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彬的爱情诗
韩彬的爱情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308
  • 关注人气:1,0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喜欢和你一起去看海(三十一)

(2017-07-30 18:08:16)
两个疯子

一个在鸟巢中喝酒
一个在客厅瞌瓜子
同时对着手机刷屏
他们相隔千里
无声无息在破坏安静
天空是黑暗了的
窗户是一个个洞
人的眼晴是拥抱中的拥抱


浪客的心情

当浪客对着手机刷屏时
西安正刮起大风
我进了魏家凉皮店
我准备吃晚饭
我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机
浪客一直在刷屏
他刷屏的速度极快
在刷屏的同时还有红包
我的眼晴一直盯着
浪客梵辉东邪的手
我抢了很多个红包
每个红包都有浪客梵辉的表情
后面我们互相发红包
我们赌五元六个包
谁得手气最佳谁继续
此刻西安下起了大雨
我一边吃凉皮一边抢包
玩了十几分钟
浪客说我去洗碗
又玩了十几分钟
浪客说我要去拖地
此刻天完全黑了下来
但是浪客的心情
是高兴还是绝望
我看不见他上海的居所
我看见的是我的手
在手机上面写字
同时抢丐帮兄弟们的红包
而浪客是高兴是绝望
我只知道他是一个人
一个人对着手机
他的空间很大很明亮
却不安静  他在仰望空巢


大爱无声

水蛇腰鸭蛋脸
不认识我
应该见过我
在海边沙滩
公园椅子上
我想起了秋天
树上的红叶
染红了公园
一张长木椅子
在枫树下面
很美很安静
阳光从树梢穿过
有一个女子
悄悄走在那树下
她坐在那里
我想一句话
佛前的一朵青莲
白色的上衣
莲花在胸前
佛珠缠在手臂
是普萨前的那朵莲
什么样子
闪烁金光
眼睛像是抱了琵琶
双手像在翻书


夜晚21点的云


夜晚21点的云
在西湖岸边步行
她行动敏捷
把芝加歌与杭州
搂住一起锻练
大约40分钟后
她穿过一道铁栅
回到楼下面
她乘电梯进房间
被汗水浸湿的她
进入洗漱间
她脱去一件件衣裳
开始洗澡
这样的风景平常
我想下面的内容
云坐在客厅里
看电视
坐在书房里写字
星期六去养老院
推婆婆的轮椅
云移动着杭州
芝加歌的女儿移动着云
是开心的云
还是云在开心
抢红包写字的云
是风景
是铁栅
她的躯体在墙之间活着
她看见墓园了吗
没有  如果她看见了
我还会为她写诗吗
活着如同傻笑
弹指之间
一个美女经过了草坪



谷鸟一声幽


湖水与天亲吻
走在岸边的男人
平静如草悠悠
碧波茫茫
他告诉她
我爱你 付出的却远远不够

女人的胸
从太湖的裙边显露出来
男人的鸟
在一片竹林中
小径沿着青苔
摘一朵小花尝一尝
耳环在女人的发际瞅着你


你能成全我一次吗


上天是怎么造就这美丽的玉臂
我想牵你的手
在新郑机场我看着星巴克的店
这美好的清晨
你美丽的神秘的是湖滨吗
我可曾经在你的筑居泛舟
平静是这个世间的眼神
如果我与你把森林镀上金色
这朦胧的躯身
是不是人类最美丽的谎言
我曾经满目苍桑
紧闭这世间火焰
我坐在平静的坟地
目光却被你一杯果汁勾引
女神  你坐在玻璃一侧
我此刻的世界
还是这大厅中无处不在的睡姿
那些幸福的裙子
令我对花朵的烂漫怯步


夜晚坐着发呆


一个女人穿着大花裙子
从一个小院子向我走来
她秀丽丰满长发飘飘
她和我语音
她说我是写诗的王骆宾
我看她的像片
我说你的胳膀有些粗
身子和脸庞
是在沙漠上行走的三毛
我和她的小小细节
能否成为这个夜晚的诗篇
我坐在房间里
用手指写出一个个字
我的一生是睡眠来临
还是你的大花裙子飘飞


卖海鲜的女诗人


她在卖海鲜
她把称好的虾
放进袋子
加水再加氧气
然后收钱
再笑脸迎接
下一次顾客
七月流火
她准备了大量冰块
她害怕停电
当丈夫去打牌
儿子去上学
她一个人忙前忙后
稍有息息
她翻开一本书
那是诗集
她描上一两眼
心里便充实许多
汗水从脸上
流入她胸口
她用毛巾擦擦
拿起手机
看看她的博客
她把这事
看的比卖鱼虾
还要重要
八月桂花香
螃蟹顶壳黄
她写螃蟹
四月桑叶密
她怀念那故人
微信要照片
她翻看镜前
她发现自己
不再是一个美人
只是个孤独的影
我写她
只想到了海边
没有想到礁石
她有气质
有水溏的声音
更多的是
她称虾的神情
她的诗歌
有渔舟唱晚
有在水一方
但没有丈夫的胡须


王紫一

你在房间里
宽衣解带时
世间没有任何声音

在沙滩的一棵树下面
穿着泳衣的你
没有任何表情

你的长发
你的乳房
你的长腿
让我的目光永远

美的躯身都会老去
虫子们咬你的乳房

在一棵树下面
郁金香盛开在沙滩上



出门
叼一支烟
经过早市
有两瞎子
放一曲
《让世界充满爱》
有不少人
送他们钱
我视而不见
经过公园
有人跑步
有人遛狗
有腿架在树上
我看见了
裂缝
一只大花猫
咪咪咪咪
天下起大雨
叶子叠眉
我加快逃离
吃早餐
在一棚子的角落
见一蟑螂
跟我瞪眼
我一脚踩死了它
我心想
我吃饭要交钱
你交钱了吗
转身看看手机
抢了一个红包
心中暗喜
却见对面的老头
鼻涕掉在了油条上面

2017,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