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彬的爱情诗
韩彬的爱情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308
  • 关注人气:1,0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病房里(组诗)

(2018-04-20 21:49:13)
在病房里


在病房里
握着母亲的手
母亲失神的眼晴
一直看着我
嘴里不停地说
拉我起来
拉我起来
患有癌症
老年痴呆的母亲
己没有力气起床
但她坚持说
拉我起来
我问她你起来干啥
她说你别管
你拉我起来
我看着只剩下
皮包骨头的母亲
不知是什么滋味
我把她从床上
缓缓抱在怀里
我说妈你就坐一会儿
像婴儿一样的母亲
己经没多少力气坐着
母亲说 
你爸爸
是不是又打瞌睡了
叫你爸爸吃晚饭
母亲你一辈子
为我们和爸爸操劳
你什么时候
能为你自己操劳一回
你还有机会吗
妈妈


2017,8,11,


废园
 
十六岁的妓女
接待六十岁的老伯
完毕
老伯说
你这么小
就接触社会
你应该
如何如何
学会做人
 
2012.


凉风牵手玫瑰的幽香
 
凉风牵手玫瑰的幽香
风筝在广场上空飘扬
去年的小船在湖中荡漾
出入地下停车场的人类
一天比一天繁忙
 
2013.


出门要灭火
 
离开家
做好几件事
灭掉烟头
关闭门窗
检查煤气
关最后一盏灯
坐在马桶上
淋浴的时候
绝对不能烧水
如果昏倒了
如果这个房子
只剩下火焰
那火会不会
烧毁一座大厦
 
2013.


雪花飘飘

 
不在一个城市
却每每经过你的小客厅
我很喜欢你家中的什物
尤其是那只小黑猫
它调皮的尾巴活灵活现
还有你家花瓶插的玫瑰
红黄白蓝色变幻着开放
你这个女人全身都是蜜饯
一个小小的客厅
充满了你身体的柔媚
 
2013.

 
伟人的女儿

 
岁月不饶人 她们老了
伟人的血液流动在体内
便被贴上了金字招牌
她们经常被邀请参加各种
有关纪念伟人的活动
坐在领导或是贵人的中间
慈祥的面容带着岁月的平和
她们很像我们的母亲
年纪大了需要搀扶
历史是个捉弄人的东西
她们苍老的样子 
不由得想起她们的妈妈
许是天命所然 伟人的妻子们
都没有获得平静的善终
 
2013.


凄凉

 
小狗被人抛弃了
它跟随我的腿跑
我给它买火腿肠
它不吃 它要喝水
纸杯子倒水给它喝
喝了整整两杯
再狼吞虎咽吃掉了食物
我去按摩颈背
它继续跟随我
我躺在按摩床上
它躲进了床底
见我迟迟不肯下床便自己走了 
这是一条很漂亮的小狗
后来又去了几次按摩房
后来便彻底消失了 
我现在老是想它
便经常去按摩室
想它再也得不到我的温暖了


2013.


灯光
 
路灯告诉我
半夜有一个人
在树下睡着了
我刚走过那棵树
还有其他的人经过
天气特别冷
我们都赶着回家
不过我们都瞅了一眼
那个疯子或者醉鬼
 
2012.


两个妹妹
 
我在看报纸
这家报纸的
头条文章被删改过
不删改
也没有人看
我之所以订
完全是寒风中
天天碰见送报的
两个妹妹
邮局的妹妹
骑破二八
每天两次
三九天三伏天
风雨无阻
她要哥哥订报
另一个妹妹
有几分姿色
送日报兼送牛奶
起早贪黑
认识她三年余
仿佛隔断了十年
霜打雨淋
脚踏车变电驴
少妇成老妈子
她也要哥哥订
她们哪里晓得
哥哥每天看这些
不如看窗外
垃圾堆成的风景
 
2013.


安静是黄色的


对面的房间关了洞口
独独墙缝上的灰烬转着目光
你每天需要擦亮那些桌面
然后就长久地坐下来发呆
这会儿你也许就坐在那里
你会看到些什么呢
昏黄的天空在扩散睡眠
我们的后背和颈椎都有些疼痛
 
2013.


海水是咸涩的


窗外平静的像一坛子萝卜干
那个三十七岁死去的美国妇女朱莉
十八年间生了六个孩子
她戒毒戒酒戒不了爱欲和贫穷
她和蟑螂跳蚤睡在一起
最后住在了没有电没有自来水的山村
还在我们的星球上
她死了 死于艾滋病
死在了最后一个男人的怀抱
 
2012.


灵犀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
你我相识时的眼神
当所有的人围着我
而你仅仅是用余光
轻轻扫了我一秒钟
我们就成为了情人


2017.


在日月潭上化妆间


台湾把厕所
都叫化妆间
日月潭的化妆间
都是陆客化妆
台湾的化妆间
都特别干净
日月潭的化妆间
也很干净
唯一遗憾的
有一些尿渍
偏离了尿池子
我掏家伙描准时
看见一行字
上书  握得稳
喷的狠  射的准
这九个字果然好
让我喷洒的又稳又狠又准

2018.


黔东南州某个服务区的卫生间


比陕西四川重庆
任何一个服务区的厕所
都干净
洗手的水还是热水
小解完了
舒适的冼个热水手
向广场上走去
看着澄明的天空
碧绿的树叶草地
我感觉又来到了海边

2018.


听迪玛希唱歌


拉开清晨的窗
世界在白色中
什么才叫做歌
妈妈告诉我
天亮了
一个美丽的花园
在我们的眼前
而妈妈已经走远了


2018.


吉祥村


40年前
吉祥村
大概有一千人
40年后
吉祥村
估计有十万人
40年前
吉祥村
是个种菜的村庄
40年后
吉祥村
己发展为著名的红灯区

2018.  


静幽


这本书封面的老人
头发花白
穿白衬衣
黑色外套
目光慈善
这本书的书名叫

《极品》


2017.


今晚这样静悄悄


透过窗户夜是黑色
透过夜窗户是白色
我们默默不语

透过黑色的边框
光芒是你的脸庞
透过夜暗的树叶
星星闪动你的胸房

2017.


嘴巴


今天与昨天没有什么变化
区别是里面起了一个火泡

昨天与今天也没大的变化
区别是有一个牙穿越着痛

2017.


早晨5点

八十多岁的老父亲
4点多就闹着起床
我要他磨到5点起
1975年在老家
每次想买肉吃
就在早上4点多起来
到王集去买肉
我那会13岁刚发育
不足1米5高
瘦瘦的坐在窗台上
为了买到一斤肉
我每次都是第一名
堵在窗子的小园孔前面
7点多卖肉师傅
开了那个圆孔
这样还常买不上肉
要死皮赖脸地告诉师傅
说我是谁的孙子
师傅听懂了我是谁
从后面取一刀带骨的肉给我
那时一斤肉只卖5毛钱
但人们很少见到肉
放在那肉案子上面卖

2017.


他们


结婚八年抗战八年
过上了和平的生活
她总是想她的过去
他总是想他的过去
终于形成一种默契
每天除了问候孩子
吃饭睡觉都很静很静

2017.


转身的蝶

 
钢琴声扬起的雪花中
总有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微笑着站在窗口
手里捧着一杯热烘烘的咖啡
 
2013.


一个人消失了


我坐在她家的客厅里
我三十二岁
她二十四岁
在其他人看来
我二十四岁
她只有十四岁
我们聊了几个小时
说的最多的名字
张爱玲
我们从午后一直
聊过了傍晚
临别时她问我
你结婚没有
一年半后的夏天
她来到了我的房间
我们搂抱在一起
她那天穿蓝布花裙
我光膀子
我们吻得很深很重
她那时已经腾空而起
红遍四海
五湖之内
皆知她喜欢徐志摩
如今的诗人早已越过了
《再别康桥》
心中的一角
全部的空中
还有一条幽静处
放着她的几本书籍
人世间最美好的喘气
我们知之
但我们望眼欲穿于空
 
2013.


大地震


那天在面馆吃面
突然地起伏非常
地震了    
跑去外面
大吊车摇晃的吓人
折腾了好几分钟
大半个中国
整整几十天
余震不断
人在提心吊胆中过日子
我走在路上
躺着睡觉
都感觉身体在晃动
但感受最深的
损失最惨重的
我必须警惕的
是第二天的股市
暴跌惨烈的情景

2017,

小日本


老婆想去日本玩
岳母说去什么日本
你不怕别人说你
我小妹说
她同学去日本
把手机拉在饭馆了
隔了两个小时
回来看还放在桌子上
老婆说四千伍佰块
可以玩八天七夜
我说要去就去吧
日本的宾馆房间小
但听说很干净
前天老爸的战友来家
我们又说起日本
他说他去过东京
大半夜的没什么人
也没什么车子
十字路口要是红灯
哪怕是只有一个人
也会一直傻站着
待绿灯亮起过马路

2017,


驼背的蛐蛐


看书写字的时候
一只驼背的蛐蛐
总在纸上面看我
一会儿就不见了
后来卫生间地砖上
跳跃更多的蛐蛐
它们避开我的鞋
好奇我的各种举动
这小家伙很好玩
沿着墙角到处跑
就是从来不鸣叫
我无聊的时候
常蹲着与它们
比赛安份的本领
静静地看它们
它们跳着舞看我
它们透明的黄色
有几条黑道道
长长的两条触角线
长长的腿驾起身体
一蹦一跳的舞蹈
很像一架会蹦的飞机
这有趣的小虫
一个眼神     
一段舞蹈
对于单身的人
很是解闷的事情
据说天下的蛐蛐
都是死人变的
活着的时候
他们革命
他们偷窃
死了变成了蛐蛐
一见面就咬
这些从不打斗
也不发出声的
驼背蛐蛐儿
什么亡灵变成的呢

2017,


神剧

夜里下了雨
路上的行人
严严实实的移动
我在暖气房里面
翻书看电脑手机
老父亲5点起床
看抗日神剧
很吸引人的一部戏
中国人日本人
扮演者都很帅气
这与几十年前
老电影完全不同
过去坏人
又笨又丑又恶
好人都是
英俊高大聪明
过去国军与共军
是水火不容的仇敌
如今是亲戚
亲亲我我的一家人
将来是什么
我们都不晓得

2017,


雾中行走秦岭


把母亲安葬之后
从山上往山下走
经过无数的墓碑
有死人的有活人的碑
死人都有名字
活人也有名字
活着的人还没有过世
名字被贴了起来
都有生辰
只是死人有卒的日期
漫山遍野的翠柏
漫山遍野的坟墓
又漂亮  又整齐
想来母亲住在这样的景色中
也许一点也不寂寞
倒是活着人很是孤独

2017,


灵魂


人如若静坐
便静到幻觉

一瞬即一生
不刻意之你便方好

黑色的屏幕上
荷在水中碧绿


2017,


傍晚


在雨中  她秀发飘飘
山中的那个男人是个背景


2017.


冬天来了


我的秋天还没结束
我的衣裳还很单薄
我还是如一个少年
静寂中写下我爱你


2017,


半山腰


寺院的墙都有青苔
周围都是树或竹子
这些植物炊烟袅袅
她现在住在庙里
和植物一起呼吸
我灵魂越来越轻

2017,


曾经


她曾经是最美的声音
一夜一夜翻卷的浪波

一首诗未完我们老了 
时间是影子的一片波浪   


2017,




午后的天空很安静
太阳很轻我们看书
曾经和我生活的小狗
它在窗台上看草地
我的记忆在草地停留
草地的双人木椅子
上面坐着我的幸福时光
我坐在椅子上看书
你卧在草地上看我
我看你在给草地铺床单
午后的天空很安静
你铺的床单很新很干净
那天我没有去你的房间

2017,




我一直在雪地里奔跑
记得你就在前方停留
我们奔跑的样子
如今己模糊不清
错误是这个世界依然美好
玫瑰花红艳艳的神情
是你在我心中的样子
站台的情侣拥抱着原野
星星与天空谈笑风生
我在你的怀抱一动不动

2017,


今夜

活着是多么的简单
在雨声中静静睡去
像眼镜放在书上面
一束花在瓶子里看着我

2017.8.23.


音乐

一个人坐在空房子里
像禅师在垫子上盘腿
有哪一种静更加迷我
听一段古琴写几句话儿
在此之前我刮了胡须
洗净风尘了一天的脸
时间是我邂逅的朋友吗
静静地坐下来写写文字
呆看着弹奏古琴的月光
一根香烟它慢慢地燃烧尽了

2017.


纯白的人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他们吃饭唱歌
玩了一个下午
男人喝酒脸红
女人也脸红
男人动情地歌唱
《偏偏喜欢你》
男人伤心地歌唱
《铁窗泪》
男人女人一起唱
《爱你一万年》
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他们拍照留念
他们互相祝福
相逢成为了离别
一个热闹的日子
就这么结束了
男人们回到各自的家
女人也要回家
他们的生活回归往常
他们三个人
什么也没有发生
除了拍摄合影
他们悄悄挤在了一起
什么也没有发生
女人不抽烟
女人也没有骑在
男人的腿上歌唱
但是《铁窗泪》
《偏偏喜欢你》
连同酒 桌上的鲜花
在有与没有之间
她一直低着头
她在暗处写字
耳畔是男人们的歌声

2017,


走在雨中我想着雪

       
世间一切美好的都是这样
在夜间二十二点后
一对情侣走进了雨中的大街
雨很大  却没有声音  
只有一对抱吻的情人在雨中
他们从林子里走到街上
走到河边  走进我的视野
我的眼前却是银装的世界


20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雪的声音
后一篇:轻与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雪的声音
    后一篇 >轻与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