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绿袖子诗画
绿袖子诗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259
  • 关注人气:1,6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袖子用在《零度》诗刊总第14期【2015年第一期】的三首诗歌

(2015-03-18 15:26:42)
标签:

原创

绿袖子

分类: 存:花落与流水


绿袖子用在《零度》诗刊总第14期【2015年第一期】的三首诗歌
绿袖子的水墨画

绿袖子用在《零度》诗刊总第14期【2015年第一期】的三首诗歌


对一只蚂蚁的畅想

它是这个世界最小幽灵
小于现金,小于对信用卡任意想象
小于整片森林,小于王冠
 
这个下午,已被它废掉
所有路过这里的人
都经过沉思,和必要的仪式
 
然后,押一小口茶起身,茫茫然
旁边,有人尖叫---
 
我用败落的花枝做一只花环
放在它胸前。然后,再起身



扫开灰尘

我试过用手——
用最笨最古老的信仰
也试过用一盆水,一堆药渣
一个念头,然后放下面具
一次又一次——

在一本藏书里,我选择了文字
和宗教。然后,远离食物
然后减少秘密——

如果内心少一些泼水声
少一些谷物,咒语——
尽管你提醒我,要慢点,要慢点
尽管
你手上敲着木鱼


 
草木之苦
 
经过墓园得必须踩着一些不为人知的
草上之物。那些个马钱子,藜芦,半夏,天南星
黄药子,苦杏仁、桃仁,番木虌
曼陀罗,钩吻,断肠花,乌头
那些个番木,荼蘼花。它们一直在泥土的浅表层
要说,也是上等风水---
 
要说,也是最要命的风水。我含过其中的葵叶
和它有毒的成分,我视它们为这个夏季唯一的礼物
虽然,离墓园不远,离接骨木也不远。可是
我总是伤心的看它们“笑着,哭着,流着泪”
却又忍不住将它们与世俗的毒性等同
毕竟,我成不了“无垢无净”
“不悲不喜”之人----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