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2018-11-26 11:02:37)
标签:

新儒家

历史

孔子

儒家

思想

分类: 飞语古今

大家好,我是燕飞。


最近几年来,大陆一些新儒家的老毛病又犯了,争着抢着、大做特做国师梦。


按理说,有人想做国师,那是他个人的一种选择,按照 “多元并存,相互尊重”的现代文明理念,别人也不好过多指责。更何况有些人上面有人,说起来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佬,有的是翰林院掌院,有的是某学院祭酒,我这样的草根平时也不敢轻易得罪。


但因为这三个原因:1、这些新儒家吃相也太难看了;2、这些新儒家一点也没有吸取历史教训;3、如果新儒家的那些梦全部实现了,非常恐怖,在我看来就是一场灾难。所以,我宁愿冒着惹祸的风险来说上几句。


本着就事论事的原则,我只说现象,不提人名。


一、为了上位,曲阿世,谗言媚上


最著名的就是所谓“通三统”了。

啥叫“通三统”呢?

按照发明者某大佬的说法就是将“孔夫子的传统,毛的传统,邓的传统”打通为一体,简单说,就是孔毛邓三者的融合。


大佬此言一出,真是令天下学子瞠目结舌,大跌眼镜。


这里重点说下孔与毛,说实话,我经常想当面请教下这位大佬,你究竟是依据啥,觉得这两者能融合的?


首先,“伟大领袖”自己就绝对不会答应。“孔学名高实秕糠”,这句诗相信大佬是知道的,把伟大领袖与他心目中的秕糠融合在一起,你是想去五七干校呢?还是想去监狱呢?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再来看孔夫子,孔府、孔庙就是在文革中被摧毁的,孔子的墓以及他后代的墓,也是在文革中,被一帮红卫兵一边念着伟大领袖的语录,一边捣毁的。


毁人坟墓在中国传统社会文化中,是最伤天害理的行为。

大佬,您觉得孔夫子会愿意将自己融合在既毁他坟墓、又毁他思想的时代吗?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更主要的是,我们都知道,伟大领袖的治国之道是典型的法家思想(我讲商鞅和韩非子时曾讲过,法家与法治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也毫不隐晦地表示自己崇尚法家,是“秦始皇加马克思”。 用他自己的话说,儒法斗争了两千年,儒家思想在他心目中是秕糠,是糟粕,不仅不该融合,反而属于该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万只脚的学说。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其实这些,大佬不是不知道,他也觉得实在是不好融合啊,所以,他在论述“通三统”的文章里,一涉及到中国近现代历史,就显得非常糊涂。譬如,关于中华文化的消亡与断裂,他只好怪罪于民初的教改,而对二十世纪后半叶发生的种种一字不提。


那么,大佬为啥要装糊涂呢?为啥要睁眼说瞎话呢?无它,为了上位,曲学阿世罢了。


为了做国师,放弃立场,直接裸奔


再来看另外一个新儒家大佬,这个大佬更是不得了,被他的信徒们吹捧为当今唯一的思想家。这位大佬确实很厉害,为了国师梦,干脆放弃儒家立场,直接裸奔。


说他放弃是因为他曾坚持过。

九十年代,这位大佬曾在一篇文章中义正辞严地批评一些儒生,说他们把君主制“绝对化”、“永恒化”和“神圣化”,说他们是“无条件维护君主专制”,而他是“不承认现存制度具有无限的合法性和绝对的权威性”。


不知是否因为那个年代空气要自由些,从这些言论来看,这位大佬之前还是比较坚持先秦儒家思想和立场的,坚持先秦儒家对现实政治的批判精神。


但最近几年,这个人如同变脸一样,居然要开始重搞君主制。在规划 “儒家上行路线”中,直接向当政者抛媚眼。为了让君上彻底明白“奴家的一片心”,这位大佬说出了一段惊世骇俗的话,他说:

“儒家也并不是对现世政治持绝对的反抗态度与不合作态度”,因而政府和儒家之间,最好是“双赢”。“历史告诉我们,政府利用儒家,儒家也利用政府,一部中国政治史与一部中国儒学史,就是在这种政府和儒家利用与反利用中曲折发展的历史”。


当我看到这段话时,简直惊呆了,居然把自己的那点政治野心,说得如此直白,如此不要脸,如此赤裸裸,世所罕见啊!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那么,一个吃相如此难看的新儒家,拿出的治国之策又是啥呢?


我列几句他的原话,各位自己脑补吧:

“儒教国”,将孔孟之道入宪,在宪法中明载‘尧舜孔孟之道为中国立国之本’

“儒教宪政就是“存天理去人欲”的制度安排”。

“王道政治与伊斯兰政治竟不期而似”(大佬要搞的这个儒教政体,竟是伊朗式的神权政体?)


 “国体院”,由历代君主后裔、历代名人后裔,再加上政府官员,由衍圣公作为议长,通过世袭和指定来建立“国体院”(血统论居然卷土重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通儒院”,简单说,就是让精通儒学的儒生来管理国家。(估计大佬心目中已经把自己当成是通儒院的院长了)

“庶民院”,就是普通百姓代表组成的代议院(还好,毕竟没有忘记百姓,但这名称怎么这么恶心呢?庶在儒家话语体系里,可不是一个好词)


在这个大佬的主张里,今天的中国,需要一个象征宇宙意志的“君主”,既代表政治上的权威,也代表神圣的意志,还代表儒家的真理。其他的臣民按照等级,紧密地团结在君王和儒家大佬周围,一心只读圣贤书,重新过上君君臣臣的生活。君臣一家亲,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实在要忍不住说一声:这些新儒家真是一点也不长记性啊,一点也没有吸取惨痛的历史教训!


新儒家应该吸取的历史教训


两千年来,儒家与虎谋皮反成皮,最终落得一个被法家与君王强暴的下场,变成儒表法里的那个表。为啥儒法斗争了两千年呢?就是因为真正的儒家从来不甘心被利用,被强暴。那位大佬倒是刚好相反,为了上位,赤裸裸表白,非常愿意被利用。


举几个儒家思想被利用的例子:

比如董仲舒,他当时也像那位大佬一样,想与汉武帝相互利用利用。结果呢?为了换得权力的认同,他搞出一个三纲来。按照清华大学著名历史学家秦晖先生的观点,三纲中的“君为臣纲”,强调绝对君权、君权至高无上的思想,其实是来自法家的韩非。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这应该是儒家第一次被法家与帝王强暴的例子,因为这完全违背孔孟思想。在孔子的君君臣臣的结构里,君与臣是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关系。孟子更是直截了当的说,如果君不好,则臣视君如寇仇。而且,在孟子的思想里,民权高于君权。


其实,有时一些儒家的出发点也还是不错的。比如朱熹给宁宗皇帝讲《大学》,他反复强调修身的重要性,强调存天理灭人欲的重要性。他希望用“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来匡正君王的德行,约束君王的欲望,限制君权的滥用。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但结果呢?我们都知道结果就是皇帝们发现,这个“存天理灭人欲”用来控制百姓实在太好了。至于我皇帝老子的欲望,谁又能真的控制得了呢?


类似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儒家想利用权力的最终结果,就是反被利用。帝王们表面上说着你的仁义道德,为了国家黎民又怎样怎样,暗地里却使用法家那些无比邪恶的帝王术来对付你,对付百姓。所以历代都有儒家哀叹,儒家的理想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


为啥实现不了呢?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仁政也好,王道也好,听起来都很美好。但你缺乏对君王的制度约束,没什么卵用。


历史并非没有给儒家机会,恰好相反,历史给了儒家最好的机会,都为了你罢黜百家,都让你定于一尊了,结果无非是换来几顶官帽,那位大佬口中的王道政治,不过是忽悠百姓的口号。如果真的实现他的国师梦,也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个人觉得,新儒家现在要做的,恐怕不是慌着出来指点江山,做国师美梦。而是先做好自己,修身为要。比如,先问问自己,有没有独立人格?有没有现代文明理念?有没有真正思考过,为啥给了儒家两千年的机会,还是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其实,新儒家们不是不知道答案。长达两千年不能实现理想,儒生们又不傻,总是有人会想一想的。


到了明清,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思想者,道破了儒家仁政理想无法实现的原因——就在于君权(最高权力)无法制约!只有限制君权,才可能保证人民的基本权利。尤其到清末时,儒家们在接触到另一种文化后,更是彻底明白了,能把黄宗羲他们的思想落到实处的制度化设计,其实就是宪zheng民主。


所以,清末郭嵩焘这些儒家出使欧美后,惊叹儒家仁政的理想居然在西方实现了。【详细内容请戳飞语古今第8期警惕极端民族主义:儒者郭嵩焘是如何被视为“卖国贼”的



清末的儒家就彻底明白的道理,新儒家们不是不知道,但为啥不愿意提呢?我想大家都知道原因:没有哪个权力者会主动喜欢宪政,因为谁都不想受到制约。就是川普也不喜欢受约束啊,但有宪政制约着他,所以一个小小的记者就可以告赢他,维护自己的权利。台湾能够和平转型,经国先生个人确实起了非常伟大的作用,但也是岛内形势所迫,是无数多人呐喊奋斗的结果。


新儒家最应该做的,是好好学学儒家的祖师爷——孔子虽然也曾短暂为官,但总体上,他保持了民间思想者的立场。当初“陈蔡之厄”时,子贡曾劝他修改自己的理想以迎合君王,遭到了他的批评。


他那句名言:“道不行,吾将乘桴浮于海”,就是说要坚守理想和道义。


新儒家荒唐的国师梦

正如复旦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者葛兆光先生所言:“儒家历史上真正的政治批判者与思想阐发者,恰恰应当与政治权力保持距离”。其实就是坚持理想,批判现实,讲气节,有骨气,相当于西方公共知识分子,充当社会守夜人的角色。


公权力在社会结构中是最强势的,知识分子作为社会精英,如果再一味的无原则的投靠,那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强者通吃的丛林社会,百姓只剩下做韭菜的命运。


我个人觉得,如果新儒家把儒家批判现实的这点人文精神都丢了,那儒家可能真的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箱里。


其实,说这些人是儒家,是太抬举他们了,看看这几年喧嚣不已的这些所谓的新儒家,为了迎合某种现实政治需要,忽焉在左,忽焉在右。昨天封某某为红色儒家,今天封某某为内圣外王的仁君,后天又恨不得将全世界的人,所有的文明,都说成是发源于中国。


这哪里像儒家?倒更像被孔子痛骂的乡愿,德之贼也。


好在,新儒家里面,也还有几个不错的。

否则就真的是:一群混蛋,连升三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