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小锋的台前幕后

(2012-03-13 19:43:38)
标签:

杂谈

分类: 何小锋教授
(在网上看到了这篇关于何老师的文章,让我思考了很久,感触很多,和大伙一起分享哈!)
 
何小锋的台前幕后

(这条文章已经被阅读了 2253次) 时间:2002年08月14日 09:37 来源:刘涛原创-财经
2002-8-12   作者: 刘 涛   中国企业家杂志

    从2002年6月24日起,47岁的何小锋的企业家生涯成为了过去时。那一天,香港创业板上市企业山河控股有限公司(08127)公告,其主席兼执行董事何小锋辞去公司相关职务。记者面对他时,何的身份已经只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教授。
    “我的离开没有对公司产生什么负面影响,至少从股价上看没有太大波动;对我自己来说山河控股是一个已经完成了的作品,我不该有过多的留恋。”
    在何小锋给自己的定位中,没有企业家这一栏,而是教育者和投资银行专家。在他眼中,创立山河控股并将其带入香港二板的三年岁月只是其前后十几年投资基金生涯中的一段插曲。
    
    用广东话说“恭喜发财”
    山河控股的核心业务来自北京时空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从事GIS、GPS和RS,即数字地球技术开发和产品销售的企业,核心骨干全部是北大的教研人员。
    从得到香港上市公司大凌集团的投资并于1999年5月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山河控股,同年7月在京注册外商独资企业北京时空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到2000年10月开始筹备上市,直至2001年1月拿到中国证监会确认函,这一系列的操作中,不难看出何小锋作为一个投行老手的娴熟运作。
    2001年6月1日山河控股成功登上香港创业板,可谓是何小锋在山河控股中的作用发挥到了巅峰。由于受到前面金蝶上市跌破发行价的影响,何谨慎地将配售价格从计划中的1港元下调到0.4-0.6港元。但上市当天股价还是飙升了170%,出现了120倍超额认购。
    发行当天能有如此表现,何小锋认为,除了山河控股核心业务的概念比较吸引人以外,他们赶上了香港创业板的一次波峰。“虽然金蝶发行时的表现欠佳,但后面有用友软件在内地募得8.8亿元,香港的投资者对内地企业的看法有所转变。我们的盘子并不大,很容易受到一些带动。”何小锋说,“而且投资人非常看好我们的团队,我们还为团队设计了期权。尽管时空港不是北大的企业,但高层人员基本来自北大,使人觉得我们公司多少有点北大的脉络,更加可靠。”
    有趣的是,何小锋广东人的出身也帮了忙。6月1日与山河控股同时上市的还有神州数码,在向投资者推介企业的演讲会上,柳传志在他之前发言。其用普通话的发言很快就结束了。而山河控股和大股东大凌集团积极做了大量的本地化工作,选用香港当地的公关公司为企业包装,在上市前召开了几次记者招待会,何小锋的发言稿也由公关公司代写,并用广东话念出。特别是最后一句话“恭喜发财”很是取巧,这在当地人看来是不成文的规矩,但内地企业却很少遵循。“其实有时候投资者买一支股票不需要很多理由,那些红马甲看到一个大陆人,是北大教授,还能说广东话,最后还说了恭喜发财,现场的气氛一好,股价就随着上升。”
    然而超额认购并没有让何小锋有太多的兴奋,在他看来上市当天股价上涨不能说明任何问题。金蝶虽然发行当天跌到0.6港元,但很快就回升到4.5港元的水平,这是因为企业的业务过硬,它的价值最终会得到体现。山河控股上市时卖的是概念,接下来核心业务必须跟上,否则,山河控股的结果只能是因为上市融资而比同行的大部分企业多活两年而已。
    
    品尝业绩下滑的滋味
    上市后何小锋急切地盼望着时空港能尽快走出春耕开始收获,把股价做上去,对股东有所交代。但是他很快意识到山河控股离收获的季节还有一个艰苦漫长的过程,而他——一个对核心业务完全外行的主席除了监督企业的经营方针与策略,以及企业内部制度的建立以外,能插手的事情也越来越少。
    上市后的山河控股先后收购了做PDA汽车导航系统的北京城际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35%的股份,以及西安嘉和信息咨询产业有限公司52%、武汉集尔思信息产业有限公司25%的股份,随后中标铁道部数字铁路的整体设计项目并拿到了两个863计划,但从该公司的财务数据上看企业的营业额不进反退,2001年7月到2002年3月,山河控股的营业额为1967万港元,而去年同期的数字则为3553万港元,股价也是一路下滑。
    “这一方面是因为2001年以后公司原来的网络服务的业务被删除,失去了部分营收来源,另一方面上市后公司内部有段时间盲目乐观,各个部门都要求扩大规模,增加人手,加大预算,却没有考虑能否在营收上有相应的增加。”何小锋回忆说。时空港的人数从80人扩充到120人,但研发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时空港的管理层固然将公司的重点资源都倾向于研发,却并没有想到费几千万的资金把一个技术成果推向市场,但还不一定是市场真正需求的东西。
    真正使时空港的管理层醒悟过来是在一次日本之行后。到了日本他们发现,自己在苦苦研发的技术别人早就研发成功了,甚至更为先进,倒不如把已经被市场证明有应用前景的技术拿回国内进行汉化加工尽快推向市场。何小锋说:“我们很认同联想从技工贸向贸工技的调整,技术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我们不是研究所,一定要研发出最先进的技术,而是一个需要有赢利的企业,必须有强烈的经济核算的意识。”
    2001年底到2002年初,时空港的管理层连续召开了十几次会议,决定以独立核算的方式将企业内部分为六个中心。要求每个部门拿出明确的投入、产出计划,投入过大就要对人员配置进行调整,“改组以双向选择为原则,没有部门接受的员工证明对企业没有意义,只能离开。”何小锋说。
    上市公司所承受的压力让何小锋感慨颇深:“尤其是当市场情况不好,一些被高位套牢的股东每星期给你打电话问,‘你们是怎么回事,财务怎么总是这样,你们的价格什么时候能上来啊……’的时候,不管是主席还是公司的其他高层心里都是很难受的。”
    
    离开只因基金情结?
    何小锋并不承认他的离开完全是经营压力使然,他称,从山河控股上市的那一天起,他就去意已定。
    “离开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之所以等了一年是因为考虑到公司形象,如果企业刚一上市主席就辞职会对公司产生影响。”何小锋说道,“现在我做满了一年,虽然也想过继续帮企业做一些资本运作,但现在时空港最重要的是把核心业务作好,实现赢利,否则即使有资本运作也难免是概念上的炒作。”
    两年来,何小锋在主席之外的主要身份仍是教授,招的研究生数目有增无减。“在操作香港创业板上市的半年中,我正在给研究生讲投资银行学,每个星期我会告诉他们申请上市进行到哪一步,直到我宣布上市成功时,教室里一片掌声。”何小锋甚至表示,办企业的这几年来最开心的还是这些实践在他的教学上有所体现的时候。
    另一个促使他离开的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从去年9月份起他就转入了对奥运基金的研究,与山河控股相比这将是一个更大的舞台。“我是一个有基金情结的人,十几年前在中国还没有投行概念的时候,我就试图操作过几个基金,甚至为此离开过北大,但都没有成功,这次奥运的机会是不能错过的。”何小锋不无激情地说,“一提到奥运我就有三句话,一是对北京百年不遇,二是一个人一辈子就这一次机会,第三这也是一场竞赛,我要做的金融创新正是场外的竞赛。在这件事上我能有更大的贡献,也能有更大的成就,而山河控股已经不缺我了。”
    对于何小锋的离去,山河控股大股东大凌集团主席张志诚表示理解,何小锋与他是多年的朋友,也早就向其透露出离开的意思。凑巧的是,当今年6月何小锋正式向其提出辞职时,他也刚刚在前一天辞去了大凌集团主席一职。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安慰道,“很多大老板普遍存有退居二线的心态,只是骑虎难下,真正能下的倒是让人羡慕。”
    卸下山河控股这个或许谈不上完美的作品,何小锋有了一种舒筋展骨的感觉:“我这一生在做的就是投资银行学的研究与实践,山河控股只是我这十几年经历中的一朵浪花,前面还有更大的浪花等着我。”
    不过,目前何小锋还是山河控股的最大单一股东,他甚至不讳言他还是山河控股的“精神领袖”。他在卸任之时向董事会推荐了一名主席人选,他说:“这人是懂业务的,不像我。”

 

【转摘自】: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3/31562.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