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翻译家汪德均
翻译家汪德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52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1世纪欧美畅销书:麦克莱恩探案集第一部:《生死24小时》·简介连载01

(2020-05-15 09:27:18)
标签:

小说

政治

情感

悬疑

惊险

âçæ­»24å°æ¶ââ麦åè±æ©æ¢æ¡é第ä¸é¨ï¼ä¸çæ¨çå°è¯´å¤§å¥å®ä¸å°¼å¥è·å¾èåä¸ç级çé书ã沸ç¹ããå°ç¹ãä½èèè¢å¾ææ¨èï¼ãå½å®¶ä¹å­ãåä¼ <wbr>ï¼âï¼ä½èï¼[å¯çç³Â·æï¼Catherine Leaï¼, Fiberead, éå¯å¾, çä¸æ´, ä»»è³çº¢]

生死24小时——麦克莱恩探案集第一部(世界推理小说大奖安东尼奖获得者和世界级畅销书《沸点》《冰点》作者联袂倾情推荐,《国家之子》前传

内容简介
六岁的霍利遭人绑架,她患有先天性唐氏综合症而且还是一个“微笑的天使”——患有腭裂。
她的母亲——伊丽莎白会选择继续逃避还是勇敢地承担起母亲的责任?
她的父亲——参议员候选人理查德•麦克莱恩的竞选正处于白热化阶段,他的竞选团队如何应对这起绑架案?
作为绑匪的凯尔西面对左右为难的处境会选择爱情还是人性?
这起绑架案关系着一个孩子的生命,牵扯着一场政治斗争,撕开了一个表面风光完美的家庭的伤口,唤醒了一个女人的母性。
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24小时内。
最后期限到来时,他们将何去何从?

作者简介
凯瑟琳•李是亚马逊惊险悬疑畅销书作家。她居住在新西兰,但其惊险小说的故事背景却常常设定在美国。她的悬疑小说有《劲敌》、《生死24小时》《国家之子》、《万无一失》,全都常居亚马逊畅销榜前列。
名家/媒体评论
名家评论:
扣人心弦的小说!
——莎拉•亨利(世界推理小说大奖安东尼奖获得者,《一个寒冷荒凉之地》作者)
绝对使人着魔,完全不忍释手!
——凯伦•迪翁(世界级畅销书《沸点》《冰点》作者)

献辞

谨以此书献给我的女儿——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第一章

第一天:下午 2:24—凯尔西

小女孩六岁,看起来却显得更小。

凯尔西放下望远镜,眯着眼望向街道。

“那是她吗?”莱昂内尔向后伸手问道,凯尔西顺势把望远镜递给他。坐在座椅上的马特身体前倾,两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注意力全集中在孩子身上。

“就是她。”他说。

克利夫兰的十一月,如果车里没有暖风,简直就像个冰柜。而他们在这辆破烂的凯美瑞里已经等了半个小时,屁股都要冻掉了,却还是得等所有的学生离校。而凯尔西一看到那小女孩马上严阵以待,现在她只感到后背发热,戴着假发的头皮阵阵刺痒。于是她扯了扯外套,松松领口,看着一个女人和孩子从特殊儿童中心离开,朝着街上走去。

可以行动了吗?莱昂内尔问。

马特警惕地前后张望。不行,再等等……”

凯尔西又拿起望远镜,身体靠前以便能观察孩子。霍利·麦克莱恩梳着棕色的波波头,带着发带,身上的风衣太大遮住了裙子,下面穿着浅褐色的紧身裤和一双棕色平底鞋。她左手拽着书包的带子,右手拉着一个女人,凯尔西认出这个女人是霍利的老师——奥德丽·帕特森。霍利眼睛盯着前方,老师看起来有些愁眉不展。她把孩子的帽子拉起,转身耸起肩膀躲避寒风,同时向街道张望寻找那辆其实并不会来的车。

马特看了眼表。好,他说道。现在行动!快,快,快。

凯尔西打开左后门,下车向大街上走去,她拉起夹克的领子来遮住脖子上的匕首纹身。嗨,她喊了一声,甩了甩她的棕色长发,边微笑边向老师和孩子小跑过去。

奥德丽·帕特森冲她淡淡一笑,并不理会,继续朝街道上张望,直到凯尔西来到霍利身边,蹲下说着,嗨,霍利,我来接你回家,宝贝。

老师搂住霍利,下意识地抓着孩子的肩膀把孩子往怀里揽,你是?

凯尔西站起来,伸出手。啊,不好意思,我叫艾米,是莉齐[1]的妹妹,您是奥德丽吧?莉齐跟我提过您,说您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

奥德丽眉头稍微舒展了些,却仍有怀疑。她跟凯尔西握了握手,很高兴见到你,她说着,同时迅速打量了一下凯尔西穿着的牛仔裤、金属乐队标志的T恤和流苏麂皮夹克,这些都让她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啊,我没时间换衣服了,刚下飞机。她们眼神交汇,凯尔西看到了不信任,心跳不由得有些加快。

奥德丽又冷冰冰地笑了一下,谢谢你赶过来,不过接霍利的车马上就到了。说着,奥德丽又把注意力转移到空荡荡的街道上。

凯尔西也随着老师的目光看去。哦,莉齐没给您打电话?

伊丽莎白吗?没有,她本来是要给我打电话吗?

凯尔西撇嘴一笑,哎呀,我发誓她早晚有一天连自己脑袋都会忘了带,她最近一直和理查德忙着竞选的……事,所以……”她无奈地耸耸肩。

奥德丽不自然地笑了笑。确实如此,我想他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州参议员。

是啊,不过他得先得到选民的选票,可如果按照现在这进度,根本没法实现。不管怎样,家里的事儿他是顾不上了,所以今天我来接霍利。她低头冲着孩子笑了笑。啊,对了,你认识西恩娜吧,就是那个保姆,莉齐跟我说她回她妈妈那儿去了,所以让我来接霍利,你懂得。

霍利抬头看着凯尔西,面无表情地张着嘴。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微红的眼球上还有些黄斑。他们三人围成圈,霍利扁平的小脸上,鼻子到上唇间的那道腭裂像是一道参差不齐的裂缝,粉红色的舌头从裂缝里微微露了出来。在凯尔西看来,除了这个缺陷霍利与其他唐氏综合征的孩子没什么不同。

“很抱歉,但这样不行。”奥德丽对凯尔西说道,就像在跟一个白痴解释。“学校规定,除了法定监护人,不管我们把孩子交给谁都要得到孩子父母的确认。”

凯尔西双手搭在胯上,把身体重心转移到另一条腿上。“好吧。”每当老师和有钱的混蛋这样居高临下地跟她说话时,就会把她惹毛。“如果是这样,莉齐应该先跟我说一下,害得我白跑一趟。”她说道,声调变得比她设想的要尖锐。

奥德丽向后退了退,把霍利拉得更近一点。“不好意思,您说您叫什么?”

“我叫艾米,艾米•佩斯。昨天刚从爱荷华州飞过来,那个鬼地方,”她咧嘴笑着补充说道。凯尔西看奥德丽没说话,就低头对着霍利笑着说,“我想我也只能回家等着了。”

奥德丽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地盯着她,双手牢牢地抓着孩子。

 “看来我只能在你妈妈那儿见你了,是不是?”她跟霍利说。

奥德丽眼神坚定没有犹疑,所以凯尔西点点头,用一种随你便的口气说道:“好吧,”然后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奥德丽·帕特森应该把凯尔西叫回去。在马特的设想中,奥德丽应该放心地让孩子的小姨带孩子回家,然后去赶赴一个为她营造的虚假会面,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凯尔西穿过街道,摇了摇头,想着:干吗要听从马特和莱昂内尔制定的这个愚蠢计划。当她回头看时,奥德丽也在看着她,而且正要打电话。

 “妈的。”现在凯尔西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马特和莱昂内尔正在车里看着她,看上去快气疯了。于是,她转个身穿过街道,又朝着奥德丽·帕特森和霍利走去。

 “你知道的,如果你给家里打电话,”她再一次走近她们说,“西恩娜会告诉你我是谁,我是说,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那就打吧。”她耸耸肩,表情冷静又自然。

然后她想起来,她刚刚告诉过奥德丽:保姆不在家。

这一次,老师转过身,歪着头,她那机警、没有笑容的脸让凯尔西意识到——奥德丽·帕特森恐怕已经知道情况不同寻常,不过目前还在她的掌控之中。“没这个必要了,”奥德丽边说边盯着凯尔西露出来的纹身。“我肯定接霍利的车马上就到了。”说着,她拉着孩子转身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凯尔西回头匆匆扫了一眼街道,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一瞬间她做了个决定,街上只有两三辆车,奥德丽和霍利正在朝着学校走去,一旦他们进了学校就来不及了,所以她决定跟上她们。

奥德丽刚走到学校大门,凯尔西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阻拦她们的去路。“把孩子给我,”她平静地说,“我带她回家。”

“什么—”奥德丽试图挣脱凯尔西。凯尔西来不及思考,直接推了一把,奥德丽一个趔趄,撞到了门口的垃圾桶。一瞬间,凯尔西犹豫了,我他妈究竟在干什么?她本能的想看看奥德丽有没有受伤,可实际上,她抓起霍利,像抱着一袋土豆一样向他们的车跑去。霍利的书包掉在地上,笔洒了一地,可凯尔西已经顾不了这些,她只听到奥德丽尖叫着让她站住。

凯尔西手臂夹着孩子冲向街道,这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辆车,司机立即急刹车后狂按喇叭。她快速闪身,左右看看,然后继续向他们的车跑去。接着迅速拉开车门把孩子丢进去,马特启动车并冲她喊,“快上车!”凯尔西在霍利之后上了车,刚要关上车门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只见奥德丽怒目圆睁,就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草一样。凯尔西猛地一甩,试图挣开奥德丽的束缚,同时莱昂内尔也靠过来狠狠地打奥德丽。马特一边猛踩油门加大马力一边咒骂,可奥德丽·帕特森抓得更紧了。

凯尔西试图将奥德丽的手一点点掰开,可她的手就像个夹子一样死死地抓着,纹丝不动。“你他妈开慢点,”凯尔西冲着马特大叫,可他根本就不听。

奥德丽踉踉跄跄就要摔倒了,马特发飙,“快他妈把门关上,”然后开着车左右摇晃,企图甩掉奥德丽。

奥德丽·帕特森还是没有松手,车子正拖着她,她加快步伐,试图跟上。

马特猛地转弯,凯尔西几乎要被甩出去,霍利的膝盖也受了伤。就在奥德丽·帕特森终于支撑不住松了手的瞬间,凯尔西马上伸手,“砰”的一声把摇晃的车门关上。马特再次猛踩油门,与此同时他们听到了从车的一边传来的撞击声。

马特大喊,“快把门打开!”他死死地盯着倒车镜。“她还抓着门呢,把门打开。”

凯尔西猛地打开门然后立刻关上。她回头正好看到奥德丽·帕特森跌落在马路上滚了好几下,而他们毫不迟疑,开着车扬长而去。

“米撒潘内森”霍利说道。在她看来,这一切跟平时去商场没什么区别。

凯尔西的心跳得厉害,手也发抖。她扯掉假发,理了理剪短的金色卷发。“啊?哦,帕特森夫人,啊,是的。”透过后车窗,凯尔西看到奥德丽·帕特森一动不动地躺在路旁,路过的人们正焦急地冲向她。“呃,她很好,”凯尔西告诉霍利,“她正在挥手跟我们告别。”

“妈的,”莱昂内尔骂道。“去他大爷的。”

马特看了一眼后视镜。“大家保持冷静,保持……”

身后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寂静的天空。

“噢,天啊!大家坐稳了,”马特说道。他先是把车猛地右拐进下一条街,然后又左拐,猛摇变速杆飞快地换挡。“真他妈倒霉……”

凯尔西探身过去,抓着前座椅。“走剧院路,那两栋楼中间有条去停车楼的小道。”

“知道了,知道了,”马特说道。他转动方向盘,快速地转过一个个弯道,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车子的左车轮开上了马路牙子,他们在惊恐万分的行人和被迫停下来的车之间飞快前行,而警察也同样如此跟在他们后面。行人纷纷躲避,冲着他们破口大骂。凯尔西一边抓着扶手一边抱着霍利,当她低头看她时,霍莉正冲她微笑。

这时,马特突然一个急转弯,所有人都随着车子被踮起然后又落下。车子左拐右拐,伴随着轮胎尖锐的摩擦声开向车库深处。警车直开过去,但凯尔西清楚,一旦后续支援警察到了,警车还会跟上来的。

况且现在已经有两辆警车了。

他们把车子开到四楼时,刚好有一辆车要离开,因而阻断了警察的追踪。到了五楼,马特猛踩刹车,转动方向盘,侧滑停进车位。凯尔西紧紧抱着霍利,所有人都从车子里出来。马特在兜里摸索钥匙,打开了一辆蓝色福特SUV,然后所有人都上车了。马特启动了车,莱昂内尔坐在座椅上,查看周围是否有警察。凯尔西帮霍利系好安全带然后也望向后车窗看看是否有警察跟上来。

 “安全,”莱昂内尔说道,然后马特倒车,掉头,将车开到前面。他们停下来观察整个车道,之后平稳的开出停车楼,正好有三辆鸣笛的警车经过。“大家都没事吧?”

“我感觉我要吐了。”凯尔西说道。



[1] 莉齐:伊丽莎白的昵称——译者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