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佛子李之柔
佛子李之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李之柔:跟曹雪芹学诗系列《断不可学这样的诗》(原)

(2020-09-24 15:33:00)
标签:

曹雪芹

红楼梦

林黛玉

文化

分类: 诗词

作者李之柔


《红楼梦》中香菱说:“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问题来了,历史上陆游不是大诗人吗?为什么林黛玉不让学呢?还是先看正史中怎样说。据《宋史》记载:(陆游)起知严州,过阙,陛辞,上谕曰:“严陵山水胜处,职事之暇,可以赋咏自适。”再召入见,上曰:“卿笔力回斡甚善,非他人可及。”大意是说,陆游被起用为严州知州,路过皇宫与宋孝宗辞别,孝宗赵昚告诉他说:“严陵山水很美,公事之余可以赋咏自娱。”再次召见他时还夸赞:“你的文笔善于变化,不是他人可以相比的。”大儒朱熹在《答巩仲至书》中写道:“放翁老笔尤健,在今当推为第一流。”在一个重文轻武的时代,让帝王和同僚这般评价,不难想见诗人的才华和声名。即便在几百年后,近代学者梁启超《读陆放翁集》依然作如是说:“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集中十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从古至今,诗坛好男儿要数陆游,大诗人的魅力于此可窥一斑。据统计《剑南诗稿》存诗9138首,陆游堪称诗人之最(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类似弘历之流可直接忽略),有学者推测,他写过的诗词,至少有三万首,佳作多多。

(作者李之柔 发表于2020年9月24日《解放日报》)


(作者李之柔 发表于2020年9月24日《解放日报》)


这么优秀的诗人,为什么作品会被林妹妹批评为“浅近”呢?答案也在人们的评价中。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他的“好”造成了他的不好。刘克庄在《后村诗话》认定:“古人好对偶,被放翁用尽……近岁诗人,杂博者堆队仗,空疏者窘材料,出奇者费搜索,缚律者少变化。惟放翁记问足以贯通,力量足以驱使,才思足以发越,气魄足以陵暴。”陆游诗作之多,很少人能出其右,故而自我袭蹈、“缚律者少变化”在所难免。重读一下香菱喜欢的两句诗,再来看看如下几句:活眼砚凹宜墨色,长毫瓯小聚茶香(《闲中》);韫玉砚凹宜墨色,冷金笺滑助诗情(《秋晴》);墨试小螺看斗砚,茶分细乳玩毫杯(《闲中》);香缕映窗凝不散,墨丸入砚细无声(《掩户》);砚池湛湛一泓墨,衣焙霏霏半篆香(《龟堂避暑》)……何其相似的意象。出手过多过快,纵使“笔力回斡甚善,非他人可及”又当如何,他不但用尽了“古人好对偶”,还透支了自己的“才思”,乃至诗题都懒得斟酌,出现了大量重复,如《杂兴》《杂感》《秋思》《秋兴》等就有数十首……令人瞠目。


其实,陆游深知自己的短处,只是难以克服。他认为“法不孤生自古同,痴人乃欲镂虚空。君诗妙处吾能识,正在山程水驿中(《题庐陵萧彦毓秀才诗卷后二首其一》)”,说“外物不移方是学,俗人犹爱未为诗(《朝饥示子聿》)”。一般喜爱律诗的诗人或读者,往往过分关注颔联、颈联的奇巧,从而忽视立意,在陆游看来,不应该去迎合世俗趣味,呕心镂骨的真心要用在寄意自然上。《毛 诗序》有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红楼梦》中宝钗也讲过类似的话:“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兴写情耳。”兴也好,情也罢,“志”是首要的,此乃诗人之“识”,立意要由衷而发,心无所感,笔无所“志”,又谈何生花呢?失去了“真”,即便名头再响,恐怕也会“浅近”吧?


作为第一流的诗人,陆游的很多七律、七绝都为人所称道,就“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一联,也算得上刻画细腻,即便在当时,能达到如此水准的诗人也不多见。但是,同他的佳作相比,未免流于油滑,开合不足,格局境界也偏小,似是消磨时光的敷衍“浅近”之作。(作者:李之柔 刊于2020年9月24日《解放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