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楊逸萍
楊逸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95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尼拉解封后的牙医记

(2020-06-18 06:00:00)
标签:

旅游

情感

时尚

文化

杂谈

分类: 海角星语

六月初馬尼拉小解封後,有天突然在鏡中發現上門牙與牙床接觸處有個小黑點,卻怎麽也弄不掉,再細察看才發現原來是蛀牙不是黑點,這一驚非同小可。在這疫情橫行的非常時期,連去理髮店都怕更遑論找侵入性的牙醫。望著鏡中的黑點,自責竟然在這最顯眼處被蛀了。

我家住屋建了二十幾年了,很多物品都需更换,唯獨浴室的抽風機堅而不壞,因是和照明同一個開關,每次開燈它就盡職地轟轟轟響不停。實在受不了這轟吵聲,以至于每次進浴室都不開燈,只借助來自房間柔弱的燈光,才讓這蛀牙有機可乘,這禍抽風機也惹有份。

所以啊裝修房子,記得抽風機開關一定要分開,這樣既節省電源又減少噪音。擔憂這「黑點」會變本加厲地擴散,再想想我們怕新冠不敢找牙醫,牙醫其實也怕我們這些就醫者,她們一定會遴選到最安全才讓入內。安慰自己說不定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這牙醫師已是二十幾年相熟的「老顧客」,對她有信心,她任何事都親力親爲,最重要一點是她手輕且清潔。這麼多年她的助手一直也是同一位,她俩配合好有默契,這樣的醫師讓病號很舒安。唯一的壞處就是收費貴,但想想人家長時間拱著背,且近離開對著「血盆大口」,賺這幾個錢也不容易。

這位牙醫醫德好且很「古意」,還超有智慧,記得首次帶五歲的老三去就診,她說第一次看牙醫,就不嚇怕小孩,不補牙只幫他洗洗牙,玩玩而已。老三躺在診療椅上快樂地升升降降,再給個動物造型的鏡子,讓他看牙醫如何在他口腔裏「進進出出」。

那次看牙醫,讓老三歡喜而歸。接著的日子裡,每次提醒他刷牙,總輕描淡寫地回:蛀了再去找牙醫。直到真槍實彈上陣補牙,大半個小時後從診療椅上下來,他整個人懵了,說不出話來,從此乖乖刷牙,不再說蛀了再找牙醫。

再怎么的逃避,这牙医是一定要找得,户长出马帮我预约。我开出的条件,随便哪一天都行,但我要晨早首一位。这话传到户长耳里,打出去的信息成了要最早的,最后成功预约到星期二早上十点。

心中叫苦,十点肯定不是第一位,懊恼要接他人的「班」,也懊恼自己懒惰假手於人。原来第一个和最早的一个是不同的。比如九点的被预约了,哪十点的就变成最早的了。

没想到新冠疫情爆发后,三个月不远征的我,首任「出征」竟然是找牙医,对这侵入性的就诊不但惶恐更是无可奈何。一路上一直在担忧这前任病号「安全」吗,要不要喷一喷酒精再在诊疗椅上躺下。

想想医生每天面对就诊者,应该比我们更懂的做更万千的防范準备。九点半提早抵达,在楼下接受体温测试时就迫不及待问警卫:Reyes医师来了吗?他说来了但还没病人。暗自高兴,说不定我可抢先当起首号就诊客。

进入诊所后先填表格,回答这段时间有没有接触过新冠病患,最近的十四天去过那些公共场所等。医生和助手已全副武装穿著防护服,并密密实实戴上口罩。牙医更戴两个口罩及眼镜,外加一个防护面罩。两间诊室和候客室全用透明塑料布隔开。

进入诊室,所有抽屉也全用透明塑料布遮住。整个疗程,前后及中间共三次让我漱药用口水,可见医师处处做到小心谨慎。在诊疗椅上躺了一个半小时,紧张到整个身架骨都僵硬了。加上那天诊所冷气坏了,她们叫不到人修理。坐起上,背部全湿,而穿著防护服的她们,可想而知有多热! 

及后我所使用过的具器全部撤离,拿去消毒。牙医说在这非常时期,一天只医治两位病患。早上一个,下午一个,病患走后,具器及诊室会清理消毒。原来我预约的十点是首位,白担忧一番。上一次看牙医是2018年的12月,那会想到一年半后,在解封后,在诊所重新开业的第二天赶来光顾。(下)

《疫情期的牙醫記(下)刊于 06-18-2020    

 

 菲律賓《世界日報》廣場版 

《马尼拉解封后的牙医记(上)刊于 06-16-2020    

 菲律賓《世界日報》廣場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