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五团知青博客
十五团知青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1,048
  • 关注人气:3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初到美国·赴美三十年随想

(2013-01-09 06:30:00)
标签:

九连

吴德元博士

分类: 诗文习作

本文作者/吴德元(9连)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登上了中国民航北京飞往旧金山波音747巨型客机,

开始了人生新的旅途。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但三十年前的很多事儿依然历历在目。


初到美国·赴美三十年随想
   德克萨斯A&M大学(TAMU)Texas A&M University是美国一所著名的四年制公立大学。

成立于1876年,2005年秋季学年约有学生44,661人,大学占地5,142英亩,另外还有6000多英亩的土地

供研究工作之用。是全美校园最大的学府之一。

 

     一九八二年初我在大庆石油学院毕业,毕业前考取了华东石油学院北京研究生部的出国研究生,并参加了北京首次举办的TOEFL和GRE考试。结果TOEFL 考了563分(学校要求550分),GRE前两部分考了1080分(学校要求1000分),基本达到了美国大学研究生院的入学标准。毕业后的几个月,一边到北京图书馆查资料联系美国的学校,一边在北京语言学院继续学习英语。由于心里没底,不敢冒然联系太好的学校,所以只申请了几所二,三流的大学。运气还算不错,没过几个月就拿到了两份录取通知,一份来自奥克拉荷马州的Tulsa大学石油工程系,另一份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土木工程系海洋工程专业。我大学学的是机械系,石油化工机械专业。由于专业不同,Tulsa大学要求我去那儿先要补六门石油工程系本科的课程。德州农工大学算是比较客气,只要求我到校后参加一个英文考试,然后根据成绩决定入学前是否还需要补习英语。相比之下,德州农工大学的工学院在美国排名更靠前些,我自然而然的选了德州农工大学。

    拿到入学通知后,由教育部发了七百块钱制装费用来做西装,买礼品等等,这在当时可是挺大一笔钱了。记得当时为了初到美国能省点儿钱买了不少香皂,牙膏,还有酱油膏,听说那会儿有不少人出国还带方便面。出发前还从教育部借了五百美元作为初到美国的花销,以后从生活费中扣除(当时美元和人民币的兑换值好像是1比2.28)。出发那天全家人都到机场送行。我的洋插队的行程就这样开始了。

    在兵团时,以为这辈子上不了大学了,坐飞机更是没影儿的事儿,没想到现在为了上学竟要飞那么远。上了飞机看着什么都新鲜,连飞机上的饭都觉得特别好吃。我的座位在窗口,飞机从北京起飞,眼看着地上的房屋,车辆一点儿点儿变小,直到看不见。飞机第一站到上海,又看见地面上的东西一点儿点儿还原,太有意思了。等飞机再起飞,渐渐地飞离海岸线时就真的是出国了。

    飞机只飞了十二三个个小时就到了旧金山,比乘火车去兵团要快得多。当时觉得地球好像一下子变小了。领事馆派汽车把我们同机的几个人接到领事馆暂住,记得吃住好像每人每天收二十五块钱。领事馆的招待所按现在的标准算不上好,但在当时对我来说已经是太舒服了。一进房间就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这么多年洗过无数次澡,但唯独这次洗澡印象最深刻,真的很享受。

    第二天,我爸爸一个在旧金山定居的老同学陈文亮博士到领事馆接我出去玩儿。陈四十年代来美国,在一家化学公司主管技术工作,并经常到国内出差,我早就认识他。他先带我去了雄伟壮观的金门大桥,然后是渔人码头看那些在码头上晒太阳的海狮。沿途我看到的一切都觉得那么新奇,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随后他又带我去中国城吃广东的饮茶。在那以前我从没有见过那种吃饭方式,服务员推着小车在餐馆里转,车上摆着一小盘儿一小盘儿各式点心和小吃,顾客看着哪个好就拿哪个,最后数盘子结帐。记得当时吃的有虾肠粉,叉烧包,皮蛋瘦肉粥等,都是我以前没吃过的。

    领事馆帮我买好了第三天从旧金山直飞休斯顿的机票,这回真的放单儿了,心里挺打触。因为害怕,我硬拉着去Tulsa大学的丁文忠同学送我去机场。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也觉得挺好笑,当时怎么那么胆儿小呢?

 

初到美国·赴美三十年随想 

   

    到了休斯顿机场,一位我在大庆天然气公司领导认识的美籍华人朋友姜继渝先生开着奔驰车来接我。我活到这么大从没受过这么高级的待遇。当时天已经黑了,汽车从休斯顿城区穿过一座座摩天大楼像小山一样从身边掠过。高速公路地面上的反光板把行车线反射得请清楚楚,我当时以为地上都是灯呢。总之,美国的繁华一下子就把我给镇住了。到了姜先生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那天是十二月三十一号,一九八二年的最后一天。学校要到一月中旬才开学,我心安理得的在姜先生家享受了半个月“富人”生活。

    姜先生是位化学博士,从台湾来美国,在和朋友一起开的公司当总经理。姜太太是北京通州人,他们有个十来岁的儿子。他们家的房子上下两层,有三百多平方米,后院儿有游泳池,按当时的眼光看真的很豪华。我在那儿的这些日子他们每天都带我到外面换不同的餐馆吃饭。

    开学前几天,姜先生一家开车带我去离休斯顿一百英里外的大学城,德州农工大学的所在地。他已经托人在那里帮我联系好了住处。那是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处公寓,两室一厅。楼上是卧室,楼下是客厅和厨房,四个人伙住,每月四百一十五块的租金四人均摊。临走前姜先生请我吃了顿麦当劳,这是我这辈子头一次吃,觉得汉堡包和炸薯条味道真好。等他们离开后,我一下子从梦境里又回到了现实中。从那一刻起,凡事都得靠自己啦。

    那个年代从国内到美国来的绝大多数都是为期两年的访问学者。和我同屋的是无锡轻工业局的老孙,孙燕唐。对面屋的是中科院化学所的黄长凯和福州大学的王文继。三十年后的今天我在网上查查,只找到王文继还在福州大学当教授,另外两位老兄大概退休了吧。老孙有点儿神经官能症,晚上总睡不好觉,好在我当时睡觉还不打呼噜,否则就成了罪魁祸首。黄长凯是我们这户人家里的大富翁,他的老板每月给他八百块钱资助,而我们这些拿公费的每月也就是三百五十块钱,扣除二十块钱医疗保险,还剩三百三。这三百多块钱可得精打细算,一百出头儿已经交了房租,吃饭加零花必须控制在一百块之内。剩下的得攒着回国时买八大件儿。当时美国菜市场吃的也真不算贵。记得鸡蛋减价时是三毛九一打,鸡腿三毛九一磅,牛奶一块钱一加仑。只要挑便宜的买,一个月一百块钱富富有余,但下绝对下不起馆子。在国内时我根本就不会做饭,被逼无奈也就对付着做了,居然也还不算太难吃。记得我在美国第一年只是在期末考试结束后慰劳慰劳自己,去了一次麦当劳,花了一块钱要了个麦香鱼和一杯冰水。

    开学前先参加学校的英语考试。我的运气还不错,算是考过了,但被要求第一学期要上一门英语写作课。第一学期除了英语课外还选了三门课:研究生数学,流体力学和一门海洋工程的课。德州农工大学是公立学校,当时的学费非常便宜,即使是国际学生一个学期的学费也不过五百多美元。现在的学费比那时贵十倍都不止。刚开始上课心里没底儿,还真有点儿怕,但毕竟理工科的课程对语言的要求不是太高,上课没听懂的地方课后看看书也就会了。一年下来,所有的课程都得了A,心里就有数了。美国的大学也不过如此,从此适应了洋插队的生活。


初到美国·赴美三十年随想

    我到农工大学时,全学校只有四十几个国内过来的,其中大多数是访问学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研究生。据说现在国内来的已经超过两千人,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多。说来也巧,今年秋天,我儿子也到我的母校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读书。开学前我带着儿子去参加入学教育感触良多。学校还是原来的学校,却早已物是人非,我在学校时的教授们绝大多数都已经退休,我和夫人还特意到当初打工的学生食堂看看并和儿子一起在那里吃了顿自助餐。我在校读书那么多年,就从没舍得到学生食堂吃过一次饭。


初到美国·赴美三十年随想
照片什么时候拍的忘记了,只依稀记得是去美国前后


    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这边像是老牛拉破车慢慢儿的嘎悠。现如今北京的高楼大厦比休斯顿多十倍都不止,而这里基本上还是三十年前的老样子,估计再过几十年美国也还是这样儿,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北京可不一样,虽然小时候在那里生活了许多年,但每次回去都有认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前些天回国看望一位病重的朋友,飞机上碰到一对从北京到加州看儿子的老夫妻,在他们看美国简直就是乡下。也许我就是下乡的命吧,如今别人都返城了,我却又自觉自愿下了乡。三十年过去了,比起北京城里的热闹,我还是更喜欢这里城外恬静的生活。在兵团时总是想方设法的要回北京,结果这辈子至今也没能回得了北京。

不过现在我算是想明白了,人在哪儿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过得开心就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