。分好鱼后,村民开始抓阄,每户按照抓阄取得的次序,选派一人去挑选一堆鱼。

这样的分鱼方法,多年沿用,少有纠纷。因为每户不知道自己会抓到哪一堆,所以会把每堆鱼分得尽可能均匀。

你瞧,只要动机端正,信息透明,程序合理,让农民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并不难。

现实中为什么基层民主推进不力呢?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某些既得利益者并不想真正公平地分配利益。

5】盲山是穷山

然而,不管熊培云们如何解释,都很难改变农民在人们心目中的负面印象。

有一部电影,叫《盲山》。里面的主人公是一名女大学生,叫白雪梅。她被人贩子卖到一个特别穷的小山村,做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的媳妇。整个村庄的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教师还是邮差,无论是干部还是普通百姓,都合谋来阻止白雪梅逃走。后来,还是一个跟着白雪梅补习功课的小男孩跑到山外,才将她的求救信投递出去。最后,白雪梅的爸爸见信后,带着警察来到这个小山村,才将白雪梅武力解救出去,但白雪梅新出生的孩子却被留在了那个山村。

这部电影引发的评论如潮,网友的观点几乎一边倒地指责那个村庄的人,有人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有人说“应该把这个村庄全炸了”。

在愤怒之余,我想问一问:如果你就是那个村庄里的一名娶不起媳妇、留不住媳妇的男丁,你会不会成为买卖人口链条上的一环呢?

我们大家眼中的“人性愚昧”,很多时候,其实是“经济贫困”。

我们在痛骂那些乡村刁民的时候,不是我们的品性比刁民高贵多少,而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要更好一些而已。

6】发展是出路

熊培云在《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中也讲到乡土中的一些阴暗面,比如规模庞大、历时长久、惨不忍睹的乡民械斗。伴随着农民涌入城市,经济条件的好转,那些械斗正在慢慢消失。

许多事实都在告诉我们,只有打破城乡壁垒,促进社会开放与经济发展,缩小贫富差距,给所有人的希望和梦想一个安放的空间,所谓的愚昧问题才能真正解决。

书目信息:

熊培云著.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M]. 北京:新星出版社, 2012. (共505页)


作者:buddleia 阅读交流QQ群:无敌书虫 5642112【加群口令“醉书海”】 个人微信公众号:醉书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