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煮酒君
煮酒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0,535
  • 关注人气:2,9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海飞丝,古人怎么洗头?

(2017-03-23 20:01:39)
标签:

杂谈

​​

文/煮酒君

古人在规定人们日常生活的行为准则时,相互之间的区分是非常清楚的,如许慎所著《说文解字》,就将“沐”解释为“濯发”,与之并列的,有“浴,洒身也”、“洗,洒足也”、“澡,洒手也”等。

没有海飞丝,古人怎么洗头?

古人把洗发当作一件正事来对待,因为古人是没有理发师的,他们不仅蓄发,还盘髻,戴巾戴冠,实际上是比较难搞的。不过就算难以清理,古人还是对蓄发一事趋之若鹜,因为他们信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毁”。剪发是古人所不能接受的,甚至被古人当作一种刑罚和羞辱,这里面最著名的就是曹操以发代首的故事。当然,在古代也有一些递头匠,不过这些人是为胡人和外国人服务的,你如果搞中原人的头发,那就是深仇大恨,被人家拿刀砍也是有可能的。

古人在头发上下的工夫很多,别的不说,单就皇帝所戴的帽子“冕玧”来讲,就很费心思,而他们在头发上的装饰下的工夫,导致头发容易产生诸多的问题,如积垢,生虱等,“沐”自然就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古代没有海飞丝,古人们用什么洗发剂来清洁他们的头发呢?《诗经·小雅·采绿》中有载,“终朝来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这里的“绿”,就是一种用于清洁头发的草本植物。这是西周时期的民谣,说明古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头发的清洁问题,并且在西周时期就已经普及到了平常百姓日常生活里的地步。

没有海飞丝,古人怎么洗头?

古时人们盘髻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这就像我们今天的鞋,我们穿鞋主要是起保护作用,但美观亦是不可或缺的,而盘髻,虽然最终的目的是束发,人们一定会考虑美观的问题。古人对盘髻美观的考虑,我们可以从秦俑发髻的精美看出他们的讲究,这些做法虽然美观,却带来了一个麻烦,那就是洗头发的时候,费时很长,多需要为洗头进行专门的准备。

古代的官吏们作为上层社会人物的代表,自然也是非常讲究仪表的,“沐”又“首当其冲”。汉代时,官员们有了“沐浴假”,这个假期要从当时的制度讲起。古时的官员进了官署,是不能每天回家的,吃住都需要在官署之内,逢节假日可以回家休,而官员众多,都在官署之内进行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有了这个“沐浴假”。每隔五天放假一天,让官员们专门回家搞个人卫生——当然,这里的个人卫生不仅仅指“沐”。这个制度很好地解决了官员沐浴的问题,也就被唐朝沿袭了下来。

洗发时所用的洗发液,自然不会都是那绿草叶子,那是寻常百姓才用的东西,稍微富有一些的人家,所用的洗发液是“稷”,又称“潘”,是一种用五谷之类的东西所煮出来的汁水。人们用这种东西洗发时,用白理木做的梳子来去垢,洗完发后,用象牙梳子来梳理——这自然是贫苦人家难以享受到的境遇。

没有海飞丝,古人怎么洗头?

那古人什么时候会洗头呢?一般来说,平民百姓是不讲究的,头痒了自然就会去洗,并不规定时间,不过他们对妇女洗发的规定比较严苛:《后汉书·列女传·曹世叔妻传》载“盥浣尘秽,服饰鲜絜,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这里虽然提出了按时洗头的要求,但并没有规定具体的时间。管得更严的是官吏,上述所讲,“五日而休沐”。

《唐会要》中,我们看出这种制度又有所更改:“永徽三年二月十一日,上以天下无虞,百司务简,每至旬假,许不视事,以与百僚休沐”,这里面休沐的时间变成了“旬假”,即十天一次,而这种旬假又被宋朝人抄了过去,《永乐大典》中引了《宋会要》中有关休沐一事的记述,这里我们就不搬出来了。

上述所讲,是人们切身所需要,只有事到临头,身上难受了,人们才会进行洗沐,但古人讲“礼”,洗沐的规定当然不会到此为止,现在我们来看看他们在别的场合是怎样做的。

古人会在特别的时候进行洗沐,以此来表示尊重,如《史记·田儋列传第三十四》中记载,“横谢使者曰:‘人臣见天子当洗沐。’”又如《论语》中所记载孔子沐浴而朝,将陈成子弑杀简公的事情告之哀公的事情。在《文艺传中·宋之问传》中记载宋之问“乃饮食洗沐就死”,而类似这种沐浴后等死的例子在古代不乏其人。

常言道,“死者为重”,在古代更是如此,人们极为重视丧礼,洗头自然也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环,《礼记·曲礼》中有载,“居丧之礼,头有创则沐,身有疡则浴”,这是非常严苛的,对于有洁癖的人来讲,简直是不可忍受。当然,丧期不可洗沐的时间期限是三个月(古制守丧期限为三年)。如果你以为到此为止,那实在太过小看古人对于礼的推崇,或者说是偏执,因为就算强制的期限只是三个月,常有人坚持三年不洗沐,如《新唐书》中所记载的“柳公绰居丧毁慕,三年不澡沐”,这大大超出了《礼记·丧服四制》中“三月而沐”的规定,在那个年代,是“至孝”的体现。

照例,三年不沐,仍然不是古人在这洗沐一途之上的极致,《新唐书》中《纪王慎传》记载纪王慎之女“始八岁,闻慎有疾,不食……及王死,号恸,呕血数升,免丧,绝膏沐者二十年”,这就极耸人听闻了。

相对以上这些“至孝”的人物,也有一些懒虫,是本身不愿意洗沐的,这里面还不乏名人,如嵇康。他在《与山巨源绝交书》中自陈“性复疏懒,筋驽肉缓,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痒,不能沐也”,而宋代的李流谦就瞻仰着前人事迹,青出于蓝了,他在《澹斋集》中坦承“性懒如嵇康,不沐已三岁”——三年不洗头,其实嵇康是比不了他的。(文/煮酒君)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