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禾原创作
禾原创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23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勤安小小说:黄狼家住哪儿

(2015-08-11 14:08:32)
标签:

张铁军

黄狼

元彪

老人

战友

分类: 小说

 

走过一段坑坑洼洼的石子路,到一个被各种树木包围的村落停下,在村头正好遇到个妇女确认是目的地时,张铁军又问妇女黄元彪家在哪儿住?

妇女一愣,打量一遍张铁军果断地回答不知道。说罢转过身留下个匆匆的背影。

得来全无费工夫的小喜悦刚刚升起就被妇女的回答生生摁回,张铁军有些惘然。来时,战友吴底气十足地指明方向:到神仙岭收购核桃找咱老战友黄元彪,他家就在那儿。这几年小黄混的人模狗样,自称是住持村子全面工作的常务副村长。前几天换手机把他的号码弄丢了,你去找吧。以他的知名度,好找。听说荒山野岭的地方有战友能帮上忙,张铁军顿时踏实了许多。

可能女人不熟悉村里的情况或者……对了,黄元彪是他对外使用的名字,该黄的小名叫好像叫……一拍脑门儿想起来了,黄狼!农村长大的张铁军知道父老乡亲最熟悉村里人的小名、绰号,往往,身份证户口本上的那几个字更像符号。

大白天,村子空荡荡的,连一条游荡的狗影子都难得一见更不要说对生人汪汪大叫。有几户人家的铁门上锈迹斑斑,院内野草疯长爬满水泥做的栅栏。好容易发现太阳地下卷曲着个晒太阳的老人,张铁军快步上前。老人家,打听个人,黄狼家住哪儿?

老人睁开眼,清醒一会儿等张铁军重复一遍才说,狼这几年多很,祸害庄稼还害人,政府不让打说是保护野生动物。

是黄狼,人名,我的战友!张铁军扯着嗓子说。四周竟然有些许回音。

老人指着自家的耳朵嘟囔样子货不管事,摇摇手意思是不知道,挥挥手让张铁军到前面打听,完成这些手势后闭上眼继续享受秋阳的抚摸。

干站片刻,张铁军挪动脚步寻人打听。往日一见人潮汹涌的场面就头大想找个安静地方躲避,今个却希望多多地遇到人。

战友吴说找到黄元彪你的事不是啥事了,山货会源源不断地送到你家。在村里,他说一不二,牛气冲天。有回喝酒一个战友念叨山里的土鸡好吃。黄元彪抄起电话命令小兄弟火速送了八只个大分量足的土鸡,我几个战壕里爬出来的哥们儿要补身子。我们都笑黄狼喝高了胡咋呼,没想到俩小时后香气扑鼻的土鸡肉吃得我们直打饱嗝儿,临走每人还笑纳一只。黄元彪豪气地说谨代表山里人给城里弟兄发福利!可找不到他,又有啥用?

穿过一条铺满树叶高低不平的小路,一个中年汉子迎面走来。如同一场战斗结束后找到活着的弟兄,张铁军步子随即轻快许多,中年汉子见有人向他微笑很配合地停下。

请问黄狼家在那里住?张铁军掏出烟奉上。

黄狼!我们这儿有三四个叫黄狼的,不知你要找那个?中年汉子笑容迅速消褪被蒙上一层薄霜取代。

当兵那个,我们是战友。听说还当着村干部。张铁军脸上呈现着一团和气。

汉子用手挡着递过的烟说这几年在外打工村里人忘掉不少。对不起,先行一步。

张铁军继续转悠中看到几个老人在玩纸牌,他走上前对着一个观战的老人开了腔。

那个一脸沧桑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随口回答死了!

死了!啥时候?当副村长的黄狼吗。

不是这个狗东西又是谁?好多年了,早死透了。老人说完,转身离开。

当着生人的面公开怒骂,黄狼一定把老人惹火了。而且,这火气聚集起来有些时日。

老人转眼间就消失得无踪无影,一个玩纸牌的老人忍不住说找黄狼么,高处最阔的那家楼房就是。

张铁军千恩万谢后走向指引的方向,身后飘来一句:刚才那人是黄狼的亲老子。

尽管声音很轻,在张铁军耳里却如响雷,震得他心里刮起阵狂风!步子随之迟缓下来。

那座外表豪华的小楼越来越近,张铁军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向来时

的路,他觉得找黄狼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李勤安小小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