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禾原创作
禾原创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23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推荐疏泽民散文:回不去的村庄

(2015-08-02 23:22:55)
标签:

房产

天籁

桐城

古城楼兰

钢筋水泥

分类: 散文

回乡看到村庄里空寂落寞,田地荒芜,房子倒了,没有诗情画意,有感于村庄将来可能会消失,写出此文。

 

回不去的村庄

 

我一直认为,村庄是一幅写意的山水画,画里有山有水,有树有鸟,有炊烟萦绕,有鸡鸣犬吠、人笑牛欢。

然而,当我踏进久别的山村故乡,看到的却是萧条而落寞的景象:水泥路两旁的农田里,或长满齐腰深的野草,或竖起尚未入住的红砖小楼,偶有种上庄稼的,也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病恹恹的;村前的当家塘里,长满了密集的水草,褐色的污水散发出阵阵恶臭;村口一排脸盆粗的古樟树,已不见其踪,徒留下狰狞的树坑,张着嘴,似乎在诉说背井离乡的伤痛——没有人声,没有犬吠,没有蛙鸣,村庄静悄悄的,静得让人窒息。

推开虚掩的木门,放下行李,来到后院。母亲正在洗衣,见我回来,很是高兴,忙着浇水沏茶。吃过饭,我走出小院,到村庄里转悠,重温记忆中的风景。风景没看到,却看到几处破败的老房子,屋顶如遭磒石袭击,陷落成巨大空洞;部分土墙开裂、倾斜,用木料支撑,有一截坍塌,剩下的半截执拗地坚持;倒塌的堂屋里,蓬生着密集的野蒿杂草,几只白蝴蝶在草丛间翩跹起舞……看着这些断壁残垣,我的心里五味杂陈,一股苍凉之感油然而生。

村庄,原本不是这样的呀。记忆里,村庄总是充满诗情画意,生机勃勃。孩子们在树上捉鸣蝉,在草地里打滚,在小河边摸鱼;大人们农忙时在田里一边劳作一边唱山歌,农闲时串门喝茶聊天;那些散养的家禽家畜你追我赶,嬉戏打闹,它们的啼鸣欢叫,此伏彼起,煮沸了村庄。萦绕在屋顶上的缕缕炊烟,相拥,相融,友好地从这座村庄蔓延到另一座村庄,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稻草香味。每每回忆起这一幅幅温馨的场景,我的眼里总是充满泪水,心里总是涌动着温暖和亲切:村庄,童年里生我养我的村庄啊,你教给我诚实、善良、本分的做人本色,让我的人生之旅走得沉稳而坚定;你已融入我的生命,与我血脉相连;你是我精神的家园,是我心灵的皈依。

可是现在,村庄里再也不见当年的繁盛。没有大人的欢笑,没有孩子的嬉闹,没有鸡犬相闻,没有炊烟萦绕,村庄显得苍老而陌生。我心生惆怅,无法将眼前的影像与记忆深处清新自然的村庄对接。当年夜不闭户的四合院呢,当年书声琅琅的村小学呢,当年吹着柳笛倒骑黄牛的牧童呢,当年头插野花挥竿赶鹅的小丫头呢,如今你们又落在哪里?

我把心中的疑惑告诉母亲。母亲说,现在庄子里的青壮年人都到城里打工,不少人在城里买了房子,全家搬过去,再也不回来住了。留下来的,都是舍不得家园的老人,作最后的坚守。村子里没有人养鸡养猪,连狗也不养了——一旦辛辛苦苦地把小狗喂养大,那些偷狗贼就明目张胆地来投毒杀狗,留守的老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狗被挂在摩托车上扬长而去,却无力追赶。母亲还说,如今小山村里许多田地都没有人种了,粮食刚涨了一点点,化肥农药和雇员工资就涨了一大截,谁还愿意去做这亏本的傻事呢?没有人种田,真不知道那些城里人,将来拿什么填肚子。

我无法解答母亲的忧虑,因为我也像一棵蒲公英的种子,离开故土,飘到遥远的城里扎根、发芽、开花。和我一样,那些新生代农民工,如离巢的燕子,陆陆续续离开村庄,飞到城市安营扎寨。他们不知道也无需知道庄稼何时播种,何时收割,不知道二十四节气。尽管在城里流大汗,住工棚,吃盒饭,甚至遭白眼,但他们就是不愿意回到村庄。即使春节回乡小住,也只是村庄的匆匆过客,他们的脚,已不适应村庄的小路。他们的孩子也是一样,分不清稻麦,无法理解“夜来南风起,小麦覆垄黄”的意境,感受不到亲近自然、亲近泥土的快乐。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愿回乡。他们成了断线的风筝,离村庄越飘越远。

现代社会给我们带来丰厚的物质,也让我们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我们不得不一次次地出走,走出村庄,远离家园,涌进城市。而村庄,虽然作了一次又一次盛情挽留,却怎么也留不住奔向城市的匆匆脚步。望着空洞的老屋和坍塌的灌渠,村庄默默垂泪,黯然神伤:没有房子,没有人烟,这样的村庄还叫村庄么?!

行走在钢筋水泥构筑的都市丛林里,耳濡目染的都是喧嚣浮躁和利益纷争。人心在膨胀,城市在膨胀,冰冷而坚硬的推土机和铲车,无情地掩埋了一座座绿油油的村庄。近十年来,我国每天消逝了近100座自然村(冯骥才语),“村落的原始性以及吸附其上的文化性正在迅速瓦解”。如今我们的城市越建越大,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高楼越做越密,住房越来越空;财富越挣越多,幸福感越来越少。当我们裹一身疲惫,回到蜗居的小屋,忽然觉得,城市璀粲的霓虹,远不如村庄闪烁的萤火。我们去乡村移树,栽种到小区,试图复制都市里的村庄。结果却发现,我们可以绑架花草树木,可以复制公园,可以人造“农家乐”景观,却无法复制蝶飞蜂舞,无法复制田园天籁,无法复制率真淳朴;我们的心灵,依然荒芜,依然空洞。

我留意到所有关于故乡的歌吟,都是人在旅途的回首凝望。羁旅多苦,夜深人静时故乡自然成了心灵停泊的港湾。让人意料未及的是,如今的故乡人去屋空,村庄已是面目全非,日思夜想的村庄,变成记忆里美丽的童话,留下的,唯有憧憬、无奈和惆怅。没有村庄停泊,没有故园凝眸,游子的心灵只能永远漂泊在漫漫旅途。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村庄,文学作品中多么富有诗意的村庄啊,你就这样带着遗憾与失落,与我们渐行渐远,再也无法挽留。我不知道,若干年后,你会不会成为古城楼兰的再版,湮灭于历史的烟尘?

 

该文曾发表于:http://www.xzbu.com/5/view-4357873.htm

 

作者:疏泽民(中国作家记者协会会员) ,寄自安徽

作者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uqly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