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DNA出現機率 物種變化

(2016-08-10 12:12:21)
标签:

科學

信仰與科學

分类: 神/哲/科/進/心理/大脑相关研

创造论与进化论

  基督徒说圣经上所记载的句句都是真的。但是,当我们谈到生命的起源时,任何一位具有科学常识的人都会知道,目前的生物界是由进化而来的。可是创世记头两章所记的“神创造万物,各从其类”,这与科学真理大有冲突,基督徒如何处理这个难题?

  进化论被写进很多书里,不少学校也在课堂上宣讲进化论。人们自然会认为进化论已是事实(evolution is a fact),认为进化论是科学定律。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进化论并不是科学规律,它只是达尔文基於他观察到的一些现象而提出的一种假说。这个假说并没有被证实,目前正受到严重的挑战。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宇宙不是在进化,乃是在退化之中。曾长期在美国西北大学执教的物理学家贝克博士(Dr. Edson Peck)指出,“我们的宇宙中熵值有增高的倾向”,“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宇宙像一个发条逐渐慢下来的大时钟。”

  宇宙中有一些现象是暂时逆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如房屋的建造,生物由受精卵发育为完整的生物个体等等。说“暂时”,是因为房屋有一天会朽坏,生物都必定要死亡丶解体。即便如此,暂时逆热力学的生命现象仍需要两个必备条件。一是要有蓝图或指令。这就是在精子和卵子的DNA中,所携带的来自父母双方的遗传基因。第二是要一个能量转化系统,以供给发育时期所需的能量,将蓝图变成实体。光合作用丶消化作用丶血液循环和呼吸作用等都是这样的转化系统。

  如果进化是宇宙的普遍现象,那么在宇宙中一定有宏大的指令系统和能量转化系统,使万物能逆热力学第二定律,由无序到有序丶由低级到高级不断地进化。但是,人们在宇宙中找不到这样的系统,故进化论在理论上是与热力学第二定律直接相冲突的。

  进化论认为生命是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由无机物变成有机物,由有机物演化出氨基酸丶蛋白质,最后演化为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产生了生命。五十年代初,米勒 (Stanley L. Miller)的实验(借助电火花从还原性气体中得到氨基酸等有机物)被认为是这种理论的重要依据。但几十年来,这个实验已受到严重的挑战和质疑。

  退一步说,假如氨基酸等能在原始大气中由无机物产生,这离生命的起源仍然还有遥远的距离。生命有许多特点,最主要的是要有新陈代谢(Metabolism)和繁衍后代(Reproduction)的能力。这两种能力都来自DNA(或RNA)的功能。

  DNA本身并不复杂;它是由四种不同的核 酸相联而形成的长链;复杂的是DNA分子中这几种核酸排列的顺序(Sequence)。DNA正是藉着这四种核酸的不同排列顺序产生了不同的基因,并由此产生不同的生物及其他生命所必须的化合物。DNA是否能随机形成呢?

  1967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爱根博士(Dr. Manfred Eigen)曾作过如下的计算。一个含有221个核酸的DNA分子,四种核酸不同排列组合的可能性是4221(4的221次方)或者是10133(10的133次方),而10105个这样的分子就足以充满整个宇宙!这10133次随机组合之中,只有一次组合是可以产生第一个生命的。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让这10105个分子随机组合,组合的速率为每秒一万次(104),假设宇宙的年龄为三百亿年(1018秒),那么,从宇宙形成到现在,一共可以产生的组合方式是10127(10105 ×1018 ×104),还不足以产生一个有正确核 酸排列组合序列的DNA分子!

  根据美国太空总署的资料,最简单而“有生命”的蛋白质分子,至少含有四百个氨基酸。也就是说,需要至少由一千二百个核酸组成的DNA分子,使该蛋白质能够产生。们在最简单的原核生物中看到的DNA分子,含有几千个,而不是221个核 酸。可见,无论宇宙的年龄有多长,“进化”速率有多快,单靠随机组合而产生第一个生命所必须的DNA分子的可能性,几乎等於零。

  此外,如果生命真是从无机物逐渐进化而产生,然后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不断进化的话,化石中一定可以找到这种进化的证据。可是化石的证据对进化论的观点是非常不利的。在地质和古生物学界,把寒武纪早期(约5.7亿年前)作为“隐生宇”和“显生宇”的分界。因为在寒武纪之前的地层几乎找不到生物的化石,而寒武纪早期,几十个门(Phylum)的动物的化石突然同时出现,被称之为“寒武纪生命大爆炸”。这是进化论无法解释的。“生命大爆炸”和中间类型的化石的罕见,是进化论在实践的层面所面临的困境或死结。

  是不是因为进化论不能成立,所以创造论就因此而成立了呢?

  这是不是迷信呢?人用科学方式否定进化论的同时,是不是也能用科学的方式来肯定创造论?

  科学研究的对象所必备的一个条件是重复性。亦即,在相同的条件下,总能产生相同的结果。宇宙丶生命丶人类的起源是已完成的事情,无法重复,故已超出科学研究的范畴。宇宙是进化来的还是由神创造的这一问题,科学无力作答,既不能肯定,也无法否定。对此,进化论学者和创造论学者都有相当的共识。

  既然进化论和创造论不能用科学方法证明或否定,关於起源的看法是凭信心而不是凭眼见建立的,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客观地丶合乎科学地来讨论起源问题。因为我们的信心不应该是凭主观意愿或轻率丶盲从的,而是基於对客观事物的观察丶分析和思考而建立起来的。基督徒接受创造论是因为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语,相信《圣经》是完全无误的。《圣经》明白地教导说,宇宙万物都是神创造的。同时,他们也确信,神启示人类的两本书──《圣经》和《大自然》绝不会相互矛盾而是相辅相成的。早在进化论形成前几千年,神就明确宣称,宇宙及其中所充满的,全是神所创造的。随着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这一真理。

  创造的模式则与热力学第二定律相吻合。起初神创造天地时,“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创一4)这告诉我们神起初创造的世界是冷热分开的低熵世界。世界被创造后,即慢慢开始退化。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提出只是近一丶二百年的事,但《圣经》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清楚地指出了宇宙中熵不断增高的自然趋势,“天地都如外衣渐渐旧了。”(诗一○二26)“天必像烟云消散,地必如衣服渐渐旧了。”(赛五十一6)

  如果把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热力学第二定律结合起来,可以引伸出一个十分重要的结论。第一定律说∶物质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也就是说,宇宙不能自己开始∶热力学第二定律却说∶宇宙必定有一个开始。这样,宇宙只能有一个不受第一定律支配的超然的开始。这样的开始不可能是自然进化,而是神超然的创造。对一般科学家而言,由於世界观和信仰不同,在科学研究中总会有意无意地,或多或少地重视或偏爱自己所预期的结果,会接受和坚持那些证据并不十分充分,但符合自己世界观和信仰的假说或理论。真正要做到客观丶公正丶敢於在真实面前修正自己的观点是相当不容易的。

  当爱因斯坦推出相对论,别人指出相对的公式中含有宇宙膨胀(或收缩)的结论时,爱因斯坦不接受,以为自己的计算有误,所以特别引进一个宇宙常数,以消除宇宙膨胀或收缩的可能性。他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一时疏忽,而是他不相信宇宙有个开始。以致他最后公开承认失误,接受了宇宙在膨胀丶宇宙必有个开始后,心里仍感到别扭,他在和朋友的通信中说∶“宇宙膨胀之说,对我有点刺激。”但这位科学巨擘是值得钦佩的,他毕竟有承认错误的勇气。

  但也确有不少科学家在研究宇宙起源中进一步认识了神。因发现大爆炸余留的微波辐射而获得诺贝尔奖的彭兹雅(Penzias)就公开表示,《圣经》的记载和当前天文学的最佳科学佐证不谋而合。当美国着名的劳伦斯.巴克莱(Lawrence Berkely)实验室的科学家,於一九九二年发现大爆炸遗留的微波辐射是那样均匀雅致,那样精美绝伦时,他们说这好像是亲眼看到了神一样!神一直藉着《圣经》和大自然向人们启示神自己,凡真诚寻求真理的科学家都能认识神。

  就生物而言,《圣经》清楚表明,神是“各从其类”造的,不是从一类变成另一类的;人则是按神的形象和样式造的,并有神的灵。“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人有自由意志,创造性丶理性,有良知,有对永恒的向往,有对永生神的敬拜,这些都是神的形象的投射,是人以外的任何动物不具有的。很明显,人与其他动物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人绝不可能从猿猴进化而来。

  既然达尔文的进化论从一开始就面临着如此多的困难,为什么进化论却能冲破西方有神论的强大思想体系,破土而出并被广泛接受呢?如果达尔文主义真像前面所分析的那样四面楚歌,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教科书里,仍教授进化论而不讲授神创论呢?

  中古教会受亚里斯多德的影响,认为《圣经》中的神是宇宙的终极因或第一因,同时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

  由於哥白尼丶伽利略等人的努力,日心说被确立,揭开了以观察丶实验为主要手段的现代科学的序幕。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是,人们在抛弃亚里斯多德的地心说的同时,把神是宇宙的第一因的观点也抛弃了。虽然在现代科学发展初期,涌现出以牛顿为代表的一大批杰出的基督徒科学家,但在现代科学发展的过程中,反对超然因素,站在纯粹自然的立场观察丶描述自然的自然主义(或人文主义)的世界观,逐渐在科学界占了优势。进化的思想是这个大背景的产物。

  达尔文进化论产生的过程是∶凭着无神的丶要用纯自然的方法,阐明生命起源的信心和决心,基於有限的观察,提出进化假说,然后选择性地寻找支持其假说的证据,对不利的证据全然不顾。也就是说,达尔文的进化论主要是源於信仰,而非来自充分的科学依据。达尔文将种内的变异的现象作为依据,大胆断言一个种可以变成另外一个种,甚至一个大类可以变成另一大类。这是缺乏事实根据的。现在,进化的思想在一些人心中扎根。认为只要有相似的性状,就一定有亲缘关系。其实,有亲缘关系定有相似性状;但有相似性状不一定有亲缘关系。为适应相同的生态大环境,生物有相似的器官丶组织丶基因,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并不证明它们是由一个变成另一个的。进化论有不可证性。因此,创造与进化之争的实质不是学术之争,乃是两套哲学和信仰系统之争。

  池迪克(Dr. Donald E. Chittick)指出∶“科学的新发现并不会叫人改投进化论;反而是人对哲理和神学的取向,能叫人否定‘创造’,由一个世界观跳进另一个完全相反的世界观。”“今日,许多人仍未察觉进化论的本质,不认识它属於哲学过於科学范畴。人们先是思想变了,才接受达尔文主义。人们需要一种自然主义的律,解释生命之源,才能逃避超自然的创造论,达尔文主义恰巧能填补这个空缺。”所以,《物种起源》问世时,解放神学家们表现出比科学家更大的热情。

  当今,科学被不少人视为认识真理的惟一途径。达尔文的进化论有科学的外衣,因此,坚持进化论丶教授进化论变成一种有“科学水准”的时尚。因为进化论与学术界流行的自然主义世界观十分投合,科学家和解放神学家来不及对进化论作彻底的了解和缜密的审视,便全盘地接受了它,而且以各种权威的方式向大众传播进化论,使人们以为在课堂教授的丶写在书上的进化论一定是真理。

  如果你现在仍相信进化论,希望能存一颗开放的心,认真地把创造论丶进化论作一番比较,以便重估自己的观点。只有虚心听取不同观点,并作深入思考,我们才能不断修正自己的思想体系,使之一步一步地逼近真理。

  分子生物学兴起后,一些学者开始寻求进化论的理论基础。他们认为,因为在自然界,生物的基因在不断发生突变(Mutation),基因突变导致生物性状发生变异。也就是说,基因突变是进化的原料,自然选择则是进化的动力。这种被称之为“新达尔文主义”的论点,乍听之下很有道理,但却经不住推敲。的确,基因突变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但突变的速率很低,在每一代中只有10-4~10-6。更重要的是,这些突变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致死的或有害的。这种有害的突变为何能成为进化的原料呢?

  有人会争辩说,虽然百分之九十九的突变有害,总有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的基因突变是有益的;这些有益的基因突变经漫长岁月即可导致进化。这种争议是缺乏根据的。前面已谈到,即使以每秒钟十万次的重组速率,三百亿年中尚无法自然形成一个最原始的生命DNA分子,在短短的几十亿年的地球历史(姑且说有几十亿年之久)中,以这样低无害的基因突变速率,怎么可能完成从细胞到人的进化过程呢?

  把自然选择作为进化的动力,理论上也讲不通。自然选择只是使适者生存,自然选择只是一个被动的“筛”而已,并无主动的导向功能。物种变异加上自然选择,可能增加物种横向的多样性。如像一只白毛鸡演化为黄毛丶花毛鸡等。这些鸡处於同一“进化”水平,只在横向增加了亚种丶变种等,但自然选择没有把生物纵向地由低等进化到高等的功能。正像前文谈到的,这种由简到繁的进化过程是违反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自然选择本身既没有能量转换系统又无蓝图或指令系统,故暂时逆热力学定律而导致生物进化是不可能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