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大、無知、荒謬,受極大歡迎,演化到最後出現神?理查德·道金斯也瘋狂

(2017-02-23 09:10:44)
标签:

創造與進化

分类: 神/哲/科/進/心理/大脑相关研

進化到最後,出現神?

轉載自科學人,理查德·道金斯:天生叛逆,我自有道

闻菲 发表于  2011-10-14 10:00

道金斯谈论起人类与电脑共同进化的可能性。他很是欣赏理论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 Freeman Dyson )描绘的未来世界,比如说千百万年以后,银河系正在消亡,人类变成了一种没有肉体、只是智慧与道德的能量聚合。

那岂不是跟上帝一样咯?道金斯说:“当然了。宇宙中很可能有像神一样的生物,但千万别忘了,这些神也是经过逐步的演化而诞生的,其过程完全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那他们也是不老不死的咯?道金斯耸耸肩,说:“应该不会吧。” 接着又笑笑:“但也说不好。在这种问题上,我可不愿死脑筋。”


来源:果壳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批判:稀奇啊,一個進化論者,居然說:進化到最後,出現神?(請看最後)。他是純物質的進化論者嗎?
所以不奇怪,他為什麼會糊里糊塗支持下面這樣目標不明確的無神論活動。不是很離譜嗎?車廣告是說,可能無神,別擔心啦,享受你的生命吧?!
可能沒神的意思是?可能有神啊!
自大、無知、荒謬,受極大歡迎,演化到最後出現神?理查德·道金斯也瘋狂

他的糊塗,不確定,不是只有一點點,看看這在訪問中他怎回答?他說,如果7是相信絕對於神,那麼,他在6.9,也就是不是那麼、那麼確定無神。意思是,有1/70機率神是存在的。加拿大房子的保費計算是每一年,每1000間房子,可能有一間會起火,所以房子的保費是房價的1/1000。1/1000的機率都要買保險了,何況1/70呢?
愚頑人心中說,沒有神,豈非無理?
自大、無知、荒謬,受極大歡迎,演化到最後出現神?理查德·道金斯也瘋狂

Richard Dawkins: I can't be sure God does not exist (A must see , just unbelievable)  

您看到當人說他其實是個不可知論者的訕笑嗎?  
所以,有人笑他,他在引人歸向造物主基督。因為,因為,因為,那怕只有千萬,億萬分之一神存在,人豈不都當尋求永恆的可能嗎?

Wait a second. Richard Dawkins admits that we don't know who started the process of life, but that it was possible that we would one day find out that Aliens were responsible for creation. Frank Turek explains why Richards Dawkins would resort to such an unusual explanation.

在 1:07~,您可以看到,當道金斯說,不能否人外星人設計生命形式可能時,主持人低頭,閉上雙眼數秒(可惜,幾秒後鏡頭離開持人眼睛,可能攝影師覺得..)。相信我,他絕不是在訪問中累得想睡覺,那是一種無以忍受,不忍卒聽的反應。因為他訪問的是當代最著名,多本演化/無神論的暢銷書作者,是「了不起」的一個人(好吧,這胡言亂語的人了不起),是演化論一級戰將,是達爾文看門狗(如同郝敘黎當年自認)。可是,竟天方夜譚的說起神話故事,或鬼話連篇!不相信造物主,卻相信在哪有演化出的神,造出生命!哪有人如此自搬石頭砸腳的?因為他最反對生命是被設計的,演化論是無目的,方向,意義,完全是巧合。
自大、無知、荒謬,受極大歡迎,演化到最後出現神?理查德·道金斯也瘋狂

然而,就這樣一個糊塗人居然大言無恥的批判他所不明白的宗教問題。
自大、無知、荒謬,受極大歡迎,演化到最後出現神?理查德·道金斯也瘋狂

http://img1.guokr.com/gkimage/mz/b0/4x/mzb04x.png

【编者按】 本文编译自《》 2011 年 9 月 19 日科学人物访谈 A Knack for Bashing Orthodoxy ,作者是 MICHAEL POWELL。由于篇幅原因,编译时作了删节。


克林顿·理查德·道金斯(Clinton Richard Dawkins,上图)生于肯尼亚,父亲是当地英国殖民局的农业专家。后来,他随父母来到英格兰,再后来进入牛津。“我上学那会儿才不起眼呢,” 道金斯说:“我一直都是中到中上水平,没什么好说的。”

进入牛津求学之后,道金斯心中求知的火种才被真正点燃。牛津的教学采用导师制,学生直接研读原始文献,而非经过课本学习二手的知识;这很合乎道金斯的胃口。“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我常常学着学着就忘了时间,”道金斯回忆说:“我可能没有剑桥出来的人那么广博,但如果要挑选一个领域、就此写一本专著,我有更好的知识储备。”

道金斯不喜欢现在大学的教育方式,教学计划、统一测试什么的,他认为这些和真正的教育背道而驰。

1962 年从牛津毕业以后,道金斯师跟在尼可拉斯·廷伯根( Nikolaas Tinbergen,著名动物行为学家, 1973 年诺贝尔生理学奖得主)门下,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了一段时间书, 1971 年重回牛津。有关社会生物学的想法在那时便已露雏形,几年后,便成了众所周知的《自私的基因》。

缘起:自私的基因

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动物和昆虫都懂得(无意识地)协同合作,自然选择驱使个体去做那些有利于整个物种的事情。合作(注意,是无意识的合作)似乎存在于它们的天性之中。

说到这里,道金斯忍不住学起 BBC 自然纪录片的画外音来:“蜣螂是大自然的清洁工,如果没有了它们,我们该怎么办呢?雄鹿用头猛烈地冲撞对方,但都小心翼翼地避开要害,以免对对方造成致命伤。”

“这基本上就是当时社会观点的写照,”道金斯说,顿了顿:“社会观点错了。我就是想把这种错误给纠正过来。”

http://img1.guokr.com/gkimage/a9/pj/a7/a9pja7.png

1976 年,牛津大学,理查德·道金斯(右)与西奥多·伯克一起,研究昆虫行为。正是在这一年,道金斯写的《自私的基因》出版。

道金斯说,基因就是要把自己存活的几率最大化。做得到的,就一代一代传下来;做不到的,跟宿主一起在进化中被淘汰。一个基因,哪怕对群体再有利,如果危害到了个体,也不会被保留下来。

类似的想法其实在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便已在学界流传,但道金斯抓住了比喻的力量——基因是 “自私” 的——一下子就把理论变活了。安德鲁·里德( Andrew Read )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博物学教授,他回忆说,现在都还记得当初看《自私的基因》时受到的震撼。里德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生就如此’这种空洞的假设一下子就被打倒了,《自私的基因》讲得再明白不过,事实就在眼前,让人无法回避。”

批判:道德的界限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同意道金斯的论证。《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似乎在暗示利他只是一种伪装,实际上还是基因驱使做出的自私行为,这种道德暗示很是让人不安。密歇根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兰道夫 · 尼斯( Randolph Nesse )表示,很多人都说看完这本书让他们受到了精神重创,道德世界轰然崩裂。

一些知名的科学家和知识分子将道金斯视为 “自私文化” 的引路者,称道金斯及其社会生物学理论的追随者为接下来里根、撒切尔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搭好了舞台。左翼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勒沃汀( Richard Lewontin )更是描绘了一幅不输乔治·奥威尔《1984》的画面——勒沃汀等人写到:如果说生物决定论(认为人的行为本质上由其生物属性决定,社会性的作用微乎其微——译注)是阶级斗争的武器,那么大学就是武器工厂,里面的教师就是工程师、研究员就是设计师。

http://img1.guokr.com/gkimage/0n/qc/i3/0nqci3.png

理查德·道金斯(后排右一)进入牛津大学前与家人的合影留念(摄于 1958 年)。

对道金斯来说,这不但扭曲了他的科学,也扭曲了他的政治主张(他本是坚定的自由派,反越战、反伊战,投票也基本走工党)——他讨论的是基因的行为,不是人的心理和情感状态。

道金斯说,人类伟大就伟大在我们能战胜自己的来自基因的冲动,但他也承认自己的书名 “确有误导之嫌”。“我讲的不是个体的自私,当然更不是物种的自私,” 道金斯说: “我完全可以把书名叫做 ‘无私的个体’(The Altruistic Individual )。”

但他并没有就此打住,“如果那样,评论又当如何? —— 说人其实是自私的? ” 道金斯看来,那些批评 “统统都是些无稽之谈” 。

对手与战友:科学与信仰

道金斯坚定地相信,进化是渐进式的,总体上倾向于产生越来越高的复杂程度。在他看来,不同的物种面对演化上的难题经常会使用类似的解决方案,比如很多物种都有对耳朵、眼睛、手臂或触手的需要,而它们也确实各自演化出了类似的东西。还有,物种通常(但不总是)会有对更大的大脑的需要。这就是为什么剑齿虎在亚洲和欧洲是以猫科动物的身份出现,而在南美却是有袋类——不同的物种都进化出类似的肉食解决方案。

(但可以肯定,道金斯绝对不认为进化的方向是朝着人类靠拢。如果人类全部消失了,也应该会有别的物种来占据我们的演化生态位。)

道金斯说:“进化永无止境。” 我们现在看到的,不过是物种进化军备竞赛的中期产出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进化的总体趋势问题,学界说法不一。理查德·道金斯在进化生物学写作上有一位宿敌:哈佛的史蒂芬·杰伊·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

2002 年谢世的古尔德是著名的古生物学家,与道金斯一样,也是位畅销书作者。与道金斯不同的是,古尔德坚定地相信进化并没有预定的宏观方向,具体的走向充满了偶然因素。古尔德认为,虽然进化确实可能大步小步地跃进,但也同样可能走进死胡同、停滞不前,甚至也可能倒退。如果一颗小行星现在撞上地球,毁灭了所有现存的智能生命,那么复杂的、智慧的生命再次演化出来的可能几乎是零。

在古尔德看来,人类只不过是 “进化之木的细枝旁桠上萌发的一点意外” 。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道金斯和古尔德在进化生物学上执笔厮杀,一篇篇的论战煞是精彩,而吵完之后也没有一笑泯恩仇。道金斯在一篇文章里表示很欣赏这位老对手,但也承认两人的关系绝非风平浪静,对此道金斯很遗憾。

http://img1.guokr.com/gkimage/34/mu/c4/34muc4.png

理查德·道金斯,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摄于 2011 年)

讽刺的是,道金斯在学术上的挚友,剑桥大学的演化古生物学家西蒙·康威·莫里斯(Simon Conway Morris)是圣公会教徒。虽然莫里斯同样坚信演化有宏观方向、存在趋同现象,可他非常虔诚,笃信上帝。莫里斯认为,趋同现象实际上带有目的论的意味,暗示宇宙之中似乎有某个智慧意识定下了一个大框架。

说起同壕战友,道金斯脸上的笑意悄然逝去:“是的,没错,我跟西蒙在科学上志同道合。像我们这样富有激情的趋同演化者,这个世上没有第三人。”

至于莫里斯的信仰,道金斯说:“我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宗教、未来、上帝一样的人

对于那些神学家的问题——我们为何而生,又为何要死?上帝真的存在吗?——道金斯的不耐烦溢于言表。在他看来,相信超自然事物的存在就是放弃自己的好奇心;而说一个人没有好奇心,则是最大的侮辱。

“宗教让人止步于似是而非的答案”,道金斯说,“可以说这是在摧残人的童年。”

“如果你透过卡尔·萨根的眼来看世界,你会发觉宇宙是神奇的、伟大的、是超越凡世不可名状的;而宇宙也确实如此——但这并不能称之为超自然现象。”

“我也跟圣公会的一些主教谈过,还谈得相当愉快。我觉得,如果你很坦诚地去问,他们也会承认说不相信处女生子,” 道金斯说,“但每有一个这样开明的主教,就有另外 4 个会告诉孩子说瞎怀疑会下地狱。”

道金斯谈论起人类与电脑共同进化的可能性。他很是欣赏理论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 Freeman Dyson )描绘的未来世界,比如说千百万年以后,银河系正在消亡,人类变成了一种没有肉体、只是智慧与道德的能量聚合。

那岂不是跟上帝一样咯?道金斯说:“当然了。宇宙中很可能有像神一样的生物,但千万别忘了,这些神也是经过逐步的演化而诞生的,其过程完全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那他们也是不老不死的咯?道金斯耸耸肩,说:“应该不会吧。” 接着又笑笑:“但也说不好。在这种问题上,我可不愿死脑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