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9%与1%惨烈博杀的法国大选

(2017-05-08 21:21:52)
分类: 时政评论

99%与1%惨烈博杀的法国大选

张宏良

  法国大选结束了,与不久前结束的美国大选一样,法国民众干掉了当权派(由于中国媒体恐惧当权派这个词,翻译为不伦不类的建制派)的候选人,被选出的马克龙是法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第一个非当权派候选人。只是与美国大选不同的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代表法国民众利益的左翼领导人梅朗雄以及比马克龙更加叛逆的勒庞同时也被精英集团干掉了。

  这是一场99%的人民大众与1%的精英集团之间两败俱伤的惨烈搏杀,虽然99%没有赢了1%,但是却动摇了1%数百年来强大稳固的精英统治,精英统治大厦趋于倒塌的破裂声已经清晰可闻。99%的人民大众之所以没有赢得大选,是因为大众民主和大众政治还不成熟,历史还没有形成人民大众找到自己候选人的途径;1%的精英集团同样没有赢得大选,是因为人民已经厌倦了精英统治,精英集团按照自己意愿旋转地球的时代正在结束,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然而,新生事物的成长初期十分弱小,反抗旧事物的强大碾压必然十分惨烈。法国大选就反映了这一点。在大选第一轮法国人民就干掉了菲永等所有当权派候选人,同时精英集团也干掉了高举马列毛大旗、身穿毛式服装的左翼领导人梅朗雄,这就使99%和1%的各自代言人全都倒在了决战前夜;而剩下来进入决战的两位候选人马克龙和勒庞,既不代表99%的人民大众,也不代表1%的精英集团,充其量只是精英集团的叛逆者。

  虽然马克龙被称为毛派政治家,但那只不过是一种戏称,他还远远谈不上有毛派立场。勒庞的竞选口号虽然是“人民的名义”(与最近火爆的中国电视剧名称相同),但是同样距离人民大众的立场甚远,只不过是比马克龙的叛逆程度更大而已。如此以来,就如同恩格斯所讲的平行四边形的历史合力一样,99%与1%的目标双双落空,彼此谁都没赢,人民大众和精英集团同时出现了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被动选择。

  这是具有历史转折性的伟大一刻!在数百年资本主义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人民大众与精英集团同时面临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在以往的宪政选举中,从来都是人民大众单方面接受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被动选择,在精英集团推选的并代表精英集团利益的两个政客之间选择一个,从来就没有过好与坏的选择。西方民主选举,就如同潘金莲选择张员外和武大郎一样,无论选择谁都意味着青春和生命的悲惨毁灭。而现在这个历史转折的伟大意义就在于,精英集团也要和人民大众一样接受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被动选择,而不再是人民大众单方面接受这种被动选择。

  这是法国大选与美国大选不同的地方。美国大选是在当权派候选人希拉里和叛逆者特朗普之间进行选择,希拉里自然成了人们厌倦精英政治的牺牲品。法国大选则是在马克龙和勒庞两个叛逆者之间进行选择。16岁就爱上40岁女老师、30岁再娶已成为老奶奶的54岁女人为妻子、1年前才成立前进党现在就冲进爱丽舍宫的39岁马克龙,无论从生活和政治哪个方面讲,都是典型的叛逆者。而比马克隆大十岁的勒庞,更是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叛逆性竞选口号,招来了整个欧洲精英集团的反对,几乎所有欧盟国家领导人都表示要坚决干掉勒庞,并最终也确实干掉了勒庞。只是他们干掉勒庞并不是因为喜欢马克龙,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就像潘金莲选择武大郎并非因为喜欢武大郎一样。

  从英国大选特雷莎梅的“为人民服务”,到美国大选特朗普的“对当权派造反有理”,再到法国大选勒庞的“人民的名义”,表明毛主席点燃的在中国几乎要被浇灭的大众政治文明之火,正在虚拟经济和网络技术比较发达的西方国家重新燃烧起来,中国文革后从宪法中删除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大众民主运动,正在成为21世纪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无论在世界任何地方,无论是任何种族,无论以任何形式,只要给人民大众以发声的机会,人民大众就一定会用不同语言和不同方式,来为毛主席平反,为毛主席发动的文革平反,为毛主席创造的大众政治文明平反。这已经成为21世纪社会历史转变最伟大的政治内容。

  虽然迫使精英阶级与人民大众一样接受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是大众政治文明取代精英政治文明的第一步,是弱小的新生事物反抗强大旧事物的极其艰难微小的一步,甚至微小得不加提醒都看不出来,但这却是极其伟大的最关键一步!生命的诞生远比生命成长的任何一步都更加重要。有了这生命诞生的第一步,肯定就会有单方面迫使精英集团接受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第二步,以及最终彻底消灭精英政治的第三步,第四步……所以,我们就像坚信太阳东升西落一样地坚信,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开创的大众政治文明,一定会成为人类社会的辉煌明天。六七十年代中国人最熟悉的那句话——“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新纪元”,一定会成为全世界人人皆知的普世真理。

  最后我们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次法国大选当选的不是勒庞,因而不能造成欧盟的崩溃解体,否则,必然会成为世界资本主义崩溃的重大历史事件。在此我们不是反对世界一体化,而是反对按照帝国主义霸权规则构造的世界一体化,欧盟就是按照帝国主义规则构建的一种狼群结构和狼群文化。这种狼群结构的世界一体化过程,只能会给人类社会带来灾难。所以,欧盟这种狼群结构的崩溃解体,不是要打断世界一体化的过程,而只是要改变世界一体化的规则,把世界一体化的过程,变成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1

  张宏良微信公众号:zhanghongliang010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7年5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