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见倪海厦医生(2)--纪念倪海厦系列文章

(2012-02-29 10:30:24)
标签:

倪海厦

中医

家慧经方

分类: 去见倪海厦医生

去见倪海厦医生(2)

作者:建萍

 

艰难的说服过程

在单位通常我说的话很容易立刻被采纳。本以为我的邮件立刻会引起反响,但是我这次竟是大失所望。

 

除了Lisa以外,我右边的同事叫Ron,妻子几年前患宫颈癌。一直化疗西医治疗,如今身体已经极度摧残。我左边的是Randy。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这两位都是我的下属。再左边的是Tim,曾经是我的部下。他的父亲得脑癌,他自己是肾结石。我的上司Dan腰疼是人人皆知。08年已经不知有多少次因为腰疼不能来上班。他的妻子Kate常年吃西药,便秘严重,记忆力差,肥胖,情绪不稳。我部门里其他几个也都有些问题。这些都是需要帮助的人。我们现在是开放式办公。站起来这一层看过去,没有几个是形体健康的。

 

依照病重的程度,我决定先帮助LisaRon的妻子,Tim的父亲,DanKate

 

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和Lisa说起倪先生。我想她至少可以打个电话去询问。但是她说他已经在看一位当地的中医。这位中医竟然不是中国人。我不相信连中国人都很难理解的文言文,一个外国人怎么可能理解透彻并成为好的医生。Lisa在这里治疗已经一月有余,没有感觉任何改善。她自己也在阅读关于中草药方面的书。Lisa说她的朋友都给她介绍医生。其中有一个治好了一个乳腺癌病人。她正在做研究。Lisa提到倪医生没有什么英文的内容供她参考。倪医生有丰富的中文网页内容,但英文内容却很少,而且言辞温和得多。我便搜寻倪医生有关大肠癌的病例翻译给她。本想她会感激,但她竟然回复说目前不想花精力去研究倪医生的方法。问及原因,说“我难道要每两个星期飞到佛州吗?我付不起。”如此态度我本不想再管她,但怕我将来后悔没有尽到力,将我后来发现的美国对医生评分的网页给她,并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提供这样的帮助,因为我不想成为比你们更加关心你们身体的人,你们应该自己去研究发现(邮件同时发给了几个人)。

 

Ron的态度要缓和一些,但只是口头说要电话咨询一下,依然没有任何实际行动。之前我告诉他一种新的质子化疗技术,他倒是立刻追踪了。我出行前告诉他我要见倪医生时,他竟顾左右而言他,说:“放心享受你的假期吧,工作方面我们会照顾周全的。”我真想照他的脑门挥上一拳。

 

Tim的反应最为积极。当即将我为他父亲翻译的文章传给他父母。他父母极为感激,认为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经过几次努力,他们终于拨通了倪医生诊所的电话。他们认为是和倪医生直接通话了(后来我才知道倪医生这期间一直在台湾。和他们讲话的定是别人)。据Tim 说,倪医生回答是可能能将脑癌治好,但脑损坏无法恢复。Tim父亲清醒的时候留话,说如果脑功能无法恢复就不进行任何治疗。Tim的父母决定放弃治疗。10天前,Tim的父亲病逝。

 

假期里我给Dan发了几个邮件,希望聚一下分享我近日对中医方面的新了解,可以对他和Kate有所帮助。他竟口头答应却并无诚意。这从来没有发生过。以往只要我提出家庭聚会,总是立刻响应。我决定不再理会他。他假期归来上班见到我连忙道歉说,全家人都在责备他为什么还没有和我约定时间。我说我已经生气了,因为你如果不关心你们的身体,我为什么要去关心!他说那么你还和我进行周例会吗?那当然!生气毕竟是玩笑。况且工作和生活毕竟要分开。结果例会的时间都在谈他和Kate的身体状况。

 

这段期间我一直提醒自己两件事:一是工作上他们要尊重我的权威,生活上我要尊重他们的自由;二是生病之人的考量不同常人,不可以常人之心度之。

 

Lisa曾经和我有这样的对话:

 

“你和倪医生认识吗?”Lisa问。

“不认识,也没有通过电话。”我回答。

“你认识他治疗好的病人吗?与他们聊过吗?”

“没有。”

“那你就凭他的文章就相信他,而我就因为是你说的就相信你吗?这是我唯一有的凭证。”

“我相信他有几点原因。”她的问题虽很直接,但却是好问题。我这样告诉她:

 

  1. 曾经有一个对西医生的调查,问如果他们自己或他们的家人得了癌症,他们是否采用开刀化疗进行治疗。这些极力推荐病人开刀化疗的医生们,绝大部分竟选择了不。这让我很生气。他们显然没有将病人当亲人对待,我们又怎么相信他们呢。而中医生用同样的中草药对自己进行治疗。尤其是所有出众的中医生都必须亲尝各种草药以体会病人感觉。倪医生自己气过头的时候也吃同样的中药。从这一点上我信任中医生。
  2. 一个医生是否说大话,你可以从他的文章、书籍中看得出来。当然这需要一定的中医理解。只会理论没有实践的文章你看不到临床的配合,看不到有血有肉案例比较。他们或许会引用别人的案例,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有实践没有理论的人你看不到他对治病原理的分析和思考。倪医生的笔下有尖船利炮,手中却有中医的法宝。他的文章里描述的机理在生活中也随处可以印证。所以我相信他。
  3. 大概是“中医世家”的后代(我这么说是开自己的玩笑),我的血液里还残留对中医的热爱。加之我妈妈的铁杆经历,我相信中医。
  4. 象倪医生如此中医技术精湛的国内有几个。他们都持有同样的观念,创造同样神奇的中医奇迹。我尊敬他们,相信他们,所以我相信倪医生。

这些观点在当时显然没有说服Lisa。不过我后来才知道她的真正担心的并不是是否信任倪医生,而是窘迫的经济。

 

Dan上班没两天,又告病再家。我告诉他应该给倪医生诊所打电话。就算不为自己,为了Kate也应该这么做。我当时认为Kate的情况更严重一些。他说他是应该给Kate一个礼物。于是真的拨通了诊所的电话,并且定下224号早上9点约诊。

 

我甚喜。开玩笑似的回复说我和Sabrina可以同去,顺便到迪斯尼去玩一下。哪晓得这个玩笑立刻得到Dan和太太的热情响应,说他们愿意和Sabrina一起去玩。想到有人愿意帮助给宝宝陪玩,心中大喜。一激动便说好极了。第二天Dan的预算发过来,让我迟疑了一下,但未动摇。晚上Dan发来邮件说要请Lisa一起去,他愿意支付飞机票和到迪斯尼游玩的费用,问我愿不愿意承担宾馆费用。其实她去不去我都要付同样的费用,所以自然不介意。这里说一下老板和Lisa的关系。据Kate说他们是看着Lisa长大的,两家关系很好。这也是当初Dan极力将Lisa推荐给我的原因。我要强调的是DanKate是非常温和慈善之人。对Lisa不仅提出旅费的帮助,还供她到迪斯尼玩乐。后来我才知道老俩口的经济并不宽裕。再后来我又知道Lisa在倪医生处的诊费药费都是老两口付的,并且无需偿还。

 

出乎意料的是Lisa没有多想就立刻答应和我们一起去佛州,并且脸上绽放笑容。后来一起度假的过程中我才了解到她的家庭情况确实窘困。四个孩子,都还在上学,丈夫工作不稳定,收入很少,她的工资我是晓得的,因为她没有担任要职,当然也不高,不过她经常告假我都没有算她任何假期,无形中她的工资和付出比是很高的。一家人每个月医疗保险费要付800 多美元。自己父母虽在当地但无法给她提供任何经济上的帮助。这次去迪斯尼竟是她生平第一次。孩子们都没有去过。她很需要倪医生的帮助,但是经济上不举债恐难以支持。

 

我于是向倪医生诊所打电话---这是我第一次与他们接触。首先为Lisa和宝宝预约。本想请倪医生给我也查一下,尤其是我的头晕病。怎奈小姐开头说的倪医生不给中国人看病,让我开不了口。以后再说吧。(后来我们到了之后诊所纠正说,倪先生不给开刀、化疗过的中国人看病,大陆、台湾倒是一视同仁)之后就打听倪医生DVD之事。全套(天纪、人纪、地纪)要12,000多美元,手中的笔差点没有掉落下来。

 

(更新倪师生前寄予厚望的中医系统已经向全球华人开放: www.jh816.com。请珍惜...)

 

别急,请继续看 去见倪海厦医生(3)更精彩的还在后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