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翻译家汪德均
翻译家汪德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86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1世纪欧美畅销书:预言照相机第三部·连载03

(2020-05-14 11:33:39)
标签:

美国

小说

情感

惊险

悬疑

âé¢è¨ç§ç¸æºÂ·ç¬¬ä¸é¨ï¼ä»æçè¡ä¸ºï¼âï¼ä½èï¼[ç丽·麦å½å³ï¼Mary McDonaldï¼, Fiberead, èèè]

#第三章

吉姆·谢里丹保存了一下他看的文件,然后按了关闭键。又一个礼拜过去了,电脑关机时发出呼呼的声音,他伸了个懒腰。刚刚过去的周末十分黯淡,日程表上什么安排也没有。一想到几个月前的事,他就忍不住暗自发笑。那才是常态,但随后而来的周末排满了活动。

莉莉就像是一阵旋风,朋友很多,大多数人接受吉姆,尽管有些人一开始见面有些尴尬。吉姆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是芝加哥联邦调查局办公室负责人,他不太能融入莉莉那群无拘无束的朋友中。但她似乎不在意,从不强迫他跟他们混在一起,但是在聊天时总会带上他。

他们约会后,吉姆已经碰到无数新朋友。他暗自发声,感觉自己像一个学习新技能的老狗,但他很享受每一分每一秒。吉姆十分享受每次莉莉带自己去参观展会或听音乐会,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惊讶。他们去看过一些即兴演出。他记不清上一次他笑出眼泪是什么时候了。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袖子,扣上袖口。莉莉几天前和朋友去旅游了,他们几个月前就开始筹划。吉姆已经开始想她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两周要做些什么。

电脑屏幕暗了,他站了起来,拿起椅背上的夹克外套。桌上的电话响了,他不想理会。半秒之后,他想忽略。那天是周五,而且已经工作了12小时。他下班了。电话铃声第四次响起时,他接了电话。

“我是谢里丹。”他用肩膀和头夹住电话,手在扣夹克的纽扣。

“长官,很抱歉打扰你,我不知道这个电话是否重要,是华盛顿那边打来了电话,转接了一条信息,这条信息本来应该出现在你的电话上。”

吉姆站着不动。他只有一个加密电话,马克通常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他。“什么时候?”

“大约一个小时之前。”

“一个小时以前?我现在才接到?”

“我很抱歉,长官。华盛顿的办公室周末关闭,接线总机刚刚才打电话过来。”

“没关系,把信息给我。”

“问题就出在了这里。这个电话没有完全接通。我甚至不确定我是否应该告诉你。”

吉姆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呼了出来。“可能没事,我待会回个电话,看看发生了什么。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

挂断电话,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给马克。电话响了几声,就挂断了。可能坏了。吉姆拿起桌上的电话,用陆线打了马克常用的手机。电话响了四声之后转接到语音留言。吉姆留了一个简短的留言,让马克回电话。随后吉姆拨了工作室的电话,忙音。太奇怪了。在手机、语音留言和呼叫等待中,吉姆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打电话显示忙音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二十分钟后,吉姆停在了工作室门口。可能有点小题大做,但他还是从手套箱中拿出武器,放在了外套口袋中。他试着开了开前门,但锁住了。他绕着大楼转了一圈,来到后巷。傍晚时分,后巷光线很暗,但看到马克的货车停在后门口后,吉姆松了一口气。他敲了敲门,等人开门。

吉姆又敲了一次门,转了转门把手,当他转动门把手时,吉姆很是吃惊,但是想了想,马克可能在暗房,不能来开门。他把头探了进去。“有人吗?马克?”

暗房很暗,灯不亮,所以马克不在暗房。

他眨了眨眼,使眼睛稍微适应昏暗的屋内。马克的桌子几乎是空的。他笑了一下。这个家伙确实应该收拾一下桌面了。吉姆转身想去阁楼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呻吟。

他一只手伸到口袋里,弯下腰成防御姿势,朝办公室更里面看了看,后墙地上放了一个大杯子,旁边散落了一把钢笔、铅笔和回形针。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收拾整洁的桌子——只是桌上有一摊水。桌子后面缠绕着银色宽胶布。吉姆不确定那是用来干什么的。桌子下面,他看到了给马克的手机。这是个不详征兆。

莉莉的桌子后面又传来一声呻吟,这次声音更大。心突然紧张起来,但他提醒自己莉莉现在正在游轮的甲板上漫步。

他回头看了看确保没有人从楼梯上下来,快速跑到桌子那。

马克趴倒在地上,双手被银色宽胶布缠着,绑在背上。血从太阳穴上破的地方流了下来。吉姆胃抽搐了一下。现在泰勒又卷进什么事件中?他弯下腰,轻轻摇了摇马克的肩膀。“马克?”

马克眨了眨眼,眼神涣散。吉姆又摇了他一次,马克身子往后缩了缩,呢喃说道:“不要。”

“嘿,不要紧张。”至少马克还算清醒。“我马上就回来,坐好了。”吉姆想要先确保这个工作室是安全的,才能放下警惕。他迅速检查了一下工作室和壁橱,没人。虽然吉姆也不想离开马克,但他不得不检查一下阁楼。当他路过后门的时候,他关上了门,锁了起来。

吉姆悄悄上了楼,发现门开着。他准备好了枪,轻轻地走了进去。检查了一圈,衣柜被翻得乱七八糟,梳妆台的抽屉打开了,衣服挂在抽屉边缘。是谁把这里弄得这么一团糟。可能有人入室抢劫,马克刚好撞上,但他想到工作室里那些昂贵的相机还在,那些抢劫的人不可能把相机都留在这,尤其是马克被绑了起来还被打得失去了意识。

不用担心发出声响,吉姆迅速跑下来,看见马克正试着坐起来,但由于手使不上力,失败了。

吉姆不确定马克能否坐起来,但用力拉了他一把。马克衬衫衣领和整个后背都湿透了。他注意到马克桌上那摊水、桌子下面旁边有一个大塑料杯。一定是在打斗中水洒了。

马克晃了几下,吉姆扶住他,随后转到他身后,帮他解开了手上的袋子。胶带裹了三层,吉姆撕不开。马克的手非常冰,由于血液不循环,手经变成了暗红色。看样子被绑了有一段时间了。他越过马克的肩膀,打开莉莉桌子中间的抽屉。微微站了起来,拿到剪刀,剪断了胶带。

“好了。”吉姆把剪刀重新放回抽屉里,转到马克面前。

当吉姆在马克面前替他放松手臂时,马克双眼紧闭,咕哝了一声。吉姆擦了擦马克的手腕,轻轻地转了转他的肩膀。“该死!我的肩膀很痛。”

吉姆蹲着坐在一只脚后跟上,放心地笑了一下。至少马克听上去还好。他拿出了手机。

听到按键声,马克睁开了眼睛,问道:“你在干什么?”

吉姆停了一下,随后按下了第二个“1”。“报警,叫救护车。”

马克皱了一下眉头,摇了摇头,稍有些退缩。他摸了摸脸上肿起来的鹅蛋般大的包,说:“不要。”

“为什么不报警?”

马克站了起来,倚着桌子边缘,指关节泛白。“因为我知道是谁干的。”他站直了身体,深呼吸了一口。“他偷了相机。”

吉姆看到角落里放着莉莉的凳子,他把凳子拖了过来,放到马克后面。“坐下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血依旧从马克的脸上流下来,吉姆找到一卷纸巾,折了几下,用饮水机的水打湿,递给马克,马克把它按在了头上。“谢谢。”

马克的椅子被推到很远的角落里,吉姆拖了过来,放在莉莉桌子的另一边,坐着等马克清理好伤口说话。

桌子发出咯咯的声音,一开始,吉姆很困惑,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后来他意识到这是马克的抖腿引起的。他几乎忘记马克紧张时的习惯了。

“是莫做的。”

“莫?”吉姆试图记起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莫霍姆麦德·阿齐兹。”

当然。“他怎么进来的?”

“我前门没关。”马克把纸巾折好,把纸巾重新压在受伤的地方,退缩了一下。

吉姆摇了摇头。“这种习惯不好。但我的意思是他怎么到美国的?他还没有获得允许重回这个国家。我相信这是释放他的约定。他有没有说这个呢?”

马克耸了耸肩,眼睛向下看,声音里似乎带着讽刺的味道,“他没告诉我,我也没机会问。可能下一次他把我打得快死的时候,我会试着问他这些细节,之后等他进入实施水刑的环节。”

马克说话的语气让吉姆很吃惊。他看了一眼马克桌上的那摊水,不想相信它竟然是马克所说之事的证据。“水刑?什么意思?”

“我能让你想起这个审讯策略,因为我还记忆犹新呢。”马克朝上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愤怒与痛苦的表情。“但我最好希望不要。”

吉姆很困惑,问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马克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因为你的人告诉他我做的梦和我的照相机的事情。”

吉姆的脸突然红了,他放下自责。“是,我们告诉他了,但只是为了让他承认,关于你的事情都是他编造的而已。”

马克盯着他看了一会,眼睛转了一会,最终看向了别处,微微点了点头。“好,无论如何。他知道最后结果,直到那个混蛋袭击了狂热异教徒,以及那一切所谓英雄式的废话。我猜现在的我还生活这么正常是我的幸运。”

“所以,现在我们有个手里拿着魔法照相机的极端分子。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报警,并开始着手解决这件事。”他再次把手伸进口袋拿手机。

“你不明白。他们知道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活,我的朋友。”

吉姆的手紧握手机。“他威胁你了吗?”

马克咽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拿莉莉威胁我。毫无疑问,他们也对我不会太开心。”

吉姆怒火冲天。“混蛋!”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压制着愤怒。现在还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别担心,我们能找到他。”

“我很抱歉。我当初应该坚持住的。现在我把莉莉置于危险境地了。”

“他逼你说出来的。这跟你自愿说出来的不一样。”

“另一个男人很强壮。莫只负责下达指令。”

“另一个人?”

“是的,莫叫他海济。他手里有枪。我猜他用枪袭击了我。”马克把沾满血的纸巾丢到桌上,用头发擦了擦手,让手上的纸屑翘起来。

“那么,这就更容易理解了。二对一,还有枪,他们把你当成了沙包。”

“直到我开口告诉他们,他们才停下来。除了一开始他们进来的时候。我猜,另一个负责打了我。我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当我醒过来,双手绑在背后,他们在楼上。我想逃出去,但门开不了,电话也坏了。我想打电话给你,但是我该死的手绑在后面,我无法输入密码。”马克盯着吉姆,好像这个电话是他自己设置的一般。

“嘿,那是技术员做的,但至少你打通了一半。所以我来了。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说有人想接通这个电话。”

“是啊,我想也总比没有的强。”马克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用手托着头。他回想起水刑,含糊地说道:“你可以向他学习使用水刑。他侮辱了你们这些人。”

“是的,找到这个混蛋之后,我们一定向他请教请教。”吉姆一边看着马克,一边回答道,他不喜欢看到的这种情形。这个男人看上去糟糕透了,十几分钟后,马克没有回应,吉姆想马克是不是睡着了。马克额头上有一条红杠,突然,那卷胶带解释地通了。

马克咕哝了一声,手臂交叉,把头埋了下来。“我的头疼死了。”

“这是打电话给救护人员的另一个理由,无论是他们来这里,还是我把你拽到医院,你都得做个检查。”

马克低声咒骂了一声,但吉姆并没有生气。

趁着马克休息的时间,吉姆检查了一下办公室,找找线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之前漏掉的线索,但现在已经和马克所说一一对应了。他绕着马克的桌子走了一圈,看见桌子下面有一个大塑料杯,他弯腰想去捡,发现旁边有一团银色宽胶带。突然,他停住了。他在想什么呀?这就是证据,在他毁灭证据之前,他不得不请一些技术人员到这来。他们不得不冒这个险。为了找到这两个人逃往何处,一丝一毫线索都不能放过。现在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国土安全了。

他第三次拿出手机。“对不起,马克,但我不得不打这通电话。”

马克托着自己的头,眼里充满痛苦与疲惫,但仍愤怒地眯着眼睛说:“你和莫一样都是混蛋,你知道吗?”

吉姆抿着嘴,赞同马克,但尽管有风险,他还是得打这通电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