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兴泉
李兴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38
  • 关注人气: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丑爸爸》发表于2019年4期《唐山文学》(3)

(2019-04-09 19:56:20)

“师傅,你不坐怎撑呢?”媳妇很是好奇。

“推,推着安全。推着凉快!”丑爸尽量把每一步都放稳了,把眼盯在脚下,把心全用在脚上,令自己站得稳稳的,走得稳稳的。

“太阳出来了……”丑爸在推着空船返回时,禁不住唱了。

“师傅,你的船真稳!”当媳妇把二十元钱递过去时,丑爸笑了。伸出手,手到钱边又停了。媳妇又笑了,把胳膊又伸长了点。对丑爸是一幅十分欣赏的样儿在笑。这时丑爸发现媳妇的脸上有两个酒窝窝,酒窝窝里的笑甜极了,美极了。媳妇的手指是那样细那样白。可丑爸今天还是低了头。他还是怕儿媳妇认出自己。

“哭了?”媳妇好奇地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哭了。

“他真哭了。”

今天,如果儿媳妇不坐他丑爸的船,丑爸打算好了,抱一块石头沉河自杀。

 “你是个好人!下次,我们还来坐你的船。”儿媳妇又美美地对丑爸笑了。丑爸要的就是这话。

“你们也是好人!”丑爸回过头来喊,喊得山鸣谷应。这天丑爸渡过了自己的儿媳妇。

那天,丑爸爸是在窗子背后看了看儿媳妇。儿媳妇确实挺标致,挺可爱。大学生呢!这样标致的儿媳妇显然是不能和丑公公站在一起的。

儿子顺利地结婚了,后来亲家来了,丑爸爸也自觉地没有闪面。为了儿子的婚姻不生意外,为了大局,丑爸爸变成了丑叔,就是变成了丑叔,也没有闪面儿,变成一个与家无关的人。儿子刚刚结婚,丑爸爸就主动提出出一趟远门。丑爸爸终于想开了,既然自己这么丑陋,儿子都说他丑陋,媳妇肯定也嫌弃,不如悄悄地出一次远门,躲过了敏感期,等儿子媳妇有了孩子再回来。那时孙子也就有了,木真就成舟了,儿媳妇想跳也跳不掉了,就不得不见他这个丑公公了。

村上不让他走,乡长也不让他走。可丑爸爸说要以大局为重,丑爸爸还是没有听村长和乡长的话,走了。

丑爸爸是三年后回来的。被窝里九婶向他汇报了儿子和媳妇是怎样的恩爱,丑爸爸笑得嘎嘎的。只要儿子媳妇高兴,他一切都认了。以大大局为重,丑爸爸决定继续不闪面。到南滩里帮人放羊去。

一天,儿子二强和媳妇闹僵了,还动了武。几天了媳妇不吃不喝,闹着要离婚,害得二强没有一点儿办法。丑爸爸知道了,说:“儿子,你相信老子,老子可真不是吹,处理的事儿比你吃过的盐多。你知道吗?全村人叫我什么?调解大师。本调解大师一定会替你说服她——我可爱的媳妇。

丑爸爸请缨去了。

丑爸爸调解的事儿多了,没有他调解不了的,儿子相信,九婶更不怀疑。

这次,丑爸爸脚步声很响地进了儿媳妇的门。儿媳妇听到又来了一个劝她的人,决定不理他。丑爸爸也不说话。一刻钟过去了,儿媳妇听不见来人说一句话,从被子缝里往外看。丑陋的公公这时正坐在桌旁。他把脸皮皱紧了,脸便像干柿子一样难看。那脖子又细又长,像葫芦的藤,鼻子高得有点离奇,像是注意捏成的。公公把鼻子靠在到茶杯边上,用劲把杯里的热气“咝咝”地吸进去。他的吸法也特别的离奇,几乎是整整吸了五年时间,媳妇一口气憋得胸坎儿发疼了,他还在往肚里咝咝地吸,丑爸爸几乎是整整吸了二分钟,才如中毒了一般痛苦地乱摆起手来,乱摇起头来。更加他脸上表情变化百般奇怪,酸甜苦辣应有尽有。儿媳妇就越看越怕了。不是丑陋的爸爸故意吓儿媳妇,而是爸爸想等儿媳妇跟他搭话。再薄再旧是棉袄,再小再丑是公爹子。他不能去挑媳妇的被子吧?紧接丑爸爸一愣——一切动作全停了,那只独眼也一动不动了。唰,他那眼球儿从眼眶中间“哐”掉了下来,直落到了眼底,并且嘣嘣嘣连跳了三下,再也不动一动了。眼看又十来分钟过去了,丑爸爸竟像死了一般,不动一动。这就是丑爸爸。在他几十年的文书生涯中,他以理服人,更以怪服人。他到一家家去调解事儿,总先不说事儿,先表演自己的绝活,让有事儿的人先笑起来,再慢条斯理地说事儿,这样,天大的事儿也就变成芝麻绿豆了。儿媳妇头皮发麻,越看越怕,一时慌得六神无主。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丑爸爸竟像塑像一样仍不动一动。儿媳妇慌了,终于失声叫了起来:“二强、二强……”二强听到喊声冲进屋,儿媳妇一下摔了子投进了二强的怀抱。

丑爸爸不想叫儿媳妇认识,谁也没有意识到,他这番煞费苦心的表演,却反把自己的丑陋全暴露了出来。丑爸爸这长相是给了无数人笑,大家因有他而天天大笑不已。他很高兴。如果媳妇爱笑,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笑,笑一辈子。

可丑爸爸真正想不到的是,儿媳妇竟因他这次表演落下了大病,一见他就心惊肉跳,就不得不尿裤子。二强不相信,可事实就是事实,每次媳妇见丑公公,就会猛地倒地,就会尿裤子,就会不省人事。

是丑公公的丑导致了儿媳妇的病?丑爸爸知道了,立即不会笑了,更无法让别人笑了。儿媳妇的病是什么?丑爸爸又一夜夜的失眠了。这对他来说,这不是随便的事。这比法官出示的判决书,还叫他感到绝望:这个家已经随着媳妇的到来,没了他的位置。他吃惊地发现:九婶无意中也把他划入了丑八怪的行列了。丑爸爸的天地到今天,真是无缝插针了。

二强怕媳妇发病,又怕父亲有个意外。二强就多了一件事,天天像哨兵似地站岗儿。不能叫妻子撞到父亲,不能叫父亲碰见儿媳妇,而发生意外。这成了二强最大的烦心事儿。被儿子盯着的日子,叫丑爸爸难过,丑爸爸的日子如坐牢,度日如年。

“爸,你是不是考虑考虑,再出远门”一天儿子又一次说话了。

 “妈的,你赶你老子?”在儿子要求父亲再次出远门时,丑爸爸哭了。

这个事是难事,显然村长处理不了。还需要有人来调解的。乡长不行,哪就县长和市长了,如果市长也不行,他就上省城去。丑爸爸决心找人去解决,他相信世上肯定有能够解决他这事的人。

丑爸爸的家庭矛盾无人调解,这不能归于领导们懒,不管事,而归于他盛名之下不敢调解。谁能相信调解大师家里也会出矛盾,怪了。丑爸爸一看到儿子苦着,盯着自己就怕,恨不能脚下有个老鼠洞钻进去。他丑是丑,怎么能叫人当过街的老鼠呢?丑爸爸真是有苦说不出来。这种日子,丑爸爸从来没有过。自从媳妇生了怪病后,丑爸爸如簧的巧舌就不会动了,像木的了。动作意外地少了,丰富而又搞笑的表情没了,可人们仍然见了他笑,笑得肚皮也破。儿媳妇呢仍是一见丑爸爸就失魂落魄,不省人事,就尿裤子。丑爸爸为此不敢出门,出门也由二强跟着,提醒老爸不要撞见了儿媳妇。

时间,一天天叫丑爸爸熬过去了。可丑爸爸的事儿却一直没有找人调解掉。终于无法忍受的丑爸爸,不得不又一次出走了。这次他说是去省上找省长来调解

可后来呢?找他的人们在邻村一个深水湖里发现了他。那时已经是冬天,那时,他已经死了。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从这张脸上,人们无法相信他生前是天天笑着的人,不但自己天天笑着,还让每一个乡亲们天天笑,笑声不断。他为了体面地死去,买了一个发套套了,脸不是那么长了。衣服也穿得十分的新潮。人人都说,不,这不是丑爸爸。九婶也只能解开衣服加以辨认。当九婶扒开衣服,看到丑爸爸背上那手掌大的一片乌青时,她立即站了起来,笑了。哈哈地笑,笑个不停。和她当年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丑男人一样,笑得不可遏制。笑完了,九婶郑重地跪了下来。给她的丑男人响响地磕了三个头。那头叫所有人感到地都在动。

九婶无情地杀了自个的男人吗?

“我是杀人犯!假若,我铁了嘴,一直说你不丑,……”这天九婶给男人精心地进行了梳妆。她细致地把那假发摘下,洗净了头上的泥沙,洗净了假发,一根一根的梳顺了,再上了发油,套上,让那秃秃的头顶变得黑油油的。丑爸爸那眼睛她没有办法将它移到正面去,但那经过她精心处理的眼睛,变大了,有神了,分明里面带着一点喜气。衣服买了一身毕挺的西装,还穿了一双皮鞋。那皮鞋很黑,像发光的灯。有了她的武装,男人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男人,很帅很帅。

丑爸爸是村民们一起搬回来的。一声吼,出钱的出钱,出车的出车,浩浩荡荡。大队的人马,声势十分浩大。丑爸爸的尸体被人们哭哭喊喊地拉了回来,停放在里的大会议室。大家说,丑爸爸生前给了大家数不清的笑,我们应该让他老人家笑一次。人们望着丑爸爸那张苦脸,商量一起笑。

决定是决定了,大家都咬着牙同意了。下葬时,棺盖打开了,蒙面纸揭开了,大家对着丑爸爸那张脸,说好了不哭要笑的。好让丑爸爸安安心心,笑着好好去。再不要惦记谁家发生了什么矛盾。可大家在社长大喊,却不约而同地都哭了。

九婶又一次给她的丑男人整了衣服,梳了头发,还在嘴唇上涂了一点口红。嘴里灌满了白糖。九婶按合男人的嘴后,仰头开始大笑,笑得她腰都弯了。一声声喊:“你不丑!”喊得顺着腮般子顺着下巴使劲儿流。

这天整个村的人哭了。哭声震天。

转眼丑爸爸的五七到了。这天,儿子二强意外地收到了一封挂号信,信是丑爸爸寄给儿子的。信是从省城发的。九婶,儿子和媳妇一起拆开信,一直决心不哭的九婶一看就无法控制了,她大声地哭了。

信的内容只有三个字:“我不丑!”

九婶看着看着又笑了,笑得她直不起腰来。说:“你本来就不丑!真不丑!”

儿子和媳妇也随和说:“不丑,真不丑!”


这篇文章里有生命的质感!

大片的沉重里仅有的光可照亮卑微生命的历程,让他们坚韧而又有勇气地把这残酷的人生进行下去。而毁灭他们,也仅在对他人来说微不足道的不经意里。

物质,是活着根本保证,但一个人要活下去,还是需要精神支撑的。

 

我们信赖的爱情,亲情,有时候,扮演着功力极强的杀手,一刀封喉!

                                      ——临泽一中:蒋静

文字顺着事物的脉,切着人心!

                              ———临泽作协主席:王升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