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禾原创作
禾原创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018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 校园 那条小路》

(2015-08-04 12:32:03)
标签:

瓦匠

小路

窗台

大铲

学生会主席

分类: 小说
     小路,蛇一样蜿蜒在这所医学院未竣工的基础教学楼和大学生的宿舍楼之间。显得是那么幽静,又那样悠长。
       天很热。宿舍楼也是那么无精打采的,没有一点点的生机。然而,三楼却有一扇敞开的窗户。从窗里伸出一根木棍,上面晾着一件白大褂。忽然,白大褂抖动了一下,随着木棍一起被抽回了屋里。一个姑娘探出身来,朝静谧的工地望了望,又缩回身去。接着,响起了一阵轻轻的关窗声。
       基础教学楼的底层,有一扇未按窗框的窗户,空洞洞的。窗台下的墙上,有一个似瞭望孔的脚手眼,静静地窥视着小路。突然,窗里冒出一个人来。他朝小路的尽头望了望,又向前探探身。然后,轻轻一跃,敏捷地跳上了窗台。
       他,头戴一顶土洋结合的“遮阳帽‘,肥大的工衣褂子上没有一个扣子;袒露的背心上排列着一组漂亮的文化衫的图案;拖地的裤脚几乎遮住了趿拉的鞋。他把帽沿压得很低,遮住了他细细的眼睛------
       此刻,是午休时间,也是小路上最清静的时候。
       他等待着——
   
       那天中午,骄阳似火。
       午休的人们进入了梦乡。
       他躺在路边大树下的沙子堆上,贪婪地望着从苍虬横斜的枝干上抽出来的嫩绿枝条。说不上是喜欢,还是感兴趣,那啜着叶片间隙中洒漏下来的细碎的斑驳阳光,像片片的碎银,使他的心情为之一振,心往神驰。他有些后悔,过去看天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发现过细碎斑驳的阳光呢?似乎------哦,一群色彩斑斓的鸽子,从湛蓝的天空划过,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高耸的楼房顶端。在他的心里,蓦地涌起了一股难以说清的惆怅。
       “不知道为了什么------”
        他哼起这支即陌生又熟悉的歌曲,记不住词,又不懂曲,一味地跟着别人乱哼哼,竟也学会了几句词。有点满足,还有点失意。他”不知道为了什么“。忽有了一点的困意,他似睡非睡地闭上了眼睛。
        是梦幻?仿佛身体被轻轻托起,浮在了云雾中,恍恍惚惚地听到了一串断断续续的笑声。他挪动了一下身体,脑袋沉沉的,眼睛欲睁不开。他用力揉揉眼睛,忽地眼前一片豁亮,身后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他不由一怔,扭头一看,小路上站着几个姑娘,正对他指手画脚:
       ”嘻嘻!“
       ”嗬嗬!"
       "哈哈!“
       ——
       其中一个穿短袖衫的笑的最起儿。
       笑我------? 
       他心里不免有些愤愤然,又为自己刚才的失态而感到难堪。他站起身来,靠在树干上,一歪头,“礼帽”顺从地遮住了半个脸。他微微抽动了一下鼻子,眼珠一转,盯着小路上的姑娘,绷紧着脸,说;
      ‘我可笑?——一群------“
      " 喂,自重点!"
      短袖衫头一歪,看着他,说。
      ” 咦,莫非要我叫你们声亲爱的?"
      "粗野!“
      另一个姑娘有些恼怒地盯着她,说道。
      ”是嘛——“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晃了晃脑袋,连忙又用手按住了摇摇欲坠的”礼帽“,睨视着姑娘们。
      ”没教养!"
      又一个姑娘抬高了声调,愤愤地说。
      “或许是粗野,或许是没教养,”他仰起头来,自鸣得意地说道。“这有什么法子,泥瓦匠就是这个样子。”
      “先天不足!”
      “多余的人!”
      “神经病!”
       姑娘们 叽喳叽喳地说着。他却若无其事地拽下一片树叶,不住地摆弄着。
      “哎,你们瞧他头上的破烂帽子——”
      ”拾破烂拾来的——哈哈!“
      “是济公活佛转世。”
      又是一阵爽心的大笑声。
      他抬起头来,怒冲冲地把揉碎的树叶扔到她们脚前。转而又“嘿嘿”一笑说道:
      “幸会了,白衣天使——可爱的黄毛丫头们!"
      "哼——”
      姑娘们被激怒了。
      “破瓦渣滓——”
      “烂瓦小儿——”
      “破衣烂衫------”
       骂得痛快!骂的开心!骂的泥瓦匠竟成了令人生厌的“破烂”。
       “红眼病菌携带者!怎么样——嫁给我们还不要呢!”他得意地笑了,毫不掩饰地向姑娘们发出了挑战。
       “是嘛——小瓦匠,光棍汉,手拿大铲墙上站;破衣破裤讨人嫌,挣的那点受苦钱!”
       “嘻嘻——哈哈——嗬嗬!
       ”姑娘们留下一连串的笑声,飘然而去。
       他望着小路的尽头,心里涌起一股怅然若失的心绪。他摘下帽子,掷到地上,觉得心里有一种不为人知的苦恼。这种苦恼,来得突然,把他弄得恍恍惚惚而又怏怏不快------

        终于,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的眼睛本能地一亮,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的笑纹掠过嘴角。他侧身一跃,悄然溜下窗台,躲到屋里,由墙上的脚手眼向小路上窥视着。
        来得是位姑娘,年轻的大学生。洁白的帽子,洁白的大褂,洁白的鞋子。哦,下凡的白衣天使------
        是她——短袖衫姑娘!
        禁不住心里一阵紊乱,神经顿然有些紧张了。同时,又涌起一股脑恨的报复心理。“她是不会轻而易举地上当的”——他暗暗告诫着自己,眼睛却不眨动地盯着小路的中央,手早已暗暗地用上了力。
        通向小路中央的这根经过伪装的细线绳,埋在土里,若不细心的观察,很难发现。这是他的寄托——一个报复者的希望。
        妙!
        她挺胸,扬头,不屑一顾。
        好一个傲慢的公主形象!
        她走来了。
        忽然,她愣怔地停住了脚步,高高扬起的头低下来——她的脚下,出现了一张崭新的、折叠的百元大钞。
        有点莫名奇妙,更有几分费解。只见她环顾四周,静静的,没有一人,犹豫地弯下了腰。
        咦——百元大钞像是长了腿一样,随着一根细线绳的快速收缩,朝着那个空洞洞的窗台跑去。
        随即,窗台里响起了一阵“哈哈”的大笑声。
        她愣怔了,被窗台里的笑声笑懵了。稍顷片刻,她如梦方醒,意识到被这用钱作诱饵的恶作剧戏弄了。恶作剧的制造者无疑就是窗台里的那个人——小瓦匠!对,就是小瓦匠!那个衣衫不整,邋邋遢遢,说话带刺,让人不待见的却又有一股莫名的令人说不出感觉的小瓦匠。想到这,她的脸不由一阵发涨,由红变白了。她想发泄一下,不失身份地。她却张不开口,又想走,还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戏弄了,只是气呼呼地盯着还在响着笑声的窗台。
        笑声终于停了。
        窗台里慢慢的伸出一个脑袋。
        又是那顶“礼帽”下的那张脸。宽宽的帽檐,不伦不类,几乎遮住了脸庞,怕人认出他似的。
        她确定,就是他——之前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
        她咬着嘴唇,死死盯住那顶“礼帽”——原本一顶大又旧的破草帽,帽檐又加宽了几圈;帽盔上粘了一圈奓眼的电工用的黑包布;帽型被捏得似船非船的------
        她忍不住又笑了。。
       他趴在窗台上,看着她,又瞅瞅墙根底的百元大钞。百元大钞被卡在一堆碎砖头和灰渣子中,欲拽不得。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又瞟她一眼。她仍站在哪儿,一动不动。霎时,他开始有点恍神了。取乐的兴趣,刹那间荡然无存了。
       相对。尴尬。无言。
       他耐不住了,摘下帽子,跃上窗台,又跳出窗外。一失脚,脚脖子被扭了一下。庝,钻心的痛。此时的他顾不了许多,眼睛里只有被卡住的百元大钞。
       她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的迷茫,又有一丝轻微的蔑视。
       他 弯腰,拿起百元大钞, 掐断线绳,扭身就要走。
       “喂!”
       声音不大,却有几分的威严。
       他迟疑了一下,站住了。轻轻抬起扭伤的脚,扭过头,不解地看着她。
       “你,开心够了?"
       他侧过脸,不语。
       "这就是小瓦匠的风范,敢做不敢当?”
       他不自然地后退了几步,脚脖子又是一阵地钻心的痛。身子一歪,险些摔倒,连忙顺手扶在身旁的窗台上。
       “你害怕了?”
        他不自然地摆摆脑袋,怦然心跳加速。不能失掉男子汉的尊严——他想-——至少不能让她轻视我们小瓦匠!
        于是,他把目光转向有几丝浮云游动的天空,微眯缝起眼睛,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假装看天空出神儿。
        她扑哧一声笑了,被他佯装的举止:
        “不错,小瓦匠是能挣钱,是用来捉弄人的?”
        他装作没听见,一动不动。
        “钱,确实是好东西。可你又有多少用来捉弄人的?------当你做这事的时候,你能否考虑一下别人被捉弄的感受?“
        他转过身,极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脑袋一歪,拿起”礼帽“遮在了脸上,轻轻哼出一个鼻音,说:
        ”承蒙夸奖,本人挣钱不多------“
        ”你为什么要捉弄人呢?“
        ”想知道吗?“
        ”嗯!"
        "这是秘密——无可奉告!“
        ”是嘛——小瓦匠的秘密还真不少呢!"
        "------"
        他避开她的目光,忽觉得她有点可怕------。他第一次感到他自己是多么让人捉摸不透。起初的勇气呢?奇怪!脚前有一块碎砖头,起脚踢飞了,可是脚脖子更加痛了。他做了一次深呼吸的动作,咬着牙,忍着痛,顽强地站立着。他不明白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小瓦匠的尊严?男子汉的尊严------他的眼睛本能地一亮,勇气倍增,说道:
        “这就是‘破烂的报复’!”
        "'破烂的报复?‘“
        她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很快地又恢复原状,有所醒悟的说。
        ”你对那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对!我这是提醒你们,小瓦匠是人,不是社会上的破烂。“
        ”噢——可是,我们为什么就可以是‘黄毛丫头’?!“
        他睒睒眼,哑口无言。
        “你的心胸很宽阔!”
        她说,跨前一步,一脸严肃:
        ”假如我是你,我相信我能说出更动听更优美的词句来,不仅伤害不了你的情感,更不会挫伤你的自尊心。你说——对吗?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就是我,至少还是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有文化的人。而你呢,你也就是你,捉弄够了人,出了心头气,所以,“说着,她伸出右手,往窗户里一指。”现在你可以走了,放宽心地大胆地走吧。“
       他手足无措,无力反驳。一纵身,又坐到窗台上。伤脚有些肿了,还很疼,他暗暗叫苦。他点燃一支烟,大大吸了一口。
       烟,燃尽了。长长的烟灰落到他的脚前,积成一个小小的灰堆。一阵微风吹来,转瞬间随风飘去,未留下一点踪影。
       “------”
       他噏动了一下嘴唇,声音极低,听不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从心底里消除了先前对她们报复的心理偏见。
       “你们能理解我们吗?”
        ——出于一种奇妙的心理变化,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指你们小瓦i匠?”她疑惑不解地看着他说。
       他有些慌乱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迷惑了,他是怎么了?
       他稳住怦怦乱跳的心,略显平静地说:
       “是的。”
       “咦——不过,我想,接触与理解并不对立吧!你说呢?”
       “我不懂。”他摇摇头道,声音很轻,还是能听到的。
       ”你会懂的。“
       她说完,走到小路上,指着路上的一个小水坑,又说道:
       “假如这个小水坑需要垫起来的话,那么你------“
       看看她,又看看路上的小水坑,他明白了什么,又糊涂了。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从窗台上缓缓地下到地上来,虽然他的脚一跛一跛的:
      ”那,我去找石头------“
      ”这周围没有石头,你上哪儿去找?“
      ”那-----“ 
      他想了想,又看了看四周,说道:
      “要不,干脆用我们这儿的砖把。”
      “不行的,那都是成垛的好砖阿!”
      “无所谓!我们这儿有的是砖!填在坑里头,总比头们拉关系、送人情好得多。”
      说着,他挟起一摞砖,填在了水坑里。待他转过身来时,她微微一笑,走了。
      怪,真奇怪!她的举止叫人简直费解难猜,一定是“砖”的原因。那种做法确实不妥,他自责地想。
      望着空空的小路,他有些失落地又重坐到窗台上,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欲点又止。用力捏碎烟,向前一抛,眼前一片模糊——像云?似雾?他茫然了。一种不能被人们所理解的忧闷感,油然而生。

      远么,小路距离宿舍楼?
      这么一个古怪的距离意识感,颇有几分的奥妙。像瞬间的闪电,一闪而过。闪过之后,却给他留下了一个不完整的、破碎的思维形象。他静静琢磨了一会儿,发现这种意识感微乎其微,来得既莫名其妙,又不可思议。他不愿意承认这种意识感的存在,至少不希望给他带来更多的苦恼。
      然而,一连几天的无法言表的苦恼都使他无法静下心来。
      半晌午了。
      他忙完了自己的活计,拎着大铲、瓦刀来到路边大树下的沙子堆边,撂下大铲、瓦刀,倚树而坐。他从工具兜里拿出一本文学杂志,翻看起来,眼睛不时地总要瞟向小路的尽头。
      “喂,来,斗地主!”
      那个空洞洞的窗户里传来了同事的邀请。
      他自然地摇摇头,眼睛没有离开杂志。其实,他眼睛的余光一刻也没有离开小路的尽头。
      “嗳,想看出一个’桃花运‘吗?”
      同事调侃的声音,又想起在那个空洞洞的窗户里。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多么开心,多么舒坦。小瓦匠要的就是这劲儿!
      他抬起头,赧然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了。
      津津有味?他又哑然一笑,迷上了一篇爱情小说。
      姑娘漂亮,小伙儿英俊,郎才女貌,几经波折,终成眷属——小说这么写的。有个名人说过,爱情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生活就是有浪漫的爱情组成,一直到老。没有爱情,则没有生活!
      多么奇妙,这也是一条生活哲理?
      禁不住他有些洋洋得意了,喜上眉梢,又哼起一支歌子,记不全词,也不懂曲,跟着别人哼哼会的:
      “夏天夏天即将过去留下小秘密------"
      ”秘密,只留在夏天?“
      声音不高,把他吓了一跳。他抬起头,一怔,轻轻一声惊呼:
     “是你!”
     “不欢迎吗?”
     她很神气,依然像一位洁白的天使。
     他尴尬地一笑,忽又把目光移到了一边。
     这时,她的身后,又来了几个和她同样装束的姑娘。
     她向她们耳语了什么,然后一起向基础教学大楼里走去。
     他看着她们的背影,不时听到她们清脆的笑声。
     她们笑什么?
     他闭上了眼睛又睁开,感到后脑壳发涨,脑袋,脖子像要裂开了似的,眼前的一切都在毫无规律地旋转着。他努力睁大眼睛,忽悠悠地一阵眩晕,自语道: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磁性转移!”
      话音未落,又响起一阵哄笑声。
      他扭头一看,身后已聚集了好几个同事,正坏笑地看着他。他瞪了他们一眼,你们起什么哄他!他心里说道。
      他轻轻摆一下头,不自禁地一笑。他向前挪动了一下身子,脚碰到了大铲,大产被踢的滚到了一边。
      “哈哈!魂不守舍了!”一个同事串上前,右手在胸前比划着说:“那就让我们为它们默哀吧:阿门——不幸的大铲,可怜的瓦刀!“
      幽默的语言,滑稽的动作,大伙儿被逗得捧腹大笑起来。
      笑过之余,小瓦匠们的心又沉了下来。笑,只是暂时的,或者说是瞬间的,有谁又能够理解他们小瓦匠呢?
                      小瓦匠,光棍汉,手拿大铲墙上站;
                      破衣破裤讨人嫌,挣的那点受苦钱。
      他想起了这几句顺口溜,心里异样地难受起来。唉,小瓦匠啊小瓦匠------
      她们从基础教学大楼里出来了,一路的欢歌笑语。
     “喂,我们能否和平共处?”
      她说,站在小路上,看着他们。
      他不解,疑惑地看着他们,问道:
      “我们?你们?”
      "不行吗?”
      “现在?”
      “还有将来。”
      “------”他不知所措地摇摇头。
      “这么说是不同意了?”她问道。
      他不语了。
     “小瓦匠还挺能装的!"她又揶揄道。
     ”不,“他说,避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地上的瓦刀。”我们泥瓦匠是土的------“
     “你们很悲观——是因为你们所从事的职业?”
     她看了看未竣工的基础教学楼,又瞅瞅他,认真地说。
     他微微低下头,看着大铲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精神一振,有些兴奋道:
     “我们是有点悲观,但是,我们不会被悲观所左右。有人说小瓦匠是没有棱角的皮球,可以毫无主见的滚来滚去,任人踢打。其实,这样想的人,他错了。我们小瓦匠也是有尊严的人。尽管,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不如意的事情发生,我们还是很乐观的。为什么不呢——别人瞧不起我们,我们自己瞧得起自己。我们相互间地寻开心,大家哄笑一阵。在哄笑的一瞬间,我们忘掉了忧愁,忘掉了烦恼,忘掉了本不应该属于我们的痛苦。是的,不否认,我们曾悲观过,对自己的命运,对自己的工作,对自己的生活——但我们想,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因为,现在我们的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不想,多留一些空白,多留一些寂寞,多留一些思索给梦境。这样并不可拍,只要心中没有绝望感!”
     她听得呆了。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瓦匠这么能说,说的还句句在理,这在她的心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虽说没有地震那么强烈,海啸那么凶猛,雷电那么震撼,她还是静下来思考了。
     谜,既易解又难猜的谜。
     沉默了,他们与她们。
     "你们才是真正的生活强者!"
     她说,终于打破了沉默。是的,沉默总是要打破的。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探求着对方的心里。他们的心扉都紧闭着,又都失望了。
     他看了她一眼,她冲他点了一下头,欲言又止。
     “我们可以举办一个联欢会,沟通我们各自共同的心理。”
     她提高了声音,提议道。
     "你?“他说。”可以吗?“
     ”她是我们学生会的主席。“他身边的姑娘说道。
     ”还有疑虑吗?“
     ”我,不,我是太高兴了。我提议,我们就在这条小路上举办联欢会。“ 
     ”赞成!“
     ”同意!“
     ------  ------
     他笑了,心头甜蜜又慌乱。终于有人理解他们小瓦匠了,是从心底里。是的,一定是!但理解又能使他们得到什么呢?他不知道,他有多么想知道,却又难以启齿。他的心里闷闷的,又总不甘心。
     哦,校园,小路------
      
        (作者王海运,寄自内蒙古包头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