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G_Lin
TG_L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230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遊戲之作】一切皆政治——獨尊儒術

(2012-06-17 10:12:02)
标签:

獨尊儒術

分类: 讀史筆記

(這是 TG 去年在 FB 上的舊文,當時剛好在看些早期儒家的相關資料,有感而發。內容雜亂,文不雅馴……)

以前 TG 就曾想過,關於「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不管是要對它持著歡呼或痛罵的態度,其實都不如由「歷史」的角度來切入;語言是有魔力的,只要化成口號,大家就願意傻傻地跟著喊,拿著虛幻式的咒語,拼命衍生出一堆扯大旗的文章。就拿著這樁大家中學歷史都背過的套語來說,就有太多類似這種「溫咖癲啦唯啊薩」式的貓膩。(註︰Wingardium Leviosa 是英國小說哈利波特中的物體飛行咒。沒人在乎它有什麼意義。)

西漢建國的前幾代,處處都有「外戚黨」和「功臣黨」的勢力存在。功臣黨最威、最猛的代表作,就是發動誅呂政變,把鄉巴佬的漢文帝給拱上台。但一代不如一代,當漢景帝把周亞夫給「喀擦」掉之後,那群沛縣老鄉們的子弟,已經腐化到太沒用了,從此,漢初的這支功臣黨,便掃進了帝國史的地毯之下。

至於外戚黨方面,高帝身後有呂家,文帝身後有「薄家」,景帝身後有「竇家」,所以在武帝的身後,當然不可能沒有外戚。在景帝晚年選繼承人時,我們還看到,當時的太后竇家為了鞏固權力,館陶公主要讓自己的女兒嫁給栗太子(表姊表弟一家親。別譏笑日本皇室或羅馬帝國貴族近親繁殖,其實肥水不落外人田,古代權貴階層的婚配行為,大家都差不多……);無奈身為寵姬的栗氏想要一家獨霸,不識好歹而拒絕了竇老太婆的孫女,所以,後來栗姬會傻乎乎去「行邪術」,以及原太子被廢,也都乖乖地按劇本演出了。

當年不小心成為太子的屁小孩劉徹,哪可能懂什麼太複雜的玩意兒,TG 家中的小兒 Jason,都能講出比「金屋藏嬌」這種更討人心的甜話,所以 TG 認為,那只是王家和竇家同盟,順利拱劉轍登位太子之後,人們回過頭來扯出的閒談。豪門聯姻,怎能不創造一堆喜氣洋洋的花絮來?去年英國王室大婚,媒體不是瘋狂地扯出一大堆浪漫到無聊的瑣屑事例嗎?現代媒體愛哈啦,古人也一樣。所以,漢武帝身後的外戚,當然是王家(劉徹生母)和竇家(太皇太后)兩系統,因此,竇嬰(竇家黨)和田蚡(王家黨)輪流當宰相,和喜不喜歡引用孔老二的學說,完全沒有關係。TG 相信現代大學中文系的研究生,他們口中能扯出的儒家牛皮,不見得會比竇田兩人差,因為那部繁瑣到嚇死人的《三禮》還沒編完……。

比較有趣的,還是劉徹這個屁小孩的才能和運氣,遠遠超過當時那些大人們的意料。當原本的同盟成了仇敵,后黨王家的田蚡鬥垮竇家之後(所以武帝那位心愛的阿嬌小姐,當然也要按照劇本上演一齣「行巫術」戲碼……),原本依照舊制,王家從此便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但小皇帝不知從哪來的鬼主意,從寒門裡拉拔了一大堆「文法吏」出來。這群新進人員的秩爵很低,但與雍正的「黑機關」軍機處一樣,慢火煮青蛙,最後竟然奪走了「外戚黨」在行政上的權力。田蚡建立的「五經博士」,也不是什麼研究學問的機構,而是培養皇帝幕僚的預備軍官學校;這是政治機關,壓根兒不是啥研究所。武帝初年的「儒道之爭」,不能看作是思想鬥爭,而是貨真價值的「權力抗爭」,所以竇太后才會下令殺人。而在田蚡死後,漢武帝一朝的中後期,外戚們手中就沒有權、只有貴了。少了權,富貴人家隨時都可能被抄。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當時的人再怎麼笨,最後也都知道皇帝破壞舊制,搞「變法」了!你不能改變別人,但你能改變自己︰改變自己去適應對方。此時的貴族階級們,也必須與時俱進,既然鬥不掉新時代的意識形態,那這些原本養了一大堆雞鳴狗盜遊俠之士的豪門,便開始配合新時代的思想潮流。於是,經過一個世代之後,社會條件又拉回到經過平移的基準線上,儒術成了國家官定的思想正統,大家都得開始吟上一段「學而時習之」。其實,這還是為了求得當官的資格。罵漢武帝搞「思想箝制」的後代學者,通常都會無視社會現象,並把皇權力量幻化得太誇張。劉徹既沒焚書、也沒搞文字獄,你們愛讀啥就讀啥,就算要套上那頂大帽,當時天下讀書人統統有份。(所以 TG 一向認為,羅馬君士坦丁大帝和基督教的關係,也差不多如此。)山不轉路轉,從此之後,原本手下都是掄刀弄槍之徒的外戚們,也開始演化,他們曉得必須培養家中子弟讀聖賢書,拿個野雞大學的文憑來唬人,人人手上都握著一卷經籍簡冊。武帝死後,霍光幹掉商吏出身的桑弘羊,重新掌權,這時候,外戚總算進化完成。此後,除了曹操之外,掌實權的皇帝外戚,大都是擁有「儒學檢定合格證書」的文學世家,一路到了晉朝滅亡,才又再度轉型……

TG 一直覺得孔家老二真是個超級大箭靶。過了兩千五百多年,就算是所謂的學者們,也對「孔子其人」沒什麼興趣,更受關注的是「孔子學說」(不管是不是他老人家親口說過的),翻來覆去的或褒或貶。只要陷入這種論證的,便會中了不肖後儒的道,以為儒家「就是這樣」。孔子屍骨未寒,小老弟曾參就跳出來奪權,完全不賣當年長征老前輩的面子;其後,更是山派分立,彼此互相譏諷,宣稱自己是儒門心法嫡傳。假如說,儒家不被漢代統治者給利用,典籍不被用來當作預備校的教科書,或許我們今天就比較能夠清楚,「儒家創業史」是怎麼一路搞分裂與內鬥而走過來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