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指上斋
指上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05
  • 关注人气:1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洋淀的回忆

(2012-02-29 11:05:12)
标签:

孙犁

白洋淀

同口镇

荷花淀

韩映山

分类: 故乡之花
白洋淀的回忆

    1936年夏,到七七事变前,孙犁在白洋淀边的同口镇,教过一年小学。同口镇明丽的风景,乡亲们的劳动和生活,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为他日后在延安创作《荷花淀》等作品的重要素材。我的家乡教台村,离同口镇,不过十几里,解放初,村里的韩映山等人,受孙犁的影响,用笔描绘自己美丽的家乡,最终成为“荷花淀派”的重要成员。

    白洋淀的美,无非是“物以稀为贵”,在冀中这块干旱少雨的地方,出现了一块“江南水乡”,虽然没有那么多的石桥和枕水人家,但在庭院里,经常可以看到织网、编席的女人;在淀里,可以看到茂密的芦苇,飘荡的木船和撒网的男人。

    白洋淀的闻名,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孙犁等人的文学作品,人们总是把孙犁和白洋淀联系在一起。许多人误认为孙犁的家乡在白洋淀,其实是在河北的安平县。孙犁曾自谦地说过:我对白洋淀并不很熟,只在同口教了一年书。

    其实,孙犁至少有两次故地重游。1947年,孙犁再一次来到同口等地,写出了《一别十年同口镇》等文章,却遭到了批判;1972年,孙犁被拉去搞一个白洋淀人民抗日题材的样板戏,在白洋淀体验生活,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对美的践踏。这些,都留下了不愉快的回忆。

    可以说,同口镇一年的教书生涯,形成了他对白洋淀美好的、不可磨灭的印象。白洋淀的美,极大地吸引和震撼了他,当他在延安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时候,听到了白洋淀人民抗日斗争的故事,很快创作出了《荷花淀》。

    十二三岁的时候,我曾到同口附近收割过芦苇。同口镇在我们村西北边,村镇之间,是一片广阔的洼地,属于白洋淀中的马棚淀,据说,是杨六郎镇守三关时,养马的所在。大淀涨水时,马棚淀的水一直漫到村边;平常,水不深,甚至干枯,但芦苇很茂盛。

    白洋淀的芦苇是出名的,质量在全国最好。芦苇不仅长在水里,还长在淀边的干地上。从春到夏,青青的芦苇荡一望无际,鸟儿在其中翻飞鸣叫,黄白色的芦苇穗,随风摆动,清扫着天空;秋天,芦苇由青变黄,由软变硬,风一吹,长枪似的苇杆、刀剑似的苇叶,碰撞出金属之声,透出一股肃杀之气,芦花飘飘,在芦苇荡上升起片片薄云。

    收苇子是件很辛苦的事,先用镰刀把芦苇割下来,再把落在地上的苇叶,用耙子搂起来,都捆好。那天,我一直干到了晚上,苇子托人用马车拉回去,苇叶要自己背回家,当柴烧。当我把苇叶背到肩上时,已经疲乏到了极点,担心自己走不回去。

    那天的月光很好,脚下的路,泛着油亮的白光。当我拖着沉重的双腿走上千里堤时,一片白光蒙上眼睛。眨眨眼,只见浩淼的水面,浮光耀金,像无数的银鱼在水面游动,时隐时现,有的要跃到半空;月光清水一样均匀的撒下来,空中也就像被清水冲洗了一样透亮;淀水拍打着堤岸,哗——哗——哗——,更显出了夜晚的静谧,把人的思绪牵引的十分悠远;带着鱼腥味的微风吹来,带走了身上的汗水,也带走了疲劳。

我的精神有些恍惚,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放下了肩上的筐,蹲在了大堤上,望着水面出神儿。

    此后,我再没有见过那么亮的月光,那么震撼人心的水,也再没有遇到那么美的夜晚。

    几年后到了保定,在孤独中想起了家乡,那个夜晚,便在心里蠢蠢欲动。有一段时间,我时常拿着文章,到古莲池门口,报出韩映山的大名,在看门人怀疑的目光中,免费走进那座古代的书院。当时,韩映山住在莲池院内两间低矮、昏暗、潮湿的平房中。他是位沉默寡言的人,给了我热情鼓励。但艺术需要天分,努力和收获并不能成正比。

    秋末冬初,是打野鸭子、打大雁的好时节。接近黄昏,人们把大抬杆放到小木船上,划到淀中,在夜色中,静静等候落到水面上的鸭群和雁群。大抬杆是一根粗长的铁管,像微型大炮,里面能装三四两火药,200多粒铁砂,用香火点燃信口的火药,铁砂就会呈扇形喷射出去,杀伤力可以达到百米。

    一旦发现猎物,要估摸一下数量,思量一下值不值的打。如果猎物可观,人们就会穿上过腰的皮裤,跳入水中,在夜色笼罩下,推着小船慢慢靠近。离的太远,打不着;靠的太近,就会惊动猎物。人与船,慢慢蠕动;水,荡着涟漪,冷冷地响。整个行动神秘、刺激。

    一声枪响,夜空中弥漫着火药味儿,飞扬着羽毛,水面上漂浮着一片片野鸭、大雁的尸体;受了伤的,扑棱着翅膀,在水面挣扎,被赶过来的猎人,用鱼叉挑到船上,有的勉强飞起来,很快被鱼叉拍下来。

这是几十年前的场景,有点残忍。现在,没什么可打的了,也不允许打了。

    如果运气好的话,两三个人在淀里守上一夜,就可以满载而归。我在淀边,见过堆成小山的野鸭子,一群妇女在退鸭毛。野鸭子可以卖钱,鸭毛可以做鸭毛被。我就睡过这样的被子,鼓鼓的像个气垫子,躺上去就看不到人了。

    抗日战争时期,大抬杆成为雁翎队对付日本鬼子的武器为了防止枪堂内的火药受潮,大抬杆的信口,常插上一根雁翎;小船行走时,形成人字形,如群雁之势,所以才有了雁翎队这个响亮名称。可以说,白洋淀人怀着国恨家仇,用自己熟悉的生活方式来打击敌人。

    现在,夏秋时节,到白洋淀旅游的人很多,千亩的荷花不必说,雁翎队的故事,也成为了一项表演节目。许多事情,一经人为,总没有原始状态迷人。美感的产生,需要一定的距离,也不能有太强的功利性。

    2002年夏天,荷花开放的时节,孙犁去世。白洋淀的荷花大观园,建起了孙犁文学馆。孙犁一生甘于寂寞,视名利如浮云,喧闹红尘中,闭门读书和写作。如果孙犁活着,大概不会同意这样做的。但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青涟而不妖,不正是孙犁品格的写照吗?

    我们那个村子,也间接地给孙犁留下了印象。1952年,韩映山经孙犁的手,发表了处女作《鸭子》,有一段文字写到:村北的那条小河,由东向西流,注入白洋淀。孙犁被搞糊涂了:河水大都由西向东流,怎么会倒流?又想到,实际情况可能如此,就没有贸然改动。但他一直记着这件事,曾当面询问作者。韩映山的文章,写景大多以故乡为蓝本,而且大多写实。不错,我们村的小河就是倒流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