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不知二战发生

(2013-02-18 08:23:55)
标签:

it

西伯利亚的针叶林带是地球上最后剩下的一处荒野,拥有数千平方英里的茂密针叶林、崎岖不平的山谷、浪花翻涌的河流和无法穿越的沼泽。多年以来科学家一直认为这片广袤森林里只有狼、孤独徘徊的熊和其他能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生存下来的动物。但是1979年俄罗斯直升机飞行员在这片森林里为一个地质科考组寻找合适着陆点时,在距离最近的人类住宅区大约150英里(241.40公里)的一座山的山腰处发现一片空地。最初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这片空地上来回飞行多次后,才确定他并没有看错。毫无疑问,森林里的这片空地和地面上长长的黑色犁沟只能出自人类之手。然而有谁会生活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他们认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人会愿意在这里生活。

当时这名飞行员还对“迷失家庭”雷科夫(Lykovs)一家一无所知,但却发现了他们的住宅,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生存下来的,过去40年间他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从未见过家人以外的任何人类。雷科夫一家是旧礼仪派(Old Believers)——俄罗斯正教会中的一个反国教派别,亦称老信徒派,18世纪初的彼得大帝时期,该教派遭到迫害。在1917年俄国革命后的布尔什维克掌权时,很多旧礼仪派信徒为了躲避宗教迫害,被迫逃往西伯利亚。在20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运动期间,这些人的生存环境变得更糟糕,当时基督教和其他教派被取缔。有一天,年轻的卡尔普-雷科夫正在田里工作时,共产党的一个巡逻队来到这里,并无缘无故地射杀了他的兄弟。这迫使他下定决心带着家人逃进西伯利亚森林。1936年的一天,卡尔普、他妻子阿库丽娜、他们的9岁儿子萨文和2岁的女儿娜塔莉亚带着微薄的财产和一些种子逃入这片荒野。

随着时间推移,这一家人慢慢进入森林更深处,在一座山6000英尺(1828.8米)的山腰上发现一个隐居地点前,他们建设了一系列小木屋。最后他们在这座山上定居下来,建设了自己的住宅。1940年,他们的儿子德米特里出生,两年后女儿阿格拉娅降生。他们在40年间从未见过其他人。可以想象得到,当直升机在他们的木屋上空盘旋时,他们一定很吃惊。几个月后,他们将会更吃惊。一个地质科考队将被派往这片针叶林,寻找铁矿石沉积物。直升机飞行员的发现告诉了这些人,他们决定前去一探究竟。该探险队负责人、苏联地质学家加里纳-匹斯曼斯卡雅回忆说,该科考队“选择一个晴天出发,并在背包里为我们有希望见到的朋友准备了一些礼物”。他们攀登这座山时,开始慢慢发现人类活动的迹象。小路延伸到森林地被物、倒在一条小溪旁的一根支柱和原木,然后发现的是一座小木屋,里面放着一些马铃薯和用桦树皮制成的容器。匹斯曼斯卡雅回忆了他们进入雷科夫一家人的住宅时的情景。

她说:“在一条小溪的旁边有一座小房子。经过日晒、雨淋它已经发黑,屋旁堆着各种针叶林特有的垃圾——树皮、木棒和厚木板。如果木屋上没有我的背包口袋大小的窗户,很难相信这里会有人居住。但是毫无疑问,这里确实有人,我们的到来已经惊扰了他们,我们能看到。低矮的房门吱吱呀呀被推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走出来。脚上什么也没穿。他身上破烂不堪的衬衫是用麻布制成的。他还穿着相同材质的裤子,裤子上也打着补丁,并留着乱糟糟的胡须。他的头发凌乱不堪。他看起来像是被我们的出现吓到了,非常小心谨慎。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必须说些是什么,于是我开口道:‘你好老人家,我们来拜访您了!’这个老人并未立即作出回应。最终我们听到一个温和、模糊的声音:‘你们旅行那么远,你们最好还是进来休息一下把。’”

当地质学家进入这间小屋时,感觉就像回到了500年前。它由一个单人房组成,通过小窗子采光,脏兮兮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烧过的木块。这时他们听到两名受到惊吓的女人发出的呜咽声,那是阿格拉娅和她的姐姐娜塔莉亚。“这都是我们的罪过,我们的罪过。”她们的哭泣表明地质学家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科考队在室外耐心等待,大约半个小时后,卡尔普和他的两个女儿最终走了出来,他们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心理。地质学家送给他们食物——果酱、茶和面包,但是这些礼物都被他们果断回绝了。当匹斯曼斯卡雅问他们是否吃过面包时,卡尔普回答说:“我有,但是她们都没吃过,她们从未见过面包。”

卡尔普的女儿并不理解这些话的意思,在她们的语言变得模糊不清以前,从未与家人以外的其他人交流过。匹斯曼斯卡雅回忆说:“两个姐妹交流时,听起来像是缓慢、模糊的咕咕声。”慢慢地质学家了解了雷科夫一家艰难生存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他们曾把一些用具带进森林,例如一些炊具、基本的纺轮和织布机,以及衣服和鞋子。但是几年后当衣服和鞋子穿破时,他们只能利用麻线织成的布补衣服。等到他们的铁锅用坏后,他们只得依靠混有黑麦和大麻种子的马铃薯馅饼生存。他们始终吃不饱肚子,无论是树根和草,还是树皮,他们会吃掉任何能吃的东西。1961年的一场严重霜冻摧毁了他们地里的所有东西,最后他们不得不吃掉自己的皮革鞋子活命。令人悲伤的是,那年可怜的阿库丽娜去世。她为了家人能有更多东西吃,自己被活活饿死。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当霜解冻时,他们的耕地上有一粒黑麦种子萌出了新芽,为了保住这线生的希望,他们日夜守护着它,防止老鼠和松鼠靠近。他们最终收获18粒黑麦,并由此发展出一地的庄稼。

德米特里因为拥有无与伦比的技术,经常在野外活动。成年后他成为一名捕猎动物的高手。他离开家后,会在森林里艰难穿行好几天,直到累得精疲力竭。这时他才会扛着捕捉到的猎物回家,为家人带回珍贵的肉食。这些地质学家逐渐获得了雷科夫一家的信任,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友谊。他们对最简单的现代技术感到非常惊讶。80岁的卡尔普对一片玻璃纸特别着迷,他迷惑的说:“上帝啊,他们是怎么想到的啊?这是玻璃,但却能折叠。”最初雷科夫一家并不想与现代社会有任何联系,只接受一种简单礼物——盐,他们承认,如果没有盐,生活将会变得像梦魇一样可怕。但是最终他们开始接受刀子、叉子和操纵柄等东西,以便帮助他们耕种,并接受一些谷物。

然而事实证明,电视机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他们在参观苏联营地卡尔时,常常看到电视,他们会出神地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随后他们会请求宽恕自己的罪过。然而不幸的是,1981年在地质学家发现雷科夫一家不久后,这家人的4个子女有3个相继去世。萨文和娜塔莉亚死于肾衰竭,随后德米特里也因感染肺炎去世。德米特里的健康每况愈下时,地质学家曾提议叫一架直升机来营救他,但是他不愿离开家人,他说:“我们不允许这样。一个人的生命长短由上帝说了算。”他们的死可能是因为这个家庭接触到现代疾病,他们对此并没有免疫能力。地质学家试图说服雷科夫一家——卡尔普和阿格拉娅离开这片森林,与在大清洗运动中幸存下来的他们的亲属重聚。但是他们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他们的小家园。阿库丽娜去世后27年后,1988年2月16日老卡尔普在睡梦中离世。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孤零零的阿格拉娅(现在已经70多岁)仍守护着她的家园,过着原来的生活。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1.新衣服:卡尔普-雷科夫和女儿阿格拉娅,他们被重新发现后不久,穿上了苏联地质学家赠送给他们的新衣服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2.地质学家在一座借助小窗户采光的木屋里发现阿格拉娅-雷科夫(左)和她的姐姐娜塔莉亚,房内肮脏不堪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烧过的木头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3.西伯利亚夏季时的德米特里(左)和萨文。德米特里因为拥有无与伦比的技术,经常在野外活动。成年后他成为一名捕猎动物的高手。他们被发现后,萨文和娜塔莉亚因肾衰竭去世,随后德米特里也因感染肺炎丧命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4.摇摇欲坠: 雷科夫一家生活在这间手工搭建的小木屋里,它通过一个“背包口袋大小的窗户”采光,并借助烧木材的炉子取暖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5.与世隔绝:一名俄罗斯记者给卡尔普-雷科夫(左二)、德米特里和阿格拉娅,以及苏联一位地质学家拍摄的一张照片,卡尔普看到一个共产党巡逻队把他兄弟射杀后,决定带着家人逃进这片森林里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6.雷科夫一家人的坟墓:现在这个六口之家只有阿格拉娅还活着,她独自一人生活在针叶林里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7.荒野:西伯利亚的针叶林带是地球上最后剩下的一处荒野,拥有数千平方英里的茂密针叶林、崎岖不平的山谷、浪花翻涌的河流和无法穿越的沼泽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8.1980年从苏联侦察机上看到的雷科夫一家的田地。当地质学家进入这间小屋时,感觉就像回到了500年前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9.18世纪初,彼得大帝试图革新俄罗斯,发起剪胡子运动。脸上留胡子需要缴税,不交税将被强制剪胡须,这是卡尔普-雷科夫和旧礼仪派所不能容忍的

俄一家人躲入深林40年 <wbr>不知二战发生

图10.从直升机上看到的雷科夫一家位于山上的家园。最初直升机飞行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这片空地上来回飞行多次后,才确定他并没有看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