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兴泉
李兴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38
  • 关注人气: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老马》发表于2019年7月19日《张掖日报》,谢谢崔老师!

(2019-07-19 15:09:40)

   

散文《老马》发表于2019年7月19日《张掖日报》,谢谢崔老师!

老马老了,年轻时,老马可是一匹千里好马。为啥?你说说,那时,下庄小学还在沙窝中,学校里没有围墙,高一疙瘩,低一疙瘩的,有几处沙丘,经风一吹,沙没了,棺材板却露了出来。他的宿舍,正对着那几口棺材。可就那样,房子走风漏气的,环境又如此恶劣,他一蹲就是好几年。从没有找上级说房子破了,地下冻上冰了,没法住,我要回家去,没有;做饭哪有大师傅?他一个人自做自吃,真成了看庙的和尚。可就那样,老马一天笑呵呵地从来没有一点儿怨言,直教到下庄小学变得有围墙了,房子变成了半清水的了,他才出来。

那时的老马应该还是个童男子哟。

我走上教育岗位的时候,老马已经走过了好几个学校,来到新添小学。那时的新添小学里,老马也算年轻老师,年年带毕业班。他家虽在蓼泉街上,离学校不远,家里妻子儿女都有了,可给人的感觉,他仍是光棍一条。为啥呢?这种印象来自于他那一手好拉面。我们这,男人就是男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可老马不是。学校里的后操场上,经常有他洗的衣服挂在那旗子般地飘。更叫人不能相信的是,他能够在30分钟内,揪一锅揪面片子。且揪的面片子薄厚均匀,大小一致,非常有韧劲,且软滑可口,令人吃了一碗还想来一碗。我的家离学校不远,有时看到他的饭熟了,我的脚步就涩了。他也看得出我的心思,笑着从小桌洞里取出碗,一手举碗,一手举筷,像扭秧歌一般,叮叮当当,很响地敲几下,很快地盛上,拉着叫我品尝。我很怀疑,一个大男人家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一顿揪面片饭的。醒面是做揪面片最难的事,一般的人要用很长时间来醒面的。许多女人都是在上一顿饭后,和好面,揉啊揉,要揉那么好几次,而他,不同,似乎面就在出袋子的时候,已经是醒了。为此,他的每一片揪面片子,就让我记住了那柔滑,软和,而又有韧性的日子。

老马是个勤快人,带着毕业班,总是忙得他团团转,可他对生活上的事却不马虎,总是调剂得头头是道。就拿这个做饭来说,手脚之利索,一个家庭主妇,也未必能够胜得过他。更叫人惊讶的是老马的另一手绝活。八十年代,生活水平低,吃饭没有绿色,这是平常的事,可老马的揪面片,即使是冬天,那绿色也总是丰富得很,里面不是小绿豆芽儿,就是菠菜,萝卜之类的东西,总给人一种灿烂的感觉。那么他的这些菜啊豆的,又是哪来的呢?这就得谢谢老马那双勤劳的双手了。

乡下的学校总少不了有些学农基地儿。这些地儿就是他的这些东西的大后方。别人闲了,睡觉。他闲了,种菜种豆。他总能这里种一点,那里栽一棵,将自己要吃的,同事们要吃的菜儿种得精精神神。菜长好了,他也从不说自己种了,劳累了,而是笑笑,给这个包一包,那个送一捆。于是乎,大家笑呵呵地家家都就有了菜吃。

时光易逝,转眼就是几十年。老马不知道带了多少个毕业班,种出了多少菜啊豆的,谁也没有掰着指头给他算过,可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他真的老了。老了的他还是那样勤快,对工作是那样的尽职尽责。

你不瞧一瞧,老马脸上皱纹那么多了;你不瞧一瞧,老马患过头疼,他总是觉得头昏重得不成;你不瞧一瞧,老马那朴素的运动服,白了多少次。可他呢,这些总是扔在脑后,在忙着。

我有幸第二次和他呆在一个学校。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令人嫌弃的学校。他先我半学期到这个学校的。我知道他在,尽管我是校长,他是老师。可我是带着一种朝拜的心情来见他的。

马老了,仍是马。老马亦然。不到二周,我就发觉,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老。为啥呢?那是十一国庆节,学校要庆祝十一。他带的幼儿大班竟然给我们表演了一组诗朗诵。他班的表演不同于其他班级,竟然他还吹了口琴伴奏。啊,全班十来个娃娃,把他围成一个小圈儿,又跳又朗诵,甚是整齐,富有节奏。这难道是老马吗?他这不是从普通班教师转岗成了幼儿班教师吗?我甚是惊喜。说,老马,你真行!以后啊,你可在你的音乐方面大展其才,多多培养培养这些娃娃了。

果不其然,这年,老马就在课堂上教小娃娃们唱歌,甚至唱戏。他呢,又买了K歌话筒,卡拉ok了起来不说,来年六一,还和学生一起出演了几个节目,甚是叫人吃惊。更叫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这年全学区在寨子小学过春节,他展演的节目竟得了一个二等奖回来。你可知道,那个得一等奖的,可是大学生,专修下音乐的,岁数也才二十来岁。你可知道,老马老了?老马啊,是一匹不服老的老马!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有了老马的学校,当校长可谓是轻松的,那些花果树,你不管,老马早修好了;那些菜地,你不知道种啥,他早已经种上了,甚至已经开花结果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谁知,他刚和我呆了一年,他又调走了。可惜,可惜。

这几天,又翻朋友圈,我忽然看到,老马晒出的所在学校的黄瓜葫芦和茄子,看看我们的,就又想起他那勤劳的一双手,那在太阳下忙碌的影子。

老马,你是一匹马,不老的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