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煮酒君
煮酒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0,535
  • 关注人气:2,9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人为何喜欢留胡子?

(2017-02-13 21:17:54)
标签:

杂谈

文/煮酒君

​现代人对胡子的态度已经淡了很多,除了脸上长的须发,都叫做胡子,相较而言,古人们对胡子的分类就清晰了很多:唇上为“髭”,下巴上的为“须”,腮上称“髯”。

现代人对胡子的态度有两个:一是美,留起胡子来帅得一塌糊涂的人,当然愿意留胡子;二是懒,假托“不修边幅”弄得自已“面子”上杂草丛生。不过就算是刻意留下胡须之人,多半也没有古人对胡子的讲究,让我们来看看有人与胡须之间不得不说故事。

成年男性的面部所生须发,为什么会被称为胡子呢?这恐怕与中国古代“肆虐”的少数民族有关:古时少数民族皆称“胡”,少数民族的男性多蓄胡须,后逐渐发展到面有旺盛须发者皆称胡子,王国维也曾在其著作中说过,“中国人貌类胡人者,皆呼之曰胡,亦曰胡子”。

关于古人的胡子问题,很多著名的学者曾经进行过严谨的讨论,如著名学者王力与沈从文在20世纪60年代的那场讨论,在学术界里有极大的反响。1961年,王力发表了《逻辑和语言》一文,文中提及汉代男子无论个人意愿都必须留有胡子的观点,从而招来沈从文《从文物来谈谈古人的胡子问题》的数千字质疑。沈从文认为古人并不一定要留胡子,王力于是又写了《关于胡子问题》摆开证据来答沈从文的疑问。这件事我们撇开他们观点的对错不论,仅就两位学者的态度,便可以略窥古人在胡子一事上的慎重。


古人对胡子的追捧,可能起源于对龙的崇拜。相传当年黄帝升开之时,前来接引的神龙被黄帝的追随着拔了些胡须下来,落地而为弓。司马迁《史记·封禅书》中对这个场景有过记述:“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髯。龙髯拔,堕,堕黄帝之弓。”司马迁当然没有见过黄帝乘龙的景象,编的却也能算是活灵活现,这些记述当然是假的,不过仍反映出古人对胡须有着特殊的感情。

古人的胡子实在比现在的八块腹肌更吸引人,在古代,若得一下巴的美髯,不仅能吸引女性,就算男人都是赞不绝口的。当然,如果一张脸长得像张飞,那就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八块腹肌只要练就可以,美髯如何能够练成呢?练不成的,那都是天赋,强求不得。

怎样才能算是美髯呢?首先要有长度,只此一点,只怕大多人都望“胡”兴叹了。《续汉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个乡闾之神:东汉灵帝时期钜鹿群太守司马直,“洁白,美须髯,容貌俨然,”只怕也要三尺以上的大胡子。古人的胡子要让人产生美感,长度那是必不可少,就我们目前的史料来看,有记载长度的,大多三尺或往上。三尺是多少?三尺就是一米,一般来说,这就是一把剑的长度。脸上挂下来一把剑,实在很难让人产生美感,古人的想法真的难以理解。


三国时,这种以须髯为美的观念更重,最著名的胡子,当然就是“美髯公”关羽,自然也是有数尺长,关羽也极喜欢别人叫他“美髯公”,甚至比人家拍马屁更为受用。曹操手下的谋士崔琰的胡子也是极漂亮,而且长达四尺,《世说新语·容止》中记述,曹操自觉长得不如崔琰貌美,竟然让崔琰代为接见匈奴使臣。

如果你觉得三尺的胡须已经难以接受,那你实在小看了古人对于美髯的执着。据明代谢肇淛《五杂俎》中记载了几个名人“名髯”的长度:前赵昭文帝“长至五尺”,南朝谢灵运“须垂至地”,明代太子太师石亨、张敬修(张居正之子)“髯皆过膝”,张居正本人倒正常一点,只是到了腹部。

这些记述或有不实之处,如谢灵运,胡子都到了地上,那实在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的是,古人以胡须长而为美。那么胡子长就一定美吗?其实也不尽然,古人有“倒挂”之语,认为须长主兵厄,于主人不利。还有一个,就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注意的问题,胡子太长,难以保养、清洁。卫生是个大问题,不过古人智慧无穷,对这个问题,当然也有办法解决,关羽的保养方法大家都见过,还有一个就是像古龙笔下的计划正我一样,编个小辫儿在下巴底下吊着,实在又酷又长……

古人在生活中的很多地方,在现代人看来,其实不可理喻,比如女子的缠足要求,胡须也算是这诸多不可理喻之中的一支。众所周知,胡须是由雄性激素刺激而生长出来的,其实只是个生理特征,却被人们用来“兴风作浪”。留胡须的行为大概是自古而来的,原始人当然不必在意胡须的问题,只要它不挡着自己的道儿就好。原始人茹毛饮血的生活当中,“美髯”怎么能“存活”得下来?所以一直无法引起人们的注意。然后是封建时期,人们生活自原始人过渡而来之时,生产能力低下,自然不会专门在胡子上下功夫,再到后来,繁华了,胡人就来了,于是引来了病态的胡子流行,甚至编造了各种传奇性、神话性的东西流传于世——纯属没事瞎折腾。

胡人对胡子的要求,就是没有要求,管它怎么生长,这种粗犷的、野蛮的美,在汉人中非常另类,于是开始有人模仿。时间流逝,这种模仿开始变了模样,渐渐的以长为美,本来的粗犷变得有些阴柔:百米健将为了有好的成绩,甚至连头发都会尽量的处理,断不会留什么长胡子,而古人恰好相反,因为胡子长,所以行动起来多半也要温柔些才能保证不伤到胡须。

不过关公的确是奇人,“美髯”、抡刀两不误,世上只怕是别无分号了吧?(文/煮酒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