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指上斋
指上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05
  • 关注人气:1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贴:浩然与韩映山(三秋堂博客)

(2012-04-02 05:41:01)
标签:

浩然

韩映山

凤翔

圆梦

北京文艺

河北文艺

北京晚报

杂谈

分类: 孙犁研究

 

转贴:浩然与韩映山(三秋堂博客)转贴:浩然与韩映山(三秋堂博客)

年轻时代的浩然                             年轻时代的韩映山

浩然与韩映山

凤翔(李凤祥)

《新闻与写作》 1999年01期

 

 浩然与韩映山都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浩然是现任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韩映山曾是保定市作家协会主席。当然, 韩映山的名气不如浩然大, 但他却是我国当代文坛上著名的荷花淀派的重要成员。

 由于工作上的原因, 我和这两位作家都认识并且熟悉。自1 9 8 0年2 月北京晚报复刊以来, 这两位作家在北京晚报副刊上发表的作品,大都是经我手处理后才见报的。

 我和浩然是1 9 7 1 年春天认识的。自那时起, 他一直支持我的工作, 很热情。我也一直像对老大哥一样尊敬他。而韩映山, 我则是1 9 6 1 年在南开大学读大一时认识的。那时, 韩映山和我们一起听张怀瑾先生的《文学概论》课, 他属于“旁听” , 他那时是天津一家文艺杂志的编辑, 并不认识我。我俩相识并熟悉, 是1 9 8 3 年左右, 他任总编的保定《大千世界》报在北京搞活动, 我的学长周渺(当时保定市作协副主席) 请我去参加, 于是和韩映山熟悉起来, 并从此开始, 他给我投寄稿件。

 我对这两位作家都很尊敬。其原因, 不仅仅是他们热情支持我的工作, 还因为他们的文品和人品。这里, 我只想说他们热情扶植业余文学作者这一点。浩然经常热情地辅导业余作者。业余作者登门求教, 他总是热情接待, 并给予指点。他还搞京东的“文学绿化工程” , 耽误自己的创作时间, 创办《苍生》文学杂志, 专门发表京东几个县业余文学爱好者的作品。他多方奔走, 努力呼号, 为业余作者出书,现已出版了好几套“ 泥土文学丛书” 。在他的努力下,京东几县的一批文学新人在成长。

 韩映山同志也和浩然一样热情扶植保定市的业余文学作者, 组织学习班, 去讲课。他多次到我的老家— 保定郊区的满城县去给业余作者讲课, 他还到一些业余作者家中去看望业余作者。保定市里有一位正在上小学的女孩子, 颇有文学灵气, 他就亲自写信向我推荐这个孩子的作品, 希望这裸文学新苗能茁壮成长⋯ ⋯

 浩然和韩映山热情扶植业余作者的精神, 令人感动。比起那些对业余作者冷淡无情, 对登门求教者拒之门外的作家, 更显得他们二位品格的高尚。令我感到意外的是, 我所尊敬的这两位作家, 他们之间也有矛盾。我知道他们有矛盾, 是去年8 月10 日在怀柔县雁栖湖举办的浩然第三部自传体小说《圆梦》的发行及研讨会上, 由浩然亲口对我说的。他还说, 他已把他与映山矛盾的始末写人了《圆梦》这部作品之中。

转贴:浩然与韩映山(三秋堂博客)
    晚年浩然

 当我认真读完《圆梦》之后才知道, 浩然与映山的矛盾发生在1 9 5 7 年左右。那时, 浩然在河北日报社当记者, 正在对文学进行执著的追求, 以实现其作家梦。而和他年龄相仿的韩映山则早已小有名气, 并在文学刊物《河北文艺》当编辑。这时的浩然希望能得到映山的指点与帮助。特别是浩然把他登上文坛的里程碑之作《喜鹊登枝》一文亲自交给韩映山之后, 韩说要好好看一看。但他并未看, 就放进了抽屉里, 不久就休创作假去了天津。当浩然询问时, 另一位“ 大胡子” 编辑说了许多不负责任而又不中听的话, 大大伤害了浩然的自尊心。浩然一怒之下取回了稿件, 立刻寄给《北京文艺》。《北京文艺》的编辑认真看过之后, 立刻复信给浩然, 说要刊用。这件事也促使了浩然下离开河北日报社而调到北京来的决心, 因为他认为《河北文艺》编辑部对他有偏见, 不利于他在文学的道路上前进。

 当我看了书中的这些叙述, 心中不免懊悔起来,觉得有点儿对不住韩映山同志。从《圆梦》中浩然讲述的这件事看, 韩映山同志做得确实欠妥, 对浩然的自尊心造成了伤害。但也应看到, 那时, 他和浩然毕竟还都是二十岁刚刚出头的年轻人, 他身上有些傲气, 处理问题欠思考, 这都是他的缺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 不断成熟, 他身上的这些毛病也大都改掉了。我接触到的映山, 感到是一位待人非常诚恳热心的人, 他淳朴得像一位老农民,说话实实在在。一年, 我回老家时, 顺路去保定市文联看望那里的朋友。

 当映山知道我和浩然很熟悉, 临别时, 他握着我的手诚恳地说“你回到北京, 见到浩然同志时, 请一定代我向他问好! ”当时我满口答应。

转贴:浩然与韩映山(三秋堂博客)
    晚年韩映山

 但我回京后, 却总也没有机会见到浩然; 后来见到浩然, 又忘记了映山的嘱托。于是, 映山对浩然的问候,便这样被我给“贪污” 了。

 从映山托我问候浩然, 看来他是感到自己过去做得不对了, 大约他是想借我代他对浩然表示问候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当时, 我哪里能领会到这些深层的意思呢?

 去年6 月11日, 韩映山同志仙逝。当后来我看过《圆梦》, 知道了他与浩然曾有过矛盾, 心中便感到一阵阵愧疚。我不该“ 贪污” 映山对浩然的问候。这里, 我只好向已远去的映山表示深深的歉意, 同时也借这篇短文, 告诉浩然同志映山后来的心情, 求得他对冥冥中映山的谅解。

 

 前几日,在我打给凤翔老师的电话中,他又一次说起这个“被贪污的故事”的来龙去脉,我问能不能把该书寄我一本?我很想读读。他说是很早以前写的了,并没有结集出版。今日,有苑英科~与先父同村的远房亲戚~~我称之为世兄的作家把此篇文章发给我,现在就放进我博客中,以飨读者阅读,用以纪念他们那代人的悲喜剧。

------三秋堂纪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