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们的经济重心应向乡镇转移

近年来,中央很重视农村问题,提出要开放农村,发了好些个一号文件,但从实际效果看,农村变化不大,经济没有明显起色。我觉得这些一号文件,表明了国家的一种态度,却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发展思路,也没有一个可操作的突破点。如何解决三农问题,促进农村的工业化发展,加快农村城市化进程?我认为,我们的经济重心应当向乡镇转移。

一、为什么向乡镇转移?

中国的改革开放,虽然始于农村,但实质却是县域经济的开放,我们的经济重心始终集中在县域及县域以上地区,这让农村的人才、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激发了城市的活力,使城市迅速繁荣起来。这种繁荣,是建立在农村的巨大输出之上的,不可能持续发展。时至今日,其弊病已日益凸显:一方面是城市(包括县城)规模越来越大,交通拥堵,房价虚高,能源供应紧张,人口和就业压力巨大,形成了大城市病;另一方面是农村的人才和资金继续流向城市,农村经济萧条,城乡差别不断扩大,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可以说,我们的城市已经奔跑在工业化和商业化的大道上,农村却还在小农经济的泥泞里蹒跚。在这种局面下,单纯的讲反哺农村或反哺农业,都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国家提出科学发展观、城乡统筹,明确要启动内需、重视民营经济,这是很好的趋势。我们要看到,城乡差距既是问题,也是机遇,越是落后地区,提升空间越广阔。如果我们将经济重心转移到乡镇,弥补城乡的巨大差距,让边远地区、穷乡僻壤发展起来,那我们国家的经济就能继续高速发展,而且很多社会问题,比如农民工问题、留守儿童问题、空心村问题等也能迎刃而解。

将经济重心转移到乡镇,发展乡镇经济,有很多成功的范例。

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城乡差别都很小,甚至没有差别。欧洲一些国家的乡镇,比城市更适于居住,经济发达,社会安宁;我们集团的干部到韩国旅游,韩国的农村工厂很多,别墅林立,基本分不出哪里是城市,哪里是农村;我们到台湾考察,台湾的民雄乡就有两个工业开发区,连有名的中正大学都坐落在乡镇里。

将乡镇作为经济重心,并非是发达国家的专利。早在1985年,上海市就曾经提出过“三个集中”的发展模式,即人口向乡镇集中,企业向工业园区集中和耕地向大农场集中,不过这个模式没有贯彻到底。现在的山东省已经开始在乡镇设立工业园区,把发展乡镇企业作为振兴山东经济的战略重点,乡镇发展热火朝天,很有起色。

我想,要缩小城乡之间的各种差距,减缓城市压力,解决大城市病,我们的经济重心就应当向乡镇转移,在乡镇的广阔天地大力发展工业,改变农村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村庄为市镇,让人们安居乐业。

二、发展乡镇经济,从转变乡镇政府职能开始。

乡镇政府的行政职能,决定了它对发展农村经济的关键作用。

我们现在的乡镇政府仍然是县政府的派出机构,而不是一级政府,它既不能独立自主地发展,又不能带动农村乡镇发展。乡镇政府只有成为一级政府,成为机关法人,享有法人财产权、独立民事行为能力,才能具备自主发展的能力,成为带动农村乡镇发展的核心。

我们现在的乡镇财政体制,很多地方都在沿袭政府统收统支的体制,也就是说,乡镇政府收了多少钱,都要上交给县政府,乡镇政府的开支,要经过县政府审批。乡镇政府没有自由度,对于本乡镇的经济发展规划、计划、财政收支、预算决算等都无法自主。在这样的体制下,乡镇政府既不承担发展本乡镇经济的责任,也不享有本乡镇经济发展的成果,怎么会成为发展乡镇经济的核心呢?

如果想让农村活起来,就应该先让乡镇政府活起来,把乡镇政府变成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一级政府,让乡镇政府承担责任,享受成果,然后以乡镇政府为中心,发展农村经济。

如果能更进一步的话,我觉得在政府机构设置方面,可以借鉴台湾“县市并行”的经验。所谓县市并行,以徐水县为例,就是既有“徐水市”,也有“徐水县”,这二者的区别是,徐水市只负责管理徐水县城,而徐水县则负责管理各乡镇,使用两套人马,两套班子。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免了县政府既管理县域经济又管理乡镇经济的弊端,防止县政府只专注于县域经济而忽视发展乡镇。

三、工业化是城镇化的必由之路。

1995年起,我们国家开始大力开展小城镇建设,新农村建设,可是至今成效不大,其关键就在于我们只关注农村生活方式的转变,忽视了农村生产方式的改变。

在这方面,我们走了不少弯路,发展特色农业,搞农业产业化、现代化,这些措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发展,但成效很小。特色农业、农业现代化的实质,其实都是将农民固定在土地上,节约的劳力仍然是外出打工,支援城市建设;农业产业化消化了部分劳动力,但由于生产条件的制约,得不到大范围的推广。

发展乡镇经济,工业化是必由之路。1978年到88年这十年里,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的十年,那时候户户生火,村村冒烟,乡镇企业星罗棋布,群星璀璨,经济发展迅速,大批劳动力就地创业,自主择业,农民收入增加很快。可后来我们实行了新的土地管理法,禁止在农村办企业,企业全部集中到开发区,乡镇经济就此一蹶不振,直到现在。

关于城镇化的建设,大午集团有个很鲜明的事例。河北省原来准备加快城镇化建设,并村建镇,可是中途被叫停,但大午集团承建的“七村联建”工程进展十分顺利,周边村民都很支持。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周边村民很多都是大午集团的职工,他们的生产方式早已改变,收入来源也是以工资收入为主,农业种植业收入很少,所以这些村民本身就有改变生活方式的需求,他们想住的更好一些,环境更干净一些,我们的七村联建,成了顺理成章的安居工程,现在一期工程已经竣工,不少村民可以在元旦前入住。

先改变生产方式,再改变生活方式,这才是符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发展原理的做法。也就是说,只有实现了乡镇经济的工业化,才能实现农民生活的城镇化,这个次序不能颠倒。

如果乡镇政府成为一级政府,享有目前县级政府的发展政策,可以设立工业开发区,那么乡镇政府就可以招商引资,实现农村的工业化。

四、房地产开发,是发展乡镇的重要支柱

农村未来的发展趋势,应该是自然村向大的中心村合并,小乡镇向大乡镇合并,以乡镇为中心,吸纳附近村民,在乡镇安居乐业。这样可以腾出很多土地,建工厂、盖楼房,进行小城镇建设。这就涉及到放活农村土地问题。

我认为,要搞活农村经济,就应该放活农村的土地,让农村的土地包括宅基地、房产能够流转起来。因为社会经济发展的三大要素就是土地、金融和劳动力,劳动力和金融都是跟着土地走的,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要素,是农村、农民的最大资产。如果人为禁止了买卖交易,使农民的房子、宅基地、土地不能流通,这些资源就没有价值,或者说不能体现其价值。乡镇经济的工业化需要放开农村的土地资源,让农村的土地、宅基地、房产能够顺畅流转,在流转中实现其应有的价值。以前我在一些场合呼吁,我们不要再修改《土地管理法》,而是重新制定《土地法》,给农民确权,让农民的土地能够流转,让农民的宅基地、房产能够买卖交易。

如果不放开农村土地,就很难实现乡镇建设的城镇化,更无法让农民进城,让资本下乡。这里的“农民进城”指的是到农民到乡镇定居,“资本下乡”指的是资本进驻相助,开发乡镇。

我们有些乡镇有自己的企业,经济相对发达一些,比如我们那里的曲阳县阳坊镇。阳坊镇有很多农民从事石雕加工,也赚了不少钱,但乡镇并没有发展起来,因为县政府把税收都拿走了。再有,阳坊镇这些农民赚了钱以后,纷纷到县城买房,哪怕他的工厂、作坊还在老家,也要在县城买房,把自己赚的钱又返还给城市了。别说外来投资,就是农民自己赚的钱,都不能留在农村,留在乡镇,乡镇还怎么发展?农民为什么非要到城市买房?无非是因为在农村、乡镇,无法实现他们乐业安居的梦想。所以,如果不把资本落到实地上,这些钱还是城市的,不是农村的,也不是农民的。只有资本落到实地上,让人们就地自主择业的同时,就地安居,扎下根来,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就地消费财富,才能把乡村变成富裕之地。

放开了农村土地,乡镇政府有了开发房产用地,就可以建设小城镇,改变农民的生活方式。农民也不再需要审批宅基地,将宅基地置换为商品房,把自己最大的资产盘活,变成居民、市民,实现农民“安居”。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