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彬的爱情诗
韩彬的爱情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176
  • 关注人气:1,0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空中的音乐(小说)

(2019-09-10 15:07:59)
天空中的音乐



文/韩彬



你坐在溪水旁

蜻蜓依靠在你的肩膀

茶杯站在窗前

静静的听窗外的声音

总是不相见的爱情

都在这里坐着

即使不再相见

你还在这个世间某个地方

我在听经典的音乐

天最大的祝福是蓝色

你还好吗

音乐让我听到了

我们曾经温柔的话语


      在这座房子里写字,一个人,我安静的像一棵树,我每天都要写一些文字,就像是我给自己安排的作业。这会儿外面下雨了,我坐在窗前,只穿一条短裤,一件T恤,风从窗口吹过来,我一边写字,一边抬头看窗外的雨。窗外虽然没有很好的风景,初秋的天气还有些凉,我溶入这样的宁静,我会想起山上的一所学校,这所学校在山坡上,一条马路直接通向学校的大门,除了放假,她会每天沿着马路爬上山去。这个乡村学校的女教师,已经在这个学校教书生活了十多年,我们曾经是非常喜欢的恋人。我有几 次乘坐汽车进入山中,经过她的学校,我沿着盘山公路爬上山去,经过一个山上的村庄,再经过长满了庄稼的田野,便看见了红砖砌成的三层校舍,这个是目前学校的外观,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就来过这所学校,那天非常寒冷,学校里的教室生了火,但是在学校操场边的厕所,完全暴露在寒风中,我那天去厕所里小解,我冷的瑟瑟发抖。那一年,她只有二十多岁,很苗条的身材,曲线优美,她的脸庞,很有特点,非常白,有许多小小的雀斑,那一双眼睛,清澈如山上的溪水,我们在小溪边说话,她总是直直地看我,那一年我己经四十岁,是一个男人最帅的瞬间。那一年冬天,她穿很厚的棉袄,下身穿牛仔裤,里面只穿了一条棉毛裤,脱下她的棉祆,上身也只穿一件棉毛衫,她好像一点都不怕冷,但她在冬天的学校,在学校走廊上洗衣服的时候,两只手冻的鲜红鲜红的,我看着她不停地哈气,搓手。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她这样一个师范大学的学生,为什么能够吃这样的艰苦,你看她脸颊冻成了红苹果,一路小跑,抱着孩子们的作业,脸上总是洋溢着浓浓的笑容,很像我小时候,在农村上小学时的女教师。那个时候是文革,我在故乡的村庄上小学,语文老师是一个扎了大辫子的南京知青,脸蛋园园的,胸部鼓鼓的,夏天会带着学生下河戏水,摸田螺河蚌,冬天就这样,穿厚厚的棉袄,说一口南京味的普通话,后来这个漂亮丰满的姑娘,乡村女教师,为了回城,嫁给了徐州的一个矿工,回到了城里面,再后来,我也离开了故乡,来到了我现在居住的古城。


      那一年我四十岁,闲的很无聊,就经常一个人去爬山,在小溪边上,捧一本书看。我一个人静静坐着,蓝天下的山峰,总有几朵白云点缀,小桥流水交相辉映,蝴蝶在小花小草间穿梭。我穿一件白色T恤,坐在一块石头上,双目微闭,一动不动,把世间的所有都搁在山外边,这时,一只黑色的大蝴蝶,正在面前的小草上停留,两只蜻蜓上下贴在一起,它们就停在了肩膀上面,这一对相爱的情侣,在绿树青草的水边,它们停下来不走了。人活着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无聊中度过,我一个人跑到山上面,就是想逃离那些庸常的生活,坐在小溪边上,我看烟雾缭绕的村庄,一座废弃了的房子,我想找一个童年的记忆。那年夏天,浮躁的性情让我经常堕入痛苦。就特别想逃离到山里面,而且是一般人不喜欢去的,不是旅游景区的地方。我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穿过一个陈旧的乡村,再往上走近一个小时,潺潺流淌的小溪边,一堆堆洁白的石头,花椒树核桃树柿子树,仿佛都在哪里等着我,和它们说话呀。我多么喜欢这个地方,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远离了人性的浮躁不安,在石头翠树碧水的身旁,一个人静静的,手拿一本世界名著,一会看天,一会看水,再翻几页书卷。人活在世,有各种各样的纠纷,无法化解的日子最难熬,干脆就远远的离开矛盾,让不好的事情自生自灭。我最快乐的时候,除了睡觉,便是什么都不想的时刻,我觉的把什么都能放下的人,一定是一个幸福的人。坐在小溪边,看白云在山项上移动,听蝉声鸟鸣,眼睛跟着蝴蝶,留在花朵草叶上,一个人在这里,跟叶子们一起,听风微微的拂过脸庞。


      你和我都愿意活在同样的空气里,
      回忆弥漫在空气里是如此甜蜜。

      坐在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窗外其实也没有什么,我的乡村女教师,她就在学校里,在教室里上课,在操场上行走,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中。这样的感觉多么美好!我们曾经相爱过,现在继续着这种相互眺望的感觉。
人生的意义就是这样,要有一个信念,爱情也是如此,你们不一定要永远在一起,你们都还活着,互相关注着对方,或者并不去关心对方的生活,但是你永远都记得,你们相爱过,一种真心的感觉,神秘的面纱后面,别人永远不知晓的事情,你们还在相爱,但是并不参与到各自的生活中,因为你们曾经拥有,无怨无悔,并且还在继续着一种精神上的甜蜜。

      我这一生最可爱的姑娘,她站在小溪边,她在梳理她的秀发,那一头黑色的,带有自来卷的长发,秀丽的脸庞,沉淀出湖光山色,与蓝色的天空交相辉映。

       那一天的下午,我从古城出发,来到了山中,坐在小溪边,翻看一本世界名著,《追忆似水年华》,马塞尔.普鲁斯特,法国人,一个伟大的作家,意识流小说的祖宗,迄今为止,我还是仅仅看过第一卷,《在斯万家那边》,这本小说情节并不复杂,却非常引人入胜,尤其是那灵动飘逸的文字,忧伤美好的回忆,让我无法不沉醉其中。好的文学作品,往往都带有作家本人的忧郁气质,你看着这些文字,却能引发读者自身的共鸣,就是说,这些文字与你的灵魂相通。好的作家,他们的作品,往往通过一个人的故事,却能够概括出所有人一生的命运。《追忆逝水年华》就是这样一本书。我读这本小说,我阅读的非常慢,不是我看不懂书中的故事,主要是作者写的太好了,需要我一节一节去享受。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我一句一句认真看书,周围没有一个人,溪水流动的声音也被我忘记。


       我心中的女神就这么出现了。一个无聊的男人,帅气十足的男人,比现在的小鲜肉更加有魅力,他就坐在一块石头上面。一个稚嫩的小姑娘,天真无邪的小宠物。很不真实的场景,别人都不会相信的故事,还是发生了,那么美好,如画般的眉毛与双眼皮忽闪忽闪的幸福。
他们的故事,没有任何人知晓,他们相遇之后,没有几天就拥抱了,并且是一见面就拥抱,因为那个地方离村庄有一段距离,离学校也有些距离,平常没有人去,就他们两个,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动物,卿卿我我,无不甜美。

       我们在野花野草的山坡上,一个人给另一个人读书,姑娘用十指在帅哥的头发中划行。他们紧紧的拥抱,不松开,姑娘不允许放开他的手,她只需他把她抱在怀里,她希望他永远把她抱在怀里。更多的时候,他把头枕在她的腿上面看书,有时候他干脆把头放在姑娘的胸部,那个时候,一阵阵蝉声此起彼伏,蝴蝶与蜜蜂都成了他们的粉丝。男子穿一条牛仔裤,红色的T恤,姑娘一条荷叶色翠绿裙子,他们拥抱在一起,紧紧抱住。溪流蜿蜒起伏,群山连绵不绝。

      一个脸上长着小雀斑的姑娘,纤细不太丰满,稚嫩的小尤物。一个无聊的男人,丰度翩翩的公子,她在看他,洁白细腻的肌肤,两道闪电的剑眉,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而她可能只有十五、六岁。蝴蝶飞舞起来,停在了他的肩膀上面,蜜蜂在野花丛中徜徉。这个姑娘太可爱了!你们互相盯着看,你们中间隔着一快石板,通过石板,你们就可以完全粘在一起。她并不那么美丽,确非常白净,脸上的雀斑也是美的,这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这是她完美无瑕的标志。
      你怎么也出现在这里,
      这个地方,好像一直就是我一个人。
      我倒想问你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我们学校的后山

       美丽是小姑娘,我看你只有十五岁
       好帅的小哥哥,我看你只有二十岁

       那一天,我们初次见面,她穿着一条短裤,上衣是一件白色T恤,我细细看,小姑娘修长纤细,肌肤润泽,胸部不大,完全是一朵没有完全绽放的花朵。正因为如此,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看,我觉的她还没有长熟。她倒是有些害羞了,下意识地把两只手放在胸前,不知道是走还是留。午后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在草地上,溪流一刻都不忘记潺潺的呼吸。
      你在看什么书,
      一本世界名著,
      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小姑娘。
      原来她也是文学爱好者,在小溪边,我又碰到了知音。她走过了石桥,站在我的身边,我把手里的书拿给她看,她拿着书,干脆也坐在石头上翻起书来。我问她喜欢看什么书,她说喜欢看《读者文摘》,我说那本杂志编的很好, 有文字品味,不过光是看杂志是不够的,要看一些文学原著,最好是名著。我那时也很天真,见到文学爱好者就吹捧自己的阅读兴趣,我说一个女人如果读过几十本甚至几百本书,当然是世界名著,那么她的气质一定高贵典雅。我滔滔不绝地说,对着青草树叶溪水,全然不顾阳光已经要下班了,身边的小朋友也准备离开这里。这个第一次见面,我一改往日沉默的性情,对着一个陌生的姑娘,足足吹了有几个小时。而这位青春稚嫩的女孩,纯天然的植物,就像石头周围的树叶一样,一直都认真的倾听着,末了就说了一句话,大哥哥,你真有才,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人。临别时我也特别告诉她说,下一次我给你带几本小说,当时我不知是想巴结她,还是对她有心,说起来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她只是一个姑娘家,而我己经是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已经是一个熟透了的甜瓜。

      四十岁的男人是可怕的动物,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在生活上有房有车有收入,外表也比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冷静有魅力。加上我天生外表年轻,读过不少书,又喜欢一个人独自行动。
他们第三次见面时,开始离开溪边的那块大白石头,沿着溪流往山上爬,他们开始手拉手一起走,那一年的夏天,我的乡村女教师正在放暑假,他们便利用这个假期,开始缠绵悱恻。
      她说她的家乡在山的南边,从小受到严格的教育,在学校里学习一直很优秀,很轻松地就考上了古城的师范大学。我问她为什么分配到这个乡村学校,她说她们家里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门道帮助她分配工作,当学校要求学生支援山区的孩子学习时,她就自愿的报了名。我说你后悔吗?不后悔,她说,她说她们家就是山里人,有一个金饭碗就很满足了。只是我觉得,在这个学校没有书看,又不能上网。然后就沉默了。我告诉她说,这个学校里什么都不缺,缺少的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山上面云雾缭绕,小松鼠在树枝上盯着我们,从石头里长出来的树木在头顶上,像一把撑起的巨伞,山顶上气候变化无常,烟雾越来越浓厚,能见度几乎见不到几米,加上没有人跑到这里,如果是一个人上来,我想是一定很害怕的,据村民们说过,如果是早晨进山,山顶上有时会有黑熊出没的。
      我把她紧紧地拥抱在怀里,这个纤细的腰身像一只小猫紧张地贴着我的胸口,我低头寻找她的嘴唇,我们开始接吻。
       你真是我的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
你在说什么。我说给你拿的《洛丽塔》看了吗,洛丽塔甜美可爱性感,粉色蓝色,你是荷叶色。
       我说,我搂着你,是不是一种犯罪。
       她说,不!非常干脆直接,我喜欢你。
       我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其他。
       我就是喜欢,你想怎么样都行,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正在读书,
       你看书的样子真好看,
       眼睫毛好长好长,忽闪忽闪的感觉,
       我真的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王子。
       我说我己经四十岁了,她说你只有二十二岁。我说:我是一个孤独的人,其实我什么都拥有,她说,我在这个山上面,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永远都是一个人,因为你,我什么都拥有了,我开始每天看书,爬山,等着你来。说着,她顺手把裙子撩了起来,把两个粉色的小乳房完全暴露了出来,我本想把我的头完全埋在她的胸口,但是我还是没有那么做,我把她的荷叶裙重新拉展,继续把她拥抱在怀里,直到太阳下山后,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学校附近,我目送她回了学校,而我则打车回了古城。


      人类在相爱的过程中,肌肤相触是最幸福的感觉,当他们拥抱的时候,大自然的美丽景色都在为他们祝福,整整一个夏天,他们都躲在山里面,卿卿我我,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步入最后一关,因为他己经四十岁,女教师只有二十二岁,其实他非常冲动,小姑娘也一样,她几乎不让他再看书,每一次见面都要他把她紧紧的抱住,一刻也不想离开他的怀抱,但是有一点,她一直没有邀请他去她的学校。她只要与他在山上面幽会。
山上面有溪水,茂密的丛林之中,是荫凉的草地,他们把一片塑料薄膜埔在地上,他们拥抱着说着话儿,她说她的父亲母亲,说她的哥哥妹妹,说她的学生,那些学生的家长。她说她的父亲是一个庄稼人,母亲却是一个小学教师,当然是民办教师,工资一直很低,她的哥哥已经结婚,妹妹也在读大学,她说她们家种了很多的桔子,但是每年都卖不上价钱,她说她在这个山上的学校当老师,吃的是国家饭,工资和公务员一样,她妈妈很高兴。当然我妈妈并不知道这个学校,夏天没有空调,冬天没有暖气。离城里有几十公里远。小姑娘好像天生没有忧愁,也没有什么烦恼。她说话的时候,让我躺在她的怀里,说我是她的大头娃娃,我问她,你想不想知道我的事情,她说,你不就是一个作家吗,其它的我并不想知道,我现在只想让你在我的怀里睡觉!其实经常是她睡着了,我还在抚摸她的脸庞头发和躯体,有时候我点烟抽看书,她在后面抱住我的腰,她说,你身上有一种淡淡的烟味,很好闻的。她说,你怎么就那么有魅力呢,你过来,再抱抱我,不准把我放开,也不要乱动,我们就这样抱着多好。太阳快落山了,蝉声还没有沉下去,我们在寻欢作乐的山坡开始下山 ,我把她当作仙女一样送到学校,她则把我当成了一个小鲜肉,目送我背着双肩包远走。

      我们始终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也许这样的爱情才是最美好的,我以为最美好的地方在于,他们永远都记得对方的好,就像一个忧郁的下午,一个安静的夜晚,一个人在外面,在大自然中行走,我们想起了对方,我们只是想一想而已,我们都不想去破坏生活的秩序,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惆怅之中,我们听音乐仰望天空,你们永远都在各自的身边!这是一个爱情的甜蜜,一段真心的爱情,会支撑你一辈子的生活。大自然中,有多少美好的风景,你心中有一个真爱的人,你走在路上,你虽然是非常安静,但是你一定很充实,你不孤独,因为你心中有他,一个你永远爱着的人。
      我描写的是一个人一生中的插曲,就像我窗外的天空,阴郁了一天也没有下雨,我平静的生活方式没有什么改变,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女子,我爱她,她也爱我,我们都在路上,我们的宁静就像这天空,心中时常会感到忧郁,望一望无声的世界,为何还需要什么波澜。就像我坐在窗前,静静的,很多人跟我一样,静静坐在窗前,在看书在听音乐,一个无聊的人,但不是无聊的时光,因为我们心中有一个人,一个你喜欢的人,一个爱你的人。我以为,人活着,有过这样真爱插曲的人,一定比没有任何真爱插曲的人幸福。
我从来不相信爱情有什么美满,幸福快乐我是相信的,那是我们活着的动力,我即使天天都是一个人呆着,因为我心中有一个爱人存在着,我就会觉得难舍难分,我会翻开一本书,我会一直看着窗外,我会慢慢的想起一些场景。
       我看着你,你也看着我,我们在接吻在抚摸,我们在云雾缭绕中紧紧的拥抱!
我们到最后也没有分离,我们只是各自过起了各自的生活,我继续做我的作家梦,她继续做她的乡村教师,在夏天过去,秋天来临的时候,学校开学了,她便开始认真地给孩子们上课,我也开始大量的写作诗歌,在我们最后的拥抱中,我们和各种小说电影一样,我们吻别,我们流眼泪对着溪流说话,我们没有对着沙漠说话,因为我们都没有去过沙漠。

     我是太喜欢溪流了,
     太喜欢梳头的姑娘了,
     像你赤裸的山峰,
     弯下腰,生长在我心中。

      山谷里的一块青石,里面隐藏着翠玉。沿着一条幽静的小道,会看见山中的学校,我写字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跟着笔移动,神灵也会出现在我的身边。窗外一直在下雨,这一会停了下来,天空还是黑色的云彩,我爱的女人,她还在山上面教孩子们读书。
      很多年以前,那个学校里,没有网络,没有空调,只有教室和漏风的厕所,我的乡村女教师,看着孩子们穿着露珠的眼睛,走进了教室,我的乡村女教师,刚刚放下哺乳的孩子,开始给孩子们上课。她知道,我爱她像拥抱这眼中的山,那个坐在溪石上看书的男人,他穿干净的衣服,说干净的话,对着她脸上的小雀斑微笑。
我一直向往音乐的透澈,溪水告诉我,少年是最美的孩子,在姑娘的怀抱里看太阳,是多么惬意的事,我要求自己做一个童话诗人,因为人世的残疾,苦涩的水淹没了多少欢乐,尘埃遮蔽了太多的光阴,作为一个喜欢文字的人,我喜欢沿着石阶,在松溪的鸟鸣中上山,在云雾缭绕中了望瀑布上悬挂的彩虹。
      我们最后的拥抱发生在冬天,在学校的宿舍里面,那一阵子,学校正在放寒假,她还没有回她的故乡,她准备春节前回家。我们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见面,她没有再约我见面,我也是故意在回避她,但是我们还是经常互相发信息,她告诉我学校里的情况,她父母的情况,有一阵子,她母亲在学校里住了一阵子,但是她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说她爱我。
       凡事都有缘分,你珍藏爱情,大地上处处都会有雨。很多年后,我又一个人独坐在溪流的石头上,我发现晚霞在火焰中邀请森林,森林在云雾缭绕中,持续着故事。
我读你是从孔雀开屏的一瞬间,喷泉生长的地方,碧绿的羽毛让我们更加纯净!
      那个冬天的夜晚,我们紧紧地抱着,外面正在下雪,脚步声水声都消失了,只有两个人呼吸的声音。我们还是没有走到底!我的眼晴看见了草地,雨后的草地更加茂盛,蝴蝶和蜜蜂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翠绿的树荫下,鸟鸣和溪流自山谷里,传送出清脆的歌声。
在一夜的大雪之后,我们终于分手了。我说,小宝贝,你一定要笑着面对一切,我会在微风中给你画像,你笑着面对一切,你会茂盛于你的美!

2019.9.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彭阳行
后一篇:太行山八泉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彭阳行
    后一篇 >太行山八泉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