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指上斋
指上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402
  • 关注人气:1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怀念韩映山老师

(2016-12-22 10:49:33)
标签:

转载

分类: 孙犁研究
原文地址:怀念韩映山老师作者:侯洪义

                                  怀念韩映山老师

                                              侯洪义

    6月12日上午10点,我到文联办事,正在过道和阿宁说话,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玻璃声,一抬头看到鹤菁,当他告诉我韩老师去世的消息后,我脱口说出的竟是“你没开玩笑吧?”我把鹤菁问的非常恼火,说话都结巴了。意思是谁能开这样的玩笑!我当时脑子想的是怎么会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对这个现实根本就接受不了,连悲哀都悲哀不起来,我就觉着这不是真的。

    就有不久前,我去看望韩老师,他还和我谈笑风声,开我的玩笑呢,用他那特有的幽默一本正经地问我,当了领导特别忙吧?我那算什么领导呀,更谈不上什么忙不忙,他又那么一本正经地问你,弄得我也不知该说忙还是该说不忙。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韩老师的老伴在旁边也跟着笑。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认识韩老师是在1977年,那时他们的家在莲池的东小院里,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大作家。那个时候作家在人们的心目中还是很神圣的,我能认识韩老师感觉特别荣幸。有事没事的就往他们家跑。我那个时候也曾看过点儿书,不知天高地厚地写这写那,说起哪本书韩老师说没看过,我就心中窃喜,而且还夸夸其谈,不光粪土中国文坛还粪土外国文坛。现在一想,我那会儿怎么就不知道什么叫害臊呢?他怎么就没把我轰出去呢,那需要多么大的耐心和承受力呀!

    有一次我拿着我写的一篇“满纸荒唐言”,请他指教。他说,你读读吧。他坐在桌旁,用手支着头认真听我读。天并不热,读到一半我已是汗流夹背了。我请求说,您别让我读了,我回去再好好写。他说,你要实在不愿读了,你就放下吧,我把它看完了。过了两天我又去,他把稿子还给我,让我回去好好再看看。我回去一看,给我改了那么多的错别字,还有一封信,上边写着让我多观察生活,像画画似的我练练素描。说心里话,我当时并没在意。唉,年轻啊!

    韩老师知道一些我的不幸,包括家庭的和我个人的。曾走着到我们家看望过我们,当他看到我住的那间长2.5米,宽1米的像棺材一样的书房兼卧室时,半天没有说话,临走时说了一句,熬着吧。

    我的继父高烧昏迷期间,大夫给他头上戴了一个冰套,要在冰套里边不断加冰降温。我没地方去找冰,我找到了韩老师,他们老俩口用冰箱为我冻小冰块,冻一批我拿走,化了,再拿,一批接一批不厌其烦。怎一个谢字了得!

    后来我取得一点点小小的成绩,他真是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学生高兴啊,他为我写了《他发现了自己的生活库存──谈侯洪义的创作》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写道:“......全用素描,朴朴素素,毫无斧凿之痕、雕塑之迹,不才弄玄虚,无哗众取宠。语言平实,亲切,且口语化。他走到这步,我以为是不易的,他吭吭哧哧花了很大的力。.....”我想说的是,我要早听他的,或者说早听懂他的话,出东西会这么晚吗?他让我努力,更上一层楼。我现在听您的话,正努力呢,可您怎么就这么急匆匆的走了呢。

    对于韩老师的人品和文品我用不着多说,那是有目共睹的。我只说他给我留下了深深的感动和刻骨铭心的怀念。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我会记住您的教导,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转载]怀念韩映山老师

    这是我三十多年前给韩老师照的正在写作的照片。我觉得很有纪念意义,我在以前写的怀念文章后边把照片也放在上面。

 

[转载]怀念韩映山老师

[转载]怀念韩映山老师

[转载]怀念韩映山老师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