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见倪海厦医生(4)--纪念倪海厦系列文章

(2012-02-29 10:41:18)
标签:

倪海厦

中医

家慧经方

分类: 去见倪海厦医生

去见倪海厦医生(4)

作者:建萍

 

倪医生为我们诊病

 

第一个约定时间是9点。我们8:15就到了诊所的外面。诊所占地面积很大,

56亩之多。除停车场外,诊所都有中式院墙隔着。两扇开的大门并没有门铃,我们就只好等着。诊所周围环境不错。我们坐在石阶上晒太阳,宝宝独自玩耍。快9点的时候,陆续有车辆驶来,绕到院后停下。估计他们是跟诊的学生。

 

门终于开了。一个大叔模样的人将我们引入长廊,拐了几个弯来到接诊室。院内的设计很像旧时大户人家的格局。院中心应该算是正厅。四座亭阁形状的房屋从四个方向面对中心,之间有长廊相接,分别悬名“青龙” 、“朱雀”、“白虎”和“玄武”,在易经中分别代表四方的二十八宿。接诊室在东方青龙座。一进去,扑鼻而来是中草药味。童言无忌的宝宝就揪着鼻子说难闻。前台几个人显得很忙碌。

 

填了表之后,一个年轻人过来问我们是否是一起的。我问他我可否在倪医生给每个人诊断时在一旁听着。年轻人很快过来说可以。倪医生让我们一起去,因为他要向所有人交待一些事,然后再逐一诊断。至此,我们对倪医生的诊断方式的想象依然没有超过以往看病的范畴。小伙子将我们领到南方朱雀座。里面有几间看诊房,每间有一个供病人躺着检查或针灸的移动床。小伙子微笑着将我们安置在其中一间。四张红木椅子紧密并排在墙边,我们就座等待倪医生的到来。

 

不一会,倪医生快步进屋,随后的是10个学生,大多在20多岁。我们所有人的眼睛便聚焦在了倪先生身上。

 

倪医生个子不高,身着白衬衣,熨得非常平整。我一下想起心理学认为白色是令人最放松的颜色。倪医生看上去50开外,面容很温和,皮肤干净柔和,肤色均衡,没有任何斑点。这是这个年纪很少见的健康人的面容。倪医生先低头看了第一张表——Kate的,然后抬头开始了这次传奇的诊疗过程。当他的眼光投向我们时,我们看到的是非常柔和、慈祥和智慧的色彩,完全没有他文章中体现出来的尖刻。他令我想起我生命中敬爱的人---我的外婆,还有舅外公。

 

当倪医生开始诊治时,他一直是带着微笑的。很温和地询问病情,同时还描述病人不曾述说的情况,说得病人直点头。倪医生非常有幽默感,谈笑风生。英文很好,语速不算太快。整个过程我们都是很开心的,我多次禁不住哈哈大笑。有幽默感的人都很受人喜欢。不过这次他遇上Dan算是棋逢对手了。请看这一段对话:

 

“你的背疼有多久了?”倪医生问。

“四十年了。”Dan回答。

“这么多年都没有遇到一个好医生啊!睡眠如何?”

“不好。”

“多少年了?”

40年了。就是因为腰痛睡不着。”

“那你40年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我结婚了。”

众人笑。倪医生转头对Kate说:“我们都知道你是嫁给了一个坏男孩。”

 

倪医生看来很喜欢这个“坏男孩”。说“我们一定要解决你的腰痛才行让你睡得像一个婴儿。”倪医生让Dan在床上躺下,脸朝下。一边按,一边向我们解释腰部的疼痛如何在腿上反映并找针灸点。然后拿出一次性银针,快速地向各个部位插下去。

 

“在我这里针灸,无论多少根针,都收一次诊费。既然这样,我就给你多扎几针。”倪医生极其诙谐。众人笑,Dan暗喜,但未敢笑,怕抖动了针头。倪医生大概在Dan身上扎了二十根左右的针。Dan的治疗费早赚回来啦!

 

再看一段倪医生与宝宝之间的对话:

 

“将舌头伸出来看看。”倪医生温和地说。

 

宝宝迅速闪了一下小舌头,认真地说:“I don’t want to do it.” (我不想这么做)

 

众人笑。倪医生甜言相劝,宝宝总算配合。接下来倪医生检查眼睛,让宝宝看看这边看看那边,宝宝故伎重演:

 

I don’t want to do it.”

 

这下轮到倪医生“耍横”:

 

“你想不想我不管,反正我想这么做。”众人笑。

 

我告诉倪医生宝宝每夜必醒,跑到我的房间,爬到我的床上接着睡。倪医生立刻说:“这是一个健康的小孩。谁不想找妈妈啊,我也要呢!”众人笑,我大放心。

 

倪医生治疗过程中调侃温病派、憎恶西医药的言词贯穿其中,但是轻松幽默,却没有半点尖刻。在给Lisa用药时,倪医生用了他治肝的“看家药”,边解释边小声嘟囔:“温病派用的量还不够刷牙的呢!”我禁不住哈哈大笑,引得众人笑。在给KateDan诊治病情时,倪医生多次提到西药如何导致身体更严重的病症。这一点KateDan是深有体会的。这么多年来他们陷入了极度迷茫和低沉之中。你说质疑西医吧,他们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不吃药吧,症状控制不住。倪医生多次让他们打电话给FBI,老两口听得很解气。不过他们的问题在倪医生看来都是很容易解决的。看看Kate 为什么爱听:

 

“你3个月之内不要着急买衣服。之后你现在的衣服就嫌大了…”Kate 多想减肥啊!

“吃了我的药之后,你的便秘问题立刻会有改善。但是你明天坐飞机回去是吗?”

“上飞机前不吃。”Kate心领神会,立刻回应。她的便秘折磨她几十年了。

“等你的这些症状好转后,你的记忆会有恢复。”倪医生接着说。

“太好了!”Kate很兴奋,Dan在一旁故意露出紧张神态,“她会记起几十年前的事?”

“那当然!”Kate 满怀自信。

“你的血压和胆固醇也会恢复正常。不过不要相信西医对你的胆固醇的诊断 坏胆固醇高说明你没有癌症。”

“太好了!”Kate已经不能等待。

 

之后Kate套在我耳边悄声说:

“如果他能解决我的问题,我要去亲吻他。”

我赶紧提示:“你一定不要将口红印弄到他的衣服上,否则他回去又该说不清楚了。”倪医生没听见,我们窃笑。

 

倪医生给病人诊治时,时常用手掌抚触病人的膝盖或手臂,以传递安慰和信心。病人到这里来一定有严重或者长年无法解决的问题,都期望奇迹的发生。倪医生的话语带给了他们希望,同时也很客观。他对每个人都开了两个星期的药,要大家在药尽前4天报告身体症状,以决定下一步的配药。他说如果两个星期内(实际是10天)没有见到任何身体症状的改善,那么他不是一个合适的医生,病人得另请高明;如果有,说明他们走到正确的路子上来了,身体正在恢复。

 

Kate:“两个星期内,你的便秘应该解决了,可能会出现拉稀,不过不要怕,不要吃西药控制,这是正常的,你的食欲会降低。你的血压可能会出现改善。”

 

Dan:“两个星期内,你的哮喘会改善,你的脸没有这么红了。”

 

Lisa:“我将尽我的最大努力帮助你。两个星期内有可能会有如下改善:你的手会变得湿润柔软;你的腹部疼痛会消失,你的睡眠会改善。如果你只出现一种改善,说明我们的路子是对的,那么你还得吃我的药。”

 

Sabrina:“不吃素菜啊吃了我的药,她会吃任何土里长出来的东西。大便肯定会正常。”

 

所以,无论你相不相信倪医生,给他两个星期,你即可辩明真伪。

 

担心病人受不了中药之苦,倪医生重复几次:“你可能很不喜欢我的药,不过你的身体会很爱我的药,会跟你说感觉好极了,再来一碗!给病人的预防针证明是非常有用的。Dan后来说他的药好象是黑咖啡,一点也不难喝。Kate也没有感到任何困难。他们是中了倪医生的套儿啦!

 

让我非常吃惊的是倪医生似乎并不在乎泄露他的治疗秘密。给Dan治疗时,他指出吸气哮喘是肾的问题,而呼气哮喘是肺的问题。然后又在Dan的身体上指出,治肺该扎哪里,治肾该扎哪里。本来Dan说只是吸气的问题。在倪医生扎针解释的过程中,Dan忽然想起他呼气也有问题,倪医生边接话边扎:

 

“那就针对肺再扎一针吧。针灸对治疗哮喘的效果是非常好的”

 

在诊断肝病时,倪医生解释如何看肝病在眼睛内的征兆——中医根本不需要仪器只看眼睛便可知道肝的一切病症。

 

我问及如果宝宝再有抽搐时,我该用十指头针刺放血还是就掐人中。倪医生说只要掐人中即可,十井穴放血是用于中风的。

 

诊断快结束之前,我询问关于Mary的女儿的问题。倪先生说个子长不高都是肾的原因,建议先吃半年的药试试看。后来Mary提起孩子小时候的哮喘是吸气有问题,这正验证了倪医生说的吸气哮喘是肾的问题。可惜当时并不知道,医生也根本不懂其理,让孩子受苦多年,让人怎不对庸医憎恨!

 

像这样对医理、医术毫无保留的治疗过程恐怕在国内、在美国都属少见。站在身后的十个学生每听到倪医生讲解治疗和用药方法时,都齐刷刷地赶紧做笔记。我这边看过去觉得满好玩。我想如果我有笔和纸,我一定顾不上记录,而只全神贯注于倪医生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这些学生都很谦学,脸上挂着兴奋、温和的微笑。我开玩笑地对倪医生说我家宝宝可以成为他的关门弟子,倪医生说:“我太老啦!他们可以成为她的老师。”学生们微笑着和宝宝点头、招手。他们是幸运的,只要努力,他们一定会成为一代良医。不过要成为有功德的良医,还要具备特定的品德。这点我稍候会表述我的看法。

 

倪医生为我们群体诊疗的时间大约有两个小时,感觉只有十分钟。这是非常令人难忘的经历。离开诊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思绪一直停留在这两小时内,不忍时光就这样流失。这是可以和迪斯尼世界媲美的精彩片断,是一幅千年艺术极品,是人类生命的光芒。

 

结束诊治时,倪医生将Dan身上的针都拔掉了,只留下耳朵里的小针。Dan的腰已经不疼了。但是他竟然“得寸进尺”:“要让我长个子就好了!”这个让他遗憾60多年的问题恐怕要下辈子才能解决了。

 

拿药的过程显得漫长。每个人拿了一个装满药的购物袋。有一个工作人员是美国人,叫Rose,很耐心很温和地向每个人解释煮药的过程,并一再叮咛如有问题请打电话。美国人的服务态度和方式真是中国人的学习榜样。这个过程对DanKate Lisa是奇怪的,好在有Rose的耐心帮助。

 

倪医生诊治之后,有一年轻女子非常热情地告诉Lisa该用什么方式控制肿瘤,包括按摩、饮食控制等等,据Lisa说她还热情推荐了推拿医生。起初大家以为她是跟诊的学生,或者诊所的医生,后来才知是记者。她的热情确实令人欣赏。不过我还是善意建议她或任何其他人不要这么做了。

 

记得我刚读了中里巴人的书时,也急不可待地向朋友宣传按这里按那里。是碍于面子还是真信,朋友们倒没有令我难堪。不过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朋友,朋友间分享激动都是正常的,谁也没有用生命作为赌注。然而倪医生诊所内的建议是以生命为代价的。病人会以为这些建议是权威性的,可能会采纳;如果和倪医生的诊治有冲突,病人就会彷徨,甚至怀疑医生的诊断,影响医患之间的信任。这是医疗中的大忌。病人必须全身心地相信医生才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后来Lisa确实出现彷徨,告诉我很多人给她建议,有时也不知怎么才好。她说她的时间已经不多,如果倪医生的方法无效,那么她就失去了两个星期。我心里暗自着急,便对她说:

 

“听者,首先要肯定的是别人给你建议完全是出于好心,他们真的想让你的病治好。但是这些建议各不相同,我们该听谁的呢?我认为你就只听能够承担后果、能为你的生命负责的人的话。向你推荐方法和其他医生的人,他们不能为后果承担任何责任。那位诊所的小姐不是医生,同你的其他朋友一样,不会为她的建议负任何责任。我也是。我虽是你的朋友,但是我无法诊治你。我将你引荐给了倪医生,我认为他是可以为你生命负责的人。何况,他只要求两个星期。”

 

Lisa点头,“那个小姐说到饮食的事,我现在糊里糊涂的。”

 

“那你就将问题写下来传真给倪医生。从今天起,如果我是你,我就只听倪医生的,有任何问题,问他。两个星期你就知道了嘛!”这也算是对她当头棒喝了。再迟疑,真来不及了。

 

我之前指出重病之人必不可以常人之心度之。他们的生命每时每刻都受到威胁,内心早已六神无主。我们的任何医疗建议都必须要审慎。这也应该是每一个从医者应该具备的品德:一定要为自己对病人说的话负责。所以出于对病人、对倪医生诊所之爱,我善意指出,望倪医生不会介意我的直率,也不要太批评这位小姐,以后不这样就可以了。如果诊所能提供标准的饮食注意事项,或者有助理回答病人常规问题,倒是相当有帮助。

 

(更新倪师生前寄予厚望的中医系统已经向全球华人开放: www.jh816.com。请珍惜...)

 

过瘾吧!还没?你可以 再读一篇 或者继续读 去见倪海厦医生(5) 真的还有很多精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