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見證不好是不信神的真正原因嗎?離教會原因..

(2017-11-02 04:04:40)
分类: 神/哲/科/進/心理/大脑相关研

對原文的批判,原文在後、黑色字體

同意這句話嗎:神存在的真實,勝過一切問題!好吧,加個「當」勝過。

如此話為真,您所看到一切討論人離開教會的原因,都不是真正原因。這些離開的,多數是不知道真正有神,神存在的真實是無可辯駁的,並且是基督信仰宣稱的獨一神。

教會的問題:無法把神存在的真實講明。因為神學和科學分家數百年。神學專注那隱不可見的神,屬靈事務,救靈,崇拜,國度擴展,教育,音樂。
可是,如果神的存在不能清楚辨明,以上那些有多少用呢?悲哀的是,神學院要不搞不懂,要不故步自封。

羅馬書1:19-20早講明,神存在的真實,透過「所造之物」就可讓人曉得,並且(到達)無可推諉(的地步)。

好,這話在達爾文之前沒問題。(就算民智未開吧!)他發表物種原始後,教會(神學院)未在科學研究上跟進,拱手交出解釋受造物的權柄。相對的,把造物主推出祂所造的世界。


如果人「真」知道神存在是真實的,他敢離開神嗎?他願離開嗎?他能離開嗎?

問題是,基督徒的許多相信神「存在的真實」,只是看到這奇妙世界(但卻不能解釋為何,神如何造,以顯出真出於祂。結果是,在教會十幾年受教成長的美、加孩子,進入大學兩年後,67-70%離開教會。(註,人多是先離開神-實為不信神存在的真實,才離開教會。)如果千真萬確知道基督信仰的神是真的,並且是獨一的,他自會聽令啊!

人信神/耶穌是看到,聽到許多人的見證(病得醫治,生命反轉,浪子回頭。哀哉,這怎是認識神真實存在的原因呢?其他宗教沒有嗎?運氣呢?統計呢?浪子回頭,不一定需要耶穌才會啊!);經歷神(哦,對不起,此事可真可假,或只是心理感覺;感受的誤認);生病,找東西的禱告蒙應允。有想過機率問題嗎?能面對這真實挑戰嗎?想想下面說的合理嗎?

神醫治好你的感冒,幫你找到掉的鑰匙,選到好的學校,赴美簽證過關,你感謝祂。同時間,許多基督徒在回教世界受逼,被殺,女性被強暴。這些禱告是國王的新衣嗎?這些和信有求必應的宗教,有何分別呢?

如果上文使你不信,跌倒,趕快離開,別浪費時間,金錢在教會。因你只活一次,好好享受這世界吧!因那死後要去的地方是陰暗,潮濕,火湖,無樂之地。

基督信仰的神是造物主,祂宣稱創造這宇宙。哦,在某程度上,信不信由你,誰能掌控你呢?但,若不信,有足夠理由,從進化論,印度教,回教,道教,科學研究上,客觀的否定祂說的話嗎?如果不能,信不信就不由你了!

千禧一代放棄基督教大多是源於家庭破裂,一本關於為什麼這麼多年輕人離棄信仰的新書作者說道。(想過這話對嗎?再想想!)

在這本《被遺棄的信仰:千禧一代為什麼一走了之及如何引導他們回家》(Abandoned Faith: Why Millennials Are Walking Away and How You Can Lead Them Home)的書中,兩位作者亞歷克斯·麥克法蘭(Alex McFarland)專訪:千禧一代放棄基督教信仰源於家庭破裂

和傑森·西門尼斯(Jason Jimenez)見證不好是不信神的真正原因嗎?離教會原因..邀請這自負的一代人參與其中,調查哪裡出了問題。他們探索如今影響年輕人的勢力,同時向家長和教會領袖提供建議,如何修補關係,並讓那些離開的人重新回到耶穌基督面前。

麥克法蘭,52歲,既是護教學家,也是南加州格林維爾市北格林維爾大學基督教世界觀中心副主任,他最近接受基督郵報採訪時說,他認為使得千禧一代(大約於1982年到2004年之間出生的一代人)遠離耶穌的最大因素是他們家庭關係的瓦解(註:如果清楚知道基督信仰的獨一神是真的,會因這理由不信祂存在嗎?當然不!可惜,認知錯誤,還居大學裡重要位置。)但他緊接着說,神正在年輕人中間工作,他們也有迎接的跡象。

“千禧一代身上很好的地方是他們有一顆侍奉別人的心,”麥克法蘭說,“25年前,讓一群年輕人去傳教旅行是非常具有挑戰性,”他解釋說。但是現在,“幾乎是與此相反的”。

Like us on Facebook 

 “讓孩子們去發展中國家,弄得髒兮兮的,以及努力工作都沒有問題,” 他補充說,稱讚他們的職業道德和服侍的心志是“令人鼓舞”。

但是說到實際的靈性,現在絕大多數的美國青少年相信的是一種“靠行為稱義、宗教心理幸福感、和遙遠而互不相乾的神結合而成的思想”,麥克法蘭引用社會學家克里斯蒂安·史密斯(Christian Smith)的話說。

“這幾乎就像(他們認為)神是一位良性的治療師,祂的存在就是為了提升我的生活體驗,但祂絕不會幹涉我的生活,”麥克法林說道。(註:「祂的存在」就是為了...,這是因為教會太過強調耶穌是愛,平安、喜樂、醫治,應允禱告,發財-成功神學?後段所說的:質疑神、祂的本性和祂無條件的愛,豈不驗證為真嗎?)

基督郵報上個月報道,美國文化與信仰研究所最近發佈的一項由資深研究員喬治·巴納進行的調查顯示,無論用何種標準衡量,僅有10%的美國人、4%的千禧一代,支持並踐行聖經世界觀。同時,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和前幾代人相比,千禧一代最有可能不屬於任何宗教派別。

儘管麥克法林承認,許多傳統教會通常都是老年人,對傳道40歲以下的人無能為力,但他認為還有更大的問題。

“但作為牧師、研究員、教育工作者,作為只是關心的基督徒,” 他強調,“我必須說,造成(基督教信仰)流失率的一個最重要原因是家庭的破裂。”(註,這話不好,不周全。看看下面的這人離開教會的「如果」神存在的問題/邏輯。)

和他共同寫作這本書的西門尼斯提出了更深層的問題,去尋找千禧一代放棄信仰的真正原因,很多時候他聽到的是充滿問題的成長環境。儘管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但他們會說,他們的父母從未活出信仰

他想起曾在佛羅里達遇到一名好辯(註:這話不好,能不辯嗎?看是什麼樣問題?教會強調單純的「信」嗎?)的大學生,他問,“如果神存在,並且祂知道我們會受苦,那祂為什麼創造我們?”(註:如果,如果,如果神存在。神怎會看人受苦呢?所以,痛苦反證神不存在?這是甚麼論證呢?看不出問題嗎?神的存在,豈會因任何事情改變?這也是因為教會多談神的愛,耶穌愛你嗎?台灣教會門牆上常這樣寫,或用廣告燈,電視牆放映。換句話,他不知道究竟有無神!這是真正重要問題。)

西門尼斯和這名學生及其女朋友談話,他發現雖然這名學生在去教會的環境中長大,但他從來沒有看到過父母一起讀經或禱告。與此同時,他女朋友的父親,雖然經常向她的家人講解聖經,但是他為了另一個女人離開了她的母親。(註:如果有神,就不會發生這些事?就不會有海嘯,有基督徒死於車禍,癌症,基督徒就當凡事順利?)

“現在我能夠明白為什麼他們質疑神、祂的本性和祂無條件的愛,”西門尼斯在這本書中說道。“如果他們父母所相信的是真的,為什麼他們不活出來?如果神如此慈愛,為什麼他們的父母沒有向彼此表達出同樣的愛呢?”(註:這些永遠是次要問題。解決神存在問題,許多次要問題不是問題。這兩位作者搞混問題了。)

除了假冒偽善和離婚,律法主義和過分保護的教養方式也會給孩子的信仰帶來負面影響。

許多父母的孩子離開了基督教,他們見證說,他們對教養孩子的方式有很多遺憾。

一位父親見證說,“我做的不夠。”

“作為父親,孩子們需要的時候,我沒有在場。現在他們長大了,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有堅定的信仰。我本該做更多的,我本該更多引導,而不是讓妻子和教會為我做這些,”他說道,據西門尼斯回憶。

《被遺棄的信仰》的兩位作者強調,他們並不是想責備父母,而是想“幫助他們理解長大成人的孩子生命的成因,帶着對孩子的盼望前進。”

雖然文化和教會在一個人生命發展中發揮着重要作用,但父母的作用”遠比其他任何影響重要得多”,西門尼斯強調。

  • (Photo: AlexMcFarland.com截圖)
    亞歷克斯·麥克法蘭,與傑森·西門尼斯合著《被遺棄的信仰》一書。
見證不好是不信神的真正原因嗎?離教會原因..

麥克法蘭告訴基督郵報的記者,“家庭是小型的教會”, 回顧傑出的福音派思想家弗蘭西斯·薛華(Francis Schaeffer)夫人伊迪絲·薛華(Edith Schaeffer)的話,她說“神給了我們家庭,來預備我們的心接受福音”。

雖然傳統觀點認為,20世紀60年代學術界的自由主義思想和自由主義神學為家庭破裂埋下了伏筆,麥克法林卻認為情況恰恰相反。

家庭破裂為廢棄真理和正統信仰埋下了伏筆,”他補充說,他和許多人都認為,社會科學數據清晰地顯示了基督教的未來是和家庭狀況共興衰的。(註:什麼是基督信仰最重要的「真理」?證實祂為真,豈不最重要嗎?)

然而,他說,千禧一代的屬靈的饑渴仍然存在,許多人比他們看起來更加渴望認識神。

就在幾周前,麥克法林訪問了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溫哥華市的一所大學哲學系,據他估計,“至少95%的人都是無神論者”。 但即使是在這些無神論的、聰明的學生當中,也有許多人請他為他們禱告,因為“他們很孤獨”。

麥克法林確信,千禧一代是“關係缺失的一代”,他們的內心呼求深刻有意義的友誼。這些千禧一代,甚至那些“尖銳的,針鋒相對”的人也非常迷人,“他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這位作者說道。

然而,他們脫離基督教信仰更是當今時代整個教會需要聯合在一起的原因,特別是鑒於如今西方教會面臨着三重挑戰:激進伊斯蘭教的威脅,好戰的世俗主義和性革命,作者表明。

本着醫治破裂家庭的精神,“福音在西方文明中的唯一希望是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手挽手(這話沒這麼簡單)說,‘你知道嗎,比起讓分裂我們的,使我們聯合在一起的東西更多。’”

“這就是耶穌在約翰福音17章21節中禱告所求的。他說,’父啊,使他們都合而為一,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

基督郵報記者問麥克法林,還有什麼其他原因導致千禧一代放棄他們的信仰,以及有多少糟糕的教會經歷包括在內。

千禧一代當中瀰漫着對於制度結構和權威聲音的普遍不信任,他承認,因此他們討厭教會和“有組織宗教”,但同樣的不信任也延伸到了講台上的大學教授那裡,他補充道。

“千禧一代是數字原生代、道德浪蕩子、社會全球主義者、屬靈折中主義者,”麥克法林說道,所以不存在“太多制度和傳統的連通性。”

他們中間對福音的懷疑和拒絕的切入點不是知識上的懷疑,而是感情上的創傷。

麥克法林曾經採訪過32位著名的無神論者——科學作家邁克爾·舍默(Michael Shermer)Michael Shermer wiki portrait4.jpg也在其中——發現他們當中有28人曾經是新教徒。

這些採訪期間,他做了很多筆記,他講述說。雖然無神論者通常用含有科學的、複雜而冠冕堂皇的解釋來支撐他們的信仰,但“他們總是,總是有和教會有關的痛苦故事——偽善的牧師,父親是執事卻濫用職權,或者是與秘書有染的律法主義傳教士”。

“就像直言不諱的無神論者,對許多千禧一代而言,情感上的痛苦導致了知識上的懷疑,”麥克法林說。

《被遺棄的信仰》的讀者會在本書中讀到非常有幫助的建議,這些建議來自經驗豐富的研究員、作家、護教學家,像《重審耶穌》(The Case for Christ)的作者李·史特博(Lee Strobel)——他曾是前懷疑主義者如今是基督徒;《非基督徒:新一代如何看待基督教》(unChristian: What a New Generation Really Thinks about Christianity... and Why It Matters)的作者大衛·金納曼(David Kinnaman);生命之路研研究組織(LifeWay Research)的主席、宣教學者埃德·史特澤(Ed Stetzer)。

未來,關注福音分享的基督徒將不得不採取“投資無望回報”的侍奉方式,麥克法林說道。

“我們要愛人,建立關係,培養信任,誠實和尊重,即便他們永遠不會來到基督面前,” 麥克法林建議說,並指出尋求神的超自然的智慧至關重要。

外展和留住人的教會將必須擁有他所說的“社交和道歉的能力”。

“但我們的文化越是偏離對基督教根基的認可,你就越需要建立信任、尊重的關係,甚至在你開始希望分享任何內容之前,” 他總結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