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见PHD
陈见PHD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13,455
  • 关注人气:2,7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2019-01-08 12:11:28)
分类: 女性之性困惑


01

 

 

2018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获得者,是一位61岁的老女人。

 

她叫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这是她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奖,是为数不多的“两次提名,两次命中”的传奇影后。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单从相貌上看,确实有点老,也不够好看。

 

而且,还是素颜。

 

因出演电影《三块广告牌》,她先后夺得金球奖、美国演员工会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影后。


领奖时,一律纯素颜亮相。

 

据说这次奥斯卡颁奖礼,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至少穿上了漂亮的裙子,还做了发型。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而她在《三块广告牌》里的扮相,更是毫无女性魅力可言。

 

电影里的她,是一位中年丧女的离异女性。


因女儿外出被强奸杀害,迟迟破不了案,她特立独行地租下了三块大广告牌,每一块上面只印一句话,强硬而鲜明地向警方施压。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戏里的她是个粗鲁的母亲,抽烟、暴力、不修边幅,动不动就跟人硬刚,还打架纵火,甚至愿意为了女儿的死开枪杀人。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而在戏外,她也一向以放浪不羁而著称,想素颜就不化妆,想开心就释放,从不怕被黑被丑化。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据说她曾在上一次获奖的颁奖礼上贡献了“奥斯卡最丑领奖走姿”。


但是,那又怎样呢?她死不悔改,还把这个变成了自己的招牌动作,赢得了满场欢呼。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02


 

在中国传统观念里,别说60岁,30一过,许多女性便开始陷入日益衰老的恐慌。

 

40一到,就算自己不服老,社会也会默认把你归入中年大妈的行列。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究其原因,无非是在男人眼里,年龄大的女性已然丧失了性魅力。

 

而这也被许多女性认可,仿佛女性的最高价值,只与性有关。

 

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曾指出,女性一旦过了青春期,就会有意无意地成为一个“性对象”。

 

“就像人照镜子,不仅是自己在看自己,也从想象中的他人的目光中看自己。美则喜,丑则忧,因为美是他人把自己当作性对象的时候对自己的期望。”


波伏娃更是很早便一针见血地指出,女性生下来就是被注视、被塑造的。而且,这种注视和塑造十分隐蔽,经常被当作天经地义。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不少女性,尤其是年龄稍大者,因此变得极其热衷于各种所谓可以变年轻的东西。


她们认同了这样的价值观,由衷地相信只有回到年轻时,才能重新具备性魅力,才能拴住男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能找回自己的价值。

 

还有一部分,则干脆自暴自弃,将自己定位成性特征模糊的老年人,这样就免去了再为容貌和衰老操心的烦恼。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一旦承认变老,死亡焦虑也就紧随其后了。

 

可以看到,大多数人都会天然地认同既定的社会规则,并努力顺应这个规则。

 

虽然社会压抑着女人的性,但却一直宽容甚至纵容着男人的性,作为男性“性对象”的对象,很难不为了生存和利益,去下意识地屈从和讨好。

 

但事实上,如果一直都意识不到自己的社会角色,尤其为“性对象”的角色,那么,无论行为上是争取还是放弃,实际都还是在被他人的需求而左右。


 

03


 

最近几年,随着女性的逐渐独立,鼓励女性爱自己的倡导开始增多,这是一个好趋势。


只是,在爱自己的口号下,自己究竟是谁,自己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可能是更需要首先厘清的问题。

 

我是谁?

我想要什么?

作为一个人,作为一名女性,社会对我的角色定位是什么?

我想要去做与目前性别角色不符合的事情吗?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等等……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然而,这些问题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回答出来。

 

因为,早在我们出生前,我们的角色和任务已经被无形地规定好了,我们甚至不需要任何思考,就可以在各方力量的推动下,走完一生。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我羡慕而敬仰着弗兰西斯这样的女人。

 

当许多女性还在为自己的性特征衰老而烦恼时,她似乎已经摆脱了“性对象”的奴役,而全然地以一个人的姿态,自由地活着。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这让我也不由地想起去年曾火遍全网的101选手——王菊,人称“社会我菊姐”。

 

王菊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有人找出她的旧照,发现她原来曾经也是一个肤白貌美的漂亮妹子,于是大为不解,问她,


“你还愿意回到过去吗?”

 

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现在的王菊不白,不瘦,也谈不上多美,至少不符合广大男性对女性性魅力的要求,但她的坦率和潇洒,却意外地赢得了网上的一片喝彩。

 

这,也许正是现代中国女性对“性对象”束缚的一种反抗吧。


陈见玉蛋功,锻炼女人性魅力的一种科学方法。(点此有惊喜)

 

— END —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往期精选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我愿意只是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