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2013-11-12 10:53:48)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学艺术

     [转载]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山居秋暝
    王维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1.王维,约(701-761),字摩诘,蒲州(今山西永济)人。唐代诗人、画家。2.暝:夜,这里指傍晚。3.空山:幽静的山。4.新:刚刚。5.喧:喧哗。6.浣女:洗衣服的姑娘。浣(huàn):洗。7.随意:任凭。8.春芳歇:春天的芳华衰歇了。歇:尽,消失,消散。9.王孙:原指贵族子弟,后来也泛指隐居的人,此处指诗人自己。10.留:居。 

    空寂的终南山刚下了一场雨后,秋天的黄昏时候降临了。
  明亮的月光在松树间照耀,清澈的泉水在岩石上流淌。
  竹林里传来喧闹声是洗衣的女子回来了,水上的荷叶摇动是打鱼的渔民下船了。
  任凭春天的芳香花草消逝,我自己还是可以居留在这里。

    一场新雨过后,青山特别晴朗,秋天的傍晚,天气格外的凉爽。
  明月透过松林撒落斑驳的静影,清泉悄悄地在大石上缓缓流淌。
  竹林传出归家洗衣女的谈笑声,莲蓬移动了,渔舟正上岸收网。
  尽管春天的芳菲已经消散而去,游子在秋色中,自可留连徜徉。

    刚刚把一阵新雨送走,青山翠谷格外空旷清幽。
    夜幕降临,凉风悠悠,使人感到秋意浓厚。
    皎洁的明月在松间浮游,苍松把月光染得碧油油。
    月下的山泉清澈、亮透,一鸿鸿地从石上潺潺奔流。
    静静的竹林忽然间喧闹不休,是洗衣女一路笑声回到村口。
    小河上莲叶纷披银珠儿乱抖,是顺流而下载满月色的渔舟。
    任凭春天的花草凋谢已久,再不是万紫千红的气候,
    为什么我仍然长往不走?山中的秋色呵美如醇酒。

    一阵新雨过后,青山翠谷越发显得静幽,夜幕降临,凉风习习,更令人感到秋意浓厚。明亮的月光照映着松林,泉水从石上潺潺流过。竹林中传来阵阵欢声笑语,原来是洗衣少女们归来,莲叶浮动,那是顺流而下的渔舟。尽管那春天的芬芳早已逝去,我陶醉在这美妙的秋色中,依然向往长留。

    王维《山居秋暝》是山水田园诗的代表作之一,它唱出了隐居者的恋歌。全诗描绘了秋雨初晴后傍晚时分山村的旖旎风光和山居村民的淳朴风尚,表现了诗人寄情山水田园,对隐居生活怡然自得的满足心情。
    诗的开头两句“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是诗人用大手笔勾画的雨后山村的自然画卷。其清新、宁静,淡远之境如在目前。一个“空”字,渲染出天高云淡,万物空灵之美。诗人隐居于此是何等的闲适,如此描绘山水田园之典型环境流露出诗人的喜爱之情。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薄暮之景,山雨初霁,幽静闲适,清新宜人。被雨水洗涤后的松林,一尘不染,青翠欲滴;山石显得格外晶莹、剔透新亮;就连月光也像被洗过一样,极其明亮皎洁;山雨汇成的股股清泉顿时流淌于拾级而上的石板上,又顺着山涧蜿蜒而下,发出淙淙的清脆悦耳的欢唱,好似宛转的“小夜曲”奏鸣。“照”与“流”,一上一下,一静一动,静中有动,动中有静,仿佛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脉搏在跳动。此时此刻诗人也仿佛觉得自己也被洗净了一般,自然的美与心境的美完全融为一体,创造出如水月镜般不可凑泊的纯美诗境。此种禅意非隐居者莫属。苏轼把此联誉为“诗中有画”的典范之秀句。
    接下来诗人由写景转为写人。在这幅山水画作之中,山村的自然美和村民们的生活美是水乳交融的。“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此二句均为写人——“浣女”、“渔夫”的活动的画面。诗人采用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写法。可不是么,既是夜间,又被竹林遮挡,怎么能见到浣洗完衣服归来的女人们呢!然而,竹海之中传来的女人们缓步挪移时拨动夜露浸润的翠竹,发出“沙沙”的声响,又伴着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好一派欢声笑语的喧闹竟打破了如此宁静的夜空;再听水面莲叶波动,渔舟顺流而下,这便是渔夫要乘着今晚的月光去捕鱼。诗人触景生情,感慨油然而生:山民们戴月而作,随性而起,这般勤劳、朴素、开朗的性格,远比宦途官场清明、纯净得许多。这些细节无不传达出诗人不仅喜爱这儿的景美,更喜爱这里的人美。这就很自然地给结句作了有力的铺垫。
    尾联两句“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是诗人有感而发。虽然春光已逝,但秋景更佳,愿意留下来。王孙指诗人自己,这是诗人对《楚辞·招隐士》“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的诗意的反其义而用之。说山居的景色特别留人。正如诗人在《青溪》所言:“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其喜归自然,厌恶宦海之情溢于言表。
    总之,这首山水田园诗画山绣水,清新宁静,于诗情画意中寄托了诗人的高洁情怀和对理想的追求,含蕴丰富,耐人寻味。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以写人来反映山村风貌的,上句重点写的是“浣女”,为什么诗人要选浣女为代表呢?
  这与开头提供的自然现象有关:一是初秋时令,农忙未到;二是新雨之后,大雨已把劳动者过早的赶回了家;三是时间已经到了夜晚,月亮出来了,老人与孩子们,干了一天活的中青年男子们大多趁着天气凉爽早早地休息了。所以,只有年轻的女子们会趁溪水高涨时,抽这个空闲时间,拿起被汗水和雨水浸湿的衣服,踏着月光出去洗衣服。可见在此时此地此景选写浣女是有现实的生活基础的。
  那么,诗人为什么把着眼点放在她们的“归”而不是“出”呢?
  这是和诗人平时观察细致、善于抓住年轻女子的特点分不开的。因为她们离家时,是一个个走的,因此寂然无声,而当她们在溪边洗衣,不约而同的相会之后,又三五成群的回家时,一路上就很自然的说说笑笑起来了。她们的谈笑声响遍竹林。诗人写她们的“归”而“竹喧”,是十分自然的。
  下联重点写的是“渔人”,诗人为什么要选渔人为代表呢?
  同样与此时此地此景密切相连。因为这是山村,溪水下来,河边必有河流、池塘;新雨之后,鱼都游向水面来吃鲜水,呼吸新鲜空气;秋天鱼肥味美,是捕鱼的最佳季节;而高挂的明月就是帮助捕捞的天灯,因而捕鱼人紧抓住这一良机,他们是夜中醒者。可见在此时此地此景选取写渔人也是有现实的生活基础的。
  那么诗人为什么写渔舟“下”呢?
  “下”是顺风顺水,顺流而行,这个字把渔舟之轻巧,敏捷、自由自在都表现出来了,渔舟在荷塘里航行时,由于莲叶遮蔽,并没有引人注意,后因触动了莲叶才被发现的。诗人写渔舟“下”而引动莲叶也是非常自然的。
  从上面分析来看,语序应为“浣女归(而)竹喧,渔舟动(而)莲动”。但诗人为了创造诗中意境,采用倒装的手法来表达:一是变补语为状语,把“竹”和“莲”分别前置到动词“喧”和“动”之前;二是因果倒装。把结果“竹喧”和“莲动”前置到句首,主谓语放在句尾;三是主谓倒装,变“浣女归”为“归浣女”,“渔舟下”为“下渔舟”。巧妙的运用倒装句之后,产生了以下几点艺术效果:一是增强了真实感。上联诗人着意描绘的是优美的图画和恬静的气氛,承接上联而写的“竹”和“莲”也是处于静态之中的。起初被它们遮住的浣女和渔舟都未见,到了“竹喧”和“莲动”之后才被发现。因此这样前置符合生活的逻辑,显得自然而真实,富有生活气息;二是先声夺人,产生闻其声如见其人的效果;三是使动作“归”和“下”富有节奏感和持续性,给人以想象的余地;四是引人入胜,倒装句也是一种巧设悬念的办法,引人注意,使诗的意境更加丰富,动感更加强烈。
  从构图上看,以动写静。为了突出动态美,用词非常讲究,“竹喧”之“喧”,“归浣女”之“归”,“莲动”之“动”,“下渔舟”之“下”,用的都是有具体行为的实义词。就是偏正结构的名词中,“浣女”之“浣”,“渔舟”之“渔”也都是从有动作的行为动词中变化而来的,在此仍保留着动词的实义。此联两句共十个字,其中六个字都是富有各种具体动作的词,真是写尽了动态。其余四个字也都各具形象,诗人选用有代表性的景和人,把各自的声音、色彩、动作、形象等都围绕山村一一加以描绘使笑声、水声、月光、水光、竹林、荷塘、衣篮、渔舟、浣女、渔夫等都在村前村后融为一体,跃然纸上,如见如闻,使山村充满活力,充分显示出动态之美。然而动中仍有静意,“竹”是因“归浣女”而“喧”的,浣女未归时或浣女归后,竹林是一片宁静;“莲”也是因“下渔舟”而“动”的,渔舟未下时或渔舟下后,莲叶也依然是宁静的,诗人这种以动写静,以求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写法,不但使画面形状多样,线条、点面谐调,动态与静态在变化中得到统一,还透过这些形态写出山村居民的神态和心态来映良辰美景。他们不论男女都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安居乐业,正如生活在“桃花源”中一样,这是一幅山村欢乐图。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秋天象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他瘦骨嶙峋但精神矍铄,他红消香残如发齿脱落,但他有棱有角个性分明。喜欢他的矍铄,不喜欢他的嶙峋,喜欢他的个性,不喜欢他的老态。直到有一天,读过王唯的《山居秋暝》之后,才觉得“老秋”之说颇为无端。秋天不是老人,春夏秋冬就象岁月妈妈并肩站立的四个孩子,各有特点,各使小性。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秋天的雨最不稀罕,但这一个新字最好,就好象是久旱逢甘露一样,这一场秋雨它是及时的,也是珍贵的,滋润着山水,涤荡着心田。同写秋雨,柳永的《雨霖铃》里写秋雨为“骤雨”,一下子便感到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彻骨凉意。“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在大雨刚刚停住的夜晚,乌云蔽月,暮色四合,寒气正浓时,一对恋人长亭送别,天冷人心更冷,加之秋蝉的阵阵哀鸣,更觉凄楚无比。自古伤情多别离,但恋人送别终究不是生离死别,天涯路远,总有相见的一天。而柳词偏偏以清秋为衬,又描绘得如此凄婉悲恸,不堪回首,把一对恋人的小别,演绎得如同奈何桥前的生死永诀了,何止凄楚,悲莫大焉。叫人忒不待见。而《山居秋暝》让人耳目一新。如《岳阳楼记》所说“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金秋时节,溽热退去,秋高气爽,山水经过一场秋雨的洗礼,越发显得山色淡雅,水色明净,空灵曼妙而又多姿多彩。此情此景,有李清照的一阕《怨王孙》正与王诗不谋而合。
   “湖上风来波浩涉,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萍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微风吹来,湖面上荡起鳞鳞轻波,时值暮秋,秋风已有了凛冽之意,花儿余香犹存,沁人心脾,奈何秋之已至,红渐落败,香渐颓靡,这样的秋天在林黛玉笔下就成了“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秋雨助凄凉”这一首《秋这窗风雨夕》字字凄凉,满目萧瑟。读来令人寒冷。
    而李清照却将笔锋一振,提起情绪。为秋而歌:漫道秋花惨淡秋草黄,你看那水中的浮萍和水草,经过清露的洗涤之后,依然是鲜绿丰美,荷叶虽老而莲子已成。春天有鸟语花香,而秋天有果实累累。空灵而柔和的山水,已经是俏波婉转,飞扑上来,与人亲昵,与人耳鬓厮磨了。这种感觉不胜妙哉。这妙处说之不尽,好到无穷。鹭鸶鸟好象怨恨人们不多看一眼这美丽的秋景,头也不回的傲然飞去远方。同是闺阁才女,同有意中人,李清照是激情饱满,风华正茂,林黛玉是郁郁寡欢,寄人篱下,悲观令人老,心中的景不同,眼中的景亦不同。
    王维与易安,一诗一词,同为秋天的润色之笔,,墨笔流金,相得益彰,优雅对优雅,怡情两怡情。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明月在枝叶分披间心情挥洒如银的光晖,树影婆娑,月光斑斑片片,清澈的泉水在山石中蜿蜒盘迂,奔腾流泻,泉水在前、在后、在远、在近,在高、在低、在旁、在侧。月下听泉,泉声如筝、如瑟、如瑶、如埙,如雷、如鼓、如罄、如缶,不是天籁,胜过天籁。莫如在这山村间寻一处茅草小屋,夜晚枕泉而眠,泉声悠悠入梦,似有而无,似无却有,隐隐约约,凌凌落落,有泉声相伴,这梦境也变得舒适恬然了……
    正冥想间,忽然听到竹林里哗哗作响,定睛一看原来是洗衣姑娘们回来了,还有渔者拨开莲子涉水而来。姑娘们嘻笑戏耍着,银铃般的笑声在林间荡漾来开,与这幅水墨丹青揉拌在一起,婉如世外桃园,人间仙境。任随春芳留歇吧,这宜人的秋天足以让我居住了。
    王唯写此诗时已厌倦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有了归隐田园,寄情山水之意。他一定想说,纵然是世道乖张,命运多舛,对人生,我们还是应该有几分憧憬,几分希望吧!寄情山水 
    空蒙山色,人迹罕至。新雨初霁,丛林如洗。正是清秋傍晚,朗照秋月自松树间投下斑驳陆离的皎洁,明澈山泉沿石径中淌出淙淙如琴的籁音.浣女归途嬉戏,喧哗一林翠竹;渔舟叶间穿行,掀动满湖水莲. 松间月的娟秀妩媚;石上泉的潺湲柔和;浣女们的天真烂漫,渔人家的自得适意。作者漫步至此,陶然而欲醉,故曰“随意春芳歇”,沉浸乃不拔,故曰“王孙自可留”。散行回来的作者又以其灵动之心、通透之笔,不加修饰地,不着痕迹地托出了一幅和谐完整,素雅明丽的水墨画. 如此天然妙处,莫说作者留恋其中,便是读者也由衷生出多少向往之念!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这是一副多么美丽动人的画啊!
    请闭上眼睛,深呼吸,想像一下这种情景:几位女子半蹲于池塘边的青石上,一边随意地谈笑着,一边手握衣锤用力地拍打着衣服,水花四溅中已将衣服洗净,双手捧着竹制的篓子,里头装满洗净的衣服,姑娘们相互笑闹着往回走,微风吹来,池塘里荡起层层涟漪,随风摆动的荷叶恰似少女身着的衣裙楚楚动人,粉色的荷花不经意地穿差其间,或含羞待放,或并蒂花开,或躲于荷叶之下,尖尖的花蕾时隐时现,为这满眼的碧绿增添一抹亮色。而散落其间业已成熟莲蓬低垂着脑袋,饱满的莲子呼之欲出。
    此时池塘边放下一条小船,一童子取下双桨,慢慢划向荷花,站起身,挑选出成熟的莲蓬摘下轻轻放于船中,或许犹豫中已摘下几朵荷花,就为着不辜负这分美丽。待到调转船头回去时,才想起顺手从水中捞起一串菱角,逐个摘下,再摘来一片荷叶包着,剥开一个,将里面鲜嫩乳白的菱角放于口中,一口咬下去,瞬间甘甜可口,溢满清香。
    重新拾起船桨划向岸边,船后只留下道道波痕。。。。。。
    小时候就经常这样邀上几个玩伴去采莲子,当然这是不能让大人知道,否则说什么也不会让去的。现在家乡很多的土地都被开发,建起了商品房或商业区,原来一池一池的荷花已难以再见,偶尔见到一些已属不易了。想想还是当年的我们好啊,虽然当时连什么是麦当劳肯德鸡都没有听说过,连可乐都是奢侈品,但乡野间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玩味的,也有很多乐趣是城里的孩子所不能拥有的,甚至是没见过也没听过的。或许哪里都有自己的特色吧,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依然选择出生在乡野,那里有太多太多的快乐,太多太多难以忘却的回忆。
    烟雨朦胧的秋意,既浓郁又清丽。伊人飘飘,如一个精灵,忽隐忽现,撩拨着人们的心情。古代的诗人们当然不甘寂寞,挥洒妙笔,抒发着隐秘的情愫:“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而其意不在雨,不在水,也不在秋,其意更非明月、清泉和溪流。诗人看见的听到的是“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浣女才是诗人笔下的主角。竹林中的欢笑声喧闹声,激起诗人的好奇心,她们叫什么?住何处?芳龄几何?可惜的是,隔着竹林、流泉、瀑布、荷塘,只听笑声响,不见伊人面。当诗人欲绕过竹林,跨过流泉的时候,人影已杳,空留下余音、余香,令人怅惘。而这一切,是诗人敏锐的笔触,记录下这一情景,让我们体味这绝美的秋晚归舟图,更让人牵挂的,是那浣女若即若离的画面,宛若仙女下凡,让人心旌摇动,忍不住越过千年,欲去与之相语、想携、相恋、相会。伊人是一个永远朦胧的、温柔如水的、若即若离的、凛然不可侵犯的女子。
    茶很中国,自古以来很优雅的饮用品,有着士大夫的优雅情怀和隐士的恬淡风骨,比较适合“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清幽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散淡。
    喝茶如做人,茶倒七分,留三分做人情。只是我们还记得那个冷雨溟蒙的冬天,茅岩莓茶留在唇间的清香与握在手中的温暖。
  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是朋友的安慰,也是茶的缘分,强求不得。
  情到深处人自独。
  一杯茶,不管表面上有多少“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热闹,骨子里却一点一点凉下去。茶是越泡越淡的,水也是越泡越凉的。看尽了一生风和月,寂寞的生命就会有一份静美。
  正谁谓茶苦,其甘如荠。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所以苦中也会有一丝甜的味道回旋。
  而今,我多么的希望自己是一杯冲泡过的茶或茶叶,坦然舒展在杯底。植、摘、焙、烹,历尽煎熬之后,半杯残茶,用来浇花吧。我尽了本分,剩下的与我无关。
   言尽茶冷。茶叶的青碧,茶树的葱茏,清茶的甘醇,都成了记忆。现在,谁还能再握一杯暖梦,重返枝头,做一枚鲜嫩的茶叶,在沸水中绽出最美的容颜?
  真水无香,滋润人生最清白的日子。
    给自己插上梦想的翅膀,天空可以是彩色的,大地可以是透明的。精灵披上闪烁的缕衣,自由自在地在这美好的时光中飞翔。
    我喜爱热情似火般的红,像那山间的枫叶,想象着古人停下闲游的车辕,陶醉于这二月红艳的枫叶。于是便吟唱出了“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优雅情趣。想象着那如生命般的红,就联想到了那革命先辈们用鲜血染红的五星红旗,是那么的庄严,那么的神圣。人生征途,我想给自己一些颜色,给自己一些火一般的红,因为我想拥有一颗炽热而火红的心。
    我喜爱深邃似海般的蓝,像那蔚蓝的天空,想象着云儿穿着漂亮的白衬衫,想象着海天相接的海岸线上,有自由翱翔的飞鸟,有长空一击的雄鹰。蓝天下,我怀揣着小小的梦想同鸟儿们一道飞翔。在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的上海世博会上,在蔚蓝的天空和黄浦江边,感受着不同民族的文化,感受着世界各地人民手与手的相牵、心与心的相连。我想给自己一些颜色,给自己一些海一般的蓝。因为我想拥有一颗广阔而勇敢的心。
    我喜爱活力似草般的绿,像那繁茂的竹林,想象着在清澈的溪边三三两两浣洗衣物的少女,在绿荫斑驳的竹林下嬉笑着回家的画面,于是便吟唱出了“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闲适从容。绿色,轻轻地哼唱着生命之歌,感受绿色带给我的活力四射。在青青的大草原上,驾驭一匹骏马在这绿色的海洋中奔驰。我想给自己一些颜色,给自己一些活力似草般的绿,因为我需要一颗快乐而真诚的心。
    让色彩点缀生活,给自己一些颜色吧!让生活到处都充满五彩缤纷,这样你会飞得更高,看得更远!(2011年广东省深圳市中考满分作文)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浣洗完衣物的女子们归去时,喧然而起的嬉戏玩闹之声不自觉地唤醒了竹林深睡中的屏息幽深、万籁俱寂;渔舟左右摆渡迭荡起伏,灵巧机敏地穿梭在流水上,不息不止,免不了摩挲到覆盖于其上的田田的郁郁青青的荷叶。愈幽静,愈显生灵活跃。
    当一切都归于沉寂之后,方可以扩充自我的内心,烛照所有细微零碎的心之罅隙,普渡所有宽广恬美的心之彼岸,让人流连忘返……
    那么也许我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睡眠吧,难道是一种深度的安静?

              [转载]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这首诗写山居所见秋山雨后黄昏的迷人景色和融怡陶醉的心境,大约是诗人隐居终南或辋川别墅时所作。诗的境界清澄透明,玲珑剔透,恰似一泓秋水,其中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诗歌于诗情画意当中寄托着诗人的高洁情怀和对理想生活的执着追求。
    首联整体着眼,大笔勾勒,交待季节,点明状态,给人以身临其境,神清气爽之感。“空山”、“新雨”、“晚秋”,平平实实的几个字,极易引发人们的联想,山居环境的静谧,新雨过后的清新,秋日天气的飒爽,白日向晚的安宁,字里行间弥漫着一股清幽明洁之气。“空山”是王维惯用的词语,耐人寻味。此处绝无冷清、空洞之意,也不是禅宗所谓的空寂、虚无,结合全诗来看,“空山”包含以下四层意思:一指山中林木繁茂,翠绿成荫,遮掩了人们活动的痕迹,正如王维《鹿柴》所云“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二是指此处远离尘嚣,人迹罕至,“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桃花源记》),有如世外桃源,遗世独立,又如洞天福地,快乐怡人;三是指山雨初霁,万物一新,银辉四射,天地生辉,呈现在诗人眼前的是一派空明洁净,熠熠生辉的灿烂图景;四指空而不虚,静而不寂,活力无限,意趣万千,因为山中有欢歌笑语,渔舟晚唱,有明月朗照,清泉潺潺。可见,雨后空山带给人们的不是孤独、寂寞,不是沉寂、死灭,而是生机活力,妙趣横生。
    颔联小处着眼,工笔细描,动静结合,光色辉映,营造出一个雅致脱俗、明媚空灵的迷人世界。皓月当空,朗照万物;苍松如盖,亭亭净植;松叶如针,清翠欲滴;水珠点点,闪闪发光;树影斑驳,月光辉映,洒下一地的星星点点,有如细碎银子铺满山林,给人以如梦似幻,飘飘欲仙之感。落一“照”字,不同于“泻”,朱自清《荷塘月色》写月光:“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与花上。”用“泻”写出了月光如水,静谧朗照,柔媚生辉的特点。王维写月光用“照”字,光色兼备,状态逼真,活现月照松林,回光返射,闪烁不定,迷离恍惚的特点;也引导读者去留意空山松林沐浴月华的恬静光洁和明亮空灵。如果说第一句侧重写月下松林的幽美景致的话,那么,第二句就是写月下溪流的活泼生机。你瞧:山泉流淌,淙淙作响;月映溪流,素洁如练;流水空明,清澈见底;溪流弯弯,活泼机灵。面对这一溪清幽洁明,空灵剔透的山泉,恨不得掬一水山月滋润沧桑的面庞,撷一缕清音唱响心灵的浪花。着一“流”字,尽显风流,颇有柳宗元《小石潭记》“斗折蛇行,明灭可见”的韵味,也引导人们去体味小溪或水石相激飞花溅玉的闪亮或穿林绕石琤琤琮琮的合鸣。王维一“流”,可谓意态横生,妙趣无穷!
    颈联拓展一步,进到人事生活,而这种生活出现在山中黄昏这一特有的情境中,便显现出迷人的色彩。上句写姑娘:一群天真无邪的农家少女浣衣归来,结伴同行;她们嬉戏玩闹,笑逐颜开,吵醒沉睡的山林,激活了寂静的生机,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空旷幽深的竹林中。下句写渔人:几艘小船满载星辉,尽兴而归,满眼荷叶纷纷倒向两边,掀翻了无数晶莹剔透的水珠。此情此景,让人心生羡慕,多么想,摇一船沉甸甸的丰收喜悦来迎接又一个静谧幽美的夜晚;多么想,唱一池脆生生的渔舟小调去欢送又一个余辉掩映的黄昏。姑娘也好,渔人也罢,诗人只听见竹林中的喧闹而不见其人,只见到莲株的摇动而不见行舟,自可想见竹林莲丛的茂密幽深,人们竟是裹在这样一个郁郁葱葱的绿色世界里,这是何等动人的景象啊!而且,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想,生活在这个世外桃源的人们,勤劳纯朴,心性高洁;安居乐业,幸福快乐;率性真诚,一派天然。难怪末联诗人要由衷地倾吐出“王孙”可留的感叹了。
    尾联巧用《楚辞?招隐士》之典,《招隐士》末句云:“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以久留。”原意是招王孙出山入仕,王维反用其意,自成佳构,增无限趣味,“随意春芳竭,王孙自可留。”春芳虽然自然而然的消歇了,但秋光一样美丽迷人,“王孙”自可不必离去了。貌似劝人,实则自勉。“山中”比朝中好,洁净纯朴,可以远离官场污浊而洁身自好;“山中”比尘世好,纯洁空灵,可以远离世俗庸碌而修养性情。诗人对山中生活的迷恋之情,跃然纸上。另外,从全诗所用意象也可看出作者的思想情趣。皎皎明月,纯洁空明;郁郁青松,亭亭净植;幽幽清泉,潺潺流淌;森森翠竹,修直挺拔;卓卓清莲,污而不染;……凡此种种,在传统诗文里面,都是一些清闲雅致,高洁不俗的意象,由此不难看出王维对理想生活的念念不忘之心。(徐昌才)
    常常羡慕,古人笔下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是怎样一番幽静恬淡的境界,而“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又是如何的超然洒脱。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放逐思想,游骋世俗之外,任谁,恐也会变得澄澈空灵了吧。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天色已暝,却有皓月当空;群芳已谢,却有青松如盖。山泉清洌,淙淙流泻于山石之上,有如一条洁白无瑕的素练,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多么幽清明净的自然美啊!王维的《济上四贤咏》曾经称赞两位贤隐士的高尚情操,谓其“息阴无恶木,饮水必清源”。诗人自己也是这种心志高洁的人,他曾说:“宁栖野树林,宁饮涧水流,不用坐梁肉,崎岖见王侯。”(《献始兴公》)这月下青松和石上清泉,不正是他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吗?这两句写景如画,随意挥洒,毫不着力。象这样又动人又自然的写景,达到了艺术上炉火纯青的地步,非一般人所能学到具体的意思是“ 明月透过松林撒落斑驳的静影,清澈的泉水在岩石上叮咚流淌。”
    岁末,照例有许多贺年片飞来飞去,像候鸟一样。
    这里,作为起始点,也要起飞了。
    好多的朋友,不同的亲疏、不同的期待与理解,何以抒怀?    面对等候起飞的白色鸟群,竟微微凝眉沉思了。
    仿佛一股清凉的气息拂来,一句遥远的诗句流到心间。
    ——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微笑了,就是了,这淡远而润泽的墨痕。
    不禁想起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想起在漠漠红尘中平淡或奇特的相遇,怎么交换第一朵微笑、第一瞬凝望,然后在彼此生命的画纸上留下深深浅浅、枯枯润润的痕迹。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是我向往的画面,我迷恋的音乐,把它送给你,你会明白吗?
    人生不可能有太多的狂喜大悲,在这里找不到的浪漫奇情,在别处、在远方也依然是海市蜃楼。流浪的日子是累人的,为此,已投掷了不少黄金韶华。真要把所有的青春千金一掷,作一次豪赌吗?为什么不回到起始的单纯?一切的一切,听其自然,如松间明月朗朗地照,如石上清泉涓涓地流,不好吗?  
    让其就这样飞向你,愿你明白这一种真挚。    对你,这句诗是一种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你喜欢吗?
    我们原该相知很深的,但也许太熟悉了,反而无法真正沟通。一株柳树与一株水杉,栽得再近也无法彼此了解。我只想在自己的围墙之内,让我的心灵自由生长,迎风开出素淡的花。
    对你,这句诗是一种无须防范、了无芥蒂的默契。你会珍惜吗?
    对你,这句诗是一种单一洁净,不染尘埃的人间情怀。你能领悟吗?
    我把这句诗直接寄上,连依托的翅膀都不用了。我想你知道,我多想走出这个千年好梦,找一段树根为枕,静静藉草而眠,让泉水在我身畔流淌,松针在我身上堆积。这时,我的心中只有一片安谧、温柔,不知道什么叫忧虑,什么叫复杂。连你我的名字也模糊了,如云如雾如烟如岚,在山间若隐若现地浮动。
    对你,这句诗是什么?物我两忘、浑然天成的禅吗?
    我只知道,在十丈红尘之上,有这样一个去处,安宁、纯静、隽永、亘古不变。
    后来上了大学,有了些古文功底,常常自豪于同窗学友。翻来覆去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也能时常获得师长赞许。再后来深入乡村,那儿有田园,却无松竹流泉;及至上了华山、峨眉山,并且专在月夜听泉,古刹闻钟,乘江南渔舟,访溪边浣女,都为寻找王维《山居秋暝》的那种灿烂意境,都为了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那份执着情结。一段时间,于人世纷杂之中,自以为林泉在胸,甚至以渔樵野老自居,说和同事纠纷,劝解祸中难人。自以为心中有了王维,就了却了人间烦恼,看透了红尘纷争;更自以为一壶清茶,便可笑谈古今。
    真正进入了人生的生存程序———结婚、生子、住房、柴米油盐,等等,才知道青年时代“明月松间照”式的“超脱”,只不过是少年时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浮雕和顺延。真正对王维和他的诗的理解,是在经历了无数生命的体验和阅历的堆积之后。人之一生,苦也罢,乐也罢;得也罢,失也罢———要紧的是心间的一泓清潭里不能没有月晖。哲学家培根说过:“历史使人明智,诗歌使人灵秀。”顶上的松荫,足下的流泉以及坐下的磐石,何曾因宠辱得失而抛却自在?又何曾因风霜雨雪而易移萎缩?它们自我踏实,不变心性,才有了千年的阅历,万年的长久,也才有了诗人的神韵和学者的品性。我不止一次地造访过终南山翠华池边那棵苍松,也每年数次带外地朋友去观览黄帝陵下的汉武帝手植柏,还常常携着孩子在碑林前的唐槐边盘桓……这些木中的祖宗,旱天雷摧折过它们的骨干,三九冰冻裂过它们的树皮,甚至它们还挨过野樵顽童的斧斫和毛虫鸟雀的齿啄,然而它们全都无言地忍受了,它们默默地自我修复、自我完善。到头来,这风霜雨雪,这刀斤虫雀,统统化作了其根下营养自身的泥土和涵育情操的“胎盘”。这是何等的气度和胸襟?相形之下,那些不惜以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与金钱地位、功名利禄作交换,最终腰缠万贯、飞黄腾达的小人的蝇营狗苟算得了什么?且让他暂去得逞又能怎样?!
    王维实在是唐朝的爱因斯坦,他把山水景物参悟得那么透彻,所谓穷极物理形而上学于他实在是储之心灵,口吐莲花!坦诚、执着、自识,使王维远离了贪婪、附庸、嫉妒的装饰,从而永葆住了自身人品、诗品顽强的生命力。谁又能说不呢?的确,“空山”是一种胸襟,“新雨”是一种态度;“天气”是一种环境,“晚来”是瞬时的境遇。“竹喧”也罢,“莲动”也罢,“春芳”也罢,“王孙”也罢,生活中的诱惑实在太多太多,而物质的欲望则永无止境,什么都要的结果最终只能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唯有甘于清贫、甘于寂寞,自始至终保持独立的人格,这才是人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王维的人生态度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放弃,也便才有了他“息阴无恶木,饮水必清源”的高洁情怀,也便才有了他哲语金铂般的千古名篇!
    “明月松间照”,照一片娴静淡泊寄寓我无所栖息的灵魂;“清泉石上流”,流一江春水细浪淘洗我劳累庸碌之身躯。浣女是个好,渔舟也是个好,好的质地在于劳作,在于独立,在于思想———这是物质的创造,更是精神的明月清泉。
    一泓清泉,一轮明月,恐怕是诗词中最美的一对意象了。王维《山居秋暝》中的那一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将流淌如水的月光和透澈如月的泉水隽刻在永久的画卷中,流传千年。其意境之幽、之美、之和,千百年来,都令人回味无穷、向往不已。也让人于妙手偶得间,体味了超脱世俗之心,回归自然之态。与松涛为伴,生命是长青的;与皓月为伴,心灵是明澈的。明月松间中,汩汩着那一泓清泉,是佛性的,空灵的。此刻,将心中的杂物腾出,让一泓清泉流入,一轮明月朗照。如是自得宁静,自得清明。
    一泓清泉,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纯而无色、淡而无味、聚而无形、淡而无情的礼物,带着天然的古朴,流过天涯海角,江河湖海。一泓清水激活了大千世界的动脉,同时也汇集了水的灵性。看清泉石上流,仿佛是大自然谱就的音符,一滴滴,一串串,奏响在石的键盘上,交汇出细腻的、跳跃的、欢乐的、澎湃的乐曲。大千世界的山水之美,是令人惊叹而铭心的。走进大山,那自然、特有的灵秀,使人顿生弃绝世间浮躁之感。山谷中,涧石纵横,瀑布如银河落地。特别那清泉,抚着岩石,百转千回。由不得你被它迷住,思绪神驰不已。峡谷里响彻着美妙的乐章,流淌在空灵山谷中的音乐,可以和倾听她的一切情感对话。
    静静地坐在电脑前,走进美妙的音乐中,走进一泓清泉如诗的画面里,心中涌动出一泓清泉,生出一种“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轻灵之感。于喧嚣的闹市,置身于意念中聚而无形的一泓清泉边,我感觉到了清澈灵动的泉水,宛如清泉从石上淙淙流过,给人一种夕阳西下,小桥流水的静美。这里有明月、清风、流水的清唱,更有一颗坦荡的心荡漾在水月之间……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隐者呢?却将山水风月一并收入眼中、心中、诗中。
    《山居秋暝》,延续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摩诘诗风。令人如临其境,引人更感其情。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样的山,空灵通透;这样的雨,清新怡人;这样的傍晚,秋风习习。摇曳生姿的起兴之笔,一下子将人拉入诗家的视之所及的独特意境,静谧中映出几丝落寞,落寞中透着些许洒脱。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看到这样的诗句,我多么羞愧!那么多华词丽藻,那么咬文嚼字,怎么比得上这种“天然去雕饰”的古朴、清隽与永恒?皎洁的月光透过松林撒落斑驳的静影,清澈的泉水在岩石上叮咚流淌。这又是怎样自然和谐的音诗画呀!天地原本如此,万物原本如此。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静默黑白的山水画中,凭空传出笑语人声,如同风过琴弦,雨敲琉璃。竹林中传出洗衣服姑娘的谈笑声,莲蓬微微活动,渔舟正下水撒网。原来佳山好水、良辰美景,均为人子所设,这样的山水才灵动,这样的风景更迷人。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这是在醉情于韶华吗,还是在自述出尘的胸怀?可是,我却听出了深深的无奈。《楚辞》有语:“王孙归来兮,山中不可久留。”你反其道而行之。可是,摩诘,你真能做到:“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可是,人生在世。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烦心。羁留红尘已深,你的一生早已打上官场世俗的影子。何必要去极力地去辩解、讳避?大隐隐于市。因此,不好意思,我不能称你为真正的隐者。
    但无论如何,我得感谢你,留下了这样的山水,以及隐在山水后的诗心、禅心、红尘心。

            [转载]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诗中明明写有浣女渔舟,诗人怎下笔说是“空山”呢?原来山中树木繁茂,掩盖了人们活动的痕迹,正所谓“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鹿柴》)啊!又由于这里人迹罕到,“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桃源行》),一般人自然不知山中有人了。“空山”二字点出此处有如世外桃源。山雨初霁,万物为之一新,又是初秋的傍晚,空气之清新,景色之美妙,可以想见。
    读王维的《山居秒暝》时年龄还小,想像不来“松间明月”高洁,也不懂得“清泉石上”是怎么样。我虽然读诗句背得滚瓜烂熟,其意义依然不懂。什么空山,清泉,渔舟这些田园风物也只是朦胧,而乡野情致则更模糊了。后来上了大学,有了些古文功底,常常自豪于同窗学友,翻来覆去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也能时常获得师长赞许,而后来深入乡材,那儿有田,却无松竹流泉;及至上了华山、峨眉山,并且专在月夜听泉,古刹闻钟,乘江南渔舟,访溪边浣女,都是寻找一维《山居秋暝》的那种灿烂意境,都为了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那份执着情结,一段时间,于世人纷杂之中,自以为林泉在胸,甚至以渔樵野老自居,说和同事纠纷,劝解祸中难人。自以为心中有了王维,就了却了人间烦恼,看透了红尘纷争;更自以为一壶清茶,便函可笑谈古今。真正进入了人生的生存程序——结婚、生子、住房、柴米油盐等等,才知道青年时代“明月松间照”式的“超脱”,只不过是少年时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浮雕和顺延。
    真正对王维和他的诗的理解,是在经历了无数生命体验和阅历的堆积之后。人之一生。苦也罢,乐也罢;得也罢;失也罢——要紧的是心间的一泓清泉里不能没有月辉,哲学家培根说过:“历史使人明智,诗歌使人灵秀。”顶上的松阴,足下的流泉以及坐下的磐石,何曾因宠辱得失而抛却自在?又何曾因风霜雨雪而易移萎缩?它们自我中踏实,不变心性,才有了千年的阅历,万年长久,也有了诗人的神韵和学者的品性。我不止一次地造访过终南山翠华池边那棵苍松,也每年数次带着外地朋友去观览黄帝陵下汉武帝亲手植柏,还常常携着孩子在碑林前面的唐槐边盘桓……这些木中的祖宗,旱天雷摧折过它们的骨干,三九冰冻裂过它们的树皮,甚至它们还挨过野樵顽童的斧斫和毛虫鸟雀的啮啄,然而它们全都无言地忍受了。它们默默地自我修复、自我完善。到头来,这风霜雨雪,这刀你中虫雀,统统化做了其根下营养自身的泥土和涵育情操的“胎盘”。这何等的气度和胸襟?相形之下,那些不惜以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与金钱地位、功名利禄作交换,最终腰缠万贯、飞黄腾达的小人的蝇营狗苟算得了什么,且让他暂去得逞又能怎样?王维实在是唐朝的爱因斯坦,他把山水景物参悟得那么透彻。坦城、执着、自识,使王维远离了贪婪、附庸、嫉妒和装饰,从而永葆了自身人品、诗品顽强的生命力。谁又能说不呢?
    的确,“空山”是一种胸襟。“新雨”是一种态度,“天气”是一种环境,“晚来”瞬间的境地遇。“竹喧”也罢。“莲动”也罢,“春芳”世罢,“王孙”也罢,生活中的诱惑实在太多太多,而物质的欲望永无止境,什么都要的结果最终只能是什么都没有得到。惟有甘于清贫甘于寂寞,自始至终保持独立的人格,这才是人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 “明月松间照”,照一片娴静淡泊寄寓我无所栖息的灵魂;“清泉石上流”,流一江春水细浪淘洗我劳累庸碌之身躯。浣女是个好,渔舟是个好,好的质地在于劳作,在于独立,在于思想——这是物质的创造,更是精神的明月清泉。
    这雨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豁然开朗;这雨有“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坚持不懈;这雨有“夜来风雨声,高兴知多少”的乐不可支。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让我明白要以乐观的态度面对事情。“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让我明白做事一定要坚持不懈。“夜来风雨声,高兴知多少”让我明白遇到事情要镇定,沉着面对……
    这场飘进我心灵的雨使我明白了许多真理……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轻轻吟诵王维的《山居秋鸣》,有如穿越了时空,来到了那个人间仙境——绿色染透了整片树林,惟有微风与溪流低语缠绵。空气中弥漫了浓厚的泥土气息,温馨而又原始,没有任何修饰。挣脱了现实的束缚,远离尘世的喧嚣与浮躁,放下肩上的重任与包袱。站在偌大的阴凉底下,感受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快意。闭上眼睛,聆听,聆听溪水丁冬的欢快乐曲,想象这些小精灵是如何快乐地游走在这个世界,又是如何将快乐传播给世间所有的人。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许是青山有意,要让我领略她空山新雨后的明丽晶莹。每次来青山,每次有雨,或气势磅礴,或数日连绵,或与太阳相伴,或与山雾为侣。
    雨霁而无雾时,峨起的群山,万千的涧谷,在那雪峰山脉的腹地里空明流丽,状如翡翠,剔透晶莹。
    些时踱出户外,步入山间,盈耳的是满山水滑青石的欢快溪语,是空灵清响的雨滴松径。
    王维的确高明,一句“空山新雨后”,既点出山的宁静,又渲染了雨后山间的清新。而月照松间,泉流石上的铺排更是紧扣雨后山间的神韵,把人带入雨后山间的实景。
    雨后青山,无雾时,美得清雅,美得脱俗;有雾时,同样是美,美得含蓄而空朦。
    青山雨后的雾色,或青或白,其速或疾或缓。
    疾时,由薄而浓的青雾在群山苍茫间骤起,恍如从地底涌出,一瞬间便漫满群山。浓雾间又要留几点空隙,仿佛让山体的绿荫透气,又如要给青山雾幕几点浓绿的装点。
    缓时,或一雾如带,慢慢缠绕山腰;或数雾如瀑,从山巅沉挂至谷底。其状有如轻缓的游龙,又如慢镜头下开天辟地的第一缕飞瀑。
    雨后青山之美,清新而空灵!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王维描写的是雨后的傍晚,山间的景致令人沉醉。而雨后的清晨,更有一种清新的意味,让人不禁豁然开朗。一直以来纠结的人和事,缠绕着自己无法摆脱的心事,都可以随风而逝。
  我实在太喜欢雨后清晨的晋江,迎面而来的是温柔的清风,拂动了树叶,唤醒了鸟儿,世界一片安宁,连心底都是宁静的。
  走在绿色的校园里,我想微笑着拥抱崭新的一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