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弯弓不射大雕
弯弓不射大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47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垂直3000.摄氏1度之十

(2013-10-07 14:52:06)
标签:

李雨

高要

高林

合同

楷体

分类: 在路上ing

 

 

 

爱情合同
  

 

    妻是个美丽得让任何男人都会想入非非的女人,初识她时我是这样看的,到今天感觉依旧。
  大学时,妻和我不在一班。那时只知计算机系有个美貌绝伦的女子,连这也是在熄灯后同舍几个哥们说起的。妻的芳名——李雨,是同舍哥们口中的高频字,常在我耳边留过。
  一天,图书馆静静的阅览室里,正在我诗情迸发,狂草纸面时,对面轻轻一声:“这里有人吗?”我挪了挪书本,“嗯”了一声,扶了扶眼镜,只见两弯柳叶眉恰到好处地挂在一双闪亮的眸子上,静静坐下去的姿势像个舞蹈动作,看书的神态使我很容易便起飞起维纳斯……“真美”两个字极不协调地掉在诗行里,“怎么了”她问道。我忙将两眼移开,明知动作已纯属多余。
  见我不语,她继续看书。一个下午我无法动笔写一个字,心乱糟糟的,总拿眼梢去偷窥正在读书的她。时间变得很漫长也很短暂。
  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美,一种我从未见过用文字写在纸上便淡了的美丽。于是去图书馆的次数较以前更多了,说不清是为写诗还是为再见到她,只是她从未再坐在我的对面。我一次又一次在对面椅子上放本书等她过来轻问那一声:这里有人吗?可再没有过,她似发现了我这个图谋不轨的家伙一样,远远地找个地方坐下,高度近视的我再也看不清那两道弯弯的柔眉了。
  一天晚饭后,出去散步的散步,听夜课的听夜课,屋里只剩了我一人眷写一篇诗稿。突然有人敲门。“请进?”“王俊住这儿吗”一听找王俊,我便知道是那叫李雨的女子,“出去了!”我不奈烦地应了句。“请把这个交与他,好吗?”我转过身去,原来是她,图书馆邂后的她,脸上写着淡淡的忧伤,手里拿着一条金链子。我忙说:“请坐,我们见过面,对吗?”接过金链子一看,是王俊用玩命打工的钱买的那条。
  她静静地坐在床边,我总感觉对面坐的不是图书馆碰见的她,心中很乱,不知说什么才好,但还是带着怨气说:“你不该太让别人难堪?”“你瞎说什么,我一直把他们当朋友,怪只怪他们胡思乱想。”说着便以活泼的目光打量起这充满了各种气味的空间。
  当她的眼光停留在我刚收到的用稿通知单上时,眼睛一亮,“高林,你就叫高林?”我说“对,怎么,你知道我。”
很快,尴尬的气氛被我们的交谈打破了。李雨很好接近的,并不像她的美丽那样让人产生距离感。我们谈了很多,文学、人生、理想、事业和爱情。
  一个冬日,和雨约好了在图书馆见面的,可是我等了一个长长的下午也没见她的影子。那段日子我莫名地心烦,总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其实只是害怕失去她。
  一个静静的下午,霏霏细雨湿透了我的衣和心,一个人独坐在阅览室内漫无目的地翻阅着图书,不顾图书馆规则竟燃了根烟。
  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同志,请注意,这是图书馆。”转过身一看,是雨调皮的模样。她递过一个漂亮的信封,转身走出了图书馆。我漫不经心地拆开信封,一张精美的硬纸卡

爱情合同
   一、李雨和高要在生活上互补长短,互相谅解。
   二、李雨和高林每周去一次卡拉OK厅,两次歌厅。
   三、不能对对方的正常工作交流活动进行干涉。
   四、不能将自己的兴趣凌驾给别人。
   ……
  如果李雨不再爱高林、高林不再爱李雨,那么就让他们的灵魂永生也没有可以滞留的归宿,十年后的今天友好地握手再见。
  鬼丫头又要搞什么名堂,信封里还有一张信笺。
高林: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对于那天我不想解释什么,只想要你知道,李雨自遇到你后只爱你一个人。
  高林,这个合同你看还需要添加什么?按个手印——用心,好吗?
  读到这里,我再也顾不上男子汉的虚荣和脸面,疯也似地冲进雨里。
  之后的日子里,我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一天天走近雨,我的初恋开出了鲜艳的爱情花。大学毕业时,本可以去两个不同的大城市的,我们却携手走进了一个中等城市,为的便是相守一生。
  婚后的日子,我会以一种初恋的余温包围着妻,但一日爸在电话中说:“你不要丢了自己拼命建立起来的事业,你才27岁。”我震惊了。
  于是油盐酱醋的交响曲不再浪漫,我以全部的身心投入到事业中,在忙碌紧张的城市节奏中将日子一天天打发掉,很少有时间陪妻走进那婚前常去的充满茉莉花香的温馨小园。
我和妻之间形中有了一道隔阂,家中没有了和谐,浪漫和精彩,更多的却是吵吵闹闹,甚至大动干戈,几天谁也不说一句话。
  一天妻在收拾书架时说:“高林,你找的那本《史林偶拾》在这儿。”说着便扔了过来,我拍掉落在上面的灰尘,一张纸卡从书里掉出来。
  拾起一看,是那年轻时的“爱情合同”,散发着淡淡的霉味,两个指印已变得模糊不清。我心里一颤一颤地痛,回想婚后的几年,忙于应酬公务,却将年轻时的合同丢在了远离灵魂的角落。
  十年的合同马上就要到期了,只乘几天。在我和妻的感情绿地就要荒芜时,这一纸当初本以为是种游戏的“爱情合同”使我顿然醒悟。
  吃过晚饭,我拦住了正准备收拾碗筷的妻,急急忙忙地洗碗擦地,还亲手为妻泡了杯茉莉花茶。妻眼中充满了迷惑。
淡淡的桔红灯下,妻坐在我对面的姿势,让我重又想起图书馆初见她时的情景。“雨,明天我到单位请假,我们去旅游,好吗?”妻笑笑说:“开啥玩笑,高林,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我说:“你不愿意吗?雨,我知道我已很少陪你了,都怪我太粗心,不要怪我,好吗?雨。”妻说:“再过两天我就要去海南的分公司工作了。”“多久?”“两年!”
  我忙将妻子的手握在手中,“不去,行吗?”妻无语。那一夜我久久不能入梦,刚入梦却做了个妻要和我分手的梦。梦中我大声喊着妻的名字,妻一边摇我一边帮我擦着泪,说:“高林,你哭什么?”我带着梦中的器腔说:“南方的城市很喧嚣,你又是那么美丽的,我梦见你和我分手了。”“我又不是一去不回。”妻嗔道。我把妻揽入怀中,深深的一个吻,很甜很沉醉。
  第二天清晨,我将那续签为一生合同期的“爱情合同”,摆在忙于收拾行李的妻面前。妻看后,两眼噙满了泪花,一字一顿地说:“相信我,林,我会用心续好这一生的合同!南方城市的风,只会传给你我天天想你的消息!”
  妻走了。走时我们都没有泪,只是把爱情合同紧紧地在手中握了又握。
             
         (发表于1995年9月1日《家庭之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