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魅力阳光
魅力阳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50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直播:21岁,我有一个七岁的儿子.第六更

(2012-03-08 13:29:10)
标签:

情感

等我们出来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那个奶茶店很小,外门就几个座位,刚走近就看见两个女生坐在门口的那个座位上,里面一个女生穿着一件粉红色看起来褶皱很多的衣服,头发披肩,应该就是乐乐了。她一个皮质的大包包放在桌子旁边,对王舞说着什么,偶尔吸一口饮料,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我有一些不好意思了,低头看了看儿子,他看起来更加难为情呢,扭扭捏捏的动作。 

我想悄悄地走过去免得引起她们的注意,拉着儿子,谁知刚到门口,明明就像被钉子钉住了一样站在那里不肯进来了。 

我回过头瞪了他一眼,拖了拖,还是拖不动。 

我再拖,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来用劲想把我的手攀开,居然在这样的时候这么不懂事,我真想动手打人了! 

中明籽!”一个声音快乐而试探着在问我。 

我急忙转过头,王舞也转过了身,“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还要我们等这么久啊!”她呵呵笑着站起身。我冲着她们尴尬地笑笑,“这小孩,害羞不敢进来了”,扭过头狠狠看着他,“你真的要我发火啊?” 

他悻悻地被我拉着走了进来,王舞拉过他的小手,拉到乐乐身边,“看,这小孩长得多么漂亮,长大了肯定帅死人了。” 

儿子嘟着小嘴,坐在凳子上,盯着地上,完全不理睬她们。 

“明明,这位是乐乐阿姨,喊一声啊”我陪笑着说。 

明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嘟着嘴仿佛谁欠了他一万块钱一样。我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这小孩,我不是都和他说好了么,再说我这是为了找个工作才这样有的见面,他居然这样不识时务,真想揍他一顿了。 

“呵呵,”乐乐笑嘻嘻地说,“让阿姨看看,唷,小朋友嘟着嘴巴可不好看了,你看你长得多漂亮啊,阿姨抱抱你好不好?” 

这时候王舞端了两杯冰沙笑着走了过来,“明明,你好像是喜欢柠檬的吧,这杯给你,苹果的给你爸爸。” 

王舞插好吸管放到他嘴巴边,“这是勺子”说完把一只勺子放到他手上。 

“啪”,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勺子应声落地,我一看,他不知道发什么疯,把勺子直接甩了出去。看看她们两个人的脸,都有些不知所措,我再也不能压制住心里的怒火了,伸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哇————”一声惨烈的哭声立刻响起,安静的店子里瞬间变得刺耳起来,旁边的人纷纷侧目,吧台里的服务员也望了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明籽,你怎么能打孩子呢?”王舞站起来,用一只手掩住明明的脸,那张脸哭得都已经变形了。她严厉地对我说。乐乐蹲下去,拉着他的小手不停说乖,不要哭了,是你爸爸不好。 

一会儿,店员拿着一个气球走过来,放到他手里,“小朋友,不要哭了好不好。” 

他嘟着嘴巴斜起眼睛看着我,眼泪汪汪的样子,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只好对她们编了一个理由,“呵呵,这孩子昨天把碗打破了,我骂了他一句,就一直和我赌气呢。” 

明明知道我在撒谎,但也没有说穿,仍然不理睬我。 

“教育小孩子要有方法的,不能随便打骂!”乐乐转过头来及其认真地对我说,“我建议你要多看看教育孩子方面的书,你这样带可不行呢,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的”。天!我好冤枉啊我,我哪有打骂他了,我把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骂都舍不得呢,这小子我真是白养了,现在还让我在同学面前丢脸。我愤愤地想。 

这天的旅程一下子就和想象中不同了,孩子都不到我身边来,一直躲得远远的。刚开始的时候她们两人轮流抱着走,我有点看不下去,说,“你让他自己下来走吧,多大的人了还要抱。” 

她们盯着我,“你儿子本来就很小,瘦得简直就是一只手可以握得拢,这么瘦,你都不给他吃饱是不是?” 

我知道女人们RP爆发是相当严重的事故,就不再说话了,你们愿抱就抱着吧。 

走到路口站台等公交车。一群小鸟不停地在旁边大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王舞就和孩子讲着关于小鸟的话题,乐乐也偶尔插上一句话,三个人嘻嘻哈哈的很是热闹。
 
我躲在树荫下,问,“今天准备去哪里?” 

“你说去哪里呢?”她转过身问乐乐。 

“这个……”她想了想,“去纯水广场吧,那里有小孩玩的东西。” 

“你们不用什么都照顾他,他其实都很大了”我说。 

“不是,原本我们也准备去玩玩的,正好明明也去。” 

我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们,明明眼睛都不瞅我一下,光顾着和她们说笑,但转过来想想也好,原本他不是莫名地抗拒乐乐阿姨吗,现在倒不怎么讨厌她了。 

我一个人站在一边听着他们说话,无聊得很。站了一会儿,心里有些不快,走过去对明明说,“你这样撒娇要阿姨抱着,现在爸爸抱你好不好?” 

“我不要你抱!”他斩钉截铁地回答。 

“呵呵”她们两人无故地笑了起来,“你把你儿子得罪了啦。” 

我自嘲地笑笑,又走到一边去,心里觉得很不好受,因为他是我儿子,心里一直把他看做是我身体外的一部分,是和我一体没有分别的,是同一个人,一直都以为自己对他的拥有是占有完全控制权的,对这种挥之即来的亲密极度自信,却没想到孩子也有和我不亲密的一天。我难过地站在那边,我也想和他一样赌气了,不想理睬他,即使来求我我也不想理睬他。 

我们等了好久,车还要没来的意思,大家也都热得不行了。 

“打的过去算了吧”我建议。 

“嗯嗯”她们均表示同意,“我们正有此意。” 

于是招手拦了一辆的士,我坐到前座,准备最后来付钱,她们陆续坐到后座,明明坐在她们中间。 

“去纯水广场!”我对司机说。 

的士飞快地开动了起来,路边的反射着耀眼光芒的高楼,破旧的很有历史的老楼房都快速向后退去。我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着明明,他无聊地看着窗外,注意到我在看他,飞快扫过一眼就又接着看窗外了。看见他这样,我也不再理他了。 

从这里到广场不远,不一会儿,司机问我要在哪里下。 
“就停前面的那个岔路口吧。” 
“好的没问题!”司机说。我朝计费器看了看,正好十块钱,于是掏出钱包,这个时候一只小手从后面伸了过来,手里握着一张十块钱的钞票。 
转过头一看,明明一只手拿着钱包,一只手拿着钞票,“今天我请客!”他宣布。 
见到此情形,两个女生都捂着嘴巴笑着,王舞夸张地笑着说,“明明,好有男人味我真是好爱你!” 
他神情严肃认真,但我没有理他,交了钱下车,他似乎有些尴尬,手伸着放到那里好一会儿才放回去。 
大家下了出租车,走到路上。这片广场很大,但夏天这个时候人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乐乐拉着他,笑着问,“明明,阿姨带你去坐摩天轮好不好?” 
他摇摇头,“那个我去过了,一点都不好玩。” 
王舞问,“那你喜欢玩什么呢?” 
走到入口的地方有一个买冷饮的亭子,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饮料,前面是一台巨大的冰柜,明明又宣布,“阿姨,我去买冷饮给你们吃,我请客!”说完,他拿出裤袋里的钱包,笑着向她们晃了晃。 
王舞急忙对他说,“不用了,你是小朋友,阿姨请你吧。” 
“不,我请!”说完挣脱她的手快速一个人朝着那里跑了过去。 
我笑笑对她说,“随他吧,他今天见到漂亮阿姨很兴奋呢。” 
我远远朝着他望去,正趴在那里指着棒冰和老板说着什么,似乎有些犹豫,我知道这个地方的东西都贼贵,无论什么普通的东西比别的都贵了好几倍,他一定是被这些抢钱般冷饮的高价吓住了吧,于是径直朝他走了过去,来到他身后。 
“那这个多少钱?”他正指着一种冰棍问老板。 
“那个十块。” 
“啊,还是这么贵!”他喃喃抱怨道,“你们这里的东西比我们那边贵好多。” 
果然是这样,我在后面没有看见他的表情,但完全可以想象到他脸上不满和尴尬的表情。 
我站在他身后觉得有点搞笑,拍拍儿子的肩膀,对老板说,“老板,就来四个这样的吧。” 
他转过脸朝我看了一眼,没有再说话,把钱包放进了他的裤袋里。
 
买好后,他手里提着装冷饮的袋子,和我一起朝着她们的方向走去,我突然有点心疼钱了。看看四周太阳还是很大,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一片耀眼的日光当中,刺得人都睁不开眼。我们走着他突然问道,“爸爸,这里好贵,你身上的钱够不够?” 

我没有表情,拍拍他的脑袋,“你不是个大款么,怎么连这点钱都舍不得了?” 

“哼!”他又翘起了嘴巴。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说的,但是话到嘴边了不知怎么变成了讽刺的了。 

说完有点后悔,儿子这是关心我呢,我居然来讽刺他,歪过身子看看他的脸是不是很恨我,他转过脸去又不理我了。 

“我说你们两父子,怎么看上去都不亲密啊?”乐乐坐在那个有遮阳棚的椅子下笑着问。 

我们走过去,明明坐到离我远远地角落边上去了,我发完手里的冰棍,对她说,“小孩子有小孩子脾气,我可受不了。” 

“你怎么能这样呢,明明真的好懂事好可爱,被你这么带下去我还真是担心呢。” 

“嘿嘿!”我傻笑了两声,心想其实我和儿子关系好着呢,你才看到这么一点怎么会了解,就说,“他就是今天闹别扭呢,平常我们还是很不错的。” 

“呵呵,”她笑,“我越看你们越不像父子,就像每天要斗气吵架的兄弟一样,人家父亲都很疼爱儿子的,但你们看起来就像有仇一样。” 

“他们平常还是很好,明明小小年纪即会做饭又会煮面,我平时就喜欢去他们那里吃明明做的饭。”王舞插嘴夸奖明明。 

“呵呵,”乐乐笑了,“真懂事啊,说实话,我好想做他妈妈好好疼爱他!” 

没有理他,我一个人走了回去,好累好累,要回去好好睡一觉了。 

打开门,直接扑到床上,又累又困,刚沾上枕头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里又有很奇怪的东西出现,很奇怪,最近老是梦见一些乱七八糟非现实的东西。 

梦里有一片海洋,无边无际,我在海洋里飞速地向前滑动,滑翔的感觉,那种速度,真正的自由,没有任何负担的甚至比飞起来的感觉还要好还要真实。转个弯,潜到水面下,四周都是湛蓝湛蓝的海水,里面看起来波光粼粼的,才发现自己原来变成了一条鱼儿,全身都是漂亮的花纹。我得意地游啊游,游啊游,突然想起,我孩子呢?我孩子哪里去了? 
这时候旁边出现了一条小鱼,和我一样的花纹,我问,“你是明明吗?”,用的是鱼类的语言,一种近似于嗡嗡的声音。好神奇,我居然用人类的思维在翻译鱼类的语言。 
他兴奋地摇摇尾巴,紧紧地跟随着我的脚步——应该是尾步。 
我们一起在大海里畅快地游动着,这是一片多么浩瀚无边的海洋呵,干净得近似于清澈,各种各样成群的五颜六色的鱼类在我们身边穿过。大家相处那么和谐,那么快乐,那里真是一个愉快的乐土。 
我就是这样,做美梦的时候就会被吵醒,那种给人感觉很轻松的梦,醒来后还回味无穷,但每次都想接着睡,却再也回不到梦境里去了。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首先看看时间,都下午六点多了,觉得很遗憾,这样的美梦又被打断了。 
“喂,小明?” 
“嗯,你打扰我的美梦了!” 
“呵呵,你儿子吵着要回来,我们好说歹说他都坚持要回来,我们现在都到你下面这个坪里了,你下来接吧。” 
我顺道走到窗边,看见他们三个人站在楼下,王舞手里拿着手机,抬着头,但是没有看到我。 
“嗯,好的,我下来了。”说完挂了电话,这小子,不是在别人家惹什么事了吧,为什么要回来,。 
穿好鞋,下了楼。王舞朝着我招手,我朝着她走过去。 
正想说话,王舞笑着说,“你儿子一定要回来了,说什么也不肯留下。” 
“你是不是在阿姨家惹事了?”我拍拍他的脑袋。他抬头看看我没有开口。 
“没有,他可乖了,一个人在那里规规矩矩地看电视,刚才正要去买菜做饭,他就要求回来了,怎么留都不肯。” 
“呵呵,”我笑笑,“他可能是怕生吧。” 
“不是!”乐乐神秘兮兮地问我,“你猜你儿子为什么一定要回来?” 
我说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她顿了一下,“明明说,他要回来做饭给爸爸吃,他说他爸爸连饭都不会做呢。” 
结果我们三个人就都大笑起来,笑了一阵,后来发现越笑越不能控制了,我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笑得太厉害,眼泪都快出来了。 
转过头看看明明,一副很认真的模样,很奇怪地看着我们。拉过儿子,我把脸贴到他的小肚子上,抱得紧紧的,儿子,这真是我的儿子,儿子果然和他爸爸才是最亲的。 
揉了揉眼睛,把儿子抱在手里,我站起来对她们说,“那我们先回去了。”
我抱着儿子,朝着我们住的那栋楼房走去,傍晚了,入门口很多人进进出出,有一丝丝的晚风。 
我低头看看他,虽然看不到脸,但却感觉到很安静,我笑着说,“我抱着一个大毛毛,这么大了,我还抱在手里。” 
明明听了,扭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脸,歪了歪身子,似乎还要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看来明明也不是那么记仇嘛。 
上楼梯的时候,我把他放下来,“下来走算了吧,你这么沉,抱上楼去爸爸骨头就要散架了。” 
他没有反抗,很顺从地滑了下来,牵住我的手掌。 
我突然想到,儿子还回来煮饭给我吃,但是家里什么菜都没有了,他要是不回来,我是打算饿着睡到明早上的。 
“明明,家里现在又没饭又没菜,我们去买菜吧?” 
“爸爸,我们去买面吧,我下面条给你吃?” 
“嗯,”我点点头,“呵呵,要不我都不想吃了呢。” 
饭桌上,我告诉了明明我们就要去福建的事情,但不是他原来呆的那个地方。 
他仿佛也已经猜到了,我说,“明明,过两天我们就一起去福建了。” 
“会去看婆婆吗?”他急切地问道。 
“嘿嘿,好啊,我们买一点礼物送给她。” 
“好啊好啊,”明明看起来很开心,“其实我早就想去看看她了,婆婆对我很好”,他说。 
接下来准备出发的那两天里小事不断,首先是跑去民政局的时候被告知等待审批跑了好几个地方,结果不是忘了这就是忘了那,路上也遇到了好心人,在一个分局里正好遇到一对也有事情的老夫妇,自己开车来的,主动邀请我和他们一起。 
他一见我就说,“你是学生吧,正好我们也要赶去尹秀区分局,我捎你一程。” 
然后跟着这对老夫妻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到了才发现,中间漏了一个局没去,没法办还要回去,结果那好心的老爷子显得很是受伤,唉唉了半天,说真是可惜啊,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2012年3月8日 13: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