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离诸不善法
离诸不善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25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刘新园先生谈话纪要

(2020-03-01 16:07:31)
标签:

转载

分类: 古陶瓷
整理者按:2009103031日,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 刘新园先生在定窑考古发掘取得初步成果之际,与孙皖平、江小民等一行来到定窑遗址进行参观考察。其间应邀在30日晚间给实习的北大同学讲了一课,谈了他对定窑的认识,尤其是工艺方面的认识和对定窑考古发掘的希望。听课的人员都感到受益匪浅。时在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实习的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的李惠女士根据江小民先生的录音将讲演内容整理了出来。尽管迁延已久。但我仍然认为这个讲演对我们定窑考古与研究是很有启发意义的,因此又费时两晚,将整理稿进行了标题,删繁就简并将部分口语文字化,加了少量按语,置诸网上,以飨研究者和爱好者。在此郑重声明,本稿未经刘先生审阅,不当之处,敬请原谅。秦大树

 

我听说发掘定窑,就赶快跑来看,我年轻时候来过一次,那时村里的堆积蛮丰富的,在地面就可以采集到“尚食局”、“五王府、“尚药局”款的瓷片,我当时就拿了几块和景德镇覆烧工艺一样的窑具回去,现在还在所里。它外壁是涂抹了一层粘土的,这是最先进的覆烧工艺,当时也不知道定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这种工艺的。大家都知道定窑是北宋的,景德镇这种东西是南宋的,当时我就认为这种工艺是受定窑的影响的。实际上覆烧工艺的发源地就在这里,特别是看到了外面有涂抹痕迹的支圈,我以前写的文章把它叫支圈组合式的窑具,它一个一个组合起来,这个工艺是顶先进的,我当时算过,这种窑具有双重功能,如果你要是把它当作垫饼呢它又是匣钵,你把它当作匣钵它又是垫饼,一个窑具有两个窑具的功能,大大的增加了窑的装载量。大概过去景德镇烧一窑瓷器,采用匣钵单烧工艺烧一窑瓷器,用漏斗型匣钵烧一窑瓷器,如果改用支圈式窑具烧造,提高了3.6倍的装窑量。即用这样的窑具烧一窑瓷器就等于用匣钵窑具烧了3窑、快4窑的瓷器,大大节省了燃料,也大大节省耐火材料。我当时感到很惊讶;这个东西才是宋朝陶瓷业生产力大大进步的标志啊。当时我曾把它写成文章复原出来,搞现代工程的人都不可理解,想像不到那么先进。这种工艺我想有两个意义;1,它是宋朝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标志,2,产生这种工艺的原因就是社会,外销对瓷器需求量急遽增加,没有需要就没有生产,这是大量需求的基础上产生的。这是很高级的,如果要解决宋朝的窑业有什么长足进步的话,那么最重要的就是组合式支圈在定窑的出现,是整个宋代窑业进步的标志。这使我对定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也就很关心定窑研究的发展,希望能够看到当时窑具那么丰富,产品那么多,而且单色釉的装饰那么好的定窑的真实面貌和研究进展。我这次来,希望看到七个问题的研究进展;即希望这次发掘解决这几个问题。

第一,早期定窑给人的印象很深,人们认为早期的邢窑定窑不分,烧的原料都是柴草,焰型都是还原焰,所以早期的白釉积釉的地方都带青色,那么什么时候转变为象牙色的颜色呢,这些牙白色又标志着什么呢?定窑的特征应该是在五代的后期形成的,一看到定窑我就感觉到它的釉特别滋润,北方也有生产白釉的瓷厂,釉就没有这么滋润,这么漂亮,而且不流淌。想要看这个变迁有三个意义;第一,它的焰形变了,在早期的是烧还原焰,成牙白色时就烧氧化焰了,是定窑工艺大革新,你们要抓住这个核心,在发掘的时候仔细观察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时候转变的?为什么要这样转变?非常精细的发掘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第二,这种转变是一个革新,这个革新肯定和原料的转化有关系,以前是烧柴草,后改烧煤炭了,就开始烧氧化焰了,定窑产品的特征就成了牙黄色了。第三,我怀疑在五代到唐五代的时候,这里有很多的石灰石矿厂,很多窑口的釉都带青,带青的白釉,很多地方都有,邢窑也是这样的。而带牙黄的白釉才真正形成定窑的特色,而且它非常细腻,非常温润,后来我们检索过一些资料,它的釉的成份变了,含有氧化钙和氧化镁,这时定窑的釉多半都不是白色,就是在釉的溶剂里面加了钙、镁,加钙常见,加镁则非常少见。这是定窑有的,其他白釉窑没有的。定窑的所长在这里(指定窑遗址文管所所长杨敬好),你们这里出产白云石吗?白云石就含有钙、镁,定窑牙黄色的釉产生的原因就是使用了镁,就是加入了白云石。这是定窑出现的革新。要弄清使用钙镁的年代,焰形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希望你们拿出实证的东西来,有纪年的就更好了。

第二,就是覆烧工艺。瓷器的瓷覆烧工艺,技术非常进步,但它的缺点就是口上有芒,就必须要用金扣、银扣。其实早期在唐代、五代的时候,很多高级的瓷器就是用黄金和白银做口、镶边,过去有镶金镶银的习惯,所以有芒口对使用没有影响,因此定窑就采用了这个工艺。覆烧工艺的主要目的就是三条:第一个是原料变化了,早期的原料里含三氧化铝很高,温度非常高,不变型。到后来为追求瓷器的致密度高,透光度好,就增加硅的比例,这样胎子就很容易变型。为解决容易变型的问题,就采用覆烧工艺。因此,很可能是因为原料变化,或者要求产品的透光度等高标准,才产生了覆烧。第二个,支圈覆烧主要用于烧碗烧盘,别的东西不适合覆烧,碗盘是整个社会需要量最大的东西,任何窑厂碗和盘子的生产都占百分之七十以上,所以就是说,碗盘的工艺改进是古代社会生产力进步的标志,所以覆烧工艺的产生,是宋代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标志。没有需要就没有生产,只有大量的需求才有生产,不断的为社会提供这种产品,大规模的大范围提供这些产品。以前还不觉得,现在我看呐,在很多考古发现中都出土了定窑,而且量非常大,所以我感觉涧滋村的生产还是不够的,定窑恐怕还有更大规模的窑厂,还不只在这一小块地方。第三个,为了统一规格。今天有几个同学给我看了几个东西(指不同型制的碗形支圈),我也明确地感觉到覆烧就是定窑发明的,不是景德镇影响了定窑,原因就是什么呢?就是这种东西,定窑的品类非常丰富。钵子(指碗形支圈)的形状很复杂,这是人们在作坊里做东西,实验过程多的标志,好多都是试验品。景德镇的覆烧窑具其实只有两种,一种是钵子覆烧,钵子覆烧以后就是支圈组合式的覆烧,支圈覆烧是不用匣钵的,就是支圈垒积起来的,景德镇就是这两种成熟的覆烧窑具。看起来,从工艺学的角度推断,碗型支烧的工具一定是早于支圈的。什么原因?因为碗形支圈装烧瓷器是不方便的,碗型支圈烧的碗和盘,只能装口径不一致的碗和盘,上面的大,下面的小。假如说,我用碗形支圈烧盘子、碗,这种窑具需要装不同口径的碗和盘子,我就要从这个作坊里面装一个小的,又从那一个作坊里面拿一个大的,就非常不方便。所以这种窑具具有开创性,但绝对不适合大规模的生产。大规模的生产需要口径一致的,好装,好套。所以碗型窑具一定是早,环型窑具一定是晚。再一个,就是窑具对产品造型有严格制约,怎么个制约法呢?假如产品脱离窑具,脱离生产场所,我们很难辨别它,只看到一个有毛边的碗,很难看出这个碗是钵式窑具烧制的,还是圈式窑具烧制的,辨别不出来。但是细心想想,还是能辨别出来,就是碗壁接近垂直90度的一定是钵式窑具烧的,成45度的一定是圈式窑具烧的。这就是工具决定造型,这种外型变化实际上是工艺的变化影响的。所以我更希望你们认认真真的把遗物取全,工具取全。发掘的时候要小心,我年轻的时候,想看看支圈组合式的窑具一组能烧多少,就找到粘结在一块的东西,它是封闭式的,把它打碎后我就画了复原图。文章发表得早了,其实那个复原图是有误差的,就是当时我做工作的时候把它刷干净,就以为完了,这个刷子多刷一下,就会把印迹刷掉的。后来发现每个支圈式组合的窑具间隔上,还洒上了一层耐高温的粘土,即它有个润滑层,还有一个隔离层,当年我少画了这个层。没这个层你就打不开了,刷上这一层就是不容易让它粘在一起,所以最后在间隙之间都刷了一层粉末。我是怎么看到的呢,我找到了一件完全封闭的,敲开后我看见,里面还有一层粉末,所以后来我知道错了,那个复原图现在大家都在引用,其实少了一个润滑层,少用了一个材料。

第三,我希望,你们能够区分“五王府”“尚食局”“尚药局”这些款识,什么是北宋的,什么是金代的,它的字体上有什么不同,性质上有什么不同,器形上有什么不同,纹饰上有什么不同,也就是说,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找出金朝的,和北宋的进行比较。因为工艺发展是连续的,不是因为政权变了以后,什么东西都变了。但是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大致上分清什么是北宋人用的,什么是金朝人用的。因为它毕竟是会有区别的,能够有一个小小的界限,能够多说几条道理。我年轻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看到过景德镇的那种渣胎碗吧,这种东西我看大概道光以后就有了,一直生产到解放后,而且到现在还是在这样画,一个纹样,一个造型。那它有没有时代标志呢,你去比较呀,花纹都是一样的,一点都没有变化,一百年都是这样的,后来我就想,它变化在哪里,我们把脑筋放开点想,结果它重要的变化,既不在纹样上,也不在造型上,它是在胎上面。早期的渣胎碗的胎烧成温度低,都是在作坊里面用一种既含了釉又含了坯料的原料,是一种低级的泥巴做的,在低温的窑里面烧的;到了解放后了,都是用最好的泥巴做,所以打开看现代的和古代的纹样一模一样,造型一模一样,但就是胎料不一样,古代的渣胎是真正的渣,现代的是最优质的原料。所以要多费一番心思,根据窑厂、根据釉的实际情况,有时候时代表现在这个方面,另外一个时代又表现在另外一个方面,不一定都表现在纹样上,造型上。

第四个,印花,这是定窑最大的特征,也是我好想知道的一个问题。当年贵族用的瓷器就是耀州窑、定窑瓷器和青白瓷,到任何地方,真正在北宋人心目中,贵族的心目中,最好的、最喜欢用的瓷器就是耀州窑瓷器,就是定窑,就是青白瓷,而龙泉窑都不沾边边,越窑这时候都衰竭了,这些问题不解决,陶瓷史怎么写?(编者按:刘先生刚刚去陕西看了吕大临家族墓地出土的瓷器,以这三个窑口的东西为主,且多带金、银扣,这一情况对刘先生这个观点有较大影响)考古资料可以说明,当时贵族使用瓷器的标准,什么是他们认为是最好。我看了耀州窑瓷器很好,感觉到耀州窑瓷器就是那种黄黄青青的那种颜色。而镶银边的、镶金边的,全部是淡青色的瓷器,天水色,宋朝的那种淡青色,凡是那种颜色都镶了金口,镶了银口。当时在统治阶级者心目中认为这就是最好看的瓷器,宋朝人就是喜欢天水色,喜欢穿淡青色的衣服。从新的材料的标准看,研究宋朝的瓷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刻花式装饰,刻得最好的,最娴熟的是耀州窑,定窑模样单调,不见得刻得最好,这个我是实事求是的讲,景德镇也刻得蛮好的,但是景德镇只有四个纹样是独立的,其他的并不独立,而且刻得并不好,都是受别人的影响。那么定窑是什么好呢,是印花瓷器最好的,印得最清楚,题材最丰富,而且以后的年代,都没有定窑印得好,像景德镇印花瓷器模模糊糊,也不漂亮的,定窑的印花印得好,景德镇没学到,印的模模糊糊的,那么粗糙,那么难看,耀州窑瓷器印的也不漂亮,还要划两下,刻两下,那我就想,定窑的一件陶瓷制品,把它在模子上印出来,它的坯件的含水量是百分之十八,就是有可塑性的阶段才能印出花纹来,刚拉出坯来的时候,拿早了,粘到了,拿晚了又裂开了。就是说,定窑的印花模怎么刻的,是一个重要问题。景德镇选瓷器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代表商人作坊利益的,就是看你的花样是什么样的,另外一个选瓷器的是代表工业资本家的利益的,代表手工业作坊利益的,就是检查你的质量的这种。拿出一个碗来,比如说我拿这个碗,哪里出了毛病,师傅就告诉你,哪里出了问题找谁,比如说这个碗荡釉的时候里面和外面颜色不一致,因为它分工细腻呀,找谁呀?找上釉者,你碗荡釉的时候时间停留过长了,翻过来的时候这个碗就有毛病。如果在景德镇,我就扣你的工资,变形我找谁呢?找拍模子的,印花模的,它印花模要求什么呀,凡是印花瓷器如果发生变形的,错误就出在拍模子的人身上,十个错误有九个错误都是拍模子拍的不恰当,它在拍模子的时候,一定要力量均匀,厚薄要一致,而且还要这样拍打。北宋后期到金代的印花模子,刻好了以后怎么不粘坯,中间是不是有一个润滑层,有一个隔离层?这个问题对现在都有用,我希望解决这个问题。

第五,想了解紫定是什么时间出现的,白定不是很好吗,但紫定很名贵呀。可能我老了,用现代的眼光看都像电线杆子一样,像电池的颜色一样的,不好看,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东西,他们会喜欢这种东西,据说紫定还有印花的,紫定由定窑出现以后影响到全国,任何地方都烧这个东西,景德镇也烧,河南也烧,都烧紫定,很难和定窑区分。把它研究清楚,了解的明明白白,它们有什么不同,光泽度有什么不同,我们老一辈讲到这个问题常说,这个白一点,那个厚一点,到底哪个点,说不清楚。你就要把它弄清楚,现在有检测手段了,要把它量化了,占百分之多少。这个考古报告,要新角度写,不要搞得这个灰一点,那个暗一点,没意义,最后谁都看不清楚,看不懂,最后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我们相信什么。所以我希望做这个的时候搞的好一些,描述准确一些,科学化,规范化,不要停留在模糊学术的阶段,这里我就是希望紫定和黑定的年代分析清楚。

第六,今天有个同学拿了一个带金的小柄子(器盖钮)。关于金彩,早期有一些记载,说大蒜汁调金就可以不脱落。这个是对一半,错了一半。怎么是对一半错一半?大蒜汁,近世是可以调金的,景德镇近世调金还在用大蒜汁,但是是在画的时候用,并不是烧的时候用大蒜汁,其实在烧的时候金彩也会掉的。怎么才不会掉呢,要经过低温烧烤以后才不会掉,大蒜汁是会掉的,这个记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发现描金是定窑发明的,为什么是定窑发明的呢?大蒜汁有北方色彩,我们南方过去画金的时候都用胶水,温度一低它就凝固了,胶水就画不清楚了,就粘住了,只有大蒜汁在零下多少度还不结冰的,所以用大蒜汁描金是极带有北方色彩的。大蒜汁描金是北方描金的标志,只是大蒜汁描的金会擦掉,不会永不脱落的,那金怎么不会脱落呢?就是要在黄金里面加一点铅粉,把金颗磨成粉以后,在金里面加一点点铅,再拿大蒜汁调加了铅的金粉,再把它画到瓷器上,经过低温烧烤才永不脱落。判定是描金还是贴金非常容易,你去测一下有没有铅的含量,一有铅那你就说是描金了。我刚刚讲的大蒜汁,是为了加工的时候用的,但还是发现有脱落的,有了铅加到黄金里面,就烧成了金彩。但它还是要磨的,它烧的时候不很亮的,要用坚硬的玛瑙笔磨它一下才很亮,烧以后再磨,因为有铅的表皮。因此我相信描金技术是定窑发明的,这就需要你们考古的,有意识的引导、指导研究硅酸盐科技的人怎么研究,他们怎么去研究呀?只有你晓得,就是说你一定是带着问题来考古就好办了,这是金彩的问题。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那个三氧化二铁,就是青矾,就是硫酸亚铁,硫酸亚铁变成三氧化二铁,就需要烧烤一下,烧烤一下硫酸铁跑掉了,三氧化二铁出现了红色的粉末,画在瓷器上同样是画不好的,会掉的。我们在上海看到的长命富贵(按:上海博物馆藏铁红彩“长命酒”铭定窑碗),这些红款式,即然金里面加铅,那么同样红里面也要加铅,这就是釉上彩产生的最重要的根据。因为釉上彩简单的很,唐三彩的低温釉,绿釉和黄釉,施在瓷器上就是绿釉和黄釉,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红彩,红彩是指硫酸亚铁,三氧化二铁,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相应的釉上彩技术很有可能在定窑的发掘过程中解决。

第七,我感觉到涧滋村的堆积量不够形成在宋代有那么大销量的窑场,我估计,在这附近还有更大的窑,因为我当年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一点是薄弱的,我感觉到涧滋村的堆积不足以形成在全国造成巨大影响,能够给全国其它地区,甚至包括其他商业区提供产品,因为我想象中,它应该比这个大得多。当年这里交通繁忙的多,成品量大得多,但是我相信这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标志,那是有巨大进步的,从覆烧工艺可以看得出来。

第八,我们在南宋统治区(按:主要指杭州),发现了大量定窑瓷器残片,瓷片上有二次加工的痕迹,上面有“乔位”,有“东宫”款,有好多字是与南宋后妃相关的。这些字都是在定窑瓷器上后刻上去的,不晓得当时用什么东西刻的,而且量相当大(按:本次发掘出土的两件“东宫”款龙纹盘都是在烧制以前的刻款)。我希望你们将来认真写文章,也希望去看看,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南宋统治者非常喜欢定窑瓷器,是不是说亡国的时候,失魂落魄时,还把定窑瓷器拖到南方去?因为也有可能,宋朝的贵族很腐败,把瓷器背着去逃难的,这是一个;第二个呢,是当时宋金贸易的标志,开放了若干个市场,宋金的产品很乱,是不是换来的,从一些小细节可以看出来,南宋宫殿仍然很喜欢定窑的瓷器。最后我就是说明一下,我希望看到作坊,窑炉,主要看人的活动,在作坊里发现的缸(指JCBT1中的大型),如果缸里面是釉的话,那就是分工明确,那就是有专门上釉的工人,拉坯的,利坯的,刻模的,起码看到三个工序没问题,第一个就是拉坯的,拉出毛坯,第二个,用肩膀扛着拿去晾干,拉这个水坯含水量还是有点高,凉至半干,含水量在18%的时候,你要拿去刻模子的,中间有个晾坯的过程,刻了模子以后,第一步就是要干燥,瓷器入窑的时候含水量为5%,干燥了要另外装坯,现在起码可以看到,拉坯、利坯、内外施釉,这是作坊内部分工;还有的分工是什么呢?还有进一步的分工,行业之间与行业之间的分工,属于手工业的个别分工。这里起码两个分工,一个分工,做模子的,技术最高的工人,刻模子的,是不是这里产生了刻模子的分工,第一个就是印花的流行便于批量生产,印花是碗形一致的,厚薄相近的,圈足相等的,规格一致的,便于统一的工具烧造的,第二个呢,就是利坯,在装坯的同一工序。所以印花的出现,覆烧的出现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标志,社会对瓷器需要量极盛的标志,社会对瓷器作坊商业生产大量刺激的标志.

所以考察这个窑址,有两个希望,一个希望讲得清楚,从年代上解决,当年定窑瓷器的发展顺序怎么样,变化怎么样的,这就是考察遗物的一个重点;第二个希望就是通过考察作坊、窑炉等,了解它的生产组合,经济形态等方面的问题。希望定窑考察的精细一点,这么重要的窑厂呀,就是不要草率收兵,窑址是特殊的东西,是洋人没有的,我们有这样好的物质资源,我们要搞的很科学、很精细,搞的人家没有活说,搞的很深刻。我觉得这会在学科建设中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希望大家把这些工作做好。没有了,就这几个希望,说的不好。

 

转自联合考古队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