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麦嘉嘉
麦嘉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0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等不到的黎明

(2012-02-13 11:18:22)

    房子里常年都是阴暗的,窗户紧闭,上面的把手布满灰尘与锈迹。风几乎吹不进来,使得这里干冷而安静地让人发涩,若不是偶尔传来的几声咳嗽,我倒还以为时间从此停止了流动。

    我踩在陈年的木板地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房子里的陈设简单地寒酸,仅仅的一张绑了腿的木椅,一张披着破旧草席的竹床。势单力薄的烛火好似唯一的英雄,独自抵抗这片阴暗,兴许是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我确实是再看不到任何细微的东西,确实难以描述任何能为这被判为“寒酸”的房子叫冤的家具了。倒是蜘蛛殷勤地很,在房梁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蜘蛛网,确实为这寒酸的房子装饰了几分。

    病老头居然离开了床,颤颤巍巍地朝屋外走去,大半夜的要去哪里呢?他大口地喘着气,扶着屋外草地上的睡椅缓缓坐了下来,又缓缓地靠了下去发出一声舒缓的呻吟。接着他也不咳嗽了,只是躺着望着天空。

    夜很深,深邃地只听见微弱的虫鸣,“吱吱、吱吱”仿佛低诉着一件伤感的事。老头子也许默然听着他们的悲哀,也许被天上的繁星吸引。今夜的星星异常的多,仿佛迎上了特殊盛大的日子。不知什么时候,风来了。它穿过树林,“唦唦~~”每一片树叶感极而悲,无言投向大地。久久,老头子叹了口气。梦一般,悄悄地,风又走了。往昔如风而不可追,往昔似梦而难觅寻。

    老太婆也出来了,拖着那张绑了腿的木凳,慢慢地,竭尽全力不让它发出一点声音。无论什么时候,她总要在老头子身旁的,她静静地端坐在了老头子身侧。她缓过头,老头子似乎睡下了,发出均匀的鼾声。老太婆笑了笑,山间的夜晚可是很冷的,忙脱下了外套给老头子披上。饱受病痛折磨,老头子似乎从没有过这样,睡得那么毫无痛苦,老脸再不那么紧绷,滑出道道岁月的伤痕。

    夜很黑,看不清远方,一切都好像凝固了。两位老人,屋前坐等黎明。

    光阴确实就是如此无情,当天际送来第一缕黎明,暖洋洋的,昨夜的彻骨不再。老太婆侧过头,老头子没有醒过来,却已没有了鼾声...

    老太婆笑了笑,那个老头子究竟等到了日出没?或许,当晨辉拂去天上繁星的那一刻,也同时送走了那个病老头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