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德川家康的源氏改姓问题

(2013-06-14 18:13:22)
标签:

家康

改姓

杂谈

序 研究史与问题所在

德川家康的姓氏问题非常复杂。家康出生于三河的在地领主松平家,而据德川家的正史所传,这个松平的家祖松平亲氏则是领有下野国新田庄世良田得川乡的得川义季的第八代子孙。这位得川义季又是清和源氏之流的新田义重的四男,家康便是以此缘由而在后来从松平改名为德川、将姓氏定为清和源氏的。

 

有关这个德川家传承于新田的说法很早就有着不少的疑问。人们认为,这是家康在作为武家领主壮大起来、开始掌握天下霸权的过程中,为了给自己的血统由来添上崇高的权威并能顺利出任征夷大将军而采用将系谱加入到清和源氏的本流中去这么一种必要的手段,以此来强行附会始祖传承。

 

渡边世佑氏对此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学术研究。渡边氏在精查各种史料来广泛探讨家康姓氏使用方面的同时,通过发现在家康官位叙任问题及其改姓问题上具有深切关系的关白近卫前久的书状而大大推进了关于本问题的研究。之后,身为德川家康文书研究第一人的中村孝也氏又对渡边氏的研究内容进行了补充,以对细节处的进一步理解而形成了有关本问题的整合性见解,并被直至今日的众多研究者所支持和继承。将这种定说性的见解总结后如下所示。

 

第一,家康于永禄九年(1566)得以叙任朝廷官位(叙位从五位下),此时称藤原氏。

第二,其后家康的姓氏使用相当任意,被认为是依照具体情况和对象来分别使用藤原氏和源氏。

第三,家康从清和源氏之流的吉良家承袭了系图,将自己的系谱定为清和源氏,这个情况明确下来的时间是在庆长八年(1603)即将出任征夷大将军的时期,就是以出任将军为目的的。这一点从近卫前久的书状中明记有家康改姓源氏的「将軍望に付候ての事」之内容中得到确定。

 

从这几点来看,家康的源氏改姓是其就任将军战略的一环,是于庆长五年的关原之战确立了霸权的家康为了能够通过出任将军开设幕府来从政治制度上定位其霸权所作出的必要举动。换言之,要出任将军就要有源氏的姓氏,家康的改姓问题从这个观点出发可以得到定位。

 

以上的见解基本上已经被确立为有关这个问题的定说了,而近年来米田雄介氏又采用了与主流学说完全不同的方法来对家康的改姓问题提出了值得注目的见解。

 

米田氏的研究是从家康的官位叙任与晋升时朝廷所发下的口宣来进行分析。即是说,官位叙任的口宣中并非记录家名(苗字),而是正式的姓氏,这里就是研究了家康的官位叙任时所发下的口宣中的姓氏记载。

 

其实之前就有研究者意识到官位叙任的口宣可以作为解明姓氏问题的基本史料,但现今保存在日光东照宫的家康相关的口宣案(及宣旨·位记)在姓氏上皆统一记为源氏,很明显是经过了后世的修改,并不能直接拿来使用。

 

米田氏仔细研究了代代担任承做朝廷发放官位叙任口宣实务官职的壬生家的史料,以此而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第一,日光东照宫中保存的家康相关的口宣案等文书皆由三代将军德川家光于正保二年(1645)以重新补写以往散落部分的名义而进行了全面的修改。

第二,永禄九年家康叙任时的口宣为「藤原家康」,此藤原姓在天正十四年(1586)十月家康出任权中纳言之前也同样被使用(天正十四年、十五年发下的口宣中未明记家康的姓氏。米田氏将此两个年份的内容推定为藤原姓)。

第三,天正二十年九月,德川家的家格成为仅次于摄家的清华家,当时发下的口宣中记为「源家康」,尔后经历庆长八年(1603)出任征夷大将军,直至元和二年(1616)年死前任太政大臣时也都一直保持同样的用法。

 

通过以上这些口宣的研究,米田氏认为现存的藏于日光东照宫的家康收取口宣案(及宣旨·位记)乃是后世于正保二年所篡改过的。当初口宣中应是先对家康用藤原氏,之后才改为源氏的。这在印证了渡边说以来的通说的正确性的同时,更详细地解明了家康相关叙任文书的改变过程。

 

不必说,米田氏的研究对本问题的解明当然是有意义的。可是,这个研究止步于针对家康收取的口宣的分析,并没有对通说议论的内容及其论点进行对比探讨,而其结论也基本上就是确认了通说的正确性。然而,将米田氏所阐明的各种事实与通说进行比较即可发现,虽然它们在表面上类似,但与通说内容中的根本部分有着矛盾,在有关本问题上显示出更为重要的问题的存在。

 

问题其一在于家康对姓氏的使用相当任意、被认为是依据具体情况和对象来分别使用藤原氏和源氏的这个通说的见解。在米田氏针对口宣的研究中可见,从永禄九年至天正二十年前后(年次不明)为藤原氏,自那以后便是源氏,其使用是具有一贯性的,并没有混用的情况,由此显示出与通说理解的龃龉。

 

问题其二是有关家康借览援用了吉良系图来将自己定为清和源氏的做法,通说是以近卫前久书状为主要根据而认为其时间是在庆长八年出任征夷大将军前不久所施行的,与就任将军的事实结合起来,认为就是以此为目的所进行的正式的姓氏整序,但从米田氏的口宣研究中可以看出,朝廷公认家康改姓源氏的虽年次不明,却应该是在天正二十年前后这么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上,围绕本问题的历史像,两者的见解产生了相当大的不同之处。

 

由此可见,米田说虽然是肯定了通说的理论,但在其深奥部分中却呈现出针对通说的根本性的疑义。

 

而且这并不只是追寻家康源氏改姓时期究竟是怎样的事实问题,对家康而言源氏这个姓氏到底具有怎样的意义?源氏改姓的政治意义和动机是什么?朝廷在认定姓氏方面的技能和存在意义为何?姓氏在国制上的意义又是怎样、或者说从姓氏问题的观点来看国制史研究是如何构成的?诸如此类的各种问题被提出来,而本稿便是想要针对这些问题来进一步探讨。

 

第一节 永禄九年的家康叙爵与藤原氏选择情况

一、德川家的新田始祖传承与姓氏问题

在进入本论前,首先在这里围绕德川家的由来预先说明一下其始祖传承的概略和有关姓氏问题的特点。

 

德川家康于天文十一年(1542)作为松平广忠的嫡男出生在三河国冈崎城。他所出身的松平家是发祥于三河贺茂郡松平乡之地的在地领主,被认为是古代豪族贺茂氏的一族。

 

贺茂氏广布于全国,三河国贺茂郡便是其渊源地之一。松平家的第三代当主信光曾称「加茂朝臣」,而从他所建立的三河妙心寺的阿弥陀像的铭文中可知,松平——德川家的家纹「三叶葵」也与以葵祭闻名的京都贺茂神社有着相当深的关联。

 

如此看来,松平乃三河国的一介土豪,至多不过是一个地方上的中小在地领主而已。不过松平家亦有始祖传承之说,据称其初代松平亲氏实乃清和源氏一流的新田氏一族,正是居住在下野国新田庄世良田得川乡的得川四郎义季的第八代子孙。

 

即是说,得川义季的子孙为新田一族,在南北朝内乱之际以隶属于新田义贞的形式作为南朝方参战,因而受到足利氏的严酷压迫,亲氏为躲避危难而与其父有亲一道离开所领,扮成时宗的僧侣浪迹于诸国。在抵达三河国松平乡后,亲氏成为当地的村长太郎左卫门新重的女婿,由此便成了松平家的始祖松平亲氏。

 

正因有这么一个松平家始祖的缘由,家康在后来把松平改为德川,又以身带新田系清和源氏的血统为由来出任征夷大将军。

德川家康的源氏改姓问题 

以上便是德川幕府的正史中所描写的德川将军家的始祖传承。本稿并不去讨论其真伪,不过这个德川家始祖传承于新田的说法在现实社会中确实起到了不少的作用,所以要通过分析家康的各种行动来加深对其意义的理解,在此之上进行充分的辩证。

 

接下来针对家康的改姓问题简单进行一番叙述。虽然一般都是所谓改姓,但要注意的是具体还要分为有关「氏」的和有关「名字(苗字)」乃至「家名(家号)」的这两种等级不同的问题。正如后面将会提到的那样,家康的改姓问题在这两种问题上交错复杂,各种议论混乱,有碍正确的认识。

 

源、平、藤原、橘、菅原、清原,诸如此类即所谓「氏」名,乃是对源自同一始祖的血族(以父系氏族为原则)全体的称呼。相对的,足利·新田·武田·小笠原·佐竹·南部·今川·吉良·细川以及松平·德川(得川)之类则为「名字」,是将「氏」分解、显示出系图上分支独立单位的直系亲族集团的称呼。

 

这种「名字」来源于武士领主所在领地的地名,后来成为「家」名的起源。这些领地的领有和相续在以父子直系继承和长子单独相续的姓氏确立下来的时候,便是日本社会所独有的家族形态「家」登场之时,其「名字」也就成为「家名」。

 

因此,日本人在原则上同时拥有「氏」名和「家」名这两者,这也成为日本社会的显著特征。在此基础上,就让我们不受限于源氏将军这个结果,而从历史的推移上来按顺序探讨家康改姓问题的问题点究竟为何吧。

 

二、近卫前久书状与家康叙爵情况

家康于永禄九年(1566)十二月叙爵出任从五位下三河守这个朝廷官位,并受敕许将家名从松平改为德川。

 

有关家康叙爵问题与改姓问题的核心史料被推定为庆长七年时前关白近卫前久发给其子信尹的书状(如下所示)。近卫前久跟家康在永禄九年的一系列问题上有着颇深的关系,作为将其申请传递给朝廷并取得敕许的当事者,且在当时担任着关白这一要职、了解朝廷内部情况,此人物所发的这份书状的内容颇为重要。

 

「扨々珍敷時節ニ候、御家門も内府天下被任存分候へハ、いにし彼家徳川之事、雖訴訟候、先例なき事ハ公家ニハならざる由、叡心ニて相滞ヲ、吉田兼右、万里小路にて彼旧記ニ被注置候先例在之候一冊ヲ令披見、兼右はなかミニ写取て、おれわれニくれ候、其趣を以申候へハ、被見合勅許候、諸家之系図ニも不乗候、徳川は源家にて二流のそうりやうの筋に藤氏に罷成候例候、それを兼右写候て、鳥子に則其系図吉田書候て、朱引まで仕候を其儘下、兼右馳走之筋、誓願寺の内に慶深とて出家候、鳥居伊賀取次候て、吉田にも馬可然を可遣候とて、終に兼右存命候上不上候、

(中略)只今は源家に又氏をかへられ候、只今之筋はそしのすちにて候、其砌より如雪と申す者申候は、将軍望に付候ての事と申候、義国よりの系図を吉良家より被渡候ての事、永々敷、子細不入事に候へ共、御存之ためにて候」

 

从以上这份书状看来,松平家康要称德川的问题由于没有先例,故而当时的正亲町天皇没有当即发下许可,神祗官吉田兼右从万里小路家的旧记中找到先例后抄写在怀纸上,又用和纸制成了整套的系图。此系图别无二式,谓德川原为源氏,但其惣领之流分为二支,其一为藤原氏。

 

惣领之流中的一支从源氏变为藤原氏的具体情况不明,不过应该是在家督继承之际收取了出自藤原氏的养子乃至婿养子吧。不管怎样,在以此系图的记载作为先例禀奏上去后就得到了天皇的敕许。

 

这份书状所指的是永禄九年十二月朝廷发下敕许,家康的家名从松平变更为德川,并叙任从五位下三河守的官位。

 

仅从书状表面上来看只是为了将以前的家名松平改为德川,不过该敕许产生问题的核心内容则是背景中提到的家康的官位叙任和「氏」的变更问题。即是说,对家康而言此时的课题就是为了获得从五位下三河守这个朝廷官位,为此才要变更家名整备姓氏。

 

对已然成为三河国在地领主中的执牛耳者、推进着平定三河一国的家康来说,要与邻国的今川·武田等清和源氏源流的诸势力对抗并将三河国内的吉良等名族收归自己的支配之下,以前那种土豪的出身就比较受限了,所以跟许多战国大名一样需要有能将自己的立场正当化的较高的政治权威。体现贵族身份的从五位下的位阶与作为三河国国主象征的三河守的称号对家康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吧。

 

关于上面这个叙爵问题,由于松平改名没有先例,于是跟清和源氏的一族新田末流的德川(得川)义季的系谱搭上关系,以此来将家名改为德川。

 

可是在此叙爵——家名变更问题上,又出现了一个复杂的问题。即有关氏的问题,结果最后是将作为新家名的德川认定为藤原氏而非源氏。也就是说,为了能够实现家康的叙爵,吉田兼右在前久的授意下调查了万里小路家旧记的系图,发现了虽为德川却也有从源氏变为藤原氏的例子。

 

这一点也是在家康改姓问题上最值得注意的一点。为什么会面临如此麻烦的问题呢?其疑问颇大。可以想象得到的一个原因是在吉田所寻求的藤原氏德川(得川)的系图中具有相应的记载吧:身为松平先祖的人物,同时又能让人把新田——德川(得川)系图联系起来。

 

还有一个不得不考虑的理由是,禀奏家康的叙爵——改姓问题的乃是藤原氏的「氏之长者」关白近卫前久,大概就因此而需要把德川的氏变为藤原吧。

 

若要作为源氏系的武士身份来寻求叙爵的话,就必须要通过身为源氏的「氏之长者」足利将军家来禀奏,可家康在足利家这边并没有什么门路,这就成了问题。再说,当时在永禄九年的时候足利将军家本身就处于混乱之极的状态,前一年的永禄八年五月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被三好一党·松永久秀等人杀害,当前正是将军职空缺的异常事态。家康在叙爵之际通过近卫前久来禀奏并选择藤原氏为姓氏的做法也可以推测为是不是因为当时这种事态而施行的。

 

第二节 从家康发给文书中可见到的其姓氏的变迁

关于家康的姓氏问题,接下来需要探讨的是,选择了藤原氏为自己的氏的家康,又是在何时、何种情况下将其改为源氏的。

 

按照通说的讲法,永禄九年以后家康在姓氏的用法上相当任意,依据情况和对象分别使用藤原氏和源氏,并借用吉良系图正式确定为清和源氏之流,这在前述的近卫前久书状中明记为「将軍望に付候ての事」,时间是在庆长五年(1600)通过关原合战确立天下霸权后,乃是于庆长八年将出任征夷大将军提上现实的政治日程以后的事了。

 

对此,从米田雄介氏的口宣研究来看,发给家康的口宣上所记载的家康姓氏中,至少从天正二十年(1592)以后(天正十四年、十五年的部分上姓氏不明)是采用源氏的,而且一直沿用到了家康死时的元和二年,完全没有其他的用法。这种与通说的差异要如何来理解好呢?

 

米田氏的研究是基于对朝廷发给家康的口宣的分析来进行的,可理所当然的一点是,既然是家康的姓氏问题,那么也就需要结合家康发给他人的文书上的署名来进行综合判断才行。家康的发给文书中又是怎样使用姓氏的呢?是否与朝廷授与的口宣上所记的姓氏相吻合呢?还是说与其无关,完全由家康自由地分别使用自己的姓氏呢?这些问题都需要得到探讨。

德川家康的源氏改姓问题
德川家康的源氏改姓问题

表1中列举的是家康发给文书中有记载姓氏的部分,由此可知的内容如下所述。

 

首先是永禄四~六年时,家康尚名为元康的时期,可确认有六份文书称源氏(其中五份为正文)。接着是天正十四年九月七日的署名为「三位中将藤原家康」的三份发给寺院的文书(其中两份为正文)。之后是在天正十八年德川家移封关东后的翌十九年十一月的向相模鹤冈八幡宫·建长寺·圆觉寺·藤泽寺·武藏大宫冰川社·吉祥寺、下总香取社·大严寺等关东寺社发出的三百份寺社领寄进判物、朱印状等物,其中在发给鹤冈八幡宫和建长寺·圆觉寺等名社名刹的寄进状中使用了「正二位源朝臣」和「大纳言源朝臣」这两种署名(其中现存十四份正文)。

 

这个在天正十九年大量发出以源氏署名的文书的事实值得留意。这里并没有提到混用源氏、藤原氏,而是单单记载为一贯使用源氏。这就与米田氏的口宣研究中讲到的大约天正二十年以后家康的姓氏变更为源氏、之后便一直沿用下去的事实相吻合了。

 

相对的,通说中认为家康任意使用姓氏的看法是根据以下这些而来的。就在与前面提到的署名为「藤原家康」的的发给文书同年的天正十四年时,家康在向安房国国主里见义康送去的日付为当年三月二十七日的誓书的第一条中记有如下的语句:

 

「年来申談候ニ付て蒙仰候条、相心得存候、殊一性(姓)之儀ニ候間、義康様御身上一廉引立可申事」

 

以上文书中的「一姓之儀」便是问题所在,意思就是说德川与里见同为新田流的清和源氏一族。如此一来,家康在姓氏的用法上就是一方面既在使用藤原氏,而在几乎同一时期也自称源氏,可以说是随自己方便来使用。

 

然而需要留意的一点是,此处发给里见的书状里只是在语句中提到了姓氏问题而已,家康并没有以源氏的文字来作为自己的署名。

 

如表1所示,家康从永禄九年叙爵前的年轻时代开始就多次自称源氏,对他而言,源氏可以说是其本愿,所以在发给里见的书状中以一种心情上的意义提到其血统的同一性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倒不如说自从永禄九年以后完全不用源氏来给文书上署名的这一点反而成为问题吧。这与米田氏的发给家康口宣的研究结果一致,可见此时期德川家康在姓氏方面是一直使用藤原氏的。

 

接下来要探讨的就是在前久书状的后半部分中「只今は源家に又氏をかへられ候」的这个记述,即从藤原氏改为源氏的问题,以及其改姓的理由和时期的问题。

 

关于这些问题,同书状在后面还接有「将軍望に付候ての事と申候」的文字,于是通说就此认为这是在庆长八年二月临近将军宣下前不久的时候突然进行的操作,随之承袭了足利系源氏名族吉良家的系图,制成了与清和源氏相连的系图。

 

这也是德川家康冒称源氏的根据之一,但正如前述的那样,从发给家康的口宣和家康发给文书中有关姓氏的记载来看,家康改为源氏的时间要比那早得多,应该是在天正末年就已经完成了。

 

那么,更为具体的时间点又是在何时呢?这次源氏改姓的缘由和意义又具有怎样的特性呢?让我们另起一节来进行讨论。

 

第三节 天正十六年的聚乐行幸与家康的源氏改姓

关于家康源氏改姓的具体时期,研究了发给家康口宣的米田氏提出在天正二十年九月将家格升为清华的家康接到的敕许口宣中明记为「源家康」,所以得出结论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改姓为源氏的。

 

可是如前所述,天正十九年家康在向关东寺社发去的大量所领寄进状中便使用了源氏的姓氏,由此就不得不将其源氏改姓的时期再往前推了。米田氏所举出的壬生家文书中发给家康口宣的记载显示,天正十二年二月二十七日的家康出任参议的口宣中记为「藤原家康」,而天正十四年誓约四日就任权中纳言以及天正十五年八月八日叙任从二位权大纳言的口宣中则并未详记家康的姓氏。

 

米田氏将这两份口宣中的家康姓氏推测为藤原氏,但却并无根据,所以有关这一点还需要再考。即是说,家康的源氏改姓的时期基本就应该是在天正十四年至天正十九年之间。

 

这里必须要提起的是天正十六年四月秀吉所举行聚乐行幸时的记录『聚乐行幸记』中的记述。就在那位后阳成天皇聚乐行幸之际,关白秀吉下命向诸大名征收表示恭顺的那个有名的三条誓词,家康在其誓词上署名为「大纳言源家康」,尔后召开的歌会记录中也记下了「权大纳言源家康」之名并收录了家康的和歌。

 

记录了这些内容的大村由己的『聚乐行幸记』是在行幸后不久的同年五月著成的,由此可将有关家康名字的记载判断为事实。翻阅现存该书的几种抄本也能看出,关于这个内容的部分并无相异之处。

 

实际上,家康从藤原氏改姓为源氏恐怕正是以此次聚乐行幸为重要转折的吧。这次聚乐行幸是在天正十六年正月,一直以来寄身于中国方面的毛利辉元那里而蛰居在备后鞆城、名义上持续担任着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将军的足利义昭在前不久上洛并出家,法号为昌山。

 

至此,长期保存着命脉的足利将军家也终于迎来了消亡的时刻。可以想象,同时拥有着源氏长者地位的足利将军家的终结,对家康来说正是从以往有些勉勉强强使用的藤原氏改为早就是其本愿的源氏的大好机会。

 

与此相应的,就有必要将系图由从前的藤原氏德川改订为源氏德川了,于是便承袭了与德川(得川)系谱相近的足利系源氏的吉良家的系图,整理出了这么一个新田系源氏德川的系图。

 

从近卫前久的书状来看,此次改姓为源氏的同时提出了「将軍望に付候ての事と申候」,即是将出任征夷大将军置于可能范围之内的行为。这么一来,从足利义昭出家而足利将军家消亡的这个时期开始家康便公然使用源氏称呼也就说得通了吧。

 

在丰臣关白体制正即将完成的时期里,家康的源氏改姓与对成为征夷大将军的志向也在同时进行的这一点也许是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确实是事实。足利将军家迎来终结正是在这个时期,家康将姓氏改为源氏公然使用的行为究竟意味着什么、到底想要达成怎样的志向,当时的人们对此应该也是心知肚明的吧。我们需要看到这么一个事实:不提别人,秀吉本人对家康的这种行动也是认可的。而且还有必要来进一步考虑下一个问题。

德川家康的源氏改姓问题 

即官位问题。如表2中所示,家康于天正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原本的大纳言之外又兼任了左近卫大将·左马寮御监这两个官职,而近卫大将和马寮御监两职在镰仓·室町幕府的时期里并非由一般的武家领主来补任,传统上乃是征夷大将军附带的官职。严格来讲,附属于将军的应该是右近卫大将·右马寮御监,不过从以上这种家康的任官中还是可以看出有这么一个含意在里面的吧。

 

需要留意的是,这些以天正十六年为中心发生的一系列事态相互之间相关联,且都是以家康成为征夷大将军的志向为目标所施行的。当然,这到底是为其出任将军铺平了道路还是反之作为一种就任将军的代替措施而被认可,对此实在难以立时作出判断,但不管怎样,在丰臣关白体制下公然存有对德川将军制的志向这么一种政治力学的运动是可以得到确认的了。

 

结语 家康源氏改姓问题的国制意义

德川家康与源氏改姓以及将军地位的关系基本上就可以推测为以上这种样子,这与一般人们所了解的——于庆长五年的关原合战将天下霸权收归掌中,由此至庆长八年二月的将军任官的时期里,为就任将军而在短时间内突然制作出清和源氏的系谱——那种历史像有着相当大的不同。

 

家康的源氏改姓并非是在庆长八年前不久的时候,而很有可能是在天正十六年足利将军家终结的同时得到了实现,而从政治史的观点来看,就可以推测出一种丰臣关白政权下内含德川将军制形式的权力双重构造的国制构想。

 

对秀吉而言这能够有效地推进天下统一,并且是在实现平定以小田原北条为首的敌对诸势力盘踞的东国·奥羽方面之际,将自己最大的对手家康拉拢为同盟者而期待令其担任平定东国·奥羽作战先锋角色的一种措施。

 

不必说,家康在丰臣政权下最终还是没有出任将军,不过那也只能说是没有实际冠以将军制之名而已,从其他方面看,后来在丰臣政权下亦能见到「坂東法度、置目、公事篇(中略)家康可申付候事」的文言规定,由对家康委以东国的管辖权乃至支配权的内容及其根据所见,正如以上所述的那样,可以理解为在丰臣政权下存在着事实上的将军制这么一种国制的样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