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深圳律师贺明峰
深圳律师贺明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357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艾滋病妻子结婚、生女,到底是谁的错?

(2017-11-10 13:07:49)
标签:

电话:13430591381

贺明峰律师

刑事辩护律师

与艾滋病妻子结婚、生女,到底是谁的错?

 

 

     一、媒体报道:

小两口办理结婚登记前,共同在当地的妇幼保健计划生育中心进行婚前检查,各项检查均显示不存在不宜结婚的健康状况。婚后不久,男方发现妻子竟早就患有艾滋病,怒将婚检机构告上了法庭。

 

近日,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对这起侵权责任纠纷案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判决驳回原告小鑫要求被告如皋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

 

2014年冬天,一个偶然的机会,24岁的小鑫认识了与他同龄的小颖。每次和小颖接触,小鑫都感觉很舒服,半年后两人就有了结婚的打算。2015年7月底,两人一起到如皋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进行了婚前检查,各项检查均显示不存在不宜结婚的健康状况,便满心欢喜地领了结婚证。

 

2016年元旦期间,小鑫按照农村习俗向小颖交付了彩礼、首饰、“攥手钱”、“叫钱”等等,并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两个多月后,小颖剖腹产生下女儿,小鑫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然而小鑫无意中发现小颖的手术记录,却令他瞠目结舌。

 

原来,小颖术前术后诊断内容中均记载她为HIV感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艾滋病。在小鑫的追问下,小颖无奈地道出了她隐藏多年的秘密:在婚前她早已得知自己患病,并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过备案,她还曾因此做过中期妊娠引产手术。突如其来的噩耗,给了小鑫当头一棒,他对自己的婚姻彻底失去了信心。在女儿刚满四个月的时候,小鑫选择与小颖协议离婚。

 

经历了这场失败的婚姻,小鑫想起自己为结婚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更是万念俱灰。如果早知道小颖患病的事实,他是不会与之结婚生子的,想到这里,小鑫又翻出那份显示HIV/2抗体呈阴性的婚检报告单。小鑫认为,艾滋病属于医学上认定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检机构未能检查出小颖是HIV感染者存在过错,侵犯了自己对配偶身体是否健康的知情权,影响了自己决定是否缔结婚姻的自主权,造成自己与小颖结婚并花费巨额礼金的损失。

 

为此,小鑫一纸诉状将如皋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诉至如皋市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婚检机构赔偿自己的彩礼损失10万元以及精神损害赔偿2万元。

 

法庭上,婚检机构辩称,首先,本机构依法取得执业许可,为小颖提供婚检服务的医师亦具备相应资质,对HIV检查采用快速筛查法,检查方法及过程严谨规范,但该方法目前缺乏100%准确性,这是医学科学需要攻克的难题;其次,小颖在婚检时有意隐瞒传染病接触史和HIV感染史,严重影响婚检医生的综合判断;再者,艾滋病并非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小鑫与小颖结婚是自己的选择,给付彩礼是自愿赠与,要求婚检机构赔偿彩礼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如皋法院经审理认为,小鑫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婚检机构对未能检查出小颖系HIV感染者存在明显过错,也无法律明确规定艾滋病属于禁止结婚类疾病,决定是否缔结婚姻的关键在于男女双方是否真正有感情,而并非是否患有艾滋病。因此,婚检机构未能及时检查出小颖系HIV感染者,与小鑫决定是否与小颖缔结婚姻、是否交付彩礼、是否造成相应损失均无直接因果关系。

根据“孕期38+2周”推算,两人至被告处实施婚前医学检查时,小颖已怀有身孕。此种情形下再来讨论和追究被告婚检行为是否侵犯原告对其配偶身体是否健康以及是否决定与其配偶结婚的权利,实无意义。

综上,小鑫提出的赔偿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没有上诉,该判决已生效。(文中婚姻当事人均为化名)

 

法官说法:艾滋病不属于法定禁止结婚的疾病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主要有两个:

一是被告婚前医学检查行为与原告方主张损失有无因果关系,

二是艾滋病是否属于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疾病。

 

对此,该案承办法官马剑梅介绍说,《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条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该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具体身份的信息。因此,对确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医疗卫生机构的工作人员应当将其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告知本人,再由其本人告知与其有性关系者。本案中,造成小鑫不知情的直接原因在于小颖未如实告知检查医生、未如实告知小鑫,婚检机构的婚前检查行为与小鑫主张的所谓损失并无直接因果关系。

马剑梅还指出,母婴保健法第八条、第三十八条规定,艾滋病属于指定传染病范畴。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的,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暂缓结婚。由此可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依法享有婚姻、就业等合法权益,患有艾滋病并在传染期内的男女双方应当暂缓结婚,而并非法律禁止或者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 (原标题为《婚后发现妻子患有艾滋病 丈夫向婚检机构索赔为何遭拒?法官这样说.....》)法制晚报: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55568

 

二、婚检机构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1、婚检机构未检测出女方小颖患有艾滋病是否存在过错?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婚检机构依法取得执业许可,为小颖提供婚检服务的医师亦具备相应资质,对HIV检查采用快速筛查法,检查方法及过程严谨规范,但该方法目前缺乏100%准确性,这是医学科学需要攻克的难题;其次,小颖在婚检时有意隐瞒传染病接触史和HIV感染史,严重影响婚检医生的综合判断。法院据此认定婚检机构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该案也给拟结婚的男女提了个醒,婚检机构的采用的快速筛查法不一定可以检测出是否感染艾滋病,这种检测方法假阳性概率很高,并不能作为最终判断,所以要注意是否有HIV抗体检测这一项。

2、假如婚检机构检测出女方小颖患有艾滋病,该机构是否有义务告知男方小鑫?

《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条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该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具体身份的信息。该条例第五十六条还规定,医疗卫生机构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或者其家属的信息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予以处罚。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机构或者其他单位、个人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或者其家属的信息的,由其上级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部门吊销有关机构或者责任人员的执业许可证件。

也就是说根据《艾滋病防治条例》的相关规定,即使婚检机构检测出女方小颖患有艾滋病,该机构也不得将该结果直接告知男方小鑫,而只能把结果先告诉本人小颖,由小颖再告诉男方小鑫。如婚检机构未经女方小颖同意私自将结果告诉男方小鑫轻则通报批评,重则吊销执业许可。

 

三、女方小颖有义务将其患有艾滋病的情况告知男方小鑫,其隐瞒病情与男方结婚、生子,不但违法更有可能涉嫌犯罪。

 虽然《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条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但是《母婴保健法》第九也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的,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暂缓结婚。另外《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十八条也规定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应当履行下列义务:
    (一)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的流行病学调查和指导;
    (二)将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及时告知与其有性关系者;
    (三)就医时,将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如实告知接诊医生;
    (四)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防止感染他人。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故意传播艾滋病。

 

而根据媒体的报道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女方小颖早已知道自己患有艾滋病,并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过备案,她还曾因此做过中期妊娠引产手术。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从道德上还是从法律上,女方小颖均有义务将其感染艾滋病的事实告诉男方小颖并且暂缓结婚。女方小颖隐瞒患病事实与男方小鑫结婚、生子,不但有违道德,更有可能导致男方小鑫感染艾滋病,从而涉嫌犯罪。

《艾滋病防治条例》第六十二条规定,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故意传播艾滋病的,依法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认定为刑法第九十五条第三项“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所指的“重伤”,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一)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

(二)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故意不采取防范措施而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我们尚无法得知男方小鑫是否感染艾滋病病毒,但是如果男方小鑫因女方小颖故意未采取防范措施发生性关系导致感染艾滋病,女方小颖就涉嫌故意伤害罪(重伤),而且从女方已经生育一女的情况来看,基本可以推定其并没有采取防范措施与男方小鑫发生性关系,其是否涉嫌犯罪,取决于男方小鑫是否感染艾滋病病毒。

 

虽然法律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然而这种自由并不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当其行使权利的过程中侵犯到他人的合法利益,那么这种行为就应当谴责、制止。如本案当中的男方小鑫,不但因结婚花光家产,更有可能因此感染艾滋病病毒,身心遭受巨大的伤害。与其谴责判决不公,还不如正视谁才是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到底是制度缺陷使然还是人性关怀缺失所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