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师,通选课程《爱的心理学》主讲人

【爱的心理学】家庭暴力的心理学机制初探——以李阳事件为例

转载 2017-03-19 11:24:51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实施一年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关家庭暴力的相关研究也越来越受到重视,本文从爱的心理学视角对家庭暴力产生的心理机制进行了探讨。本文节选自北京大学通选课程《爱的心理学》作业,作者为北京大学马芳园、梅玲、李思锦、郭碧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图片来自网络。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感兴趣的读者可关注本头条号,以免错过精彩部分。】​


家庭暴力的心理学机制初探——以李阳事件为例

马芳园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梅 玲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李思锦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郭碧莹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摘要  中国社会艰难转型期间,家庭暴力愈加凸显,成为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和舆论关注的热门导向。本文以具有典型意义的李阳家暴事件为例,关注家庭暴力产生和运作所遵循的心理学机制,回顾总结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并以爱的颜色理论、爱的三角理论、爱情故事说、安全基地和成人依恋理论以及其他理论等爱的心理学相关知识,对李阳事件中施暴者和受虐者的心理特征及其互动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并提出了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相应措施。

【关键词家庭暴力    心理学机制   李阳事件  爱的心理学理论

 一、绪论

1、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1995年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后,家庭暴力作为人权现象和社会问题开始进入中国的公众视野。三十年来,随着法律完善、组织宣传、教育开展,家暴问题逐渐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反对家庭暴力的力量渐次生发和凝聚。2001年,禁止家庭暴力首次写入《婚姻法》总则;2011年,《反家庭暴力法》起草完成并征求意见;。2016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此后,《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残疾人保障法》和《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也都陆续加入了禁止实施家庭暴力的内容。

与蓬勃生长的反家暴理想相对的,是中国家庭暴力依旧普遍、性别观念根深蒂固、酿成惨剧屡见不鲜的社会现实。20065月,福建某镇张姓男青年因人格扭曲疯狂砍杀4人,包括其母亲和长姐;2007年,长春某男子强暴其14岁继女被抓,此前其妻因惧怕家庭暴力长期忍气吞声;20118月,某四川籍女子因不堪忍受丈夫频繁出轨和家暴,将其枪杀并分尸掩埋。而就在前不久,贵州毕节集体服毒自杀的留守儿童四兄妹,被曝光生前曾遭受父母残酷暴力,致使老大左臂骨折右耳撕裂。

家暴事件形形色色、不胜枚举,其中大多数却长年隐匿于受害者的不堪血泪与知情者的三缄其口背后。而公众人物由于其高关注度和透明性,暴力言行一经曝光,就会处于舆论风口,接受大众的灼灼审视与道德拷问。最具代表性和启发性的名人家暴个案,当属在2011年实施家暴被妻子曝上微博,引发公众集体关注和反思的疯狂李阳。

家庭本应是一个人幸福安宁的精神港湾,家庭暴力的肆虐却将其温情的可能摧毁,覆手为噩梦、沉默与尖叫的发端。同时,家庭暴力还极大威胁人的身心健康乃至生命安全,错误塑形孩子成长,破坏社会安定和谐。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家庭暴力?家庭暴力中施暴和受害者双方的心理特征是怎样的,其互动又遵循何种机制?在这里,我们暂将亲密关系作为家暴的发生和起源地,总结和评述以往相关研究,并以《爱的心理学》介绍理论为基础,以李阳家暴事件为案例,初步探析家庭暴力发生和维续的心理学机制,并尝试提出可能的解决对策。

 

2、家庭暴力相关研究综述

1)家庭暴力的概念界定

家庭暴力是一个涉及社会学、法学、心理学等多方面学科的概念,目前学界尚无对其的统一界定。但作为本文研究的基础,首先需要厘清家庭暴力概念的范畴和意涵。

当前比较有代表和权威性的家庭暴力界定,均来自于法律文本。1993年联合国发表《消除针对妇女暴力的宣言》,第一次对家庭暴力做出正式界定:家庭暴力是指,在家庭内发生的身心方面和性方面的暴力行为,包括殴打、在家庭中对女童的性虐待、因嫁妆引起的暴力行为、强奸配偶、阴蒂割除和其他有害于妇女的传统习俗、非配偶暴力行为和与剥削有关的暴力行为。我国对此问题也给出了鲜明态度,如《<</span>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中,第一条即明确规定: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

家庭暴力概念又有其狭义和广义界定之分。狭义的家庭暴力,将目光集中于身体暴力之上,认为其直接作用于受害者身体,使受害者身体上或精神上感到痛苦,损害其身体健康和人格尊严。家庭暴力发生于有血缘、婚姻、收养关系且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之间,如夫妻之间、父母对子女、成年子女对父母等;妇女和儿童是身体暴力常见和主要的受害者。广义的家庭暴力,则包含身体暴力与精神暴力。后者又称家庭冷暴力,在家庭中实际发生更为频繁,但也更为隐性。它是指夫妻双方产生矛盾时,态度冷漠、忽视对方,将语言交流降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做一切家务工作等非正式暴力行为,常见的表现形式有话语暴力、冷嘲热讽、提醒惩罚、不管不顾、听之任之等。此种意义上的冷暴力,实际是一种精神虐待,其直接和潜在危害不容小觑。

总体而言,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对家庭成员造成身心伤害的不法行为,可分为身体暴力和精神暴力,其中身体暴力包括性暴力。而本文研究的家庭暴力,特指配偶暴力,强调发生在具有婚姻关系的夫妻双方间的暴力行为,且暴力程度较高,形成一方对另一方的身心压迫。

2)家庭暴力的心理学机制

目前,国内外心理学视角的家庭暴力研究,主要集中于对其成因的分析。研究方向大致可分为三个层面或三种模式,分别为施暴者个人心理特质论、夫妻交往互动成因论、社会文化心理影响论。

个人心理特质成因理论

一些学者认为,家庭暴力的产生主要是受个人心理特质影响,这种影响因素又可以被分为两类。一类是个人心理病态,家庭暴力是精神疾病的一种体现,其中也包括药物滥用引发的暴力倾向;另一类则是施暴者个人心理特质中有一定的攻击本能,这种攻击本能由多方面因素造成并引发了家庭暴力。

个人心理病态,即个人病理模式,是对家庭暴力的解释中较早提出的观点。该理论认为家庭暴力是一种变态行为,由个体的病理因素造成,是精神疾病的反映(Brience&Gorden, 1983; Ptacek,1988);并强调心理上的病态状况是家庭暴力事件发生的决定性因素。另一方面,滥用药物也可以解释家庭暴力发生,它会降低施暴者对其攻击行为的控制或者使施暴者对个人施暴理由合法化,从而诱发心理安慰,催生他们的心理无责任感,这可能是暴力行为重复发生的重要原因。但美国学者斯特劳斯等的研究报告却显示,只有低于10%的家庭暴力事件是因为人格特质、心智疾病或精神性病态所造成的,心理病态对家庭暴力的解释力不足。

第二种模式则认为个人天生或社会化习得的攻击性才是家庭暴力发生的主因。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本能来源于身体的状态与需求,其目的在于消除身体欠缺或重建内在平衡。他指出,本能分为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而后者的关键衍生物是攻击性——一种自我毁灭需要的外在指向。这种攻击本能是部分群体严重暴力倾向的根本来源,家庭暴力就是其外在表现的形式。另外,攻击性暴力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会习得。而此种习得的重要场所就是家庭。家庭暴力代际传递源于家庭成员在家庭中定位的体验,最终表现为个人在家庭中的暴力实践。(陶勑恒、郑宁,2004)家庭是人们有可能体验到暴力的第一个场所。当身处家暴环境下的未成年子女亲眼目睹或亲身经历了暴力行为,因其人格正处于形成期,且缺少机会学习适当解决冲突的技能和非暴力肯定行为,因此容易自然地认为,用暴力来解决家庭问题是一种合理合法的行为方式。未成年子女从经验中获取家暴行为的形式、频次、态度、激发环境、指向目标、效果等。(黄列,2002)调查表明,大量施暴方受访者提到童年时父亲采取专制型抚养方式、父母之间发生家庭暴力行为,这些童年经历影响了行为人后来的家庭关系处理方式,展现出了高于平均人的攻击性。(林少菊,谢晴,2014

也有学者指出,施暴者和受害者在心理上可能具有一定倾向性。例如施暴者更可能为善于嫉妒、过度依赖和渴望占有的心理模式,自我控制能力差;而受害者则多具有精神压抑和强烈不安全感。

    夫妻交往互动成因理论

个人心理特质成因理论因其在解释家庭暴力机制时对施暴方的单纯强调,忽略了暴力双方可能的互动逻辑,受到诸多批评。部分学者提出,家暴的成因应当考虑家庭结构中夫妻不同角色地位与互动关系的双重影响。

施暴者(多为男性)一般患有多种心理症状,在人际关系交往中表现出不稳定、易冲动、好猜疑等特征,容易发生强烈的情绪起伏,如暴怒、狂躁、失落等。相对的,受害者则常缺乏自信,伴随焦虑和抑郁症状;独立性差,过度依赖亲密关系中的他者,很难自己决断;默认亲密关系中情感付出的失衡,当支配权力凌驾于平等互动之上,选择独自承受而非质疑抗拒。在双方发生互动时,施暴者易而臆想对方抛弃自己离开的场景,潜意识中的恐惧催生了以虐待和暴力压制、驾驭、威慑对方的想法,并付诸行动;居于弱势的一方则担心如果中止受虐关系,可能随之而来的家庭崩解、遭受非议、养育困难和经济窘境,她们的驯服和顺从也逐渐强化,直到逆来顺受成为个体的行为规范。而在暴力结束后,施暴一方往往会幡然醒悟,向对方真诚忏悔甚至痛哭流涕,即使对方已经萌生去意,也往往心软屈从。因此,施暴者和受虐者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的关系,双方将暴力的给予和接受视作某种固执、忠诚或爱的符号,使得恶性互动往复循环,难以摆脱。

Hatfield的激情式爱情与同伴式爱情,Lee的颜色理论等,都可从夫妻交往互动角度解释家庭暴力的成因,这一部分我们将在后面详细论述。另外,一些其他维系家庭的因素也可能对配偶双方心理产生影响,导致双方关系失衡,从而引发家庭暴力的产生。如在金钱型婚姻或政治联姻中,双方缺乏爱情基础,即爱情三角的激情、亲密和忠诚。这种典型的非爱关系更受到利益关系的扭曲,双方被强迫以身体形式亲密而缺乏真正心理上的依恋接近,为家庭暴力的产生埋下了可悲的种子。

    社会文化成因理论

有很多学者认为社会的传统观念和习俗影响着家庭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诱发了家庭暴力的发生,他们认为家庭暴力的产生与男子掌握财富并因此对妇女拥有权力的父系的规范和价值紧密相关。由于男权文化的存在,妇女试图嫁给经济社会地位更高的男性;同时,男女双方具有在生殖繁衍中不同的角色身份;这些使得男性获得了更高的统治地位,并使得他们获得了配偶是所属物的心理。在这种支配态度下,家庭暴力极有可能发生,而由于女性的相对弱势,暴力成本较低,又进一步滋生家庭暴力。

男尊女卑成为人们性别主导观念的社会环境中,绝大部分男性可能会视暴力为一种维护尊严的有效措施、一种能够证明力量的可靠证据、一种回应他人威胁的可以接受的方式。在男性社会性别角色化的过程中就潜藏着暴力心态的倾向和暴力行为的养成。原因在于:其一,社会对男性提出的要求之一是可能利用身体力量解决冲突;其二,男性有着超越女性的身体力量,当这种认识泛化后,特定情况下男性用身体力量解决冲突就必然会升级为暴力。

在中国,男权文化和夫权思想的长期统治,为家庭暴力的滋生提供了天然的社会土壤。推崇男尊女卑、讲究三从四德、严密规定夫为妻纲的封建礼教,贯穿了中国数千年历史;而此种文化传统的影响也一直延续至今,打老婆天经地义的观念仍在许多现代男性的头脑中盘旋不去。相比早早推行性别平权运动的西方国家,我国女性的弱势地位更加明显也更加理所当然,家庭暴力问题也相应更加严重。

崇尚强者的社会文化习惯也对家暴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低微的社会地位导致了家庭力量的式微,施暴者受到鼓舞,而受虐者背负流言不得不忍气吞声,从而助长了家庭暴力的肆虐。

二、事件回顾:李阳家暴门

2011831日,一张额头红肿淤血的女性照片出现在微博,配文为我热爱丢脸=我热爱打我老婆的脸?该条微博直指宣扬热爱丢脸精神的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而发布者丽娜华的Mom”正是他的美籍妻子李金(Kim Lee)。成功教育家李阳疑似家暴的消息立即引发一片哗然,事件当事人却只身在沪,沉默以对。随着更多图文控诉披露,特别是94日李金发布一张被打后左耳鲜血淋漓的照片后,舆论几近爆炸,事件占据了各大报纸以及新闻媒体的头条。5日,李金再次发布文字微博,详细描述了自己被李阳摔倒在地,扼颈抓发,头撞击地面数十次的家暴过程。

8日,在众多愤怒网友的支持下,李金选择报案。但直到10日,李阳才现身微博首次回应,承认曾对妻子实施家庭暴力,向Kim和公众道歉。在警方协调下,两人达成协议,李阳保证不再使用暴力并接受心理咨询。令人诧异的是,接下来李阳仍在全国各地巡回举办各种讲座和课程,高调接受媒体采访,笑称自己愿做家暴代言人,并抛出了惊人的孩子实验论。事情经过一个多月的发酵,10月下旬,李金最终决定向法院递交离婚诉讼申请。12月,案件正式开庭审理,两人同意离婚,但就子女抚养权和财产分割等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此后,二人连续四次对簿公堂,李阳开始否认自己曾对妻子实施法律意义上的家庭暴力,所谓家暴不过是较大的夫妻冲突。2013年,两人轰轰烈烈的离婚诉讼终于落下帷幕,法院判决准许双方离婚,家庭暴力事实成立;李阳支付前妻房产折价款1200万元,三个女儿的抚养权归李金所有。

由于两人的离婚诉讼涉及的多为利益纠葛,焦点已经偏离李阳家暴事实,且难以避免罗生门般的分立诡辩,我们在此不做进一步讨论。而关于李阳李金夫妇缘何由教育伉俪、跨国之恋变为大打出手、劳燕分飞,家庭暴力背后的爱情心理学机制如何运作,是我们接下来想要重点讨论的问题。

三、理论分析

包含爱的颜色理论、爱的三角形理论和爱情故事说、安全基地现象、成人依恋理论和其他理论五个部分。

1. 爱的颜色理论(thecolor theory of love

爱的颜色理论由Lee1973年提出。根据爱情在产生、发展和维系过程中表现出的不同特征,Lee将爱情区分为六种类型,分别为浪漫激烈式爱情(Eros)、游戏式爱情(Ludus)、友谊式爱情(Storge)、占有依恋式爱情(Mania)、理智式爱情(Pragma)、奉献式爱情(Agape)。

在李阳和李金的亲密关系中,双方具有不同甚至对立的爱情模式。李阳的爱情近似于一种游戏式爱情,不能给予或兑现对方确定且清晰的承诺,对方过于依赖时会做出退缩等。李金曾哭诉李阳多次答应女儿回家陪她过生日或看表演,但最终食言。李阳自己也坦言,我们彼此很容易激怒对方,这已经成为一种游戏了。李金的表现则更类似占有依恋和奉献式爱情的混合,例如当与李阳疏远或争吵时,会感到不适、沮丧,并试图做出行动挽回;愿意牺牲自己的部分愿望帮助爱人达成目标,尽己所能帮助其度过艰难时刻。在李阳创业初期,李金有一段时间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为疯狂英语录制原声磁带。而婚后十二年,她定居中国,远离家人,忍受孤独,承担家庭重任,为李阳的事业打拼提供了稳定的保障。她说,十二年来,他每个月回来一两天,我跟公司的清洁阿姨(见他的次数)差不多。两人对于爱情理念认知和行动实践的巨大差异,使得隔阂猜忌渐深,沟通愈发困难,为家暴发生埋下了伏笔。

需要说明的是,李阳家暴事件很可能是爱情类型的个例。实际上,家庭暴力更可能发生在浪漫激烈式爱情的婚姻关系中。激情式爱情所带有的狂野的情感状态,狂喜和痛苦、焦虑和解脱、利他和嫉妒交织共存的情绪体验,决定了其不可控制的特性。例如性欲望、对被拒绝的恐惧、情敌压力带来的失败感、争吵带来的愤怒等,都可能造成生理唤醒,引发家庭暴力的产生。​

 

2. 爱的三角形理论(triangulartheory of love)和爱情故事说(Loveas stories

爱情三角理论是由Sternberg1986年提出的另一种爱情归类论。该理论认为,爱情类型构建于三个基本要素之上,即激情(passion)、亲密(intimacy)、承诺(decision/commitment)。在此基础上经不同要素的排列、组合和平衡,衍生出完全型、喜欢型、心醉型、虚爱型、浪漫型、友谊式、虚幻型和非爱型八种类型的爱情。当爱情中的双方投入适宜且能恰当匹配,感情就会稳定持久,幸福感和归属感浓厚;反之,爱情三角摇动失衡,最终可能坍塌。​

爱情故事理论可能能为爱情三角形提供具象化的来源支撑。所有人通过观察恋爱中的情侣,看电视、电影或小说,都会接触到大量的各种各样的故事,而这些观察在经过个人主体性的思考后,会构建出独属自己的故事,也即一种爱情观念,并在日后生活中尽可能演绎出来。Sternberg由爱情三角理论衍生出26种故事类型,例如business.fantasy. gardening. police等,代表着26种爱情中可能的想法和行为的特征性模式,呈现了广泛而新奇的爱情概念。同时,自身的发展和与他人的互动会不断塑造和修饰我们既定的爱情故事,并带入亲密关系之中。​

李阳和李金的爱情三角,呈现明显的投入不足、重心不稳甚至完全错位的状态。婚后十余年,两人保持了较高忠诚度(至少没有可靠资料显示存在出轨行为),但激情和亲密性都极低。李金向记者说,十二年我没听过他为什么爱我,而李阳对此的回应是既然都在一起了还爱什么爱。同时,他也毫不讳言自己选择李金并非出于激情,我跟她刚在一起时的确不爱她,但是随着打打闹闹在一起就有了爱情,什么叫爱情,在我理解能在一起这么久,能互相宽容,就叫爱情。她把我的事搞得这么大我仍然能跟她见面,一起面对,这就是爱情。婚后,李阳全部的生活重心仍然在事业上,甚至在家暴丑闻发生后,身在上海的他恐惧的还是出事了,我的事业会不会被毁掉,而妻子的感受则无所谓,不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我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些小事取消我的课程,绝对不可能。由此可以看出,两人的婚姻建立基础是空壳的教育梦想而非甜蜜、狂热、亲密的爱情,是虚爱型的。这也是两人日后矛盾产生和积累,最终爆发的核心。

   如果问两人爱情是什么,李金大概会说是付出、经营和维护(gardening,而李阳选择的形容词则是交换(business真正的爱是带来巨大的成功。政府(government)模式也可描绘他们的爱情状态:专制的,一方试图在意志和行动上统治、支配和控制对方,另一方选择服从。这也是绝大多数家暴家庭遵循的爱情故事之一。

3. 安全基地现象(thephenomenon of secure base

 安全基地现象是指婴儿或者动物幼崽在安全的环境中,依恋行为水平较低,探索行为水平高;而在安全指数低的环境中,则表现出较高的依恋水平和较低的探索水平。也就是说,依恋对象可以提供一个让孩子探索外部世界的安全基地,而扮演安全基地的则是孩子可以依赖、信任和可靠的人。比如,幼年时的父母、童年时的伙伴、成人后的同学、同事、伴侣等,都可能成为一个人的安全基地

依恋的经典实验证实了这一现象。实验人员在小猴笼中放置一只有乳汁的铁丝猴子和一只无乳汁的毛绒猴子作为备选母亲。经观察,尽管没有食物,小猴仍会选择毛绒猴子作为自己的母亲。在母亲身边时,它会表现出强烈的探索行为,如四处爬动、东张西望等。当实验人员将一条玩具蛇扔进笼子时,小猴子则显得害怕,退回原地紧紧抱住母亲,表现出很强的依恋水平。

李阳家暴事件实际是两个家庭的双重悲剧。李阳的父母都是搞广播电视技术的老专家,李阳出生时,父母作为知青远走支援边疆,他生命的最初几年一直跟随外公外婆生活。四岁时,李阳回到父母身边,但仍很少见到父母:退休前28年,他们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春节。长时间缺乏安全基地的后果在不同阶段有不同表现,儿童经由抗拒发展为绝望,严重者最终形成去依恋化,即不与人形成亲密关系,表现为一定程度的自闭。李阳接受采访时说,小时候我就这样了,跟父亲睡一张床,我宁愿去死。童年就没有亲密的家庭关系,对温情关怀的渴望最终在内心发生了质变性影响,并贯穿他的一生。你知道吗,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喊出爸妈的称呼。安全基地的缺失同样导致李阳爱的能力很差,他很难真正信任人、依赖人,而将其一手打造的疯狂英语作为其灵魂伴侣。据李金说,他婚后向她表达爱意的唯一方式是赞美Kim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和教育家。

另外,父母从小对李阳要求十分严格,特别是父亲的严厉管教和较高期望使他一直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而紧张疏离的家庭环境,极易培育孩子压抑自卑的心理。一直到大学时期,李阳还处在一种低自尊状态,其重要感觉、能力感、品德感、权力感(陶勑恒,2002)都处于不正常低水平,口吃严重、几乎不敢人前讲话。但是,自卑并不仅仅表现为胆小和畏缩,还可能异化为控制欲强、人我不分等人格特征。这些在我热爱丢脸咆哮式英语,以及李阳对事业成功的极度狂热都有一定表现。对妻子实施的暴力,也折射了其强烈支配欲和控制欲背后的根源性自卑。

4.成人依恋理论(Adult’sAttachment Theory

Bowlby认为,依恋是一种持久的情感联结,这种联结倾向于寻求和维持与某个特定的对象的亲近关系,特别是在受到威胁的时候。在婴儿身上,依恋可以通过哭泣、叫喊、追随、靠近、抓挠、反抗等依恋行为表现出来。HazanShaver则将依恋理论的应用群体扩展至成人,并进一步发展出成人依恋理论(1987)。该理论认为成人间的爱情可以看做是依恋过程,其关系的建立依赖于人际交往的内部活动模型,包括对自身的活动模型(自我模型)和对外部环境的活动模型(他人模型)。根据两种模型的不同分类与组合,构成成人依恋的四种基本类型:安全型、倾注型、轻视型和害怕型。

李金的成人依恋类型在婚姻中发生了转变。一开始为倾注型,将自己在婚恋中的价值和地位弱化,对配偶则持积极性评价,即使在家暴发生后仍不断提到“I love you”,回忆初识时写给李阳充满爱意的卡片。后来逐渐转向安全型依恋,开始正视自己的价值,并期待他人的积极反应。例如,当提到李阳可能从来只把她当做母亲和教育家看待时,金显得很愤怒:我是妈妈,但我也是女生,我是他太太啊。表现出对伴侣爱与赞美回馈的强烈需求。

李阳的成人依恋则表现为明显的轻视型,即自己是有价值的,他人包括伴侣都不值得信赖。在意识到李金的家暴微博维权对自己的形象和事业都产生了巨大冲击时,李阳在短信中狂怒的指责李金“you're a total bitchHell isyour place,并称李金的爱是病态的、有精神问题的,“true love is unconditionalyour loveis just psychoyou're sick随后,李阳甚至对李金进行短信威胁,声称如果在美国,她会被丈夫枪杀,她应该庆幸她在中国,“In America you should be killed byyour husband with gunthis is real American wayyou're solucky to be in China开庭时,李阳向媒体散发了一份名为一个美国变态女人在中国的梦想的文稿,斥责Kim“性格有严重缺陷极度暴躁、曾有过两段失败婚姻,辩称自己之所以出手殴打,是因为实在受够了她的喋喋不休。作为旁观者,我们难以论断李阳所言Kim语言暴力和心理缺陷的真实性如何,但其对妻子的描述确实以负面性评价为主,这不是良性亲密关系应该具有的互动。也正是这种轻视型依恋,为诸多家庭暴力提供了合理借口和精神慰藉。

5.其他理论

Buss的爱情进化论(David buss's evolution of love)指出,爱情的主要功能是提供再生产的相关资源、可靠的性途径、性忠诚、亲密关系的独占性、承诺、亲本投资,以及促进成功再生产产出的行动。从某种角度看,这与李阳的孩子实验论几乎不谋而合。李阳与李金的结合,是建立在共同的英语教育梦想之上的;而往往被视为爱情结晶的孩子,至少在李阳这里,只是一种所谓家庭教育实验的样本。二人的亲密关系更多被李阳看作是教育模式探索和家庭培育的契约,为下一代成功再生产提供资源、维持保障和付出行动。​

Rubin使用特征量表,将亲密关系区分为爱(love)和喜欢(liking)。相较于接纳和依赖的需求、提供无条件帮助、排他和包容等爱的特质,李阳与李金的感情更类似于喜欢,即对对方持偏爱性评价,如李阳称赞Kim是伟大的母亲和教育家;具有彼此一致性,在探究改变中国人英语教育模式之上志同道合等。而二人聚少离多、金近乎独身抚养孩子、家庭暴力以及李阳曾重婚九月等事实,则印证了这段关系与爱本质的相互悖逆。与此相对的,这也更加偏向Hatfield同伴式爱情(companionatelove)的涵义。​

HatfieldRapson爱的图式love’s schema),可作为原型(Prototype)概念理解。依据人们情感亲近时是否感到舒适和是否乐意依赖,区分为安全型(secure type)、粘附型(clingy type)、轻佻型(skittishtype)、情感不专(fickle type)、不经意型(casual love schema) 和无趣型(uninterestedtype)。观察李阳的言行,可以发现其长年离家打拼事业,对妻子和子女不管不问,逃避承担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角色责任,较接近于轻佻型不经意型

四、问题的解决

根据上文的分析,以李阳事件为代表的家庭暴力事件爆发的重要原因就是在过大的外部压力下产生心理不适,从而诱发行为扭曲。因此,试图解决这一问题,首先需要回归本源,探讨现代人在压力下如何进行心理调适。对于施暴者而言,施暴这一行为首先是其缓解压力的重要手段,如果存在适当的替代手段舒缓压力,就可以有效地避免暴力行为的出现。在去年大热的日剧《半泽直树》中,男主角半泽直树在公司一直遭受上司恶意排挤,斗争十分艰辛,长期压力巨大。每当压力山大时,他就会约好友去剑道馆击剑,通过把剑直击对方头部和大吼释放压力。这启发我们,难以控制情绪发泄的施暴者们也可以通过击剑、打球等剧烈型体育运动以及相伴的大喊、摔踢等声音和肢体语言释放压力。运动会让人体产生令人兴奋的多巴胺,这样压力纾解同时还能促进心情舒畅,心理问题难以积累和形成。同时,有施暴倾向者也可以选择远足、极限运动(如蹦极、跳伞、坐过山车)等方法释放压力。

此外,承认并尊重对方的平等人格是亲密关系中双方和谐相处的重要前提。在同一屋檐下,施暴倾向者要充分体谅伴侣为家庭做出的努力,平等对待、尊敬伴侣并对伴侣心怀感激,努力营造温馨、和谐的家庭气氛,也能有效减免暴力。对于两人在日常生活中无可避免出现的一些争执,尽量采取宽容的态度,多站在对方立场考虑,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而不是越吵越凶、越吵越不可理喻,轻则冷战不休、隔阂加深,重则酿成家庭暴力和婚姻悲剧。

一般来说,心理调适常常是我们对施暴倾向者的要求,而与此同时,对受虐者的心理调适也是十分必要的。在中国的具体国情下,这一方多为女性,首先也要努力理解丈夫、体谅他在外工作的辛苦和承受的压力,在出现争执时体谅他并用女性善于倾听、娓娓叙说的优势化解纠纷,而非抱怨不休、乱扯旧账。同时,温馨的家庭环境需要夫妻双方的共同营造,全家经常一起进行活动、共同分担责任,比如出游、做饭、打扫房间等等,关键是在全家的集体活动中感受家人相伴的快乐和互相需要、互相扶持。总而言之,两人彼此理解体谅并共同营造和谐的家庭环境,是避免家庭暴力的重要条件。

同时,这并不代表着有意躲避生活中出现的矛盾。矛盾是需要双方共同努力解决的。因此,在避免家庭暴力的同时,我们也要注意避免为规避家庭暴力而产生的表现如冷战、互不理睬等形式的冷暴力。冷暴力虽然不涉及肢体暴力,但是相互冷战的两人无法静下心来商量问题的解决办法、更不能一起为未来的生活设计版图,对家庭、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的正常生活同样会产生不次于家暴的消极影响,所以也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要想避免冷暴力,首先需要双方对问题的正面解决态度而非为求风平浪静而采取的有意躲避。生活不可能是一条坦途,之间出现问题是相当正常的事情。问题不会因为你闭上眼睛就销匿身迹,只能通过两人的积极沟通解决。当然,在商量过程中很有可能再次出现矛盾,但是不要害怕,争吵也是推动问题解决的关键环节。当然,提升个人家庭暴力防治意识,寻求亲人、朋友等非正式社会系统的帮助,也是应对家暴的重要手段。

另外,寻求家庭暴力的解决不应局限于个人和家庭内部的自我反思,还应将目光投射于社会层面,借助社会力量共同解决问题。李阳事件之所以能够比较顺畅地推进解决,重要因素在于舆论的关注和介入,而其原因除主人公本身的公众身份,还在于受害者李金及时通过微博对家暴行为进行了曝光和谴责。不同于以往家庭暴力的受害者,Kim并未因经济状况、家庭环境和羞辱感等选择沉默,而是在受到暴力侵害的第一时间站出来,通过法律和媒体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事后Kim为各种反家庭暴力活动身体力行的宣传,也为家庭暴力的社会解决路径提供了良性引导。

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压力是经常出现的。面对压力,夫妇二人互相理解互相扶持,共同维护来之不易的家庭环境,同时出现问题积极沟通,互相帮助进行心理调适,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家庭暴力。而过程的重点是双方的真诚配合和良性互动,只有两人共同努力,通过行动让彼此感受到家庭生活带来的幸福和快乐,才会在根本上纠正不良心态、培养健康心理,有效避免因心理扭曲带来的家庭悲剧。

五、总结与反思

家庭暴力作为家庭幸福和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一直受到社会公众的讨论和关注。我们以心理学角度分析家庭暴力中施暴者和受虐者双方的的动机、情感和认知特点,是试图探寻其背后的某些心理机制和规律,以帮助人们尽量预防家庭暴力的产生,并能够在不幸发生后及时开展心理疏导和社会求助,将身心伤害减到最小。分析表明,当亲密关系中双方的爱情理念认知和行动实践存在差异时,关系导向不对等,婚姻生态失衡甚至失稳,家庭暴力容易产生。婚恋本身是一种限制权威的关系,不能说谁的正义高于对方的正义、谁的价值观优先于对方的价值观;然而家暴却以最暴戾的方式,表达了个人性情运行过程中长期被遮蔽和抑制的一面,摧损了爱情的平等基石和忠实承诺。本文的事件主人公李阳感叹,伴侣是最亲密也是最丑恶的关系。我们希望爱,爱情,能够始终以最美好的样貌出现,而如何将心灵的恶魔长久催眠,则需要每一个人的切实努力。

 

 

六、参考文献

  1. [1]冯媛.去权和赋权——对李阳家暴报道和媒体呈现性别暴力的辨析和思考.妇女研究论丛,2013(3)

  2. [2]郝雁丽.家庭暴力的心理学研究视角.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3);

  3. [3]胡艳.网媒反家暴议题报道呈现研究.山东大学硕士论文,2013

  4. [4]黄列.家庭暴力的理论研讨.妇女研究论丛,2002(3)

  5. [5]林少菊.质性研究视角下的家庭暴力施暴者影响因素分析.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4,(4)

  6. [6]刘翔平.名人家暴不在素质在心理.北京日报,2011(9)

  7. [7]欧竹青.对家庭暴力的心理学视角分析.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03,15(6);15-18

  8. [8]肖凌燕.女性遭受家庭暴力的原因分析及心理治疗.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8(6)

  9. [9]谢小琴.我国妇女遭受家庭暴力的原因研究综述.文史博览:理论,2011,(10)

  10. [10]张学军.试论家庭暴力的概念、原因及救助[J].金陵法律评论,2001,1(2)

  11. [11]赵奕.家庭暴力的心理学研究综述.大众文艺:学术版,2010,(19)

  12. [12]邹韶红,张亚林,张勇,曹玉萍,杨世昌.夫妻暴力社会人口学及社会文化因素的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0(3)

  13. [13]曹玉萍,张亚林,杨世昌,王国强,张宇,黄国平.家庭暴力的表现形式及其相关因素的比较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8(1)

  14. [14]赵幸福,张亚林,付文青,李龙飞,周云飞,李鹤展,袁国桢.家庭暴力男性躯体施暴者的人格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7(5)

  15. [15]赵幸福,张亚林,李龙飞,周云飞,李鹤展.家庭暴力施暴者的心理健康状况.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7(11)

  16. [16]陶勑恒,郑宁.家庭暴力干预培训系列教材——施暴者教育与辅导培训手册.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17. [17]陶勑恒.男性施暴者特质的心理学分析.荣维毅、宋美娅主编:反对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中国的理论与实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

  18. [18]柴静《看见·沉默在尖叫—专访李阳家暴事件》20110925期,央视网http://tv.cntv.cn/video/C29837/a306c96be4374ad00c7b278bfc4c34e6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庡悓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01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