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华博客
晓华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98
  • 关注人气: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外婆的清江浦

(2018-04-26 11:06:07)

这次到淮安,颇有点不同寻常,因为我们是奔着清江浦而来的。这个区名缘自明朝永乐年间开凿的清江浦河,从那时起,这里逐渐成为运河上的交通枢纽,南来北往,官商云集,“南船北马,九省通衢”,一时繁盛之极。六百年间,这里的地名数度更改,辖区归属也多次变更,直到去年,“清江浦”这三个字又再次被拾起。历史总是这样,沧海桑田,却始终会有一根线牵着。

天下着雨,雨水把街道冲洗得清清爽爽,树也更绿了,空气里氤氲着水气。第一站,我们去了清晏园,这座园子我已经来过两次,但今天颇不同,在这个雨天,撑着伞,走在清晏园弯曲的小路上,很是诗意的。走走,看看,突然间,我想起我的外婆来,对啊,外婆就是清江浦人啊。童年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我想起了她清秀的面庞,她每天梳得一丝不苟的盘髻,想起了她合体的穿着,斜襟盘扣之间露出的手帕一角,甚至想起了她的表情,娴静沉郁,心思重重。从清江走出去的外婆,如今我来到了她的故乡,来到她当年生活过的地方,我顿时有了一种想去寻找一下的冲动,至少可以在这里想象一下她的曾经,也帮她在故乡的土地上再走一走。

外婆是17岁嫁给我外公的,也就是说,她在清江浦只生活了十七年,外婆在世的时候,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外公去世后,她要么在南通与二舅同住,要么在上海与三舅同住,几乎很少到南京我们家来,后来,我随父母下放到如东,如东离南通近了些,母亲便常带我去外婆家了。我记得外婆家的地址是和平桥下的西北河梢48号,河边有用卵石铺成的坡地和石码头。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外婆是哪里人,只是觉得她说的不是南通话,跟家里的亲戚口音都不一样。因为外婆少言,对整天叽叽喳喳的我常常会皱起眉头,所以我和外婆很少交流,对外婆的身世更是所知甚少。多年以后我在母亲的日记本里看到了关于外婆的一行文字:“母亲叫萧丽青,是十七岁出嫁的,她的老家在清江,据说家里是做裁缝的。”现在我想起了这段话,我想去看看淮安的老街,可是我还能找到那个过去的清江浦,那个曾经的裁缝铺吗?

在建成不久的清江浦记忆馆我找到了我想要看的那个旧时光。这个记忆馆在清江浦景区的中洲岛上,宣传单上写着:“清江浦记忆馆建筑面积1600平方米,以展示明清静以来600年清江浦城市发展为脉络,以复现城市记忆为主线,通过情景再现式及影视语言的表现手法,探寻淮安城市发展的根源。”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清江浦的大型微缩景观,整个景观做得非常精致,据说它是根据清代绘制的清江浦全城图进行复原的,厚重的城墙连接了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城里街巷纵横交错,民居商铺井然有序,车马熙攘,一派当年的繁华景象。

我不知道外婆的娘家是在清江浦城的哪一个位置,南大街还是西大街?但却无端地认为她是出了北门而上船的,外公娶了她沿运河一路东去,一直来到南通。真的非常后悔小时候没有跟外婆多说说话,多跟她谈谈她的故乡,特别是她上了年纪以后,想想那时的我也应该是到了懂事的年纪,应该知道叶落归根的道理,虽然从中国传统的家族伦理上说,外婆的根已经移到了南通,她是张家的人了,但是她的内心深处一定还有另一条根脉,那就是她的故乡,她的淮安,她的清江浦。我想,不管是年轻时候的外婆,但是年逾古稀的外婆,故乡肯定是一次次来到她的梦里的,她走在南通的石板街上会想起她老家的路吗?她很少言语,一定是因为她听不太懂南通话,更不会说据说是世界上最古怪的语言之一的南通话,其实我想,当她一个人静静的呆着的时候,她一定是在用老家的方言跟自己说着悄悄话的。

一但想起这些,我再也放不下外婆了。我走到总督府,我就想,我外婆曾经从这里经过吗?那会儿这里还是车水马龙、官盖如云吗?我来到慈云寺也会起外婆,她来这里烧过香吗?当她虔诚地把三柱香举过头顶的时候,她对菩萨许过什么愿?她会对菩萨说出女孩子心里的秘密吗?在夜晚的里运河上,我望着霓虹闪烁,心想她也未见得会有太大的兴趣吧,生在运河旁,长在淮水边,天天开门就见水,出行就上船,肯定不会像那些生在山区的人那样惊奇不已,大呼小叫。想得多了,在心底里禁不住也跟外婆讨论起她的故乡来,甚至会和外婆争论起来,比如说鳝鱼,哪样烧更好吃,是爆炒鳝丝?还是红烧鳝段?我是最喜欢吃响油软兜的,最后那一道工序把滚烫的明油浇上去,听得那嗤啦一声,最后再撒上一把胡椒。再比如朱桥甲鱼羹这道菜,我想外婆一定跟我的意见不一样,她可能会对我说,有这道菜吗?甲鱼不就是鳖吗?我们小时候是不吃的。但我实在是喜欢这道菜,相比起清蒸、红烧和名重一时的“霸王别姬”,甲鱼羹都要高出很多,实在是风味独特。当然,我想我也会和外婆有共同喜欢的菜,那就是蒲菜,上汤蒲菜!那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一道菜,小时候我跟外婆一块儿上街买菜,她常常在蔬菜摊上来来回回,东张西望,现在我想她心底里一定奇怪,南通和淮安,坐船也就是一天,这儿怎么就见不到一根蒲菜呢?

是的,南通和淮安并不远,但听我母亲说,外婆自从嫁到南通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淮安,现在想起来真是让人心痛。不知道那时候两亲家还有没有走动,淮安老家的人去看望过外婆吗?外婆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她会想起老家的风味吗?会跟娘家人说:下次来的时候给我带点老酱油、大头菜、糖蒜和茶馓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