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吗-人类语言起源进化研究或起源自鸟类、猿猴语言

(2016-10-21 04:07:30)
标签:

進化論

創造設計

分类: 神/哲/科/進/心理/大脑相关研

人类语言起源进化研究新视角 或起源自鸟类、猿猴语言

来源:网络转载 2014-07-31 00:47:04 
建設中

  微生物研究开启人类语言起源进化研究新视角

本文節錄:麻省理工大学日本语语言和文化教授、语言学家宫川茂(Shigeru Miyagawa)提到:“人类的语言是如何产生的?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弄个清楚。我们所能做的只是设想出一个与实际最贴切的理论模型。”

對下文的批判(批判在先,本文在後):

您听过人被狼养,像狼,可以和狼沟通,甚至看起来沒有人性?
印度狼孩卡玛拉和阿玛拉她们完全不懂语言,也不发出人类的音节。辛格博士下了很大功夫使卡玛拉“恢复人性”,但进展非常缓慢。1926年她能够单独直立行走,但是不会跑,他想走快时,需要四肢并用。卡玛拉用了25个月才开始说第一个词“ma”,4年后一共只学会了6个单词,7年后增加到45个单词,并曾说出用3个单词组成的句子。但她直到死还没真正学会说话。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中,卡玛拉喜欢并开始适应人类社会了。她能照料孤儿院幼小儿童了。

狗養,像狗(野孩子:乌克兰狗女孩[探索])。狗孩名叫马拉亚,今年23岁,身高仅1.52米。当马拉亚3岁时,酗酒的父母对她漠不关心。一天夜里,在被粗心的父母遗忘在屋外后,马拉亚爬进了自家院子里的狗屋,她的父母甚至没有注意到孩子不见了。)
「马拉亚 dog 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马拉亚 dog 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于是马拉亚留在温暖的狗窝中以生肉和剩饭为食。慢慢地,她忘记了自己是人,开始像狗一样生存。直到1991年,一位邻居发现了马拉亚。尽管已经于1991年回到人类社会并恢复了一些语言能力,马拉亚仍然保持着狗的行为特征。...)

在這看見,若人出生後,與動物再一起,他就學的像動物(兽孩揭秘:14个被动物养大的悲惨人类)。進化論能回答為什麼進化到「最高級」後,人變成這樣?比猩猩還不如?不,還是比其他動物厲害,因他學甚麼,像甚麼,只是,不像他自己!!!怎麼回事?這是本人研究的特色,不過,是從聖經和造物主得到解析此事物之理。

聖經寫著說,當上帝先造萬物,最後造人。賦予他們神的形象、靈魂,和代替祂「管理」這世界的責任。萬物受造是「被設定」了,不用教、不用學就會了。如蜘蛛結網,北美帝王蝶過冬要飛4,800公里(別忘了,他們沒有地圖,羅盤,GPS,也不懂1,2,3,4,天文地理,計算)。他們因被設定,城市化了,換句話說,它們基本上不能做甚麼改變。

人不同。人因要「管理」它們,為這目地,造物主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們很大的學習能力,然後不要限定(程式化)他們的大腦。所以,因為沒有被設定(換句話說,是唯一有潛力能成為人的生物,注意,卻未必為人。所以,他們出生後,和甚麼動物在一起,就學像甚麼動物!聽起來不太舒服?再想想!

你說,不對啊,街上都是和人一樣的人啊!這是因為,他們出生後都和「人類的爹娘」在一起。
就這點上,進化論也顯出理論不足。如果開始時,世上無人(自我廢話,這是給進化論者聽),沒有人說人的話,那麼,永遠沒有人話出現。,

但反之不成,為什麼?因為動物都被設定了,限定發展的能力。
您知道為什麼猩猩不能說話,原因之一是喉頭結構?


 本文:

 微生物研究开启人类语言起源进化研究新视角

  英国研究人员发现常见细菌会通过组合信息的方式传递信息,而此前只在人类和一些灵长类动物身上发现这种交流方式。研究人员认为,发达的大脑未必足以解释人类复杂多样的语言能力,这一领域的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研究发现,在土壤和水中常见的铜绿色假单胞菌会使用组合信息的方式彼此交流,这样的组合信息与组成信息的单个部分直接加总所传递的内容是不相同的。而这样的例子在人类的语言里不胜枚举,就好像当我们听到“船屋”时,不会反应出船和屋子两个单独的信息,而是一个独立新概念“船屋”。

  之前科学界一直认为只有人类和一些灵长类动物能够这样交流,而现在实验证明铜绿色假单胞菌也可以通过类似的化学信息互相交流,进而产生能够让细菌存活的蛋白质。实验发现,当两个信息相继发出时,铜绿色假单胞菌中产生的蛋白质数量与两个信息同时发出时不同。

  英国杜伦大学进化人类学研究员托姆·斯科特-菲利普斯(Thom Scott-Phillips)表示,这一发现对了解人类语言起源意义重大。

 人类语言或起源自鸟类、猿猴语言

  人类语言或起源自鸟类、猿猴语言

  人类语言或起源自鸟类、猿猴语言

  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生活着一种银色长臂猿。这种动物濒临灭绝,他们最特别的地方在可以“唱出”较长的复杂“歌曲”,使用14种不同类型的记号——标记领地、向家人和潜在配偶传递消息。


研究它们不仅出于人类的好奇心,更在于这种银色长臂猿身上或许隐藏着人类语言进化的线索。两位麻省理工大学教授在最新发表的论文《人类语言进化和当代语言本质假说整合(The Integration Hypothesis of Human Language Evolution and the Nature of Contemporary Languages)》中宣称,通过重新审视当代的语言,我们可以发现人类是如何从更为古老且基础的通讯模型(例如鸟类和猿类)进化出现在的交流方式的。研究人员表示,我们从鸟类那里获取了语言中的旋律声部,从猿类那里学会了说有“内容”的话。大约在10万年以前,人类将这些能力融入自己的语言,并逐步发展为今天我们所听到的形态。

  麻省理工大学日本语语言和文化教授、语言学家宫川茂(Shigeru Miyagawa)提到:“人类的语言是如何产生的?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弄个清楚。我们所能做的只是设想出一个与实际最贴切的理论模型。”

  具体来说,宫川茂和他的研究伙伴认为,重新分析后,现代语言的一些特性实际上体现出了其他动物语言的某些特性。也就是说,人类互相之间的交流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像动物之间的交流。

  宫川茂补充道:“是的,人类的语言十分特别,但如果以正确的方式对它进行分割,我们会得到两个有限部分。这两部分在动物世界都有可以追溯。”

  在过去的研究中,宫川茂曾经提出,人类的语言由两个层次组成:词汇层(传达语句意思)和表达层(与句子层次结构有关)。这一理念也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得出的。

  鸟类能发出的声音不多,猿猴在表达特定意思时能使用的声音种类也不多。想要把这类通讯方式汇合在一起,构造出拥有无限表达可能的人类语言,似乎很有难度。但研究人员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人类语言中实际上存在“有限状态”的组成部分。人类与鸟类的祖先似乎都存在于3亿年以前,通过较为古老的猿猴建立了彼此的联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