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回民历史记述之-马良、马良胡同与什刹海清真寺(一)

(2012-02-13 12:24:20)
标签:

杂谈

分类: 依泽马氏

马良、马良胡同与什刹海清真寺(一)

 马良公八世孙 萨里哈·马名峻

    摘要:本文根据现存的一些历史资料考证了北京市西城区什刹海清真寺的建寺历史及地理历史沿革,特别是创办该寺的笔者高祖山东阿訇马良公及其后裔的情况,论证了创办于清乾隆年间、位于北京西城区什刹海地区的什刹海清真寺与马良胡同和马良公的关系,为今后什刹海清真寺的重建提供了一份历史依据。

    关键词:马良胡同;什刹海清真寺;回族家谱;依泽马氏研究

 

    座落在北京城西北的什刹海美丽清秀。鸟瞰古城苍翠大地,红墙黄瓦的皇城北面,仿佛一串翡翠项链:曾经的太平湖、积水潭、后海、前海(什刹海)连接皇城内府的北海、中海、南海,碧绿剔透。其中蕴涵着丰富历史文化古迹的什刹海被人们盛赞为京华胜地。

    自古以来,什刹海就是北京城内景观的一颗明珠。在元代,这里是漕运码头,大运河的终点,“东西亘二里余,南北半之”,船只云集,“舳舻蔽水”,繁华一时。明清时历代王公贵族在此争建官邸、王府,于是沿岸又多了许多亭台楼榭、名园古庙。文人墨客乘船游览,对酒当歌。以后成为北京城内市民百姓聚集的地方。

    什刹海地区不仅蕴藏着较高的自然环境、历史、文化、艺术等综合价值,而且代表着北京自元以来700余年中国统一政权的都城核心区的文化脉络和主体人文精神风采;是老北京士大夫的世代集聚地、老北京原住民世居地,在漫长的历史沿革中,海子、王府、胡同、四合院,与北京浓郁的人文特色和民俗积蕴一起,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著名文物专家谢辰生认为,什刹海地区有悠久的历史,有货真价实的古迹和遗址,不需要假古董。恢复原来的历史景点,要有历史依据。不能凭主观随意确定

    什刹海边有个天然的黄金三角,由什刹海东南的前海南沿斜边与地安门外大街、地安门西大街的两个直角边构成。一般都了解,这个黄金三角中,最北端是位于地安门外大街中段的地安桥(俗称后门桥,清代以后门桥为界:北到鼓楼,称为鼓楼大街,南边到地安门,称为地安门外大街),南端是地安门(1955年拆除),最西端是西步粮桥、荷花市场等,与前海南沿平行的白米斜街11号有清末重臣张之洞故宅;陈宗蕃在《燕都丛考》谈到:“自地安门外循皇墙而西为西不压(步粮)桥,.......桥之北为十刹海,其东曰白米斜街,张文襄之洞故宅在焉。北曰马家大院,南曰乐春坊。”这里的马家大院是指位于张之洞故宅北侧、前海南沿东北方向后门桥边的马良胡同(旧称马家大院、马良大院)。而作为本文主要讨论的另一个地方也位于这个黄金三角:坐落于前海南沿南侧5号院的什刹海清真寺。见附件一、附件三。

    作者刘亚的短文《什刹海往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朴实的文笔描述了什刹海畔的儿时往事:“20世纪三十年代,我出生在北京什刹海前海南河沿,并在这里长大,出门就是一条围着什刹海的小河沟,河边种着柳树。向东北望去就是鼓楼和钟楼,高大、庄重、肃穆、矗立在远方,风平浪静的日子,倒影映在水中更是好看,我常凝望着它出神,虽已听不到它的鼓声和钟声,想象中一定有过它的辉煌,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向西北望去是会贤堂饭庄,是文人雅士聚会的地方,夜晚有时灯火通明,还能隐约听到猜拳和欢乐的笑声…… ”。

    她接着写道:“南河沿最西边是座冰窖。冰窖胡同北头是个清真寺,院子很大、很清静,每逢作礼拜,到清真寺来的人有的穿着长袍、马褂,拄着文明棍,有的衣衫褴褛,在寺门前等着讨要施舍。阿訇是位长者,头戴白帽、留着胡须、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每到夜晚,常听到寺院里悠长的颂经声。”让我们这些没有见过过去的什刹海的人,眼前出现了一幅多么恬静的景象,也让我们“见到了”当年的什刹海清真寺。这座什刹海清真寺始建于何时?又是何人所建呢?

    据2004年10月13日北京市《社情民意》第186期援引东城区民主党派人士反映:什刹海清真寺建于乾隆年间,占地数千平方米,砖木结构,绿色琉璃瓦顶,古色古香,既有穆斯林清真寺的民族特色,又与什刹海美丽风光浑为一体。

    著名大阿訇王静斋在其生平回顾《五十年求学自述》中写道:“民(国)五(年),任北京地安门外什刹海寺教职。该寺创自马姓…… ”。

    根据什刹海研究会、什刹海景区管理处编撰的《什刹海志》载:“清乾隆年间山东恩县马良建小清真礼拜寺……”。段炳仁主编的北京地方志风物图志丛书《什刹海》篇,编著者赵林采用此说。新近付梓的《北京志稿》亦用此说。据说此说法源于什刹海研究会刊物《什刹海研究》第四期刘季人的文章,但本人未找到这篇文章,所以无从评述。另想通过北京市西城区志办同志找到刘季人老先生,也未能如愿,作为研究者确有些许遗憾。

    另据《北平忠恕堂马氏宗谱》记载:忠恕堂马氏明代始祖仲良公的后代“十四世祖马良公,乾隆十年由山东德州恩县白家庄迁居北平地安门外”,建什刹海清真寺,马良公长子马仪模任清真寺以妈目,按照中国伊斯兰教“子承父职”的规制,后代福隆公、九思公继任教职,据《什刹海志》:“道光十年(1830年)马良之孙马九为置黄姓房产一处,将礼拜寺扩大重建”,此处“马良之孙马九为”应为“马良之玄孙马九思”。

    什刹海清真寺创立者为马良公。次任教长为马良长子马仪模以妈目,后继教职的据考应为马良公后代马福隆、马九思。道光后来年间,九思公长子春荣公不幸遭贼攀,为避祸率五子三女迁居前门外万宝斋古玩铺经商度日(三子马守龄曾有一段时间落魄暂居哈德门外四棵树)自是后话。虽世事变化,但马良所创什刹海清真寺历经沧桑,还是延续下来了。

    如前所述王静斋阿訇在其生平回顾《五十年求学自述》中谈及:“民(国)五(年),任北京地安门外什刹海寺教职。该寺创自马姓,年久失修。经余募集巨款,重建南讲堂,并彩画北讲堂、大殿等等。……当此期间,曾赴上海为什刹海寺募款,得薛智明阿衡介绍,成绩尚属不恶。”可见王静斋阿訇在三年间(1916年-1918年)曾任什刹海清真寺教职。王静斋阿訇是中国著名伊斯兰经学家,民国十年曾为天津马仁圃、马步瀛八修的河北青县《崇伦堂马氏宗谱》作阿文序,文中谈到:“我从一位资深老者那里了解到:中国穆斯林的家谱大都不能确定,只有马姓。……祈求伟大的真主赐予全体马氏族人健康长寿”。可见王静斋阿訇心目中的马姓就是崇伦堂马氏,接续《崇伦堂马氏宗谱》北京一脉的《北平忠恕堂马氏宗谱》,是马良公七世孙马有馨、字少辰修撰,《北平忠恕堂马氏宗谱》是依据《崇伦堂马氏宗谱》于民国二十年修订的,民国时期穆斯林文人陈振家、字鹭洲作序。陈鹭洲是北京回民中著名的穆斯林国学家,精通古文,曾与王静斋阿訇合作,参与润色王静斋阿訇的甲种译本《古兰经译解》,据说解放后曾给毛主席写信,自称“文贫”,得到过毛主席的稿费馈赠。

    自清乾隆朝起河北、山东阿訇闻名华北,如王静斋谈到的“北钊李”和“沧州李”时曾说过:“在亡清乾嘉年间,由(北钊李)李二爷起极享盛名”,“沧州李自亡清道光年间的李四爷开始,名震华北。”来到古都北京设铎讲学的山东阿訇历史是很悠久的,“自古山东阿衡在故都颇占势力”。而在北京创办清真寺(什刹海)、而且冠名当地(马良胡同)的山东阿訇唯有马良公一人而已。

    王静斋阿訇在《中国近代回教文化史料》一文中谈到:“当笔者入故都时,著名的老阿衡只有韦大爷(在德胜门大关)、回履祥(在后门什刹海)、“邋遢李”(在西城粉子胡同)“,提到了回履祥阿訇“在后门什刹海”清真寺掌教,并作了重点介绍回老是山东某县赵家庄人自求学而至传学,五六十年之久,多在北平。幼年求学,从过王守谦老人家、临清的黑五筛海,为山东派阿衡中学业充实、极讲外场的一位好老。同文中还提到“于勉斋老阿衡:讳志诚,山东恩县满庄人。幼年求学,最初从其先君(讳长明),后从北钊李二爷。曾设铎于北平禄米仓、什刹海、平东北务、大厂、陈辛庄、宣化、北平教子胡同、前门笤帚胡同、天津北寺、平南安育、河间等处。“先是继老阿衡之任,在故都什刹海(清真寺)讲学,学员方面有王长庚(宿魁,山东恩县人)诸人(王原是老阿衡的学生)。”在《中国回教掌故》一文中还提到“在地安门外(什刹海)有刘七阿訇(殿卿)”,还提到“于勉斋“在故都后门(什刹海)继父任开学”,说于老的“父亲名长明二字,是王四爷的高足,曾在后门(什刹海)开学”。共提到“回履祥、于长明于勉斋父子及刘殿卿四位阿訇曾在什刹海清真寺任职讲学,前三位时间当在1916年之前,后一位应在30年代前后,海里凡(学生)有王长庚等。

    据北京档案馆藏北平社会局档案J2-2-397:社会团体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中国回教协会北平分会各机关团体名单》载:什刹海清真寺现任教长:李秉真。据北平社会局档案J2-2-398:社会团体民国三十五年(1945年)《中国回教协会北平分会各清真寺教长等关于改选理监事的公函等》载:什刹海清真寺现任教长:马凤池,五十五岁,以妈目,阿訇:王炳堃。并用“北京什刹海分会”圆形印鉴、“什刹海清真寺”方形印鉴、阿訇“李秉真”方形印鉴。根据王静斋阿訇在《中国近代回教文化史料》谈的的在古都北京讲学的“沧州李”叔侄十余人中,曾提到过的:李希真、李明真、李守真、李朝真,笔者由此认为李秉真阿訇应该亦是“沧州李”真字辈族人,李秉真阿訇曾设铎于呼和浩特清真东寺及东北各地。

    另据唐宗正所作《北京市清真寺调查(之六)》鼓楼清真寺时谈到:“一座礼拜寺的完成结束了三座庙宇!王炳昆(堃)教长的魄力建树了今后光荣!”,介绍“本寺教长王炳昆(堃),本年(1939年)五十七岁,鲁商河籍,为故名教长王友三之高足。人品流洒,乃一极开通之阿衡也。自受幛后,即游学华北各地。因脑筋灵活,故只以一般江湖常情无不知其内中底蕴。民国九年时,至山西运城,曾发起将城内马王庙改建礼拜寺,并得晋省教育厅长马君图氏之助力不小。至民十二后返抵北京”。而且刊载此文的《回教月刊》第2卷第2期(1939年7月)亦载有另刊《鼓楼清真寺写真专页》,有照片11幅:据说其中有珍贵的王炳堃阿訇照片一幅。

    关于民国三十七年(1947年)前后什刹海清真寺以妈目马凤池情况。据《北平忠恕堂马氏宗谱》记载:马良公六世孙有桂公,字凤池,北京长门守信公四子,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正月初二生,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恰好虚龄五十五岁,以妈目,原配夫人钱氏(山东临庆州人),生一子(名志才)五女。亦是马良公后人。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在回忆录《一户侯说》中的<三姐和晁师傅>一节中提到过的曾帮助他的马凤池阿訇女儿“三姐”:“对着鼓楼市场东边出入口路东那门儿,有一家姓马的,那人叫马凤池,是个阿訇,我们管他叫马大爷,马大爷的女儿,我们管她叫三姐。”侯宝林先生谈到马大爷女儿“三姐”的帮助,从心眼儿里感激,“我心里说,三姐真是好人。”

笔者2006年春季探访什刹海清真寺时,有幸造访了仍居住在寺后老宅的李秉真阿訇的后人(以后在本文写作过程中,又曾多次打扰):李阿訇的大女儿(已是八旬老人)和老人的儿子王斌,这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家庭。老人垂垂老矣,但精神矍铄,往事记忆犹新,忆及什刹海清真寺故事,仍能娓娓道来,老人曾提到在父亲李秉真阿訇之前在什刹海清真寺担任过教职的还有李怀真阿訇(李秉真的三哥)和杨三阿訇(名不详),以及马凤池马以妈目小李秉真阿訇一岁,王炳堃阿訇小李秉真阿訇三、四岁等情;马以妈目当时住在旧鼓楼大街的前马厂胡同14号(笔者后勘:上世纪70、80年代原址已拆除建楼,未见马凤池后人);上世纪58年街道办工厂,占用什刹海清真寺,马李诸位阿訇各自回家。据老人回忆担任最后一任什刹海清真寺教职的是以妈目马凤池、阿訇李秉真、海里凡刘文亭、寺师父穆师傅。不幸的是后来面对“文革风暴”,李秉真阿訇不堪精神压力,身体日渐不支,不久即认主归真。老人还曾谈到了久郁心中的愿望:那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重建的什刹海清真寺,为穆斯林提供礼拜的方便,再现古寺胜地的光辉,58年老人就因为上书直陈胸臆,因而遭遇不公正指责。但令人遗憾的是直到前年老人归真也未能看到这一心目中的盛事。

老人的儿子王斌教授亦是非常教门的穆斯林,一位受人尊敬的“哈吉”。王斌教授非常支持笔者对于什刹海清真寺的“业余考察”,他言谈话语之间,洋溢着对外祖父李秉真阿訇人格魅力、教门修养及风度仪表的崇敬之情,令人感动。交谈中,王斌教授让笔者瞻仰了李秉真阿訇珍贵的遗照丰采,据笔者了解这是唯一存世的、曾在什刹海清真寺担任过教职的阿訇照片。李秉真阿訇曾作为北京市穆斯林的代表出席了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一日举行的中国伊斯兰教第二次代表会议,受到毛主席、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由于李阿訇后人的慷慨相赠,我辈才有幸在50年后见到李秉真阿訇的丰采(见附件一李秉真阿訇照片)。

另外笔者还了解到王斌教授的父亲王宝龄阿訇师从李秉真阿訇,亦在什刹海清真寺学习生活多年。在后来的造访中,笔者还幸运地遇见了王斌教授的二姐,一位从教多年的特殊教育工作者,已届六旬,业已退休,但谈到当年的什刹海清真寺时她仍充满了激情,仿佛回到了孩提时代。在她儿时的记忆中,什刹海清真寺是一个多么熟悉的所在,仿佛鲁迅回到了儿时的百草园,一草一木,一砖一石,不只是大殿讲堂,不高的门前小影壁、院内的月亮门,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历历在目,院内有几棵树,哪棵是老槐树,哪棵是楸树、棵棵都犹如在眼前,在她的描绘和引导下,我眼前浮现出当年什刹海清真寺的“真实影像”,也绘出了一张什刹海清真寺的建筑平面草图(见附件三)。笔者此次访问收获颇丰。

    另据笔者搜集到的全国抗美援朝期间一份北京市四十九坊清真寺教长代表北京七万伊斯兰教徒抗议美军暴行的文章资料(文章签名部分见附件四)中,代表什刹海清真寺签名的是王秉钧阿訇,届时王炳堃阿訇代表签名的是鼓楼清真寺。

    至此根据笔者了解到的情况是,曾担任过什刹海清真寺内教职的是:自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马良公创办什刹海清真寺至公元1958年的210余年中在什刹海清真寺一直由忠恕堂马氏先人担任“以妈目”,如:马良(首任)、马仪模、马福隆、马九思(马九为)、马春瑞、马守信、马有桂(字凤池)(最后一任)等。担任过阿訇等教职的除前期不详外,自光绪年间以来应有:回履祥、于长明、于勉斋、王静斋、刘殿卿、李怀真、杨三阿訇、李秉真等,做过其他寺内教职的还有刘文亭、王秉钧、王炳堃、王宝龄、王长庚等及“寺师傅”穆师傅等。

马良公所创什刹海清真寺历史上是否一直在现在地址?即什刹海前海南沿5号呢?据《什刹海志》载:“寺坐西朝东,现存礼拜堂三殿,南有讲堂。”未谈到王静斋阿訇述及的北讲堂,但谈到:寺坐西朝东,这句话很关键,从什刹海前海南沿现场观察及李秉真阿訇后人的回忆,该寺原有两个门,正门是坐东朝西,旁门是坐南朝北,寺外墙是与前海南沿平行的斜边,而寺内殿房却是正南正北的正房,清真寺的西边胡同为白米北巷,北面后面是民居,从何种角度也无法称之为“坐西朝东”,这究竟如何解释呢?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也不难,从什刹海清真寺现在地址大门出发,沿前海南沿向后门桥方向前行约200步即可到达“马良胡同”,这条“马良胡同”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由“马良大院”改为现在名称的,坐落在后门桥边的马良大院是马良公到京时居住的祖居,但是否还是什刹海清真寺的旧址呢?现在无法准确答复,但北京忠恕堂马氏俗称“后门桥马”,简称“桥儿马”,马良胡同东口在地安门外大街,某位记者在《又见清流穿桥过》一文中曾经这样描述:“年近90的康玉英老人家住马良胡同,出门就见后门桥”。而“马良大院”才是坐西朝东,紧邻后门桥(万宁桥),马良胡同另一出口即在前海南沿。可以推测,马良公乾隆年间初创的什刹海清真寺,位置似应在现在的马良胡同(马良大院),推想初创时该是马氏家寺,很快向周边穆斯林开放、发展而成地区(教坊)清真寺,马良故宅应与清真寺比邻而居,清真寺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院落,规模较小。现在的马良胡同中间还有一棵长势良好树径达一米的“古树”(本想与北京园林局联系了解树龄树种),是否为马良时代的见证树呢?但2006年早春时节笔者再次探访马良胡同时,偶遇几位马良胡同老住户,据他们介绍,那棵大树是六十年代的栽植的,生长非常迅速,没有太长历史,因之此一线索乃断。

《什刹海志》记载:“道光十年(1830年)马良之孙马九为置黄姓房产一处,将礼拜寺扩大重建”,我认为此处所说“黄姓房产”应该为什刹海清真寺现址。但这里“黄姓房产”...可能为富庶人家大宅院,而此地可有这样的人家吗?据《燕都丛考》第六章内五区各街市文中引述:黄富民<礼部遗稿>:“先勤敏公赐第在地安门外”,<顺天府志>:“黄富民,黄左田钺之子”。据考:清初当涂人黄钺(1750年~1841年),字左田,清乾隆五十五年进士,官至户部尚书,工诗文,由于勤政敏学,多次受到皇帝褒奖,嘉庆、道光年间,赐第在地安门外,三次太医视疾,妻丧蛛谕赐慰节哀”。道光五年(1825),黄铖76岁,请求归休。宣宗“温旨慰留”。次年,又申前请,获准荣归。道光二十一年(1841),逝于芜湖。宣宗悼惜,追封为太子太保衔,入庙祠,建贤良祠,按尚书条例抚恤,谥号“勤敏”。时间上十分吻合,黄钺道光六年获准荣归故里,离开地安门外的赐第府邸,道光十年马氏就在什刹海前海南沿置黄姓房产扩大(似应为迁址)重建前因后果多么巧合。这是现在唯一可考的黄姓房产源流,如果此说可证,亦可说明现在的什刹海清真寺旧址即是当年黄钺赐第的庭院旧址。谈到这些笔者颇有感概,更多人知道美丽的北京,有无数的古迹名胜,令人倾倒,而更多的北京人并不了解美丽的“什刹海清真寺建于乾隆年间,占地数千平方米,砖木结构,绿色琉璃瓦顶,古色古香,既有穆斯林清真寺的民族特色,又与什刹海美丽风光浑为一体。”当然关于什刹海清真寺的掌故和传说,不仅在北京回族穆斯林中少有流传,而且可证可考的史实更是鲜人知晓。

    关于马良公后人的记载。《北平忠恕堂马氏宗谱》(附件二)载:“马良公迁居北京地安门外乃立塋于京西四王府村乌鸦寺,传至近代宗族日盛,分居九城,另立塋地至七处之多”,除四王府(看坟人王有林)外,还有朝外八里庄礼拜寺后、西三里河洪茂沟村东北倒影庙(看坟人赵鹤亭)、九天庙等。据了解什刹海黄金三角中至今还有马氏后人居住,但至民国时期马氏后人已散居京城各处,除桥儿马外还有,如彰仪门内大街悦来木店马氏、哈德门外辘轳把马氏包括前门外震兴源马氏、大夫马(马有忠)、前门外廊坊二条万聚斋马氏等等。子孙繁衍日盛,国内足迹遍及华北、西北、江南各处乃至港澳,国外英美德加拿大均有族人。《北平忠恕堂马氏宗谱》还记载:马良公,“有二子,长子仪模公,以妈目。次子名未详,关东落户”。可见还有子孙落户东北地区。这里多说一句,马良公次子虽名未详,但重要的记录是:关东落户,根据东北地区清真寺的历史记载,前清乾嘉朝代不少河北沧州、山东西部回回闯关东落户东北各地,如辽宁丹东、凤城等地清真寺,常聘请北京山东河北阿訇到当地设铎讲学,落籍当地的情况是很多的。可以设想,马良公次子作为穆斯林阿訇世家,似应自小受过良好经堂教育,成为阿訇,游学东北,“落户关东”是可能的。

  据前述笔者所考,不管采用何种说法,什刹海清真寺现址确是真实可考“货真价实的古迹和遗址”。前据2004年10月13日北京市《社情民意》第186期援引东城区民主党派人士反映:什刹海清真寺建于乾隆年间,占地数千平方米,砖木结构,绿色琉璃瓦顶,古色古香,既有穆斯林清真寺的民族特色,又与什刹海美丽风光浑为一体。1958年大跃进时期,该寺被改为厂桥街道玻璃管厂(笔者注:应为仪表厂),目前因年久失修,原建筑已基本被毁。文革后,穆斯林群众不断向上级部门反映,要求恢复什刹海清真寺,十几年前终于有了结果:占用该地单位全部清退,该地挂上了北京市伊斯兰教什刹海清真寺筹备处的牌子。广大穆斯林群众非常高兴!笔者在走访中也听到居住在附近的穆斯林群众的心声:希望迅速修复什刹海清真寺,使附近的穆斯林特别是年长者可以就近礼拜,使什刹海清真寺又可以成为京华胜地-什刹海的古老胜景。修复什刹海清真寺,这是件利在当今、功泽后世的大事。笔者在写作过程中听到了什刹海清真寺在关闭50年后预计在2007~2008年间重建的消息,真是喜出望外,更促使本人坚定了探佚此事、完成本文考证的决心。但是,直到本文寄出,什刹海清真寺旧址的围墙内仍然是一片荒凉,“老北京胡同游”的三轮车还在那里进进出出,碾压着我等翘盼已久、日渐老化的神经。

 

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总导演胡枚说过,乔家大院的建筑,这座乔家先人的祖居,饱含着先辈厚重的文化生活底蕴。透过大院的一砖一瓦、一石一树、一碑一匾,可以看到几百年前先人的步履艰辛。透过马家大院、马良大院、马良胡同进而映入眼帘的什刹海清真寺,也让我们看到家族、民族与国家深厚的文化底蕴,“咏世德之峻烈,颂先人之清芬”,我等浏览《忠恕堂北平马氏宗谱》,引出马良公与什刹海清真寺的一段掌故,深有感触:家乘犹国史,更多的人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少数民族人士,拿起笔来,回忆家族民族的历史掌故点点滴滴,才能汇成国家民族的历史长河。而国家民族的历史正是积累了万千国人先人的身世、家世,才构成了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与历史。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