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深圳得川投研经济研究院
深圳得川投研经济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1,838
  • 关注人气: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融不良资产债权诉讼催收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点

(2020-08-10 16:44:14)

三、利息问题

 

1.复利的计算基数是否包括罚息

 

不能对罚息计收复利

 

参考案例 1:(2018)赣民终 225

 

裁判摘要 1:“复利的计算基数应仅为正常利息即合同期内的应付利息,不包括逾期罚息。对借期期满后的逾期罚息计收复利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自 2015 12 22 日始至清偿之日止的罚息应以本金 27943302.73 元为基数,按合同约定的逾期罚息利率(即年利率 10.08%)计算,但逾期罚息不应计算复利。”

 

可以对罚息计收复利

 

参考案例 2:(2019)最高法民终 696

 

裁判摘要 2:“国开行依据《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要求对青海天益公司逾期借款的罚息计收复利,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规定,未超出法律规定保护的范围,对其诉求,予以支持

 

律师建议: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的主流裁判思路是计算复利时不包括逾期罚息。参考案例 2 中最高人民法院对逾期罚息予以支持的观点提供了新的裁判思路,建议债权人在多方考量、均衡利益的基础上选择是否对逾期借款罚息计收复利。

 

法律依据:《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第二十一条

 

2.主债务人破产,债权人向主债务人主张利息等相关权利的,计算至破产重整申请受理时止。但债权人可以向次债务人(保证人等)主张利息等相关权利,主债务人破产并不影响保证人依照合同和法律约定承担保证责任

 

参考案例:(2018)吉民初 9

 

裁判摘要:“鉴于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 2018 4 2 日受理了对吉林麦达斯的破产重整申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应于该日停止计息,该债权应在破产重整程序中平等受偿,不能再行判决立即给付。

 

“本案中,虽然主债务人吉林麦达斯依照法律规定因进入破产程序而停止计息,但该规定系针对破产企业而言,其并未规定对保证人停止计息。债权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要求提供保证的目的,正是基于债务人有因各种情形而不能清偿之虞,其所不能清偿的范围,自然包括依合同所可获得利息及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吉林麦达斯是否进入破产程序,并不影响洛阳麦达斯依照合同和法律约定承担保证责任,其利息计算不应因法院受理吉林麦达斯的破产重整申请而中止。

 

律师建议: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的,停止计息,但保证人仍应依据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承担保证责任,因此债权人在追索债权过程中,对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的保证人,仍有权要求其对利息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款

 

四、违约金、实现债权相关费用问题

 

1.债权人主张利息、违约金及其他费用总计不得超过年利率 24%

 

参考案例:(2018)浙民初 62

 

裁判摘要:“东方资产公司依据《债权转让暨债务重组协议》要求青旅公司支付自 2018 10 31 日起除继续按 9%/年计收重组收益外,另按日万分之五加收违约金,则其的请求年利率为 27%……已超过法定年利率的最高限额,应以 58000 万元本金按年利率 24%的标准计付至生效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

 

律师建议:债权人与债务人合同中约定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总计超过年利率 24%的部分不受保护。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第二条第二款

 

2.实现债权相关费用尚未实际产生的,或债权人未能提供相关凭据的,法院不予支持。债权人可待实际产生相关费用后,再另行主张权利。

 

参考案例:(2019)最高法民终 377

 

裁判摘要:“华融山东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乐成公司未按期还本付息的行为除了给其造成利息、复利、罚息损失外,还存在其他损失,故其主张的……实现债权的费用……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律师建议:“谁主张,谁举证”,债权人主张实现债权费用(包括律师费)的,需提供相应证据,如果债权人与律师事务所签订了风险代理协议,而律师事务所没有根据代理成果实际获得代理费,不能仅以风险代理协议为依据去主张律师代理费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项

 

五、其他风险

 

1.债权重组宽限补偿金(债权重组收益),依照合同约定执行,但不得超过年利率 24%

 

参考案例:(2016)津民初 2

 

裁判摘要:“本院认为,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违约金性质是以补偿损失为主,兼具有限的惩罚功能。中坤集团公司违约后,华融天津分公司提高重组收益率,又同时以欠付的本金及重组收益为基数计收违约金,显然对中坤集团公司已构成双重惩罚。又因华融天津分公司主张对提高的重组收益计收取违约金缺乏明确法律依据。故根据公平原则,综合合同约定的上述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本院将违约金的计收标准调整为:中坤集团公司以欠付的重组债务本金为基数,自违约之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照年利率 24%支付。”

 

律师建议:债权人主张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的,以 24%为限。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第二条第二款

 

2.财产混同证明难度大

 

参考案例:(2018)鲁民终 697

 

裁判摘要:“本案中,杨承寿作为力丰公司的唯一股东,提供了力丰公司的 2014 年、 2015 年、2016 审计报告 2014 年度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凭证等资料,可以反映力丰公司有独立完整的财务制度,相关财务报表亦符合会计准则,且未见有公司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混同的迹象,可以基本反映力丰公司与杨承寿个人财产相分离的事实。

 

二审中,东方资产山东分公司申请专家辅助证人出庭对力丰公司提交的2014年度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凭证、审计报告等资料,进行了质证。但从该质证情况来看,均无法证明力丰公司财产有与杨承寿个人财产存在混同的情形。

 

律师建议:公司与股东个人财产混同纠纷证明难度大,建议债权人结合案件事实,委托律师调查、收集财产混同方面的证据,然后综合分析相关证据及法律规定后再提起诉讼。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第10

 

3.原债权银行放弃相关权益,导致债权受让人败诉

 

1)原债权债务关系已消灭

 

参考案例:(2017)晋民终 172

 

裁判摘要:“上诉人长城资产山西公司举证证明,截止 2013 8 21 日,被上诉人山西梅园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尚欠上诉人贷款本金 955 万元及利息 701092252 元。

 

但被上诉人提供了 2007 11 19 日中国光大银行太原分行为其出具的关于该款已结清的说明:”山西梅园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你公司在我行贷款已结清。由于操作原因,你公司在人民银行信贷系统中反映在我行有 1000 万元不良贷款,我行将尽快处理,特此说明。长城资产山西公司虽不认可该证据,但没有申请司法鉴定,也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申请撤销上述承诺,更没能提供足以反驳该证据的相反证据,所以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长城资产山西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2)原债权人放弃、免除担保权益的,债权受让人无权再主张该部分权利。

 

参考案例:(2018)最高法民终 491

 

裁判摘要:“建行云阳支行在向信达资产重庆分公司转让债权之前,经与鑫泰电子公司协商一致,并经内部审批程序,已通过置换担保的方式,实际免除了鑫泰电子公司担保义务,也即双方已解除了担保法律关系。

 

律师建议:建议债权受让人受让债权时应调查核实基础法律关系是否存在,若出现参考案例中情形,只能可凭借债权转让合同约定向原债权人主张解除合同、返还转让款并赔偿损失等。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二条

 

4.债权转让程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债权转让无效

 

参考案例:(2019)甘民终 433

 

裁判摘要:“作为自然人独资的金鹏公司在长城甘肃分公司处置和泰公司债权的过程中并不是享有优先购买权的主体。长城甘肃分公司处置其资产时,虽然在签订《债权转让合作协议》后发布了资产处置公告,但《债权转让合作协议》约定优先购买权和受让价格的行为,可能会导致出现其他竞买人不能公平有效参与竞争、公开竞价流于形式、资产处置收益不能最大化等问题,对资产公司处置资产的公开、竞争、择优等原则造成实质性影响,扰乱资产公司处置资产的秩序……《债权转让合作协议》约定的内容已经违反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长城甘肃分公司、和泰公司、金鹏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合作协议》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

 

律师建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债权必须履行必要的程序,按照公开、竞争、择优的原则运作,要采取招标、拍卖等方式,而不能通过协议约定排除其他竞争者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

 

5.代理风险及诉讼请求变更或增加风险

 

参考案例:(2018)最高法民终 83

 

裁判摘要:“……长城公司代理人系于庭审时以口头形式提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该代理人作为专业律师,对相关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的未获特别授权的一般代理身份无权代为变更诉讼请求应当清楚知悉,理应于庭审前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准备好相关授权手续或书面变更申请书,一审法院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仍未收到有关同意代理人变更增加诉讼请求的授权委托书或加盖有长城公司公章的书面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故未予认可长城公司代理人口头提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

 

律师建议:债权人应在诉前明确诉讼请求,尽量避免庭审中增加或变更诉请风险;另外,必须在庭审辩论终结前增加或变更诉请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font face="宋体" style="">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