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日月精灵
日月精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7,008
  • 关注人气: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难忘野葱煮面糊

(2020-04-28 17:15:03)
标签:

回味无穷

分类: 散文

难忘野葱煮面糊

                                        作者:王显明

 

我的家乡在紫阳县,一脚踏三县的麻柳镇黄草梁。解放前是个三不管的穷地方。我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初,那时“全民备荒”政策,真叫人心慌。从我记事起,就是十年浩劫开始不久,大人们成天就在村学校开会,搞派性。凡是乡村干部老共产党员是“二六派”。有派年轻人很凶,这一派叫造反派,又叫“二一派”,他们把“二六派”喊的是当权派、走资派。每天就把“二六派”的人弄来罚站、批斗,根本谈不上搞什么生产。

我父亲是个党员又是村干部,所以当时是挨整的对象,我们姊妹多,人多劳少,生活很困难,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时常是吊起鑵儿做钟打,从没有得到个食欲的满足。父母为了全家人的生活总是发愁,母亲时常在外爷家里悄悄背回包谷,还要在晚上等那些造反派睡了,用小石磨,几颗几颗轻轻的磨成面,拌和着野葱煮成稀粥,在午夜时才吃,不然的话,那些造反派知道了说我们是搞资本主义,要割“尾巴”,要把父亲弄到学校那院坝和那些“当权派”一起平白无顾的罚站。为了避免父亲白天罚站,母亲和我们尽量做得隐蔽些,用野葱来掩护。那野葱儿真好,一年长两季,农历三月和八月各一次。肥瘦地都生长,是一种无污染、无激素、纯天然的山野菜。那时我放学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坡上去扯野葱子。母亲把野葱的根泡在坛子里做泡菜,把葱叶子用来拌包谷面煮面糊,打发那艰难的日子。

在那个年代,挨饿受整的不是我们一家,挨饿是事实但不允许你说,假如你说生活不好,那你就要挨整,戴尖尖帽,挨斗,十天半月不清静。我们院子三爷一家也是一个人多劳少的家庭,青黄不接时,也是靠野葱子拌包谷面维持生活,好在三爷是个壮劳力,挣的工分比较多,日子比我们好过一点。他的孙子比我大,我把他叫哥,那哥哥的奶奶非常疼爱他,给他用小鑵儿煮纯包谷米干饭,哥时常把干饭锅巴拿起嘣嘣地咬的响声大作,在我面前“演气”我,使我馋得流口水,我爷爷排行老五,人们叫他王老五。我那哥不知是谁教他的顺口溜,我们在一起玩时,一点不对,就念起了“王老五借泡包谷,野葱拿来搅面糊,大人细娃儿喝得噼啦噗,好象屋里撕烂布”。我气得不得了,回去给爷爷告了状,爷爷给我说,让你哥占个强算了。我那三婆是一 个有心计的人,为人处事机灵,村里那个造反派头子经常在他们家里吃饭,所以三爷虽是一个党员干部,在当时一时间,没有挨个整。但是好景不长,有一次那个造反派头子硬说哥哥念的顺口溜,是三爷教的,说三爷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毛主席领导的社会;硬说三爷说的毛主席领导的社会穷,没有饭吃,吃野葱面糊。有一天那伙人把三爷弄去站起,那造反派头子高呼“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打倒王老三,保卫红色的政权”。呼完口号后,又把三爷毒打了一顿,打得鲜血从口里鼻里直流。这还不说,还用一根葛藤拴住一个大石头挂在三爷的脖子上。为这事,三婆和我们一家人记了几年的气,说是我们在那“头子”那里告的状。一直到文革结束后,揪出那个造反派头子,据他交代,当时整三爷是有一次没有喊他吃饭见的气,借用哥哥念的顺口溜来整他们一家人。事情明白后,三爷一家又才和我们好起来了。

“三月葱蒜,香死老汉”。又是三月野葱香,我从菜摊买回这纯天然、无激素、无色素、无污染的绿色食品,思绪把我带到那艰苦的岁月里,眼前浮现出那“劫难”时野葱搅面糊的情景来。那野葱子,现在人们炒菜用来做香料,在过去它不知挽救过多少个人的生命,在那苦难的年月里,它给予了我们生活最好的馈赠。四十几年过去了,至今回想起那野葱面糊,香喷喷的,回味无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老婆顺口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老婆顺口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